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八十九章 意外来客

潭轩 收藏 5 0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八十九章 意外来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来人一定是个很有身份的,不然到了连里怎么会迟迟不从车里出来呢?等尘土渐渐归入大地,一切都回复了平静,才从副驾驶的位置下来个人。真没想到来人居然是个中校!我俩赶忙上去行礼。他简单的回过礼就去搀扶坐在车后排的人。

从车的后排坐上下来一个人,他的身影我似曾相识,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何时见过。不过有一样东西是不需要思考的——中将的肩章——就是傻子也能看得出来。他是谁啊?是个什么职位啊!他这样的一个将军怎么会到这里来呢?虽是满心疑虑,不过我们还是立刻上前敬礼。“报告首长,Y军区A军D团直属炮兵连连长潭轩、指导员王平前来报到。”

这时候,参谋开口了:“这是军区司令员,孙鹏中将。”

回了礼,老将军笑着开口道:“潭轩啊!我们又见面了。这次你礼貌多了,知道主动行礼了。”

他此话一出,我就想到他是谁了。那个在军区大院门口,答应我要选拔录取的老将军。说起来真惭愧,由于一直处于逆光,而且灯光昏暗我一直未能真正看清他的脸,所以自然也不能知道他到底是谁了。如今这个曾挽救了自己军事生涯的老将军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我得以认真的把他看个仔细了。真没想到作为一个将军也会是如此普通,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我敢说如果他把放到众多老年人中间,你一定不会以为他就是将军。微笑的看着我的将军满脸都是柔和的线条,圆圆的脸上皱纹合理的分布着。并没有像小说中常说的具有将军所特有的,刚毅的眼睛、坚强的嘴唇。就是普通的,也还算直的鼻梁,但绝谈不上笔直和挺拔。柔和的嘴唇不薄不厚,但我怎么也不会把它和坚毅联系到一起。圆圆的下巴上长满了有青似白的胡子茬,怎么看都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先生。如果真能和将军这个称号有所联系的,就是他的这双虎目了。又大又圆,非常有神。有一种不怒自威的严肃和一种像团长一样好像能看透一切的灵气。

看到我和王平都愣在了当场,他又笑了:“怎么了?在军区大院门口的时候,你不挺能说的吗?”

“报告,我当时是因为已经做好离开的准备了。可我现在并没有做好接待您的准备。”他的话把我从仔细观察叫回到现实中来,我不假思索答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那么说你并没有得到团里的消息喽?”

“是!”紧张得站了个笔直。

回过头对那个中校说:“来看咱们的这个回马枪是杀对了。”参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将军继续说:“你带的这个小连队在这次选拔中是非侦察部队中成绩最好的。你说我能不来看看吗?”拍着我的肩膀,“看来小黄给我推荐你,是慧眼如炬啊。怎么样领我们四处看看?”

他这么一说我有点傻眼了。我这儿可什么准备都没有啊!大扫除是几天前才作的,风沙侵袭,人又来回得这么一折腾,你要不仔细看跟本没法发现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可现在再作也晚了,虽说营房的走道里、屋子里,土是不可能没有的。不过想来也还算得上整洁,于是忙着往里面让。老将军一句话,我就知道他不仅仅会杀回马枪这么简单了:“那里最后去,我们先去看看厕所和食堂。”

我心想,老爷子还真会看,就知道我们这两个地方环境好呢。于是赶忙在前面领路先去了食堂,扭过头跟王平说:“你去跟文书说一声,让他从我哪儿把清茶拿出来。”意思是说咱那厕所,还不赶紧清理一下?

王平马上会意:“我去安排一下。”说完就要走。

“怎么?上面来检查,你们就一个人来陪啊?!”笑着说:“现在想通风报信也晚了。”

得!我想什么他都知道。看着战士们有的停下来直望我这边看,我这心里说不出得腻味。虽然自己不是个喜欢搞门面的人,可是一想到我那极具特色的土式厕所,想到坑里还存有屎尿,想到这个高级检查团到时候要往那里去,我的心情怎么也好不了。就算你知道我通风报信又如何?总比跟着进去到时候一脸尴尬强吧!高喊一声:“文书!”看到他走过来,我毫不迟疑地说:“我和指导员要陪首长检查工作,你去把我的茶拿出来泡一壶。”文书是老士官了,他不会不明白我这里的禁区。看到他毫不迟疑得行礼离开,我很是放心。

可我刚把心放回去,老将军一个眼神司机就跟着文书下去了。司机还说呢,“茶不就麻烦您了,我们自己带着了……”

看见没?早就有准备了,这一套不知道演了多少次了。看到老将军这么有准备,我反倒安静下来了。不用作任何无谓的抵抗了,你不就想看到一个真实的炮连吗?那我就你看个透!连里灶台的卫生情况绝对没问题,不可能一摸满手油。食谱也不会有问题,都是按国家标准来的,这些都是王平亲自抓得。他比我更清楚的知道喝兵血这样的事儿是绝对不能作的,在这方面甚至连瓜田李下的嫌疑都不能有!所以我们满意的看到,当将军察看完卫生情况紧跟着问每天吃什么的时候,王平不仅拿出了菜谱,还拿出了清晰的本月采购清单。对此,将军简单的问了炊事员和几个战士,这几天吃了什么饭菜之类的问题后,就不再说什么了。

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虽然我极不情愿他们来看这个该死的厕所,但是他要求我又没别的伪装目标可以蒙混过去,所以还是硬着头皮在前面开路。王平走着走着实在沉不住气了,跟将军说:“首长,您还是别去了。那里环境实在是不大好。”

老将军脸一沉,眼一瞪:“你们每天不都是用这个的吗?战士们每天去吗,我怎么就不能去了?”

看他的样子我不由得心里打了一个冷战,心想将军不愧是将军,这种威风和气势真不吹出来的。当初在军区大院门口,或许是因为逆光看不清他的面容,或许是因为自己并不是以他下属的身份与之交谈,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把所有的看轻了,真正做到了勇者无敌,反正当时是不曾有过任何的退缩心理。可现在呢?他叫我带他去哪儿,我都毫不保留的执行着他的意思,即使是自己非常不情愿。

没到近前,一阵吹来我就能闻到其中的味道了。继续走,硬着头皮走,感觉这条路好像很长似的,不过还是希望它能再长些,永远走不到才好。可是它和往常一样,并不会因为我得想法而有任何的改变,我不想碰到那尴尬的场面,所以对王平说:“那里地方小,还是你带首长进去吧!”他毕竟在接触领导方面比我有经验。将军没有提出什么异议,跟着王平就进去了。后面的参谋、警卫员也要跟进去被我拦住了,“那里地方真的太小了,你们还是在外面等吧。”参谋迟疑了一下,警卫员一下子就跟进去了。也就前后脚的工夫,他们就都出来了。很明显王平的脸色最难看,就像做了多大亏心事儿似的。将军,既不像开始的时候那么面带微笑,也不像刚才听到我们不叫他来时那么严厉了。最后出来的警卫员,依然警觉的观看着四周,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本以为这就该往办公室里让了,没想到老将军在操场中央停步,跟我说:“集合。”

毫不犹豫,条件反射般快速反应,高喊道:“集合!”

很快方阵就齐刷刷的摆在了我们的眼前,对他们我是很可以自豪的。满意的扫视了一遍,回过身跟将军汇报:“报告首长,炮兵连集合完毕。”

很明显将军对于这个方阵里的人也很是满意。不然在我入列以后,不可能在他的眼中看到慈爱的目光。他缓慢的扫视过方阵中的每一个人,在我这里结束。许久,他高声问道:“这里的条件苦不苦?”

“不苦!”

“训练的累不累?”

“不累!”

眼光又一次落到我这里,“潭轩!你为什么没回答?”

“报告首长!苦不苦您都看到了。累不累成绩代表了我们的汗水!我只希望我们能够得到与我们的付出相对应的回报。”可以说是在骄傲的和他宣誓。同时为更多的人进入到那个选训队作努力。

听到此,他笑了。“你们的潭连长说得没错啊!苦不苦,累不累,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秤。但是对于有理想、有信念的人,再苦再累他们也能承受。否则这里也不可能走出23个进入特种选训队的人了。”说到此,老将军居然举起了他的右手,他在向自己的士兵行礼!用一种无声的军人所独有的方式表达着一种敬意。

你们听到他说什么了吗?23个进入选训队了!我顿时热泪盈眶。我什么都感觉不到了,我也什么都听不到了。虽然知道方阵中有不少人在抽泣,但是我已经顾不上这些了。我恨不得像苍穹下的每一个生命宣布:看到了吗?在你之下。我谁最伟大的人!因为我完成了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是最伟大的人!因为我们达成了几乎不可能达成的指标!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伟大,更具纪念意义的事情吗?突然我有了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气。感觉自己以前付出的所有努力都是物超所值的。

没想到就在我自鸣得意的时候,老将军缺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把我拉回了现实。“你们连长、指导员对你们怎样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