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永恒][原创]【榕姐】

菩提少祖 收藏 2 299
导读:[真爱永恒][原创]【榕姐】

常常问自己:“什么才算是初恋?我的初恋又是谁呢?”……在认识榕之前的那二十年间,我曾先后喜欢过四、五个女孩。有从小在部队大院里一直青梅竹马长大的、有无忧无虑的青葱岁月里学海同渡的校园同学……基本上是我在那自作多情,人家连个反应都没有,能叫“爱”吗?——喜欢,只是很喜欢而已!我坚定地这么认为。


上班那年遇见了榕,才开始了人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恋爱。


我读的是财会专业的自考班。临近毕业,在同学们还在为工作单位没有着落而担忧的时候,我十分幸运地和莉一起就被建行国际业务部招去上班。当时的国际业务部,是“骄子中的骄子”,这可是炙手可热的好单位啊!先人一步走出“压抑校园”的兴奋自豪、抢手单位的新鲜感觉,使我们的学习能力和工作积极性空前高涨!别人需要实习一个多礼拜才能适应的储蓄岗位,我们两天就可以单独临柜办理业务了。连储蓄所的所长斌姐,都夸我们悟性高、进步快!我们单位办公营业租用的是当时市里最豪华的XX国际大酒店商铺,是个人潮如织,车水马龙的热闹地段。门前宽敞的停车坪里,还经常可以看到平时只有从电视、杂志里才能够看到的名车。对于刚刚走出校园的我来说,这是非常满足自己虚荣心的。起码,时不时回到学校和在校等待文凭的男同学们神侃时,多了一份让人艳羡的充足谈资。

一切都很新鲜,一切都很美好!每天都神清气爽笑容满面地从银行宿舍骑车去上班,感觉天都格外的蓝,太阳都格外的暖。我知道,我的人生终于开始了!而我不知道的是——我的爱情,也悄然而至了……


银行的隔壁,是一家醴陵老板开的金店。这里的商品应有尽有,除了当时大家最钟意的黄金戒指、黄金项链等黄金首饰,还有琳琅满目的珠宝、玉器。金店老板每天的营业款都是存在我们银行,大家彼此间也就很熟悉了。从金店横穿出去,比走酒店正门出去要近许多,于是经常借过。

某天下班后,和平常一样准备穿店而过了。忽然发现与往常有点不一样了——金店的玻璃柜台内,多了一个面目清秀的女孩。在到处都是金光闪闪的珠光宝气中,她显得那么的特别。女孩明眸皓齿,柳眉玉颜,说不上特别漂亮,但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让人觉着很清纯、很舒服。身上套一件宽松的深绿色高领厚毛衣,紧身的牛仔裤衬托出女孩的苗条,一双纤纤玉手正在通明透亮的玻璃柜中摆置着冰冷的金饰……感觉瞬间就夺目其间,生机勃勃了。我笑着和老板打着招呼,眼光在女孩白净的俏脸上“不经意”扫过。正巧碰上女孩亮晶晶的眼睛,似一泓盈盈秋水……好漂亮啊!我心里暗自说一句。我脸红着,飞快地跳上单车,骑回宿舍了。奇怪,这一晚上都在想着这个隔壁店新来的女孩……心不在焉的,和银行单身汉同事打桌球全输!

第二天快结帐下班时,金店老板推门领着一个女孩进来存钱。抬头一看,赫然惊讶,随之暗喜,就是那个新来的漂亮女孩!老板介绍,以后就由她来办理业务了,叫榕。年轻人总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相互认识、了解的,我和榕很快熟悉了。每天等待她来存钱、取钱,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事情,也是业务办得最慢的时候。自己平时最多点两次的钞票,我可以慢慢地点上五、六遍。榕性子好,从不急,也不催我。倒是让莉讲过我几回,还笑话我“见了漂亮女孩,连钱都不会点了”!我只能不好意思地自嘲“天冷,手不听使唤”、“业务技能欠火候”来应付,她哪知道我那“不可告人”的想法和目的呀!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我和榕的关系也一天天密切起来。


我开始注意起自己的形象来——按时洗澡、定期理发、常换衣服……总之,要和以前不太注意个人卫生整洁的“单身汉通病”彻底告别!由于转变得太过突然,与以前什么都无所谓的单身汉固定模式大相径庭了,以至宿舍的同事都说“你小子疯了吧?和我们划清界限,你还想不想混了?”……哈哈,咱偷偷地有心上人了,哪能和你们继续同流合污,像你们这般不求进步的没“感情觉悟”呢?!我心里这么想着,继续捣持,且心里美着……

也就是这段时期,榕的一个老同学也频频在金店出现,一个高大壮实的服装店老板,勇。听说他九十年代初就已经配上了砖头一样的“大哥大”和威风凛凛的“大白鲨”坐骑,属于当时比较成功的私营企业主。憨头憨脑的勇已经追了榕两年,一直不得榕的青睐。我知道我和勇之间的巨大差距,所以也没有对自己刚刚萌发的爱情苗头抱太大希望。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拼“硬件”我肯定会是落荒而逃的惨淡结局,根本看不到胜利的曙光。这不用脑袋去想,用脚丫子就可以猜到。唉,光脚不怕穿鞋的,我就这么地吧!就算是没有如意的结果,也就当自作多情一回了……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大事件的发生,总会有一个导火索,或者是转折点。我和榕的普通朋友关系也一样,在一个傍晚改变了……

办公室下班前通知:晚上七点,全体人员到会议室学习英语。由于时间太紧,我放弃了吃晚饭的念头。漫不经心地在储蓄所里磨磨蹭蹭熬到六点,等榕下班……然后,看准时机推车出门,很巧地“邂逅”了榕。榕依旧是热情洋溢,巧笑嫣然,让我心动不已。于是壮着胆子“随意地”提出:“这时候搭车挤得很,要不…我送你?”榕笑笑,欣然答应了。

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是怎么骑的车了,只晓得心里很高兴,脚下有使不完的劲!一路上,两人聊的很愉快。骑着骑着,她忽然嚷嚷:“糟了,过头了!”我义无反顾又掉头往回骑,心里只惦记着高兴去了,管你骑多远啊,骑到北京去都乐意!呵呵……终于,到了她家楼下。榕说:“回去的时候,慢点骑啊。”一句很普通的关心,在当时的我听起来,无异于天籁之音!就连她看我的眼神,我都觉得是那么的意味深长、含情脉脉……

真糟了,忘记七点钟还要开会了!低头看表,只有15分钟了。没办法,为了赶上开会不挨批评,我把单车骑得贼快!好像老天爷也在故意嘲弄我年青的痴情——转瞬间,“哗啦啦”泼起了大雨!……火急火燎无比窝囊地浑身淋得像只落汤鸡似的赶到了银行,所幸没有迟到。但是外面一身水、里面一身汗的,我还是感冒了,这堂英语课也上的是晕晕沉沉、迷迷糊糊……就连每次晚上学习后骑车送莉到汽车站坐车的老规矩,也被我果断地取消了!并临时请假换了班。


榕第二天来办理业务,没有看到我,才知道我重感冒的事情,晚上就带药来我宿舍看我。望着蜷缩在烤火炉旁边取暖的我,榕漂亮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丝心痛和无比的关切,彷佛还噙着一层若隐若现的波光……

“你知道吗?其实,昨天我是故意指错路的……”榕的头慢慢低下来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她双颊的陀红。

我柔弱的心,感觉被一个无形的大锤狠砸了一下....晕沉沉傻乎乎地冒出一句:“那…那你为什么要指错啊?”

榕羞得头都快要埋到胸口上去了,嘴里嘟哝着好像是在说给她自己听:“因为…我…我想,多点时间和你在一起……”声如蚊吟,几不可闻。但在同样懵懂的我耳中传开来,响如钟磬。

红红的炉火照印下,榕的眉梢眼角尽是无边的爱意!我们谁也没有再说话,时间仿佛在此刻停顿。我感觉头又开始晕了……没有人推我,也没有人拉我,只是感觉我俩的距离在靠近…再靠近…熟悉又亲切的脸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模糊…终于,我们滚烫的唇轻粘在了一起!像被电麻了一下下意识地分开,又很快地张开双唇对贴上……“嘭”的一声轻响,牙齿和牙齿碰到了一块!——这是我们的初吻……

一通缠绵的吻,居然持续了近两个小时!如果不是同屋的同事在外面大大咧咧敲门,估计嘴巴都要亲肿……没过两天,榕也 “光荣感冒”了。但是她很开心,说“这是我们的感冒”!


我们就这么开心地恋爱着,开心地拥抱亲吻……哪里人少,咱们就往哪里去;怎么样能够待在一起时间久,咱们就创造条件“怎么样”。榕说,她把可以“利用”的关系、能够想像出的请假理由、值得一信的谎言……已经对她管教严厉的父母说了个遍,再编就得说“外地同学突然造访”了。除了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我们就这么不厌其烦地整天腻在一起。榕也高兴地把我推向了必然经历的前台——见了她的几个闺中密友,以普通朋友的身份到她家去“明为蹭饭、实为验收”……浑然不知感情的危机即将在不久出现的梦魇里,随之而来……


首先遭受的巨大阻力就是榕的父母。前面忘记介绍了,榕比我大三岁。做为家中独女的榕,是她父母的掌上明珠,虽然她家的环境并不是太好。榕爸榕妈希望榕未来的丈夫,是一个成熟稳重、事业有成的男人,而不是我这样刚刚走向社会的毛头小伙!且年龄相差过于悬殊。

榕的闺中密友们的参考意见基本相同,只是没有这么“世故”。她们认为:别的且不说,就光“年龄差距”这一条,就是我和榕之间最大的要害!我还没有定性,给人感觉不踏实。如果榕选择了我,就无异于在用青春做一个没有把握赢的赌博。真正输不起的,是榕。让她自己权衡、好好掂量……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是掺杂着无比痛苦的最后的快乐时光!我们依然天天见面,抱着就不想撒开,生怕失去对方……但是,有多少次啊,是榕内心无法掩饰的撕心裂肺的痛楚和无法抑止的眼泪,无情地把我们从“甜蜜并苦涩”中撕扯开,回到必须面对的现实中来。看着榕痛苦蹲在地上揪肝扯肺的样子,我心如刀绞!我没有去擦拭从我眼眶里喷出的泪水,就让它流吧!流干了,也许我们就不会哭了,也就不会再一起这么难受了!……长这么大,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求不得”、“爱别离”的无奈伤感和无助悲戚!我可以用人格担保我是真心爱榕的,哪怕只有一口吃的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让给她……可是,我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除了年青我一无所有。我能改变善意的家长和她朋友们的一番苦心吗?我多想啊,可我不能。


榕和我分手了。


她走得很坚决,头都没有回。只留下了一封信——

……她说她很爱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勇都锲而不舍地追求她两年了,她就没动过心,只愿意和我在一起……虽然我比她小,但和我在一起是她一生中的幸运,让她整个人都感觉从未有过的愉快和开心……但年龄差距是她无法回避的沉重现实!我现在还很年青,而她也不小了。再过几年,我正是风华正茂事业猛进的大好年纪,而她……如果,到那个时候我不要她了,她一辈子也就完了!她实在没有这个勇气去赌博!……只能分手了……如果,最终与她结婚是勇,请我理解,那是她确实需要结婚了……希望以后可以做好朋友……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求我不要恨她,她是真的爱过我的……


在无尽的恐慌中,我犹如一个被抽干灵魂的空壳,一具没有生存意义的行尸走肉。再没有人来爱我了,再没有人和我躲在夜幕下的学校角落里去“盖章”了,再没有人来撒娇让我送她回家背她上台阶了,没有了…全没有了…我生命里最珍惜的初恋情人,就这么没有了。

我把榕弄丢了……



再次见到榕,已经是分手后的十二年,整整一轮。

流火的炎夏,和几个男女同事站在游泳馆的池边准备下水,看到一个很熟悉的面孔从眼前一闪而过。不禁侧目打量,随之脱口而出喊了句:“是榕吧?”果然是她。没变的模样依旧清秀,没变的肤色依旧白皙,没变的身材依旧苗条……只是身边多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还真是你呀?这些年你都藏哪儿去了,我到处哭着喊着找你来着!”我没心没肺地开着玩笑。

“呵呵,你怎么还这样逗啊?”榕笑着说,没变的笑容依旧好看。

“小鬼,喊伯伯!”我故意绷着脸,“无耻地”占着便宜。

小女孩见着生人,害怕地躲在榕的背后。

“我早就搬到东莞去了,做服装生意,很少回来。”话不多的榕还是这么慢条斯理的。


短短几句话的时间,已经让榕的女儿不耐烦了,迫不及待地硬拖着妈妈去玩水。榕笑笑,走了。


“这漂亮的少妇是谁呀?”多事的男同事围过来在盘问我。

“我的原始初恋情人。”我淡淡地回答。

“你丫怎么这么绝情?就不多说几句?”他们质疑的眼神表明了他们对我极度的不信任。

“唉,当初爱得我是死去活来的,轰都轰不走……”我做深思状摇头感叹。

“拉倒吧你!”哄笑的同事一起把我推进了燥热的水池。


我那结实的身体马上把水面砸开了一个大洞,气势吓人、水花四溅,旁人纷纷避头躲闪。

只有沉在水底的我知道,自己的心刚才猛然跳了一下……


本文内容于 2007-7-17 22:06:22 被菩提少祖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