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八节:别了,南国(6)

醉长生 收藏 2 5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八节:别了,南国(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哒哒哒……’黄杰扫翻了几个听见圣玛莉医院枪战声围过来的新加坡伪军。在追来的子弹护送下,装甲车飞驰拐出小路,早就等在路边的余杰跟上,开着卡车一起向四号公路驶去。路两旁还有成群的伪军向枪声响起的方向跑去,那里知道敌人正从中间穿过。

黄杰下到车厢里,由宫琳替他取出肩上的弹片。宫琳刚给熊白二人重新处理伤口完毕,摘下帽子擦了擦满脸的血污和伪装,立即从急救厢里拿出镊子去夹那块弹片。

“宫医生,原来是你?”谢南国现在才认出是宫琳。自己的伤势自己清楚,绝没有刚受伤被俘时,宫琳就对日军说他的伤势那样严重,并要人不要进去打扰他养伤。后来突然不见了这个医生,接替的日本医生也不能说拆开他伤口上的线再查看他的伤势吧,只是给他精心调养,所以他的真正伤情倒也一直没有穿帮。一直很奇怪这个年轻医生为什么这么说,现在总算明白了。

“抱歉,谢将军。”宫琳笑了笑,“事非得已……”

“嘘……不要说话,路卡!”周春说道。

前面五号公路入口左右两边临时加了几个水泥隔离墩,路中间拦着一个木栏,几辆摩托车和一辆卡车旁站着上十个宪兵检查过往的车辆。

“冲过去!我们那有时间让他检查!”黄杰道。

“别惹事,能混就混!”熊无疾换了个新的五发步枪弹匣,推上抢栓。

大久保仁次上等兵背着枪拦下了装甲车和卡车,装甲车的门打开,下来个少尉递过军官证接受检查。大久保仁次看了看,没问题,顺手还给少尉。后面卡车司机也从驾驶窗递出军官证来,大久保仁次接过一看,黑木原,中尉,对对照片,没错。递回给司机,瞟见司机肩上的军衔时突然一下想起,“中尉?奇怪,少尉开装甲车,中尉开卡车?”问道:“你们是一起的吗?”

司机懒懒答道:“是的。”

“车后装的什么?”大久保仁次指指后面的挂着蓬布的车厢。

“几桶汽油。”

“听您口音是关西人吧,我是北海道人。”大久保仁次递过证件,好象随口问道似的。

“不,我是京都人,没什么问题我可以走了吧。”

“口音不对!”大久保仁次心里一顿,他明明说的带关西口音,不是大地特工就是支那叛军!捏着证件的手指同时下意识的紧了一下。司机瞟了眼大久保仁次递上的证件,好象根本就没注意到异常,“可以还给我了吗。”

“当然!”大久保仁次微笑的还了证件,“您可以通过了。”手似乎很不经意的摸向了背着的步枪。

余杰那容得大久保仁次开枪,唰的拔出手枪‘啪’,一枪就将他打倒在地,“快走!”

木栏后的宪兵突然见大久保仁次被打倒,迅速的卧倒在地向装甲车猛烈开火。黄杰猛的窜上机枪座,操起机枪向宪兵扫去。

装甲车和卡车本就没熄火,一头就发动着向木栏撞去。装甲车喀啦啦的把木栏撞得碎裂成柴火,向前冲去。

路两旁的宪兵见装甲车冲来,纷纷跳到一边。几枝步枪和一挺机枪两面夹击,打得装甲车和卡车‘哐哐哐’的如雨打芭蕉般密集。宪兵们见两车跑远,马上跳上摩托车追去。大久保仁次没死,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向两个没追去的宪兵叫道:“快……报告!”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木村新兵卫放下无线电话机,焦急的报告:“总督阁下,大地特工不是向着四号公路去的!刚刚五号公路的哨卡报告,那辆装甲车还有一辆卡车冲破了哨卡,已经在五号公路上了,宪兵们正在追击!”

“什么?”卡车‘吱~~’的急刹,在马路上留下一条长长的刹车印。后面的卡车刹车不及,有两辆跟了尾,车上的步兵撞得惨叫连连。

鬼冢廉介眯着眼睛微一思索,问道:“我记得五号公路和四号公路中间的清水河上有座桥是吗?”

“是的,阁下。有一条小路连接四号、五号公路,那座桥就是其中一部分。”

“桥还有多远?”

“如果我们开得快的话,20分钟就到了。”

“走!到前面去等着他们自投罗网!”鬼冢廉介自信的微笑,发动了卡车。

木村新兵卫聪明的选择多问了一句话,“阁下您是认为,大地特工故意先走五号公路,把追兵引到五号公路以后再从清水桥上直插四号公路?”做了鬼冢廉介几年的副官,自然明白没有哪个上司喜欢下属将自己的想法猜得一清二楚,有时候还是要适当的装点傻子好。

“对,从五号公路要到海边要绕很大一个圈,四号公路是最近能到情人礁一带的公路。大地特工现在已经救到了谢南国,不会浪费时间,只会有多快跑多快!”鬼冢廉介想着:军职算是保住了。

装甲车让卡车超到了前面,从后面截住了宪兵打来的子弹。四辆摩托车上的日本宪兵见机枪打在装甲车后门上毫无用处,便想超前去打卡车。

黄杰抠动机枪瞄准最前面架着机枪的摩托车咬住不放,带曳光弹的子弹轨迹象鞭子一样抽打在摩托车上。几发子弹打中了司机的胸口和脖子,司机双手朝天一甩,摩托车载到路旁田里翻了个底朝天,受伤的机枪手被压在车下大声呼救。后面三辆摩托车见状不敢跟得太近,远远的吊在后面100多米紧紧跟随。车辆都在急速行驶,黄杰打出的机枪子弹由于距离太远,压根打不准了,只好尽量瞄准点射。

熊无疾从射击孔里看着后面跗骨之蛆似的三辆摩托车着急,现在甩不掉等到了清水桥就麻烦了。操起步枪从射击孔里‘啪啪’五枪打去无一命中。熊无疾大怒,跳起来就要去抢黄杰的机枪,用力过猛头撞在车厢顶上,跌下来在狭窄的车厢里和众人滚成一团。

宫琳窘迫的被熊无疾挤在边上一动不能动,使劲想推开又推不动,干脆扭过脸去不看他。

熊无疾陶醉的料想定是看见他伤得太惨不忍心看。拍拍宫琳肩膀故做沉重道:“放心,别为我难过,我……挺得住!”

宫琳脸通红,淡淡道:“作战受伤是你的光荣,不过有个小小请求请务必答应,否则我定做三天噩梦。”

“请说?”

“请您惨不忍睹的尊容不要在我面前晃悠。”

“……”熊无疾想哭。

“记得下次请求敌人蹂躏您的尊臀好了。”

“……”熊无疾哭了。

除了谢南国矜持的抽了抽嘴角,众人皆大笑。白少虎捂着肚子喘气,身上的伤口阵阵疼痛,拨开熊无疾道:“我看看。”

熊无疾借机下台,赶紧让开。白少虎从射击孔看出去,算了算三辆摩托车的距离。低头想想,拖过手榴弹箱打开看看,里面还有上十颗手榴弹。又从急救箱里拿出一卷绷带出来把所有手榴弹的拉环全部串在一起后,关上箱子冲熊无疾点点头。熊无疾何等聪明,白少虎拿出绷带时已经明白其用意。熊无疾把后门拉开一条缝,两人一起轻数“1、2、3!”白少虎把绷带的一头踩在脚下,哗的把箱子扔了出去。

领头一辆摩托车上的机枪手突见装甲车后门打开,立即开枪打去。那知后门里掉出了一个箱子后马上关上,子弹毫无用处的打在门上火星乱溅。前后四辆车风驰电掣,没几秒钟就快到了箱子前面,机枪手突见装甲车拖着的那条奇怪的白带子拉得箱子‘咚’一震,迅速断开拖走,再看清已到了车轮前的箱子,手榴弹箱?!机枪手惊恐的狂叫:“停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