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四十八章

liuz345 收藏 7 8
导读: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四十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在医院躺了半个月,我回到了队里,发现坦克跟老鼠的位置上又补了一个新人。王灿,二十岁,河南人,外号火山。性格非常腼腆,跟坦克很像,尤其是他笑起来时的神态,几乎跟坦克一模一样。搞得我好几次差点就叫坦克了。

新人入队,我们也没有办法值战备了,每天都是训练磨合。这期间队里的任务非常频繁,一切都为了那个新出现的分裂组织。一时间我们特勤都快赶上消防队了,四处扑火。好在老天帮忙,虽然说不时有战友受伤的消息传来,但好在没有人牺牲,这也让大家松了口气。我们的训练也更加的抓紧,做为军人,在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却不能上场,这种感觉让我们很是憋了一股气。这气总要找地方发的。

终于磨合期过了,我们又可以值战备了。进入战备室时,我感觉特别亲切。一天时间过的很快,原本想这一天也就这样过了,没想到快交接的时候,警灯亮了。大伙飞快的跑出战备室,上了飞机。情报分析是在飞机上进行的。好象打我们上次开了这个头后,这种情况已经变得很平常。

这次的任务是我们比较擅长的伏击战,所以大伙也就显得很轻松。想想也是,有心算无心,光这点我们就占了大便宜。如果连这都不行的话,那我们也算白活这么些年了。

跟事先估计的一样,这次的行动很顺利,共计十八人,没有一个逃脱。只是有一点让我们心里不怎么舒服,在被击毙的十二个人里面有三个是女人。而且在伏击的过程中,三个女人都很疯狂,其中一个被炸的死无全尸。那个惨状,让我看了都很不好受,我当时就在想,她引爆身上炸药的时候是否想过别的一些什么。难道她生活的目的,仅仅就只是为那些狗屁东西做殉葬品吗?我不知道也无从知道。可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无论谁都没有权利因为某种借口和主义去伤害其他无辜的人!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过的很辛苦,一个月所出的任务次数都差不多赶的上以前半年的了。这也是入特勤以来最让人辛苦的一段时间。由于这样频繁的出动,除了在肉体上让人感觉疲惫外,更多的是让我们从心理上开始感到疲软了。

也许是这些缘故,特勤队当值过的战队也开始出现一些伤亡了。相比之下,我们队幸运的多,可能是坦克和老鼠在上面保佑我们吧,到目前为止,我们队是唯一没有伤员的满员队。这也意味着我们要担起更大的担子。

对这种非常被动的局面,上至唐队跟有关领导,下至我们这些个最基层的人员,都很不满意这样追着老鼠打,希望能直接掏掉它的老巢。可是这群耗子的老巢也离得太远了一点,真想掏还有点够不着。

毛主席说过,群众的力量是无限的。尤其是激怒了一个正在日益强大的国家后,就会真正感受到这种力量的可怕。

这天我们突然从训练场上给叫了后来。会议在很严肃的气氛下开始的,唐队很严肃的对我们宣布了两条纪律。第一,从我们进入会议室大门这一刻开始,直到任务结束我们不能跟外界有任何形式的接触。第二,我们所听到的每一句话都是军事机密,如果有人胆敢外露,他会亲自把泄密者送上军事法庭。

我一听就知道这又将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没有任何犹豫,我们都大声回答:明白!保证严守机密。

任务一宣布,大家都觉得很意外,同时也有一些开心和自豪,我还有一点担心。意外的是这个任务会由我们亲自去完成,开心自豪的是我们的能力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认同。同时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我们比其他的兄弟部队要强,别的不说,起码就这个任务而言,我们是最佳人选。

宣布完任务后,我们便立刻被转移到了个连我们都不清楚位置的基地。在那里还有另外一只跟我们一样优秀的队伍在等待我们。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又换乘两次车,我们来到了目的地。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基地在地图上的准确位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我们正身处祖国南方的某个地方。这一点,从四周的植被上可以得到确定。

下车一见面,大家都乐了。原来全是老熟人。前面提到的那队人马竟然是上次去R国一起行动的老哥们,跟那班哥们比,我们只是少了坦克,而他们最少换了两个以上的新人。

军人的友谊很单纯,不管是不是同系统,但只要是一起抗枪滚过的,都是有同样的称呼,那就是兄弟,是战友。互相热情的打了一通招呼便安顿下来,从明天开始,我们两班哥们将在一起直到任务顺利完成为止。说实话,这一次比起上次来时间要宽裕的多。在这里我们有一个半月左右的训练时间,这也表明了上级领导对这个任务的重视。对我们而言,这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准备的越充分,任务成功的几率也就越高。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那也就意味着我们活下来的机会大大增加。

为了让大家能有一个好的开始,基地后勤的哥们特地给咱们准备了一顿好吃好喝的。就这样,来基地的第一天过的很开心。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投入了紧张的训练。真得很佩服基地后勤的哥们,也不知道他们用了多长的时间,竟然搞了跟目标物一模一样的建筑,就连里面很细微的地方都不曾马虎。这让我们好是感动了一把,这帮哥们真的辛苦了。接下来的日子很紧张,几乎是被排得满满的。除了训练外我们还要努力去学习语言跟一些风俗习惯,而且是因人而异。像我学习的是闽南话,而猴子却是粤语。总之每个人学习的语言都是根据事先抽到的掩护身份有关。我不知道其他队友学习时头痛不,我反正是头痛了半天。就那么简单的一句日常用语也让我反复学习了老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