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公安工作(三)

丁老大 收藏 12 50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公安工作(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从一九四一年开始,在高陵县就有十多种会道门活动,有一贯道、瑶池道、大道门、红善堂、老母教等等,大约十多个教,解放初期已遍布全县十六个乡、六十个行政村,坛主以上道首六百余人,道众万余人,其中还有三大派系。一贯道最为猖狂,自称万教归一。

他们趁人们对共产党政府的认识还不完全到位的情况下,到处暗暗的宣传组织传道,大量吸收信徒,在城市和农村设坛主,迷惑那些没有文化的善良人们。

一贯道本来是个民间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日本特务机关利用,一贯道头子张光璧当了汉奸汪精卫南宁政府的外交顾问,这个组织在张光璧的领导下就变成了汉奸特务组织,他们以传教为名,刺探国家军事政治情报,散布不抗日政策,破坏抗日工作。抗战胜利后,又被蒋介石特务机关接收,为他们刺探共产党军队的情报。县上一个一贯道头头就是国民党中统特务。

五一年,全县整顿了一次,把这些人叫到公安局,教育以后释放,让他们清醒悔过,好好劳动。但是,这些人不但不悔改,反而加本带利的暗地活动,越来越猖狂,竟宣扬什么美国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消灭共产党,土改分地,小心倒算等等一些谣言和吓唬语言。已经威胁到政府的管理,最后国家才下令依法取缔。

有个叫杨金相的是个幕后指挥,在暗地里活动,有个叫程宜校的是个骨干,被抓住以后在菜地里劳动,趁劳动的时候逃跑了。看管他的是一个叫康喜的四川班长,康喜受到了批评,还被关了一个礼拜禁闭,心里窝了一肚子气。

程宜校逃跑的经过被吹得神乎其神,说他被抓走后被铐子烤得昏沉沉的,骊山老母把他救出来了。一些道众也宣扬程宜校已经成了真神,共产党根本抓不住他。他们骗人的手段主要是搞扶鸾,让训练有素的青年蒙着眼,在桌子上设一个沙盘和木圈,绑上木笔,用双手扶圈写倒倒字,看信徒在左,他就向左倒写,在右,他就向右写,信徒心里想求啥,他就会写出你心里想像的事,信徒一看,嘿!神了。信以为真,最后就跟着他们走了。

他们的活动能量也很大,竟把他们的信徒打入到公安内部,一些机关家属也成了他们的信徒,有这些人给他们通风报信,消息就很灵通,公安机关要抓他们,他们早早就知觉了,尤其在渭河两岸,他们还派人暗地里放哨,像游击队一样和公安人员打游击。公安局侦查好了,但是几次派人去抓他们都扑了空。

这时候公安局已换了一个局长,叫曲刚,他才来要有工作成绩,一贯道却让他很头痛,就征求韩文德的意见。

韩文德想了想说,这就要用我们打游击时的一些方法,一切都秘密进行,人都穿成便衣,分成好几拨,天黑以后分散出东门两门,然后拐弯向南走,用这个方法迷惑其他报讯的人;因为局里的人员都是集体行动,内部的人就没有时间去给通风报讯。晚上十二点到耿镇派出所集合,然后突然出发,趁他们不防,就能把他们抓住。

曲局长说,你这个办法好,就这样办。

这天,他们侦察好程宜校在家,就按韩文德的办法,十二点在耿镇派出所集合完毕,两点出发,直扑程宜校的所在地马家村,弄开程宜校家的门,进去搜查,却不见程宜校的踪影。

有人报告发现了一个地窖,韩文德和另一个公安人员下去,发现地窖里有神台和用具,点着蜡烛,亮堂堂的,周围没有一个人,上去向局长汇报。局长问怎么办?韩文德说,侦察员的侦查是很准确的,一定有什么意外发生。

转了一圈,发现程宜校的老伴和一个童养媳妇在家,就把那个童养媳妇叫到另一个窑洞,问姑娘,你知道程先生到那里去了?

姑娘害怕的嗫嗫喏喏说,我,我,我不知道。

韩文德吓唬说,你要不说,我们就把你抓进公安局里去坐监狱。

姑娘吓哭了,说,我,我不敢说,说了我婆婆会打死我的。

韩文德给她做工作,说,我知道你家里穷,来给人家当童养媳,受尽了 一贯道程先生和婆婆的打骂,也知道你胆小不敢说,可是不说不行,你想想,你公公是个坏人,我们能让坏人逃脱吗,迟早也要被我们抓住。你总不能替他坐监狱吧?

姑娘说,我不替他坐监狱,我也不说,说了就活不了了。

韩文德又说,咱们想个办法,我让你婆婆和公公不疑心你。

姑娘睁着亮晶晶的眼睛问,你说啥办法?

韩文德说,你说出来以后,我装着你还没有说出,用手打你,你就哭着说,打死我也不知道,我们见没办法,就走了。你不是没事了。

姑娘说,你可不能真打呀,我怕疼。

韩文德说,不真打,我用手打板凳。

姑娘说,天黑的时候我公公到马家崖我舅家去了。

韩文德见姑娘说了,就用手拍着板凳喊,你说不说,不说就打死你。

姑娘见韩文德做作,笑了。

韩文德连连给她使眼色,她这才假装着大哭,按照韩文德安排的话说,打死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让我说啥。

韩文德又做作了一阵,姑娘又悄悄给他说,我舅家有地道,他们怕人发现,藏在地道里发神。

韩文德这才出来给曲局长使了个眼色,大声说,这姑娘什么也不知道,咱们走吧。

有人就把姑娘送到程宜校老婆的窑洞,仍留两个人把守,然后其余的人甩开大步赶到马家村。只见门关着,墙高不能进入,又不能敲门,怕惊动了里面的人,韩文德就让搭人梯上了墙,悄悄溜下去一个人,把门打开。

进到里面,只见一溜三个小窑洞,都关得紧紧的。他们先找到地道口,留两个人守着地道口,其余的人就悄悄在外面等。

与一贯道打交道的时间长,他们知道这些人放炮接神时就要开门,把人员分配了一下,四个人守一个门,等他们一开门就向窑门内抢,让他们措手不及,来不及反应。如果他们钻地道,就火速下去捉人。

过了一会儿,中间的窑洞内有了动静,吱咛一声,门就开了,一个人提着把大马刀走出门,左右看看,然后走到一棵大树下的阴影处去小便,韩文德他们正在阴影里,那人一进阴影,就发现有人,大叫一声,就要回头跑,公安战士一切早准备好了,那容得他跑,两个战士上去就把他扭住了。就在他继续大喊大叫的时候,其他人早冲进了门,发现了一个未盖盖子的地道,韩文德和一个叫康喜的四川班长钻进地道,用手电照着向前搜索,只见一个人在手电光照耀下猫着腰向前逃,急忙向前追,地道不长,只有几十米,但是有岔道口,一个通向院内的竖井,一个通向院外的竖井,这是村民过去躲土匪时挖的地道,被他们利用上了。

就在那个人向井上爬的时候,被韩文德拽着腿摔在地下,用绳子捆了。把这个捆着的大活人竖着往井上送遇到了困难,后来用一根绳子从上面吊,底下往上推,才把那人弄上窑。

韩文德问他姓啥,他说姓王,问叫个啥名字,他说叫个狗娃,叫那个四川班长来认,四川班长过来一看是程宜校,就问他,你认得我吗?

程宜校不吭声,

班长说;老子用棒棒棒你两下,看你认得老子不。

在头上用拳头敲了两下,敲得程宜校开口了,他说,我认得你是康班长。

康班长说,你早说老子就不敲你了。你害的老子坐了一星期的牢,你大声说你叫啥名字?

程宜校声音略大了点说,我叫程宜校。

班子说,这就对了。

这时候天已经麻麻亮了,他们还搜出了程宜校的道帐和培训名单,经费,然后押着程宜校整队回高陵。

曲局长有点看不惯韩文德,嫌韩文德说话乱挽舌头,一会是河南话,一会又说山东话和陕西话,有一次训斥韩文德说,你把你的舌头摆顺再说话。

韩文德因为长期这样,见那个省的人说那个省的话,已经成习惯了,从来也没人说过他,就顶撞说,我就这个舌头。

曲局长没吭声,对他有意见了。

“三反”、“五反”开始了,人人都要把自己的历史在会上说清楚。

韩文德在“三反”“五反”会上说了他的情况,他从八年抗战说起,把队伍

上打鬼子的事说得绘声绘色。

有人就提出,共产党的队伍打鬼子,国民党的队伍怎么能打鬼子,国民党的队伍专打共产党,还说打死了多少鬼子,纯粹替国民党做宣传。

韩文德说,我在部队八年,从来没打共产党八路军,我们挺进纵队组建起来就打日本鬼子。

有人就批判说,给国民党的队伍作宣传,还有地方有时间的。

韩文德说起部队被以杂牌军整编,他被作为军官编余,后来被当作共产党关起来,多亏几个结义弟兄才救他脱险。

有人又提出,如果不被编余,肯定要跟国民党打共产党,还有什么结义弟兄,纯粹是旧社会的封建那一套。

韩文德又说起在西安找胡宗南的事,说他怎样交一百元手续费,怎样不被重视,他怎样组织人员去闹,以及打那军长太太的事。

有人又说他投靠胡宗南,说他如果投靠上了胡宗南的军官队,肯定跟随胡宗南打延安,不知有多少八路军战士死在他枪下。

韩文德说他在周至山区率一连人投诚起义,又策动两个中队投诚的事。

有人说,有谁能证明这件事?就是真起义了,也是个投诚起义人员,不是真正的解放军。

韩文德又说起他做地下党员的事,怎样和程九和宣誓,怎样接受任务打进敌保安队,解放时又怎样与党联系不上。

有人说,有啥证据,程九和是个卖壮丁的兵痞,他的党员资格政府承认不承认还是个问题。怎么还能发展你做地下党。

韩文德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辨不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