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德斌


去年11月,美国一家社会调查公司联合中美日韩的青少年研究机构,对四国7304名高中生做了一次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喜欢韩国的中国高中生达50%,而对中国持有好感的韩国学生却只有7.2%。


看到上述结果,很多国人未免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因为他们觉得韩国人理应对中国态度亲善,其理由至少有三:一是在对待日美的态度上,两国厌恶情绪互通。有时如处同一战壕,同命相连,自然应携手互助。二是中国常站在韩国一边。如支持潘基文任联合国秘书长,共同抵制美日对朝强硬政策等等。三是中韩共享儒家文化背景,生活方式、价值观念相通。中国能刮“韩流”,韩国当然也起“汉风”。


这几点主张的确不无道理,更是人之常情。但以人之常情隔岸观察他国,难免出现误判,有时可能只是一厢情愿的自我推测。本文作者先后以学生、大学老师、记者、学者的身份在韩国生活了三年。依作者看,普通韩国人基本不了解中国,媒体更是经常错误解读中国。


在韩国生活过的人可能都会经常遇到这样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问题,诸如“中国有中秋节吗”、“中国人见面行拱手礼吗”、“中国男人夏天光着膀子吗”等等。很多韩国人不知道香港是中国的,不知道中国也有基督教。他们只知道与其利益密切相关的东西,诸如“中国到处都是假冒伪劣商品”,“中国的大米含有农药”,“中国的橘子都不好吃”,“中国偷了韩国的汽车技术”,而这些又恰恰都是对中国扭曲的认知。起初,我曾试图一一匡正他们的误解,后来发现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韩国人的这种认知源于其“强国大民族”式的教育和富有煽情性的媒体报道,由此植入和造就了一种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国内朋友总是抱怨韩国人抢注了我们的端午节,还要抢注“韩医”,但是韩国人从生下来就认为这些都是他们的,就像他们不知道奉为神灵的三足乌出土于汉墓、不去思考引以为荣的国花木槿和满地的银杏树来自中国一样。如果有韩国教授告诉你说,太极拳、汉字、儒学都是韩民族创造的,你不用对此感到大惊小怪。韩国人普遍认为,韩国的电视剧在中国热播、韩国的服饰在中国流行、韩国的饮食在中国大受欢迎,甚至韩国的建筑也在中国掀起热潮,似乎整个中国都正在走向韩国化。韩国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清洗殖民悲情,塑造民族的悠久和伟大。


韩国在塑造“左右四强,而不被四强左右”的“强国大民族”形象过程中,中国和华人往往被用作被贬抑的对象。从政治意义上说,华人利益是受到忽略的。由于身份证号码不同于韩国公民,华人无法在网络实名制下登录会员,无法设置电子信箱;另外,韩国目前也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唐人街。直至今日,才有韩国人呼吁建设唐人街,但目的却是吸引越来越富有的中国人来韩花钱。有人说,韩国不是也在刮“汉风”吗?说白了,这只能叫汉语潮,因为人人都知道,将来不会汉语就没有出路。


韩国人由对中国的无知发展到曲解,媒体扮演了极其重要的作用。韩国三大电视台和三大报业集团几乎主导了整个舆论导向。恰恰这些媒体在对华报道上不太客观,往往关注负面现象,又不做深入调查。只要一个媒体抓到一条线索,其他媒体也都蜂拥而上,比试谁报得更加轰动。2005年的“泡菜风波”想必国人至今不会忘记。当时,为了用“合法”手段打压中国泡菜猛增的进口势头,韩国有关部门先后宣布中国泡菜铅含量超标并含有寄生虫卵。韩国大小媒体立即抓住“把柄”,连续数月对泡菜问题狂轰滥炸。一时间,韩国人对中国产泡菜产生了极度恐惧心理,以至于学校食堂的门口也竖起了“本店没有中国泡菜”的牌子。韩国人没想到,不仅所谓的“中国泡菜”是韩国人自己在中国开设的工厂所生产,而且韩国国产泡菜也查出有同样的问题。


今年是中韩建交15周年,两国贸易额已经突破1350亿美元。然而,韩国《京乡新闻》前不久却感叹说,韩国艺人至今还只知道周润发、张艺谋、巩俐;韩国的文学界至今也还沉浸在研究鲁迅小说上,不知道中国文学的最新动向。


韩国在享受巨额贸易盈余的同时,却在对华认知上欠下巨额赤字,这一点着实令广大中国韩迷们失望。我们热切期待“中韩交流年”不仅可以带动贸易增长,也会有助于韩国各界打开正确认识中国的大门。同时也期待国人借此机会客观认识韩国,不要仅仅被华丽包装的韩流迷惑。


(作者系复旦大学韩国研究中心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