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生修车生涯的酸甜苦辣

恕我无情 收藏 10 3199

俺,做为一个一流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毕业后分配到南方重镇--广州的一家国企。出于对汽车的热爱,主动要求分配到总厂的汽修分厂,负责分厂的信息系统的组建。由于不谙人事,给领导穿小鞋,下放到车间,美其名曰到基层锻炼。抱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精神,俺一头钻进了修理车间,这一干就是5年。5年修理生涯,留下许多酸甜苦辣,


酸:首先就是觉得自己的心里很酸。做为一代骄子的大学生,刚毕业时心比天高,一直想干一翻大事业,那知道自己却要黑着双手,穿着劳动服,爬到地上修车!对比之下,不由郁闷无比,心里泛酸。看着周围的工友,个个都是双手漆黑(给机油染的),身上一股怪味,心里的酸水不由冒得稀里哗啦。还好,过了一个月就习惯了。


甜:现在可逮住机会仔细研究一下汽车的内部构造了,满足了俺的好奇心理。修完了车,发动起来,很有一种成就感。还记得第一次扛着扳手拧发动机缸盖螺丝,无论俺如何使出吃奶的力气,螺丝都纹丝不动。旁边一体重不到45KG、风都能吹倒的哥们一把抢过扳手,只轻轻用手掌一击,“叭”的一声,螺丝就开来!###,原来拧螺丝也要有技巧。从此,俺一发不可止,阅读修理书籍,不断学习修理技巧,不到半年,已能独立大修发动机、自动波箱,俨然成为一大拿,连领导见着了,也得叫声“师傅”,爽!


苦:修车这活可是“冬炼三九,夏炼三伏”。夏天不必说,没有空调,围着火烫的发动机,你想想除了拼命出汗你还能干什么?还不得不忍受刺鼻的尾气味道。冬天更难受,因为你不可能穿着很厚,否则连车底都钻不进。为了洗净手上的机油、波箱油、润滑油,你不得不用洗衣粉掺着锯木粉反复地清洗,冬天用这玩意洗手,你可想象是什么滋味。(MM们就更不用说了,粉手照那么一洗,不脱层皮才怪呢)。可也奇怪,虽然这样洗,俺的手到现在总是有MM哭着喊着要跟我换皮。我的回答总是:用机油泡泡成了。还记得有次俺为了做放电测试,让上万伏的高压电电了一下,居然一点事没有,只是手被击穿了个口子。


辣:有次一位客户来大修发动机,一问谁主修。俺说是我。这厮一看到俺这么年轻(那时俺才20,而且相貌还偏嫩),开口就说:“这哪行了,换个师傅,换个师傅”。气得俺一句没说就走人。后来分厂厂长把那人教训了一通,说俺是厂里的栋梁什么什么的,那哥们才灰溜溜的不支声了。


其实,汽车修理如同医生治病一样,也需要做到“望闻问切”,只不过对象一个是车,一个是人而已。望:就是要观其形,找出不同寻常的地方,哪儿凹了,哪儿凸了,这样大概心里就有数了;闻:就是要闻闻有没有烧焦的地方,哪儿有没有机油味、汽油味、润滑油等的味道;问:就是要问清楚汽车发生故障的原因、时间等等,好顺藤摸瓜,对症下药;切:说的就是用分析仪器读故障码,如同医生切脉一样。


这段经历,使俺的人生观起了一些变化。从一个好高骛远的大学生变成了一个脚踏实地的社会人。而且,对俺从事汽修行业的同事们从心里敬佩,他们虽然收入不高,但吃苦耐劳,奋斗在第一线上。在此,向他们表示敬意,并希望其它行业的人对此有所了解。


忠告:再好的修理也比不上准时的保养。这是我5年修理中得出的一个结论。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