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家闲事(8)——私车秘闻

说起我家购入私车的来龙去脉,可谓是一段小小的传奇。

却说当初一日,老公将全家积蓄慨然相借给朋友做买卖,该友却终因经营不善而被迫收山,于无力偿债之下,只能拿车来抵债,说不管多少都是它了。老公说我们俩都不会开车要车做什么,钱的事情,有就还,没有就一笔勾销。我在旁边听着虽说有点心疼,但也不敢要。两下里你推我辞,最后那朋友一着急,撂下车钥匙就走。

我们俩追出去,他已经打了车跑掉。这下,我和老公对着一辆谁也不会开的车大眼瞪小眼,半晌无言。我说,还是找个会开车的朋友给他送回去吧。老公说此计甚善。可是当我们将所有朋友的电话拨了个遍,得到的答案全是一句“爱莫能助”。原来,那朋友已经抢先一步在小圈子内扬言:谁要敢替我家还车,他就和此人绝交。

后来,还是朋友站出来调停,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既然无钱可还,以车抵债也不亏朋友之理。人家义啊理啊的说的头头是道,还说再不通融就是强逼该友卖了老婆孩子来还债。

我倒,帮人帮成黄世仁啦?有没搞错?!

话说到这个份上,一向固执的老公也只能接受。于是,这辆二手的标致车从此正式成为我家财产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莫名其妙地成为有车一族之初,我们的体会不是喜悦,而是别扭加麻烦。闲置它固非良策,用它就得去学车。可是对于两个忙于工作的人来说,哪有时间去驾校呢?

你去学吧。

不,还是你去吧。

这样彼此推让了尽半个月,我们俩只好用最原始的抓阄方式来做决定。我写好两个纸条团起来丢在一个空糖果盒子里,盖好盖子来回一通乱晃,嘴里还念念有词地说什么“愿赌服输,各安天命”之类风马牛不相及的鬼话,然后突然停手,将盒子送到老公面前说了个“请”字。老公也不客气,揭开盖子摸出一个,但不肯展开,只是盯着我。

我微微一笑,从容拿出另一个,展开对着他,那上面写着“不去”二字。老公见状,面色抖变,将手中未打开的纸条掷于地上,仰天长叹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然后转身就走近卧室里去独自郁闷。我则趁机将那纸条拣起来,忍不住展开,看着自己一手炮制的同样写着“不去”二字的杰作,一阵偷笑。

大约十天之后,也就是老公在驾校报名的第二天,由于我的一个疏忽——居然为了小小的自鸣得意而不舍得销毁罪证,终于被老公侦破……惨遭正义的惩罚——和他一起去学车。

得,这下弄巧成拙,连50%的机会都没了……怨念啊……

说到老公学车,也是笑话多多。用教练的话说:我见过那笨的,却没见过这么笨的。

虽然老公在动手操作的能力上已经被宣布为不可雕的朽木,但教练最头疼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他的“十万个为什么”。想当初,老公在上学的时候就以勤于思考,善于提问而成为优等生的,如今他显然是要将这个光荣传统在驾校发扬光大。不仅在讲汽车原理构造的时候要追问到只有专业工程师才会涉及的领域,就连背交通规则的时候也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想那驾校教练也不过是汽车这种工业产品的使用者,怎可能解答如此深奥的问题。当着众多学员,经常是张口结舌,狼狈不堪。最后只好单独请老公喝酒,语重心长地说:大哥,拜托你别再给我出难题了,好吗?

同时被揪到驾校的我,状况也好不了多少。后来,根据某位驾校同学的回忆说,我在开班前几天留给他们的印象是:目光呆滞,神情萎靡,意态彷徨,不知所以。

又根据另外一位同学不可信地说法:我留给大家最具冲击感的就是每当方向盘失控之际就好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其声凄厉,直冲云表。然后,大家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在发疯似的和旁边的教练进行搏斗,直到被教练凭借男性的力量压制了全部动作后,才在即将撞上前方障碍物的瞬间成功刹车。

这哪是学车,简直是上演生死时速现场版嘛。说得我面红耳赤之后,这可恶的家伙还要补上这么一句。

“老公,咱俩是一起学的车,你说说我的表现是他们嘴里的那样吗?”

谁知我那诚实到家的老公一点不照顾老婆的面子,直截了当地回答说:“我那时候自顾不暇,哪有空去注意你?”

在场者尽皆绝倒。

我们这对令教练们人人皆有头疼,各自巧妙不同的活宝终于磕磕绊绊,连滚带爬地混到了考试。前两考的时候,不知是托了哪位平时无意间恭敬过的神明之福,居然得以通过。虽然成绩绝对属于“低空掠过”,但60分万岁的心理还是形成了小小的满足。

接下来的三考笔试,我答的中规中矩,平安度过,老公则又发生了足以拍案惊奇的状况。

“这是你的答卷?”主考的交通警察瞪着他,就像在看某个侏罗纪来客。

老公倒也痛快,来个摇头不算点头算。

“你再重答一次吧。”交警表现地很好心好意,老公却连眼睛都不眨,一句话“我还是会写这些”,就活生生把人家当成了驴肝肺。

我劝他快去跟人家说说,争取重考。老公反笑道,不是还有你吗?

我无语……

那天之后的第二天,驾校方面打来电话,说交管局宣教科的同志请老公抽空去一趟,有事情和他谈。我说你在考试上恶搞,这下遭报应啦。老公说没关系,反正不至于拘留吧。

我又无语……

转天老公还真的从学校那里请了假去交管局,我也有点担心,就同时请假陪他去。他不让我进去,自己走进去,我就站在外面一个劲地胡思乱想。拘留当然不可能,但总会批评他一顿吧。态度这么顽劣,会不会禁止他在一定时间内参加驾驶员考试呢?要是这样,我不就变成作茧自缚,认命地成为家里的司机?想来想去,乐的是他,赔的是我,好不甘心啊……

在我第N次将交管局门前的便道方砖数量数了个一清二楚之后,我感到后背被拍了一下,回头一看,老公正冲着我微笑。

看来,你的奸计得售啦。自以为猜到结局的我娇嗔道。

过几天你就知道了。老公不温不火,继续卖关子。

不上不下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发本之日才算真相大白。老公不仅和我同样得到了驾照,还额外多了张奖状。

“优秀建议奖?!”

“是啊。”老公笑道,“他们认为我的答卷上有许多对他们颇有启发的真知灼见,所以给了我这个。”

“哈!这是歪打正着还是蓄谋已久?快快从实招来。”

“你猜呢?”

“猜不到你的鬼花样。”

“那就等金婚的时候再揭晓谜底吧。”

“真是坏心眼的鬼花样啊。”

“你抓阄做弊我还没惩罚你呢。”

“什么嘛,早就……”

“那不算。”

“啊,不要,在大街上……不要啊……”

留在我们的背后的是跳跃的阳光和起舞的树叶……


Latte时间:

时至今日,老公依旧很少开车。至于我,早已摆脱了“女魔头(女司机+磨合期+头一次上路)”的菜鸟时光。那辆老标致于前年光荣退休,取代它的是一辆SUV。平时我不会开快车,但每逢假日载了全家去郊游时,我也会聊发一下少年狂,弄得小乖惊呼不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