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八十一章 趣味打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有了王平的指示,我也像往常一样和他们一起积极的训练了。知情的郑排明显是和王平一伙儿的,他没显露出任何的吃惊不悦,更不肯给我放放水,更可恶的是居然和我一组训练严格要求我。我心想,这些东西侦察器材和攀登技巧不就是你的老本行吗?你牛个什么啊!虽然知道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不过气氛这东西很能感染人,再加上我和他相互的叫嚣着要比个高下,自己也不能保留什么实力了。当你融入到这个环境中,不再是置身世外的时候,你的眼光也有所变化了——欣赏的温柔的眼光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严厉。不单是对自己更是对他们,毕竟将来要去当特种兵的不能是我,而是他们。连我都这么卖命,对他们能不更高的要求吗?

郑排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不但提供了侦察器材,还允许我们去侦察连的专用靶场。那器材真好啊,虽然和特种大队没法比,至少意思到了——不仅可以打起落的活动靶,子弹得用量也非常宽裕。当然不能像我在特种大队那样打,要是那样用的话我和郑排俩个人加在一起也不够军需处长[克刂]得。再说那样打枪绝对是在造,不会练出什么好身手的。既然条件这么好,不全面练习一下怎么对得起我?于是,俩人一组交替掩护前进,我和郑排在边上控制起落靶。靶起三秒钟未被打中,没说的,跑跑步精神一下——就来个五公里吧。开始的时候,靶子是一个一个的竖起,后来两个两个竖,需要提精神的人才渐多。最后我和郑排一组叫他们开了眼,坏小子们很快就发现在后面掩护的那个人三秒钟内都能将俩个靶全大中,前面的尖兵简直就可以单练战术了。于是不知道是谁在搞鬼,一下竖起了四个,我和郑排都在三秒钟内开了三枪,好在四个靶子都打中了,没有丢丑。虽然我们俩都有把握三秒放倒俩个,所以事先没作商量,不过当竖起四个的时候我们都按战术规定:我作为尖兵从近目标打起,他从远目标打起,所以最后没有漏靶。

“谁他妈干的?”完成了练习郑排就不乐意了,冲着他们吼道。

“我本想打开这两个开关的,可是狼崽子却开了另俩个。”一个八班的上的兵慌忙解释。

“说好了,这两个是该我选的!”看到郑排急了,狼崽子也忙推卸责任。

“算了,算了。这点小事儿也至于得。”我笑着说。既然都大中了,也就没把此当回事。

“他们这是成心想出我们的丑!”好像我是在护短一样,当时我是尖兵所以责任小,于是不依不饶的冲我来了。

“行!我知道了。集合!”看他们列好了队伍,“你们是不是精力旺盛啊!”

“没有!”他们知道如果承认了,板子打的还要重。

郑排在边上冷眼旁观,就看我怎么处置他们了。

我心想:好,不就是想看我怎么训兵的吗?绝对比你高明就是了。“看来我们这个项目表现得不错了,没多少人需要提精神了。”我用此话,算是间接表扬了他们。“所以我打算改变一下,郑排咱换演习弹。”

“干吗?你还想作对抗不成?”

“不错。”

在他准备的间歇。“不是你们两个竖的靶子吗?没有任何理由,出了错就要挨罚。到时候你们俩作为守方在靶区埋伏,守漏了就直接跑回侦察连吧。”15公里呢,等他们么跑回去连晚饭都省了。看到他们两个有点傻:“准备吧!”

“是!”拿了足够的弹药埋伏去了。

“你们俩人一组,要是被打中了立刻去提精神。”我命令道。

“是。”

这下都精神了,对抗就这点好,能非常快速的激发人的潜能。郑排凑过来:“你小子鬼注意就是多,不过你看这里是靶场,射击死点少不容易隐蔽啊!”

“别忘了,攻方人还多呢!况且你知道吗,你这个靶场有一个致命的缺憾。”

“知道,起落靶的位置相对固定,练的时间一常容易机械化。”

“对,所以如果把一个狙击手似的的人物加进去的话。”我笑着对他说。

“那我们的演习弹的用量又该超支了。”他跟我这儿打哈哈。

“是需要总洗衣服才对。”我也笑了。

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已经有两队人去提精神去了。看来这个靶场视野太过开阔了,对攻防明显不利。攻防的队伍在逐渐减少,可守方连一个都没被打爆。虽然守方有一定的地理优势,不过也能看出他俩的技术非常过关。起码在射击的准度以及隐蔽的位置做的都很不错,身体压得也很低不容易被射击到。正在我为他们的优秀表现暗自称赞的时候,郑排问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如果他们都牺牲了,最后是不是又轮到咱俩了?”

顺口答音:“是啊。”

“到时候我们怎么攻啊?”

“我哪知道?”

“操!”看着这边不剩多少人了,他急了:“你出的这是什么科目啊!是罚他们俩,还是罚咱们呢!”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了一个小错误,想了想:“谁叫你们这个破靶场设计得这么不合理了!要是在特种大队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听我这么说也泄气了:“别到时候我们过去也爆了吧?”

想了想,把一班长和三班长叫来了:“一会儿你们两个一组。看出他们的防守问题了吗?”时间不富裕,没等他们回答赶忙面授机宜:“他们两个人位置相对固定,就是转移,我们也能明确发现他们的位置,毕竟他们的掩体也很矮。所以掩护者盯住固定一个人,叫他没发出枪。尖兵盯着另一个火力压制。只要他们不敢抬头就叫不到位了,你们前进到靶区就算赢了。”两人听了我的话窃喜起来,信心满满的走了过去。

“你不是说没主意吗?有了跟我说不就完了吗?跟他俩说个什么劲儿?”

“这也是我从特种部队哪学来的小战术,可是我们两个配合不够默契,达不到效果。再说了,我也没有完全的把握,因为这个小战术有缺憾。”这时候想到林峰了,他可是这方面的行家,要是他在准能拿出比这个更好的队形战术出来。

“能有什么缺憾?”

不等我解释,缺憾就自己显现出来了。开始的时候他们两个稳扎稳打顺利推进,守方明显感觉到了压力。八班的上等兵有几次沉不住气,刚要抬头就遭到了掩护人的点射。狼崽子方面也好不多少——俩位班长知道他的射击水平高,对他明显照顾,一直火力压制。他们利用换弹夹的间歇改变位置,交替前进。

“你利用他们换子弹的空隙进攻啊!”这么远都能听到狼崽子犀利的叫声。

两个班长的技术不是吹的,更何况他们的火力压制,不是猛地一梭子,而是精巧的具有强烈心理攻势的短点。你连头都抬不起来怎么会知道对手是不是在换弹夹?不过狼崽子,不愧是狼崽子,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还是我培养的。这也怪两个班长做事情太机械化,居然能叫对手掌握住节奏。利用短点间歇的预判狼崽子从枪声快速断定敌方大致位置,猛地抬头就是一梭子扫射。虽然打的不准但却打乱了两个班长的节奏。他刚伏下身,八班的就把反击接过去了。要不是因为他的技术欠火候,两个班长一定在劫难逃了。即使如此,也闹了个1比2,三个人同时阵亡了。

“靠!真精彩啊!”对他们四个人的技术,郑排还算是满意。

“知道漏洞在哪了吧——趁短点的间歇打乱对手的进攻节奏。”

“你的了吧,”他不等我说完:“他们那是有规律的变化所以给了对手机会。”郑排也是行家了,一看就知道问题出在哪儿。“要是没有规律呢?他怎么预判?没有了预判怎么反击?”

“好了,别光用嘴了。该我们去收拾残局了。”我一脸轻松,笑着说。对远处的两个班长说:“记住了,训练时养成的习惯和规律一定要改掉。否则要吃大亏的!”对我的话若有所思的开始了5公里。“狼崽子,就剩下你一个人了,最后还是我和郑排,你没机会了。你还是现在就开始跑回去吧,不然就更晚了。”这时候他阵亡的战友已经开始了自己的15公里了。

“连长,您教育过我们,战场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再说我们又没真正较量过怎么知道结果呢?”

我用食指在脖子前轻轻一划,郑排点点头,我俩相视而笑。

进攻开始了,我们可不像前两班长一样。我们是使用长点加短点无规律的交替火力压制,由于是两个人,所以我们回旋的余地很大。他听着枪声,头一直没敢抬,我们就非常轻松的就攻到了靶区。

按照规定这样我们就算赢了,可是如果这样的话岂不胜之不武?于是趁着郑排一个火力压制我迅速的绕到了他的身侧,打算用刀刺杀。郑排子弹很快就用完了,于是出现了不正常的火力停歇。敏锐的狼崽子立即就发觉了,简直就是条件反射般的快速抬枪就射。他枪还没抬好呢,我一脚就把它踢飞了。顺手摘下了刀子——当然是带着刀鞘的,轻轻的抵在了他的颈下动脉的位置,笑着说:“这下结束了吧?”

他也不说话,冷冷的瞪着我,突然双手扣住我的手腕和我夺刀。这小子简直就不是人,虽然刀在鞘中,可刀鞘毕竟也是金属做的。我就后悔没用塑胶的格斗练习用刀。看到我们四只手合在一起角力夺刀。本已经轻松走来的郑排,跑了过来以命令的口吻:“你快把松手!狼崽子!”

我心话想:他要是松了手,那还是狼崽子吗?没法说话,匀足了力气保持着刀子的稳定性,生怕出点什么事儿。

这时候郑排也跑过来了,看出了问题的危险性。不好轻易下手,冲我用手作刀劈式在浪崽子的脖后比了比,我点了点头。一掌砍在脖子上,狼崽子头一歪,就昏了过去,可手还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腕。在他虎口位置按摩了半天我的手才算解脱,一看都给抓紫了。

“亏你这么喜欢他,他对你可是够狠的。手下一点儿情都不留啊!”

“这算个啥?不过要不是为这,我还不喜欢呢。”我骄傲的说着,还不忘按摩自己的手腕。最后补充道:“和看靶场的人说一声,等我们走了以后再弄醒他。他会自己回去的。”

无奈的笑着摇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