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八十章 朋友就应该像他们一样

潭轩 收藏 4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外面传来跑5公里回来的队伍整齐的步伐声,屋里的空气始终非常沉闷,就连一贯外向的郑排如今也能领悟到茶道真味——好像已经达到坐忘的状态了——默不做声的抿着茶,对外面的响动居然也毫不理会。

“这种茶不禁沏,三轮一过就淡而无味了。我们不要喝了,出去吧。”

俩人就这样非常被动的跟了出来,站在操场上等待着那些集训队员,估计快跑回来了。不久,远远得就能看他掏他们的身影了。比起我身边的两位,他们的精神面貌真不是一般的好,简直是天壤之别。“今天因为特殊原因你没跟着,我就不说你什么了,下次你跑完了才能回来吃饭。到时候没饭就甭吃了。”我回头对着郑排说:“别忘了你不仅代表自己,还要加上我那份。”我伸出了手。

“还有我那份。”王平这时候也跟着伸出了手。

小郑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了,也伸出了手。我们的手此时此刻交在了一起。我分明感受到了郑排的手在颤抖。集训队回来了,郑排抢步上去背过了一排长的负重,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这样不行,你喝的是清茶。会血糖低的!”我高喊着。可他头也没回的径直跑了出去。

“叫他去吧。”王平在后面说话了。

扭回头,我们四目相对,有好一会儿工夫什么话都没说。我长叹一声:“走吧,今天我们吃什么?”

他什么话都没说,一直就这样跟着我去食堂,和我一起吃饭。这段时间里,我不停的在说,因为没有别人,于是把我在团长办公室里的事情说的更加了。他始终在听,直到我把整件事情都说完了,他才说:“你后悔吗?”

“没有。”

“你迟早会后悔的。”

“能有这样的领导我还能在要求什么?”

笑着说:“看来你真不适合留在军队。”

“难道我还不够称职吗?”

“你用感情、情义取代了理智,你还觉得这里适合你吗?到时候万一战争真的打响,这些东西无疑会影响你的判断力,从而引导你走向一条错误的道路。”

“我的判断力怎么被影响了?”

“你别忘了,二选一的时候题目是什么!是谁更适合去特种部队,不是排除谁更适合留下来!”

“你的意思是?”

“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他说得我哑口无言,吭哧了半天:“那有这样的团长就不应使我留下来吗?”

他笑了,“你是个明白人不需要我说太多。”起身就要走。

被我一把拉住了,“话没说清楚,你哪儿也别想走。”

“想想那个军区的将军吧,你再想想是一个团重要还是将要组建的特种大队对未来战争重要。”说完甩开我的手臂,径直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思考他的问题。我怎么会不了解王平的意思呢?他无非是要提醒我,对我有赏识之恩的不仅仅是团长还有那个军区的将军。还有别的恐怕王平也未必知道——黄大队长、林峰中队长……我怎么可能看不到呢?对于我们的军队,一个团的发展怎么能和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特种大队相比呢?我怎么能认识不到呢?那里更适合我,不用像团长一样照顾各方面的利益,不用四处在各衙门之间磨牙。可是我没有后悔,因为一个人所能背负的情感是有限的,况且我已经选择了其中的一个,而且是最重的一个。看到他离开,我反倒坦然了。不像在特种部队那样,我慢条斯理的把早饭吃好了。

操场上,集训队员们都到齐了,其中也包括了饿着肚子的郑排:“我看了你们这一个多星期的训练成绩。我非常满意。所以一下步你们将在一定强度的体能训练的基础上加强攀登、擒拿格斗、枪术等技巧方面的课程。今天上午由郑排带领训练攀登。”

虽说是由郑排带队,可我是全程跟随,王平也时不时过来看看。我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训练别人上了。自己不再像以前一样跟着大家一起练了,我们都知道对他们而言训练都是自愿的,所以根本不用什么榜样的力量。况且这方面技术郑排也比我更专业,也用不着我做什么示范。我的职责就是监督,监督他们的训练质量和科学性以及及时更正他们的技术动作。看着他们的动作越来越熟练、越来越矫健、越来越自信,我就像艺术家欣赏着自己完美的作品一样,欣喜、自豪都挂到了脸上。

我们三个能凑到一起聊些比较私人问题的机会,基本上就只能在饭桌上了。手下的三个排长比较知趣的到班里面吃去了。我对此非常满意,毕竟这也是一个密切官兵关系的渠道。只是王平对我这种轻易改变前人定下的规矩颇有微词。他说了几次,不过下面的排长们都用各种理由推托了。至此他也就等于默认了这个新规矩,况且双方都从中得到了实际的好处,毕竟如果就连这点时间也被占用了,我们三个还有什么固定时间交流呢?

王平少言寡语,郑排疲惫不堪,所以像每次一样总是我先开口:“郑排,你别光顾着吃,咱们也说点正事。”

他埋头苦干,仅仅向我点点头示意我继续。看来他对我说在特种部队锻炼胃这个项目很有兴趣。“我们已经把攀登练得差不多了吧?”看到他那副吃相,也就放弃了听取他的意见了。“格斗术就你那水平,比我也高不了多少。我也就不麻烦你了。现在就剩下侦察装备和射击了。你看是不是鼎立支持一下?”看到要说又说不出的样子,我赶忙把话砸死:“你要说什么我都知道。你们的子弹有富裕,匀一些给兄弟部队没问题。更何况就凭我们的关系,谁跟谁啊?为了不多打搅侦察连,我们派车把这二十来人送过去。放心,我们就占用半天时间。怎么样我为你想的够周到了吧?”

显然,被我的狮子大张嘴给噎到了,费了好打的力气才把这满满一口饭菜强吞了下去。“你说什么呢!子弹我们哪有富裕的?器材我们上下午都有人用,哪还能匀的了半天时间啊!”

我和王平不多说什么,就那么看着他。等待他自己改变主意。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啊!好吧,器材方面我想办法。嗯,我想下午还是可以的吧。”咬着牙说完这些,看我们的反应。“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子弹真的没富裕的了。”

“哦,我明白了是不是你的职权不够啊?”

不明白我的意思。

“用不用我跟团长说说,到时候你要是连长了,是不是就能匀我们一些了?”

“潭轩!你都是连长了,怎么还跟臭无赖似的?你现在的行为简直就是讹诈!”

“别忘了我还出了训练计划和考核标准呢!随你怎么说,反正命令就在团长那里压着呢。”

“好了好了。不逗你们了。这些方面的事儿,我早都已经安排好了。别忘了,这命令虽然还没下,可消息已经传开了。他们总不能不买未来连长的面子吧!”他有点兴奋的跟我这邀功。

“看来你对这个位置还是挺渴望的。用不用……”

“你少来啊!我这可全是为你才活动的。你要是不领情就算了。”

“我领我领,我干吗不领?好几万发子弹呢,保守说平均一发1.2元,加在一起少说也有小十万呢!”

“算你还有良心。”

见王平一直不语,我又开始问:“你没事儿吧,最近几天总见你闷闷不乐的。”

“我没事儿,有事儿的是你。”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不想让郑排听到,增加他的心理负担。于是扭头对他说:“看看表都几点了,还吃?早过三分钟了!”

“不还跟你说话呢吗?”最里又满是东西,好不容易才含糊的挤出了这几个字。

“傻小子,跟你说话的时候就正好到点了,不信看看表。”把自己的手表递到他眼前。

明明看到时间都过了,还不忘利用最后的机会,把手里的食物强塞进去,才慢慢的出去开始自己的变速跑和折返跑。

看把他打发走了,才跟王平说:“还为那事生气呢?”

沉默意味着肯定。

“我们不是说好的吗?自己的路由自己来选,你当初做出了选择,我最后不也表示尊重了吗?更何况现在是训练的关键时期,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闹情绪啊!”

“我说的问题和训练有关系!你有没有觉得,从团不回来以后自己变化很大?这已经影响到了集训队员的心理了!”

“哦?我有变化吗?我怎么没发现,他们训练受什么影响了?”

“潭轩啊!你别忘了我是指导员,是一个政工干部!说白了就是把握战士心理的。你还没发现自己和以前不同吗?说起话来不再是我们怎么怎么样,而是总用你们了!还总在一旁挑毛病,自己不出力。他们是不好意思在你面前说,私下里没少问我,你是不是病了,怎么不能他们一起训练了呢?”

没想到这帮大老爷们心还真细,我都没察觉的事情他们这么快就反应出来了。我总觉得自己掩饰得挺好的啊,没想到他们比我掩饰的还好!一个个每天到了晚上都累得快散架了,还有心跟我这儿斗心眼儿,更可恶的是居然都反映到王平这儿了我还蒙在鼓里!

“你小子想什么我都知道,别想法子折腾他们啊!人家可都是好心,为你好,关心你!”

他一句话就把我当时的想法说出来了,而且扼杀于萌芽。“你不用说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是吗?”

“不就是跟他们一起练吗?真他妈的混蛋!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他们的,为找出路操心不说,还要四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好支援,最后自己没希望了还要跟着受这份洋罪!”起身出去了。

“干吗去啊?”

“和郑排一起跑去!”

听到此王平露出了久违的满意笑容。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