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七十八章 士,为知己者死

潭轩 收藏 4 1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七十八章 士,为知己者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你难道不是来为自己要提升的事来找我的吗?”团长有些不解。

“是,不过这只是一小部分。更大的部分是为了郑排。即使我去不成特种部队做这个炮兵连长也不成问题,实在不行也能转业回家。可郑排就不同了,以他现在的指挥能力独立领导一个侦察连就有点……”我不好意思再说了。

“不要自以为是,谁是天生下来就是军事主官的料的?他在排长的位置上也有四年多了,比你的军龄还长呢。”口气明显重多了。

“或者我可以这么说,比起作侦察连长特种兵更适合他。”我据理力争。

团长没想到在郑排的问题上我会如此坚持:“你知道这个任命是谁的主意吗?”

“不知道可是……”

“告诉你是上面的。具体是谁,我不便和你明讲。意思也很明显,就是通过任命和进修的方式把本部队的精英留下来。这不仅对地方部队有利,更对军区直属侦察大队有利。要不是你去军区这一搅和根本就用不着这样!”

我一脸无辜的表情,“不过我还是赢了。即使没有我,如果上面不是采用了选拔制度的话,就像您所说的也会有人想出这方法来对抗的。”一改一直以来缓和的气氛,认真的问:“现在关键的是您的态度。”

“你想知道我的态度?”

“是的,您是不是也同意他们的这种想法?”

有点恼火,不屑一顾的反问:“如果我认同还会私下给你开绿灯吗?”

“那么说,我们就没什么矛盾了?”

“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如此推心置腹的聊。”

“那您为什么还同意把郑排提上来?”

“小潭啊!你有老成的一面,可毕竟也仅仅只有23啊!你也是从大城市出来的,怎么就不想想这个军界中的人际关系呢?我手下那些农村干部有的这方面比你就强。你去问问他们,有谁会为了一次演习违抗团长的命令?”

我笑着打断他的话:“我如果考虑这些还用得着坐在这里吗?我还有资格和您这么推心置腹的聊吗?我想到时候你收到的只会是我的转业报告。”

“还有就是这个打断领导说话的毛病。你也就是跟我,换个人你试试。”看我依然在笑,他无奈的继续说:“好吧,就算你不在乎这些。可我不能不在乎。领导的意思即便不是命令我也要照着办。”

“即使他是错误的?”

“你少跟我耍心眼儿,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要是看不起这些就直说,用不着拐弯抹角的。不过,我要告诉你,如果没有这些,至少到时候你就不可能保护你的兵了!”

“没有,毕竟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中,连呼吸的空气中都有尘埃。我们还怎么能要求一个纯净的世界呢?”长叹一声,“如果没有王平在个衙门之间周旋我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看到我对此也不是一无所知,用很深邃的眼光扫了我一眼,站起身转向窗台,仰望满天的星斗。我的眼光跟着他,当看到天空的时候却发现,天上除了星月以外,好像还有片片云朵。夜晚的天空真的有趣,黑暗为它遮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由于光线的原因就连在白天看着的美丽白云如今也成为乌黑混浊的了。团长就这样仰天思考了半天,突然说了一句:“如果让你选择,是你还是郑排去?”

“必须二选一吗?”

“必须。”

“郑排。”

显然对我的选择不解,头猛的扭过来,看着我。当他回过头看我的时候,我不失时机的问道:“我可以知道为什么?”

“那你要先回答我为什么。如果到时候S军区来要人,你知道我一定不会放你走的。”

他把头又扭回去了,没有那好像能看穿一切的眼睛的注视,我能更从容的回答为什么会这样选择了。“他的单兵素质比我好,而且对于领导一个连队来讲,我也比他更称职。还有,还有。”我运了好一大口气,才鼓足了气说:“还有既然我已经争取到了——看着自己的兵迈进特种大队也就没什么遗憾的了。到时候转业,我会比他生活得更好。”

“你终于还是说出来了,”他坐回到了椅子上,盯着我看。

被他那两只能洞穿一切眼光看得很不舒服,“既然您能接受这个充满人际关系的军界,为什么您就不能尊重我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力,而且还是我在军界已经没有任何发展前途的情况下?”不知道这些话是为了解释,还是为了给自己鼓劲儿。

听我这么说他半天没做出任何反应。不过我能感觉他渐渐得虚弱苍老起来。没了气势的眼神也好像不再那么自信了。没有洞穿一切的自信和锋芒,还怎么可能洞穿一切?虽然还是被他死死盯着,不过我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局促的感觉了。

想来他也看出了我的理直气壮,“不错,对此我不能指摘你什么。”他一句话出口我觉得他好像一下老了十岁,突然一句话蹦到了自己的脑海里: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无可奈何呀!

“团长,您……?”我想劝慰他几句,可又不知从何说起。

无力的把手挥了挥:“既然是你的选择,我会尊重你的。你的任命明天就会下达,郑排的我先扣下,等特种部队的调令来了以后再下达。”

看到他如此疲惫,我不忍心再打搅了。虽然我很好奇为什么一定要我从中选一个,但我知道这将又会是一个令团长为难的问题。当我起身立正、行礼打算要离开的时候,团长开口了:“你的那个问题不想要答案了?”

“事情已经解决了,原因就并不重要了。再说您也累了,该休息了。”

“你少跟我来这套,还想卖我个人情,也不掂掂自己的分量。坐那。”

看到他有点不高兴了,只好坐下:“其实也不必今天说,都这么晚了,您也该休息了,以后不还有的是机会吗?”

没理我的话,他像是回忆似的开始了他的讲述:“其实我最初的想法是想把你调到侦察连的。”听到此我真的非常吃惊。他没理睬我继续讲:“侦察连长早就该进修了,就他那绳子加枪的老一套明显跟不上形势了。你也看到了,我们团对于侦察部队的快速发展没有能跟得上,所以我就想到了你。你对于特种大队的了解正好有利于你在这个位置上发挥作用。至于说为什么要郑排作连长是考虑到你们俩人关系好,他人头也比较熟。到时候你作了指导员,他也好向你多多学习。放心,你出的主意他是会听的。有在他前面给你冲锋陷阵,你个外来户跟下面的关系也好处。再说了你不是不喜欢跟衙门接触吗?这下作了指导员,正好叫你多锻练一下、磨磨性子,省得办事说话不走大脑。”听到此我真挺感动的,团长为我想的实在太周到了。“再加上这次上面要我们把一些骨干留下来,所以我就有权在人事上多作一些变动了。你腾出的位置将由王平代理,一有机会我就把那个二班长。噢,不。现在应该叫他一排长了,提升副连长。到时候三排长就可以作连长了,他本来是不错的,主要是被你们给比的,再有王平帮着没什么问题。这样加上现在二排长年限快到了。正好可以把一班长、三班长还有那个五班长提干。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是不是都是你们连的尖子啊?”我点点头,佩服团长人事方面的领导艺术。“什么事啊,都是这样,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点一点作。把你提成连长就是为了要留住你。可是今晚知道了你的心思我就明白了,这座庙太小了,留不住你这颗心啊。虽然我的人事案上面已经批了,不过什么时候下达还是我说了算。所以我就想打个时间差,也叫你有好有个机会,也算是成全了你。可我真没想到,你为了小郑居然打算放弃自己。这种打时间差事儿啊,都是蛮不得上面的,一个人领导知道了也不会追究。可是你们俩都要这么来上面能不查?所以我叫进行选择。”他说完,看我没什么表情,又加了一句:“我这么只为自己部队着想的做法是不是很自私?”

我笑了,诚恳的说:“是很自私,可自私的令我感动。您不但为我着想,给了我更好发挥才能的舞台。更重要的是,您给郑排也提供了培养的环境,给几个连里骨干也提供了提干的机会。我真的非常感谢您,您想得太周到了。况且,咱们团的情况我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如果不能多做出些成绩出来,不要说现有的条件不能改变,万一以后再裁军。”

“是啊,你能看到这一步我很欣慰。说明你在某些方面是成熟了,如果你真的没有机会去特种部队,能答应我不转业吗?”看到我犹豫了,“算了,我是在强人所难了。正如你所说的我没有权力阻止你去追求美好生活。”

看到对面的团长疲惫、衰老的样子,慈爱的目光,睿智的眼神,想着他对我工作的支持,对我着力的培养,对我未来的苦心规划,对我的信任,对我的知遇之恩,甚至是对我的疼爱。我还能说不行吗?不要说留下来了,那一刻我甚至可以为他去死,不是因为他是团长而我是他的部下。是因为我要对他有所回报,我要感恩。古人说,受人滴水恩,应涌泉答报。他对我的知遇之恩,又能叫我如何回报呢?所以当他说不再强求我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站起来,坚定的说:“我答应您,我一定不主动提出转业离开。请您相信我。”

听到我这么说,团长脸上的疲劳一扫而光。兴奋的站起身,绕过写字台,拍着我的肩膀:“我果然没看错人。”指了指他刚坐的椅子:“放心,它早晚是属于你的。我不会叫你等太久的。你不用说什么,我知道你不是为了它才留下的,但是把它交给你我放心。”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