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凝坦言文坛缺乏权威


继茅盾与巴金之后,49岁的女作家铁凝当选为中国作协成立以来的第三任主席。铁凝近日在接受央视《面对面》主持人王志的采访时表示,茅盾与巴金是里程碑式的人物,在当今中国文坛已不存在这样的权威,中国文坛已呈现群雄并起的局面。

作为中国作协首位女主席,铁凝不认为当选就意味着自己的创作已画上了句号。在她看来,如果在意识里把“主席”看成一个官,那就是麻烦的开始。


认可“权威时代结束”


【背景】在鲜花和争议声中,铁凝正式成为新一届中国作协主席。对于铁凝当选的意义,外界给予了较高的评价,认为它宣告了中国作协“权威时代的结束,男性时代的结束,传统时代的结束,老人时代的结束”。


记者:4个结束,你认可这个结论吗?


铁凝:我倒认为是权威时代的结束。因为,真正的权威是被叫做里程碑式的人物,是中国作家协会的前两任主席。但是现在的中国文坛,可能不存在这样的权威。但同时呢,又有另外一种局面,就是群雄并起。


记者:那我们怎么理解群雄并起呢?你自己的位置在什么地方呢?


铁凝:我想我也是当代的优秀作家之一。但是,和我同样优秀的,比我更优秀的作家,还有很多。


记者:但是选了你担任中国作协主席,我们就想不出第二个人选。


铁凝:那是我的运气好,只能说是我非同寻常的荣幸。


“我对这个位置来说是一个一穷二白的人”


【背景】1978年冬天,铁凝以儿童文学作者的身份参加了由中国少儿出版社举办的一个讲习班,在这个讲习班上,她见到了时任中国作协主席的茅盾先生。


记者:还记得当时的情形吗?


铁凝:他眼睛不好,视力已经不太能看清人了,他跟我们讲一些话。老实说,我真记不清楚了,因为那时候年龄还小,加上心情也特别紧张,我就忙着和他拍照。很多作者就簇拥在他身边吧。那次见面,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很温暖的。


记者:28年之后,你坐到茅盾先生的位置上了。你心目中的茅盾是什么样?也许远一点可以看得更清楚。


铁凝:他们已经是一种象征了,他们的名字和他们的形象,我觉得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精神财富的一部分了。


【背景】与茅盾先生的那次会面给铁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谈到中国作协第二任主席巴金时,铁凝却深感遗憾,直到巴金先生病逝,她也没能近距离接触过这位文学前辈。


记者:但是现在这三个名字排在了一起,说实话我都替你感到自豪,你就没有一丝的优越感吗?


铁凝:我跟他们没有可比性,所以我真的是没有优越感。我倒是有一种责任感。我对这个位置来说是一个一穷二白的人。


记者:前面两任主席的工作风格和当时的环境也是不尽相同的,茅盾先生似乎有点顺理成章的意思;巴金先生出任作协主席,有点受命于危难之时。我不知道你怎么给自己的工作来定一个调子?


铁凝:实际上,幸亏中国作家协会不是一个人的作家协会,这次新选出的新一届作协领导机构包括一个主席团,这里面有13位年富力强的新副主席。这说明,中国作协不完全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同时还有党组和书记处,我觉得做好作协事情,现在要靠的是,这个新的领导机构的共同努力。


“叩问良知,诚实写作”


【背景】1988年铁凝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玫瑰门》发表,该作品被评论家认为是其转型之作。在此后近20年时间里,相继发表了《麦秸垛》、《永远有多远》、《大浴女》、《笨花》等中长篇小说。然而在文学日益市场化的今天,选择文学还是选择市场,这是摆在铁凝等所有作家面前的一个共同的问题。


记者:你会在意市场吗?


铁凝:当然,但是市场不能完全左右我。当然我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劳动,通过自己的写作可以安身立命,可以生活得更好,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我不忽视读者,我不忽略读者的存在。


记者:但是当作家面对市场的时候,往往是这样一个现实,当清高被变得越来越难的时候,这个媚俗就很有诱惑力。


铁凝:是的。


记者:怎么去抵御这种诱惑呢?


铁凝:这也不是一个个人的行为吧?我作为一个写作的人,我可以扪心自问,我也愿意经常问一问。作家在新年的时候会讲一些话,我也讲了几句话,这也是讲给我自己听的,就是“作为一个从事写作的人要做什么,我认为就是珍爱文学,亲近生活,叩问良知,诚实写作。”


“千方百计激发中国作家的创造力”


【背景】比起铁凝初入作协的上个世纪80年代,近些年,纯文学创作多少显得有些寂寞,作家协会的凝聚力也常遭到外界非议。而在此当口出任中国作协主席,铁凝格外引人关注。


记者:谈到凝聚力很敏感,大家反复讲到凝聚力的时候,是不是意味着凝聚力出了问题?


铁凝:这是我,还有整个的新一届的主席团应该非常重视,非常认真对待的一件事情。


记者:你上任之后怎么让这种凝聚力变得更好?


铁凝:就是必须更广泛地团结作家,千方百计地激发中国作家的创造力,尽可能开辟更广阔的空间,寻找更多的、更积极的可能性。我想我们应该义不容辞的在这些方面付出。


“实际上,改革已经开始了”


【背景】决心重塑作协凝聚力的铁凝,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作家协会对作家的吸引力似乎正在减退,从2003年开始,先后有湖南、上海、山西、辽宁等地的少数作家宣布退出作家协会。


记者:有少数的作家退出作协,是否是作协的凝聚力出了问题,还是作协本身这种制度已经过时了?


铁凝:我想还是要考虑到作家协会的历史渊源。在这个体制内,毕竟也成就了一批非常优秀的作家,他们这些作家也有老中青几代了,他们对当代中国文学作出的贡献,也是不能否认的,你不能背过脸去的。


记者:那如果没有成为专业作家呢?你的成就会不会更大一些在写作上,或者说更另类一些?


铁凝:我们没有尝试过,历史不能假定。但是我应该说凡是作家还都是希望有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有一个写作的条件。


记者:好处显而易见,它还产生什么样的负面作用?


铁凝:体制内的作家,它基本上是终身制,可能会觉得我如果不写,也没有什么压力和威胁。实际上,改革已经开始了,很多作家协会都在尝试一种新的方式,就是专业作家和签约作家并行的。


“我的本质还是一个作家”


【背景】除了专业作家这个称号外,铁凝的政治身份也一直引人关注。2002年,铁凝当选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成为中国文坛政治身份最高的作家。如今,铁凝又多了中国作协主席这个头衔,一直在官员和作家之间游走的铁凝,这一次又将如何平衡呢?


记者:当了这个主席以后,是不是意味着你的创作会画一个句号,或者说要画一个逗号?


铁凝:逗号肯定是有的。连逗号都没有,那就一天24小时都不要休息了。但是,我希望你能给我好的祝愿,我对自己也有好的期待,不会是句号的。写作是让我感到幸福的,让我感到内心和灵魂是非常充实的,非常安宁的。所以,我怎么会放弃呢?


记者:但是你当官当得很好啊,一路走来大家觉得你很适合啊!


铁凝:作家协会主席这个官,如果你真的首先在意识里就把它看成一个官,那就是麻烦的开始。


记者:你很享受这种双重身份的生活吗?因为在我们看来,是有难度、有矛盾的,但是你做得很好。


铁凝:我不认为,你认为我做得很好吗?是你认为。


记者:很多人都这么认为。


铁凝:我的本质还是一个作家,一旦真正失去了写作,我个人觉得我也就没有什么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