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七十六章 再起波澜

潭轩 收藏 4 16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七十六章 再起波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因为我只能作为被选拔特种兵中普通的一员和我的战士们一起进入特种部队,所以我必须今天一早就要回我的连队。”我非常坚定,明白无误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你难道不觉得帮助林峰选拔人才更适合你吗?而且对特种大队得建设也更有益。”

“恰恰相反,我是最不适合作这个工作的人了。因为如果您同意全军选拔,我的炮连一定也会有人出线,到时候他们不都成邹忌了?”看他没明白,我坏笑着解释:“私,和他们关系好,又是我带出来的。畏,我怕伤了大家的心,怕他们的努力白费。有求,我还需要战友们的信任。再说,规定是选拔,我怎么能首先破例呢?”

笑了,“你们年轻人啊,就是好面子。”没容我说话,把军官证递了过来:“回去好好训练,我在特种大队等你们。”说完他就离开了。只留下我傻待在漫长冬夜的黑暗和寒冷中,不过我的心却是明亮火热。你们听见了吗?他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虽然我不知道他的职位,不知道他的姓名,但是他用他的语言、神态、气质向我明确的传达了一个不便明说得信息——特种部队要选拔人才!

小心翼翼得把血书收好,它见证了我这一生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一次成功,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以弱胜强,因为我的对手不仅仅是人,更是命运。我不仅为我,更为信任我的硬汉子们赢得了重新掌握自己命运的权利!这世上还有比命运更大的敌人吗?还有比掌握自己的命运更大的收获吗?所以我为自己这个胜利而骄傲!对于林峰我绝对放心,他一定会公正的对待每一个人。于是我安心理得的离开了这个大城市,没有任何的留恋,满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坐上了回连队的火车。

到了连队,大家的训练一往如昔,见到我回来都很高兴,还主动的问:“副连长,父亲没事了吧。”

我心中暗笑,这个王平工作真是做到了家,别人一定不会说什么。而面对他们的问候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应付道:“已经转危为安了。”

“那就好,那就好。”

我急于找到王平,跟他解释。万分欣喜的到办公室,一把推开了门:“王平!”有点傻眼,“你们怎么了?”本以为大家看到我会很高兴,没想到满屋子的烟,王平和小郑相视而坐,在云雾缭绕中沉默不语。

“你们这是怎么了?看看你们把这屋子给弄得,我不在你们放羊了?王平你也不怕叫士兵看到,影响不好了?”我当时非常兴奋,说话像机关枪似的。不过没有一点指责的意味,都是在开玩笑。

看了我一眼,“你去哪了?”

现在我是凯旋而来,有什么好再隐瞒的?于是我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得跟我们的大指导员作了汇报,最后我非常肯定的说:“这次特种部队的录取将会用选拔的方式。”一巴掌打在了小郑的胳膊上,“怎么了?跟蔫鸡子似的,这次你我就都不用担心自己部队没机会了。”

他勉强笑笑,王平开口了:“这么说,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而且他也没有明确说一定采用选拔的方式。”

“是,可是他话里话外的意思表达得很明确。你们这是怎么了?”

郑排刚要开口,王平抢着说了:“还是我说吧。恭喜你潭轩,你将被正式任命为炮兵连长。任命明天就能到了。”

“呦,这我们不成了双喜临门了?”我依然很高兴。

“还不止这些,小郑他也升了。”

“升什么了?”

“侦察连长。”

“那以前的连长呢?”

“去进修了。”

我很高兴,大叫着:“不错,不错。混了多少年了才升的?今晚上咱外面吃,我先请客,明儿你请。升官不请客,可不够意思啊!”

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一脸的不高兴,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提起来,来回的摇。并对我大声责问,唾沫星子弄了我一脸。“你怎么这么傻!你不想想早不升,晚不升。干吗偏偏这时候升?”

我不懂他的意思,不过隐隐约约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冲他喊:“你松手!再不松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扭过头问王平:“有什么不对吗?”

“小郑,你把他放下吧。他不是有心的,在这方面他简直就是个弱智。”

“……”我怎么了成弱智了?这话幸亏是从王平嘴里出来的,否则我老拳的招呼。

把我拽到了椅子上,“挺精明的人,连这都看不出来。”脸上甚至出现了鄙夷之色。

没空儿和他一般见识,看王平。

“你难道不知道作为军事主官是不可能参加这种形式的选拔的?”

“条例上有这条?”

“有!除非是不在职的主官。比如说去进修。”

“这个命令是谁下的?”

“还能有谁?团长呗!”

“团长干吗要这样做?”

“很明显你在军区大院门口的表现他都知道了,所以……”

“不会吧,我觉得他挺支持的。不然为什么还要给咱们修设施?”

“你真是傻呀,还是怎么地?你怎么就不想想,你这么做的后果有多严重?不和团长打招呼,隔着师部军部直接打到了军区!我要是团长也要收拾你,你这下可完了。”

“小郑说的没错,团长一定是知道了,所以一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爱咋咋地。他还能把我给吃了?一周前我出这个连部的时候就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了,现在能为兄弟们争得一次机会我值了。干得不开心,大不了就转业。走!”

“干吗去?”

“吃饭啊!我请客。不去?走吧,害怕当不了死,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在这儿干着急没用的。”我经历了在军区大院门口的大悲大喜,对样的小事已经看淡了。不过是个人问题,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这样他俩被我强拉着去了附近的一个小馆子,我一口气要了六盘最贵的菜还不到一百块,真便宜。

“我们三个人吃不了这么多。”

“吃不了没关系,一会儿王平去连里再叫几个人。我这是给你作榜样呢,告诉你明天应该怎么请客!”

“你是不是有主意了?都这样了还能吃的下?”

“没有。”我开始大吃起来,“你快吃啊!别像上回似的闹着没菜,这里可不是在炊事班,王平也不能给加菜。除非他掏腰包。”我吝啬的说。

一把把我的筷子按住了,“好哥哥,你一定有主意了。跟我说说吧。我求你了。”

“你少来,你比我都大!还好哥哥?你酸不酸啊!不都告诉你了吗,没有!”

他真是个狗脸,说翻脸就翻脸,看到我夹了一块叫不上名字的江鱼,用手一推。鱼刚到嘴边就从我身上滚了下去,弄我一身油。居然还骂我:“我操你妈的!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到军区这一闹,能把我也给连累啦?”

我本来就有点强装笑脸,心里也烦。明明是自己费尽心力取得的机会,现在居然没有自己的份儿了,这不成了给别人做嫁衣裳了?虽然是为了自己的战友,可是心里还是疙疙瘩瘩的像吃了只死苍蝇。再加上他这么一闹,我就更闹心了,一拳打在他脸上:“你他妈骂谁呢?老子今天心情不好,你少惹老子!”看来这一拳是有点用力了,他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发起攻击,居然连椅子都被我打翻了。看着被我打倒在地上的那熊样,我还真为侦察连的未来担心。郑排嘛,是个猛将,可绝对不是个帅才。整个连队都交给他?团长是怎么想的?

他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马上就要出拳来打。看这边打起来,老板娘和王平紧着劝,好半天才把他的火气给压下去了,重新做回了位置上,气哼哼的瞪着我。我呢?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猛吃。毕竟一周吃什么像样的东西了。

王平不乐意了,“潭轩,你到底有没有主意!有主意你就说一声,也好叫郑排放心,人家可没少帮咱们。”

嘴里半口菜半口饭,哪儿有能空余发声啊。被他这么一赶楞差点没噎着,憋的我脸红脖子粗的,半天才把这口饭菜勉强得吞了进去。“我是真没主意,我已经一周没好好吃东西了,即使是死也应该是个饱死鬼吧,更何况是想主意的这种细活儿。”

我这么一说也算是给了郑排一个希望,他剩下的那一小半的气也消了,于是也开始动筷子。王平看我们都开动了自己也跟着吃起来。我们三个人各自想着心事都不说话,其中我是最扎眼的,他们两个加在一起吃的都没我多。可是我的脑子一直在想,团长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做呢?从特种部队学来的东西真管用,我不仅吃的又多又快,更关键的是我居然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课程是怎么说来着?对了,味道不过是骗舌头的,关键的是营养。我脑子本来就没在这儿,怎么还能知道自己吃的东西是个什么味道。事后我就遗憾自己太傻了,为什么不挑几个便宜的菜?回想他们两个的吃相,简直就是食不甘味。一个替我的未来担心,一旦我被留下,就凭这件事我的名字就算被划到另册了,以后的仕途就算完了,永世不得超生。另一个呢?脑子可没想这么远,他还为自己不能光荣的加入到特种部队而耿耿于怀。

“吃的怎么样了?”我用脏衣服的袖子摸了摸油嘴问道。

“不错。吃好了。”谁知道是客气话还是搪塞我,不过我知道言不符实是真的。

回连队的路上。“我就说嘛,咱们几个吃六盘没问题。你看看还省什么?就是现在再找人吃也太不像话了。可惜我还没吃出什么味儿呢。”我意犹未尽的回味着,看看还能不能咂摸出自己到底吃了些什么。

“行了,别臭美了。等你要想出了好主意,帮了我,我请客,再让你好好吃一顿。”

“光请我可不成,我被是扶正。你可不一样,整整升了一级啊!”

“行,随便你。只要你能帮我把这事儿给解决了。你想怎么样都行,这下满意了吧。”

“说话算数。”

“一言为定。”

别管我能不能把事情办好反正是只赚不赔。到了连部,我像发酒疯似对,在身旁王平高喊:“王平!备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