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一章 第六章

zxxd 收藏 0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知道小文喜欢你吗?”杜丽梅的第一句话很直接。

陈明大吃一惊,他吃惊的是杜丽梅会说出这些话,至于小文怎么对他,他不迟钝,能够感觉到的。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他否认道。

“这是真的,你没有感觉到?这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啊!从你第一次负伤,她就对你有好感了,要不,怎么我们的医疗小组总是到你们团去,如果没有人提出要求怎么会这么巧?再说,你住院的则这段时间,她下了班不去休息,跑到你们那里去照顾你,难道真是是因为你和吴倩的关系才做的吗?”杜丽梅说这话,好像也费了很大的劲。

“我,我比较迟钝,可能……大概……也许是吧,可是我……”他继续装作不知道,继续敷衍着。

“我知道,那次误会了你后,你就对我有意见。”看出陈明敷衍的意思,杜丽梅觉得他不愿意和她说实话,急了,说道:“可是我真的不是有意的,那是一个误会。我都道歉过了,你怎么样才能相信我?我说得都是真的。”

“不,不是为了这个,那件事我真得没放在心上,真的。”陈明也有点急了,他急忙解释道:“我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再说你又没有做什么,更何况当时我们都还不是朋友,你怎么看我,我不会介意的。”

“既然你说我们现在是朋友了,那跟我说实话,你准备拿小文怎么办?对他没有感觉吗?”

“不知道,真的,我觉得我现在不想谈恋爱,而且她不合适我……不是,不是,是我不合适她……也不是,是我还年轻,我有许多工作,我,我……”陈明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次自己单相思失败的感受,让他那时几乎丧失了理智,后来回想起来,还好那几天没有在战场上,要不后果不堪设想,那种感觉真有点刻骨铭心。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一直以来一直遵守这个信条,不愿自己把这种感觉加诸别人,所以心有点乱,话也就有点语无伦次。

看着陈明言不达意,神情恍惚,回想这段时间陈明的言语行为,她好像抓到了点什么。

“你喜欢吴倩,是吧?”她说出了自己的直觉。

已经不只是一个人看出来了,陈明也就觉得没什么必要藏着掖着,他承认道:“是的,我承认,不过那是以前的事情了,吴倩已经有对象了,这大家都知道。现在我们只是单纯的好朋友。”

“既然喜欢,那你应该努力争取啊,怎么就放弃了,她是个好女孩,就这么放弃,你不觉得可惜吗?”

“我曾经努力的让她了解我,而她,她既然选择了其他人,那么我想那个人一定比我很合适她。”陈明说道。也许是在他的潜意识里,吴倩那次跟他说起周万清家里的情况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向往,加上自己家庭的特殊性,让陈明这个年轻人在对单纯的爱情充满幻想的时候,又有一种说不清的担心,他总有点信心不足。他现在已经习惯了用“第三者插足是道德败坏的!他也许能够比我给他更多的幸福”这类的说法来麻醉自己,虽然受伤的心依然没有痊愈,可这种自我催眠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既然你这么想,那为什么不接受小文?”杜丽梅追问到。

陈明回答道:“我现在不想考虑这种事,现在正在打战,我觉得我的精力应该放在这上面,我已经错过一次了,不能再犯第二次。”

“别说这种话,你这是不负责任,对吴倩是,对小文是,对你自己也是,你是怕说出来了又做不到,你怕你给不了她们真正的幸福,所以你不敢说。”杜丽梅声音有点大,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刚才想透后,杜丽梅仿佛把陈明给看穿了,一句话直戳到了陈明心里最深的那一点点隐藏的最深的又不应该出现的自卑心理上。

“是,那又怎么样?我试过了,我爱过一次,结果自己元气大伤。对我来说,爱与不爱,都需要勇气,而我的勇气都用在了战场上了,所以,我只能选择逃避。”陈明激动了起来,大声为自己辩解道,这话像是在回答杜丽梅的话,但更像在对自己说。

那天和杜丽梅的谈话就这样结束了,杜丽梅回医院去了,可是没走几步路,陈明又被堵住了,是文雯。

刚才出于好奇,她没有走远,而是躲在了暗处想听听杜丽梅和陈明说什么。

可是没想到却听到了她最愿意听,也是最害怕听到的事。

她觉得有必要和陈明说明一下,要不以后怎么见面。

“刚才,你和杜医生的话我都听见了,其实,其实杜姐误会了,我对你没那什么。”顿了一下,她撒谎道:“我,我有男朋友了,也是咱们师的,杜姐的话你不要介意啊,她也是关心我。”

一听小文这么说,陈明好像放下了一块压了很久的一块石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到:“不会,不会,我们是好朋嘛!我不会介意的,呵呵呵。”

他笑了。

小文也笑了,她说“这就好,那我回去了,我会同杜姐说明的,呵呵呵,再见啦,照顾好自己,我回去了。”

同陈明挥了挥手,她转身走了。

走了没两步,她回过头来,问了一句话:“如果,只是‘如果’,你喜欢我的话,会对我说吗?”

陈明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她就走了,没有回头。

****************************************************

“吱……”的一声,一辆疾驰而来的国产北京吉普停到了检查站旁边。

车子是城里中队部中队长的车子,车门才打开,人还没有跳出来,中队长邱成那大嗓门已经嚷嚷开了:“你们几个,你们几个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打开电台?不要以为在后方就这这么粗心大意。杨新是不是你小子的主意?”

看见中队长亲自过来,检查站带队的分队长杨新赶快走了过去,把中队长迎了进来,一边走一边解释道:“中队长,不是我们违反规定啊,这不,这新玩意好是好,体积小,通话距离又远,可就是爱出毛病,昨晚检查的时候一切都好,可是早上同中队部联系的时候老是戚戚嚓嚓的乱响,搞了一半天都没有搞好,所以我就叫李昆送回中队部去换一台过来,怎么,中队长路上没有遇到他?”

“没有啊,这小子一定又是抄近路回去的。早就跟他说过了,那段路路况太差,这小子太不爱护装备了,这车迟早要报废在他手上。”

“是,是,我一定批评他,不过,中队长,我们这车也实在太破了,除了停着不响,只要一发动,浑身上下没有不响的地方,怎么样,是不是考虑重新给我们换一辆新运过来的‘猎豹’吉普啊?”

“想得美,咱们整个中队才分到3辆,那五个巡逻分队都不够用,你小子一边梦去吧!”

“呵呵呵,我们这不是车子太破了嘛!几乎每天都要抛锚……”

“好了,好了。”邱成打断了杨新的话,他可没有功夫听杨新这个家伙在他面前唠叨换车这个老问题,“这个问题以后再说,你们队的陈明在不在?”

“报告中队长,我在这儿”听到中队长找他,陈明从屋角站了起来。早在队长车才停下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把枪又组装好放入了枪套。

“刚才接到了总队的通知,命令你立即赶到驻赖哥罗德的装一旅旅部报到,好像事情挺急,既然你们的车子不在,那你就开我的车过去吧。”

“是。”陈明接过了中队长递过来的钥匙,有点茫然的坐到了车上,不知道装一旅找他有什么事情,因为他的组织关系已经不在装一旅,而且装一旅的编制已经满了,陈明就算回野战部队也很可能去原一师整编时剩余人员编成的那两个军直属的独立团,可就算是提前调回野战部队也不会这么快有消息——他的信早上才请路过的一个一旅的参谋带给许强,送没送到都不知道,不可能这么快就有消息,更不会为了这事让中队长来通知他,所以这道命令来的有些突然,突然的让他发动车子走的时候都忘记了问:中队长把车给他了,自己怎么回去。

这条典型的苏联公路并不好走,虽然就紧邻着伏尔加河,可是由于船只有限,除了水上运输外,公路也承担着相当一部分的运输量,所以大量的载重卡车已经把本就很泥泞的道路碾压得更是难以通过了。80多公里的路,陈明硬是开了3个多小时的车才赶到目的地。

旅部大门口,验过了陈明的证件,哨兵把他带进了指挥部,在那里,周宗华和许强已经等了他大半天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