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一章 第五节

zxxd 收藏 0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许强说到了那段伤心的往事,周宗华也是心里酸酸的,他也经历过那个伤心的时期,虽然他还是留在了野战部队,可是他的许多战友却含着泪离开了部队。

作为那个时代革命军中少有的具有高等学历的军官,周宗华留在了部队,而且眼界比其他缺少文化素养的陆军指挥员更开阔的他明白,一个国家没有强大的海军,那他的国防是不完整的。就算拥有再强大的陆军,可是如果没有海防,那么共和国那长长的海岸线的任何一个地点都可能是外国侵略者登陆的地方,陆军总不可能处处设防吧?

当然,同许强一样,过多的向海空军倾斜的经费依然让他这个老陆军心里感到了不平衡。不过,作为一个高级指挥员,有些情绪是不能表露出来的。

看着许强那情绪低落的脸,周宗华安慰他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下个月2号,在莫斯科要举行远征军授旗大会,会上要对我们远征军各军、师进行授旗仪式,没有作战任务的旅团以上干部要参加,从那天起,你就可以举着中国军队的军旗作战了。”

“太好了,我还正奇怪呢,怎么月头就宣布成立远征军了,可半拉月了都没有消息,一天举着这光秃秃的旗子,看着都没劲,这下好了,这下干起来就更有劲了。”许强听到这个消息非常的高兴,自从入苏以来,他就对自己的部队不能打出革命军的军旗很是不满,现在终于可以打出自己的旗子来了,他非常的兴奋,恨不得立刻就把军旗给挂出去。

看着情绪又被提来起来的许强,周宗华突然想起他来这里还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办。

他问许强:“对了,我要找你们部队的一个叫陈明的少尉,他以前是你们师一团一营一连的。”

看着已经收起兴奋神情,正想着怎么应付的许强,周宗华又加了一句:“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是谁。”

“我知道,部队打完了维亚济马接应战斗后,我就知道他在我手下了。”他不知道周宗华找陈明有什么事情,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只好说了实话。

“那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周宗华追问道。

“就在这里,上次在格扎茨克他负伤了,两周前刚从设在斯大林格勒的军总医院出院,按照规定,他需要担任三个月的纠察,目前在南部战区纠察总队,总队部就驻在这里。”

“把他叫来这里!我要见他。”

“是。”

********************************************

远征军南部战区纠察总队同装一旅的驻地都在斯大林格勒东南的赖哥罗德,由于是出国作战而且现在在南部的部队主要任务是修整,所以第一军野战纠察总队所承担的职责只不过是革命军野战纠察众多职责的一小部分,这包括:指挥交通,维持军队秩序和军纪,集中和押运战俘,集中和遣送掉队士兵,从被俘敌军官兵身上收集文件、地图和其他有价值的资料,检查调动中和休假士兵的证件,搜寻被击落的敌军飞行员,配合安全人员进行反谍报工作,逮捕逃兵。

革命军野战纠察的组成一般是由一个军法专业毕业的中尉以上的专职纠察带队,其余人员则由野战部队临时抽调。作为被抽调的人员必须政治可靠且具备上士以上的军衔。这些纠察队员通常是由负伤痊愈后处于恢复期的官兵组成,由于他们经历过战场的考验并取得了一定的功勋,所以这些佩戴着各种勋章的纠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更容易得到官兵的配合。

由于符合加入纠察的条件,陈明在从医院拿到出院证明的时候被通知暂时不用返回部队,他的组织关系将会临时被转到纠察总队,他需要担任3个到6个月的纠察。

于是,在总队领到了有着警备字样的白头盔和有纠察字样的红袖标以及一长一短两支枪这些必备的装备,陈明被分配到了离这里80多公里的新利克力斯那耶,这里紧靠着伏尔加河,附近有一个志愿军南部战线的后勤补给基地,所以这里有一个纠察中队驻守。

大量的红军部队已经南下到哈尔科夫去了,所以这里在混乱了一段时间后,这条并不宽敞的道路终于不再拥挤。

设置在十字路口附近的检查站从繁杂的指挥交通的工作中解脱了出来,刚检查了一队运送中国远征军给养的车队,路上除了几个路过的苏联居民外,显得很平静,在检查站里无所事事的陈明,没有同其他的同伴聊天,那几个家伙明天就可以回部队了,正在谈论着自己部队的各种事情,说得十分热闹,而陈明不但至少还要担任两个多月纠察,而且结束后还不知道会被分配到那里,所以,同伴们那热烈得讨论使他情绪有点低落,不想说话。

借口熟悉一下纠察配备的手枪,陈明躲到了一旁不停的分解、组装着36式手枪。36式手枪其实陈明已经非常熟悉了,几秒钟的时间,手枪变成了零件,接着又像变魔术一样变回了一支枪,太熟悉了,所以他几乎是无意识的做着这些动作。手里不停的动着,而思绪却飘得很远,远的已回到了两个星期前。

**********************************************

出院前的一天,陈明就已经办好了什么组织关系、医院鉴定等等的一系列的手续,并且在晚上就和同病房的人做了道别,他准备第二天一起床就离开医院。

那天晚上,大概是身体痊愈了,也许是这段时间睡得太多,陈明没有睡实在,一个晚上睡着了没有几分钟就又醒了,这样反复折腾了好多次。

终于听到了值夜班的医生护士换班交接的声音了,说不清楚住院这段时间,陈明的心情是平静的还是躁动的,是幸福的还是彷徨的,总之,一切都处在他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外,他想早点摆脱这种状态,知道吴倩他们三个值夜班,所以,陈明决定在她们下了班休息的时候悄悄地离开医院。

清晨带着伏尔加河气味的雾气轻轻的抚摸着陈明的脸,他的脚步很轻,背着自己的背囊,把出院证明交给刚刚接班不久的医生看过之后,就悄悄地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黎明前朦胧中的斯大林格勒,除了偶尔经过的巡逻队的脚步声外,城市显得格外的安静。

出了医院,看看时间还早,陈明顺着医院围墙边的一条小路来到了伏尔加河边,他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放下背囊,跪了下去,把头埋在河水里,让伏尔加河的河水冲击着他的面颊。

憋了一口气,好一会儿,直到肺中的空气耗尽,他才把头抬了起来,从身后的挎包中取出毛巾把头发和脸上的水擦干净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了一个懒腰,正准备站起身来,几个脚步声在身后响了起来。

脚步声很熟悉,在陈明住院的这段时间里,特别是他在小树林看书休息的时候,这几个脚步声经常一起出现在他的身后。

不用回头,陈明就知道是吴倩、杜丽梅、文雯来了。

“值了一个夜班,你们需不要休息吗?”回过头,陈明看着他们问道。

“嘻嘻,果然被杜姐猜到了,你昨天悄悄地办理了出院手续,就是想偷偷的溜走,是不是?”没有回答他,小文反问道。杜丽梅知道陈明想悄悄地走,可是她觉得有些话应该在他走之前问个明白,所以下了班之后,她就带着同她形影不离的小文和吴倩在医院大门外等着陈明。果然,没多久,背着背囊的陈明就出现在了医院的大门口。跟着陈明她们来到了这里。

“不,不完全是,我觉得这些时间我已经太麻烦你们了,我,我不想再麻烦你们了。”陈明没有找到好借口。

“怎么会是麻烦呢?我们的工作就事这个,再说我们是好朋友啊”吴倩说到

“如果不想再麻烦我们,那你以后就小心点,不要再受伤了,要不……”文文叮嘱着他。

杜丽梅没说话。

还是同以往常这种情形一样,陈明支吾了几句就不说话了,可能是分别在即,就连平时一直叽叽喳喳的小文也陷入了沉默,四个人不说话了。

大概是受不了这种气氛,陈明备起了背包,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走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杜丽梅第一次打断了他的话,说出的话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是啊,时间差不多了,小文、小倩,你们先回去等我,我有点话同陈明谈一下。”

从来都不太同陈明说话的杜丽梅,大多数的时候都像是陪吴倩和小文来找陈明的,可是今天却要单独和陈明说话,这让吴倩和小文大感意外,不过,她们没有多问,同陈明道了一声“保重”后,两人就返身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