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七十九章

巴渝 收藏 3 4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七十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七十九章


厂工会主席叫汪民权,名字就跟几年后风靡大陆内地的香港女歌星汪明荃一样,只不过是音同字不同而已,且有男女之分。他看到尚可堂带着一队“黄皮皮”队伍走进大礼堂,高兴惨了,一双本来就小的眼睛笑眯了,成了一条线。

他站在主席台上拿起麦克风喊道:“喂,小尚,你把那些人马带到女工委员黄华珍那里先去领服装。”随后又开玩笑的对身边的张顺祥副主席说,“格老子,‘肇八级’硬是会‘抓壮丁’呢,你看来的尽是强劳动力。安排他们打头阵,怎么样?”

与会者都是各车间科室抽出来的男女青年精英,足有好几百人,他们将代表工厂组成一个四百人的先导队,除了数十块大标语牌需要八十人抬以外,还有几十面旗帜要人举,另外还有一支引人注目的锣鼓队,他们将为整个游行队伍鸣锣开道,再就是以厂宣传队为主的二十名“厂花”,以她们为首组成一支二百人的女子鲜花队,她们将护卫举旗的和抬标语牌的男子汉载歌载舞的共同前进。

集合游行这天早上七点钟,江海洋和一帮退伍兵穿着新发的上白下蓝的工装,准时来到厂里,在游行总指挥汪民权的指挥下各就各位。参加游行的队伍排起了长龙,从厂大门口一直排到厂后门,可谓倾巢出动,每个参加游行的人手里都拿着一支彩色纸做成的三角旗,上面写有“共产党万岁”“打到四人帮”等字样。只等一声令下,便浩浩荡荡开往太平湾体育场。

就在队伍要出发时,江海洋临时受命,由他当先导队的口号领呼者,按汪总指挥的话说,这是领导对他在政治上的高度信任。他还向他解释说,因为“文革”刚开始时,厂里在组织游行时有个口号领呼者因心情过度紧张,口齿不清,把革命口号喊成反革命口号,而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的的悲剧。

这差事对于江海洋来说,并非很难,几年无线兵的磨练,使他的普通话早已炉火纯青,字正腔圆,他自信不会重蹈覆辙。他像在部队接受任务一样说道:“保证完成任务!”

汪总指挥满意的点点头,把一支半导体喇叭和一张打印好的口号单交给了他,并嘱咐他抓紧时间熟悉一下口号内容,说完就走到队伍前面去发号施令了。

几千人的游行队伍随着汪总指挥的一声令下,在锣鼓喧天中缓缓走出厂大门,朝着设在市区太平湾体育场的中心主会场前进,一路上口号声此起彼伏,排山倒海。江海洋声嘶力竭的用普通话领喊着口号,让厂宣传队的几个高傲女子刮目相看。游行队伍来到交通主干道,他们与其它兄弟厂游行队伍合为一股,堵塞了交通,让路人注目观看。

由于集会游行的队伍实在庞大,交通被迫中断,人流如潮水般的涌向主会场。江海洋他们厂作为产业大军的代表,被大会组织者安排在西看台。

一个月不到江海洋两次来到这里,经历着两种不同的感觉。一种是哀乐低吟,满眼青纱白花,人情悲痛。现在是凯歌高奏,彩旗飞舞,笑逐颜开。

太平湾体育场,作为全市的标志性建筑,在这风雨十年里目睹了社会的风云变幻。“造有理”的义旗从这里举起,打到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的誓师大会在这里召开,惨无人道的批斗党内走资派的大会也是在这里召开,夺权胜利大会也是在这里召开,领袖的追悼大会仍在这里召开,如今打倒“四人帮”的庆祝大会还是在这里召开。十年间,作为体育竞技的场馆,不知为什么总是与政治运动紧密联系在一起。看到人们欢歌笑语,还有场地中迎风摇摆的彩旗,江海洋不禁想到,假如没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场急风暴雨的运动,也许自己早已是这个场馆的“角斗士”了。不过那样的话,自己的历史也将改写。

大会完了以后是举行全城游行,为了不影“抓革命,促生产”,大会组织者要求各单位除先导队外,只留下少部份人员参加游行。游行路线为从主会场到和平碑,再走下半城,经红石村到文化区,然后转道途经青石场、杨家湾、天坪再返回太平湾体育场,才算完事。要走完这一圈,没有良好的体能是很难坚持下来的。

游行队伍行进到了红石村,江海洋他们厂的送饭车才冲破重重交警防线,赶来为他们送上水和干粮,也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胖团长!格老子啷个搞的啥?恁个一大帮阶级兄弟姐妹在这里饿着肚子闹革命,你也不搞快点,也太没的阶级感情了噻。哼!老子回去组织一帮工人把你龟儿像‘四人帮’一样打倒!”工会张副主席半是批评半是开玩笑的说道。

“是噻,龟儿都下午两点半了才送拢,真是饱汉不知饿汉肌。”一个青工大声说。

“看到了吧,龟儿肥的一身骠,硬是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唢。”退伍兵李烨看着争抢领食品的人群对退伍兵说。

“社会主义的形象都遭他一个人代表完了。”江海洋也笑着对大家说。

“胖是胖,没力量,发个包子都满头大汗的。”居安危戏说道。

“……”

“哎呀,肉包子都堵不住你们的嘴唢?我们也是冲破层层封锁线七拐八绕才赶到这里的,怪不得我噻。”胖伙食团长一边分发包子一边解释说。

“喂!你们几个还没饿唢?站在哪里发啥傻?过来领包子吃噻。”一个大厨模样的中年红脸大汉,站在车屁股上朝江海洋他们吼道。

参加游行的本厂职工每人三个包子,一碗肉丝菜汤,江海洋却领到了四个包子,他刚想退一个,却被发给他包子的伙食团女工制止,她挤眉弄眼的叫他不要说话赶快走。原来她是江海洋的小学同学,绰号叫“大嘴”的丁素凤,她是站得高看得清,早把十年前的老同学看的一清二楚,所以给予了他特别照顾,慷集体之“慨”。

“你啷个比我们多一个包子呢?”居安危眼尖,咬着包子问。

“呐,看见车尾上那个妙龄女郎了吗?我的小学同学。”江海洋得意洋洋的说,“没想到这么多年她还把我认出来了,想当年我还装神弄鬼的吓过她们。真没想到她不但不记仇,反而还多给我一个包子,由此可见,同学情意深哦。”

“把她介绍给我噻,”退伍兵曹石迫切的说,“龟儿三十二斤粮票可不够我吃哟,我想揩她的油。”

“你小子也是,硬是当兵三年,老母猪变貂婵了唢。没看见她是大嘴唢!不定比你还吃得!”吴庆华打了一下曹石逃到一边说。

“你小子也的确太没得品味噻,找个‘饭巴坨’有啥好嘛。”退伍兵秦民仪也跟着戏说道。

“我不像你们恁个好高骛远,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我只讲现实。啥子品味不品味跟我没关系。”曹石反驳道。

“好好好,成人之美,何乐不为。过两天分寝室你最好与我同室,这样机遇就大得多了。不过我还得问一问别个有不有‘军民关系’或者‘民兵关系’哈,如果二者居其一,那你就望尘莫及了哦,也休怪我不当月下老人哟。”江海洋如是说。

“要得,晓的了,不得怪你。只求老兄抓紧点就是了。”曹石连忙满口答应道。

游行到很晚才结束,街上早已华灯灿烂。江海洋与车间几个“转转”,来到一家小饭馆里吃饭,他们是受到一起分到车间的退伍兵何文东的邀请。因为他弟弟就在此店掌勺,当大厨,肯定要沾光。不一会儿,餐桌上大碟小碗的一片狼籍,吃完一算帐才五块钱,何文东慷慨解囊,算是他请客作东。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