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中美日,甚至全球都被中国这次关于核武器使用原则的变化搅得天昏地暗的时候,那支运载着足够改变台湾战场局势的运输船队,以及护送它的美国志愿舰队也已经进入了中国划定的交战海域。

看着战术综合显示仪上不断变化着的战区局势,罗开的眉头锁到了一起。当他看完了总理与周上将进行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之后,他一直就在关注着那支舰队的动向,而到这时候,已经快30个小时没有合眼了。

“日本空军仍然没有离开吗?”罗开闭上了眼睛,让已经充满了血丝的双眼得到了短暂的休息。

“没有,而且一直保持着高强度的空中掩护!”伍尚武的眉头锁得更紧。

对于伍尚武来说,这场战争与他的干系甚至比罗开还要大。如果战争最后出现了严重挫折,甚至失败的话,罗开最多是失去了在军队中的地位,但是起码的上将军衔是不会受到威胁的,因为这并不是他个人能力不足的问题。但是,伍尚武的关系就不一样了,这是他第一次负担起这么重要的职责,如果最后遭到了失败,他的一生前途也就毁了。所以,从战争一开始,甚至在开始之前,伍尚武就已经在非常尽心尽力的协助罗开的工作,表现得比这名真正的前线指挥官都还要专业!

“还没有降低掩护的力度啊!?”罗开有点不相信的重复了一句,接着嘀咕道,“那我到想看看,日本投入了多少空中力量,竟然能够一直维持这么高强度的空中掩护!”

“罗总,现在舰队已经进入了战区,我们应该想办法阻止才对!”伍尚武见到罗开没有睁开眼睛,着重提醒了一句。

“对,必须要想办法阻止他们!”这时候,罗开睁开了双眼,透出了无限杀机,“现在舰队已经进入了我们划定的战区,如果我们再不还手的话,就显得太软弱了!”

其实罗开这话也是话中有话,对于这支美国支援舰队的强大,罗开非常清楚,就算他能够集中手里的所有力量,在日本空军的威胁下,也根本无法从根本上威胁到这支舰队。而且,这支舰队上的水兵全是美国人,所以政治意义更是远大于军事意义。在中美关系还没有全面恶化,在美国新政府正在犹豫的当头,哪怕处理错误一点点,都将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失。而且,现在罗开手中能够使用的力量并不多,怎么拦截都还是个问题呢。

“但是我们拦截的方法并不多!”伍尚武没有顾忌到别人的感情,残酷的直接说出了现实,“现在这支舰队已经到了距离台湾还有120公里的海域,从我们侦察卫星得到的情报来看,舰队的防御力量非常强大。12艘区域防空驱逐舰足够掩护整个舰队的空中安全,而且在空中,还至少有300架日本的战斗机在预警机的协助下负责夺取制空权。另外,舰队还有20艘综合反潜战舰,在海面下,我们的潜艇已经发现了3艘核潜艇,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美国在关岛的那三艘‘洛山矶’,出此之外,还有数艘常规潜艇,这应该是日本的潜艇了。以该舰队强大的自卫能力,我们是很难在空中与海下找到突破机会的!”

“那我们的舰队在哪?”罗开并没有直接说出让海军舰队去负担拦截的任务。他心里非常清楚,比起美国志愿舰队来讲,中国的海军舰队并不强大,而且不久前才在与日本海军的战斗中损失了大量的精锐力量。当然,在空中力量成为海战主力的时候,海面舰队能够起到的作用本身也就不大。而他这么问,也只是逻辑性的想了解得更多一点。

“现在我们的舰队还在舟山基地,即使现在出发,也来不及了!”伍尚武一下没有理解到罗开的意思,也就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在那就好,反正我们现在也无法依靠海军来阻挡这些日本人与美国人了!”罗开反而轻松了下来,注定要赔的买卖,当然是赔得越少越好,“那别的防御部队都已经部署到位了吗?”

伍尚武在电脑上查了一下,点了下头:“该到位的都已经到位了!”那意思就是,力量还很弱,根本就没办法组织起更多的防御兵力:“现在,福建前线与台湾前线机场上的250架作战飞机都已经在待命,随时可以出发。而我们部署在台湾东部海域的12艘常规潜艇以及4艘核潜艇也都已经到达自己的战位。”

罗开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说话。这时候,打不打,怎么打,用什么兵力来打这支舰队的决策权已经交到了他的手中,他没办法不充分的考虑到各方面的问题。从各方面的力量对比来看,现在罗开手中的兵力是严重的不足。不用说空军,那250架作战飞机恐怕连对抗日本护航战斗机的力量都不够,就连海面下的潜艇也不占优势,在美国与日本的夹击下,这些潜艇除非发动敢死攻击的话,一点作用都起不到!

“好了,让我们的战机负责控制台湾岛上空的制空权,只用小部分兵力袭击日本舰队,起到牵制作用!”罗开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绝对不是一个疯狂的赌徒,在没有任何赢的希望下,他只会选择理智的等待,“另外,让潜艇部队也尽量骚扰吧,如果没有成功的把握,就不用冒险进攻了!”

“但是我们就放弃拦截,看着那些日本军队登上台湾吗?”虽然,这些都是预料中即将发生的事情,但是当直面这个事实的时候,伍尚武仍然惊讶着不敢相信罗开的决定。

“不是不拦截,是我们现在没办法拦截!”罗开痛苦的摇了摇头,“我不能冒险在极大的损失下去进行这次拦截行动!而且,从现在的战场形势来看,即使我们能够阻止日本这次的行动又怎么样?这只能够让日本继续发动下一次的行动。而这么消耗下去,对我们没有一点好处,迟早有一天会让日本舰队突破我们的防线。另外,我们的优势是在地面,现在我们在台湾岛上的军队已经超过了35万,而且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以这样的兵力,就算日本再援助台湾又有什么用?战争就是避免用自己的短处去对付敌人的长处,而且还要尽量发挥自己的优势。我们这么做,不是看着日本人登陆,是要把狗放进来打,狠狠的打!”

伍尚武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这时候也稍微放开了一点。正如罗开所说,既然要打,那么就要用自己的优势去对付敌人的劣势,充分发挥自己的力量,并且避免自己的短处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之下。现在日本人既然要来,那就要把台湾变成一座日本军人的坟场,让日本人以后提起台湾都觉得恐怖。


这时,座在飞机坐舱中的野野村哲人却并没有觉得台湾有多恐怖,而是被周围诡异的气氛给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在出发之前,野野村就已经接到了命令,他带领着这个装备着F-15C战斗机的联队将负责为12000米下方的那支舰队提供空中掩护。而在他们下方7000米处,还有另外一个联队与他们一同飞在最前方。他们的任务就是在第一时间内纠缠住中国的战斗机,为后方的舰队提供最大的保护。

指挥这次行动的日本幕僚长会议下参谋长本部在行动开始之前就已经预测,中国军队肯定会发动大规模的拦截行动,而以中国现在部署在台湾战场上的兵力来计算,其拦截强度将要大于上次对日本舰队的打击力量。也许,日本人在估算中国空军力量以及潜艇力量的时候是非常仔细的,但是却忘记了一点:作为拦截作战最重要的反舰导弹,中国剩下的已经不多了,特别是那些能够有效穿透舰队防空火力网的导弹,几乎都被用得一干二净。所以,即使中国空军还有数量庞大的作战飞机,除非他们使用炸弹来对付这支舰队,不然的话,几乎就没有有效的打击手段。

野野村也是早就接到了这个情报,所以在飞机一升空之后,就将整个联队带入了高度警惕的战斗状态中来。在以前的中日空中对抗中,这些还幸存着的日本飞行员没有少吃亏,所以对这次的行动更是非常的小心与紧张。

但是,现在他们已经飞行了近一个小时,联队已经快要飞到台湾岛的上空了,却连一架中国战机的影子都没有看见,甚至连以前那些嚣张的地面防空导弹都还没有出现,这让野野村感觉到非常不对劲。

从时间上来算,身后的舰队只需要不到4个小时就能够到达台湾东部的港口了。而现在已经是中国空军能够发挥力量的最后时刻,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就再没任何力量来拦截这支舰队。但是,中国空军却迟迟没有出现,这让天空中的云彩都变得诡异了起来。

“还没有发现目标吗?”野野村第四次向后方的预警机发去了疑问,但是得到的仍然是否定的答复。

野野村向坐舱下面看了一眼,已经能够透过下面的白云看到台湾岛东部的悬崖了。在让联队所有人都保持高度警惕之后,野野村第一个打开了战机的火控雷达。在这之前,他们一直没有使用自己的雷达,是依靠后方的指挥机在提供情报支持。

“上校,支那人被吓破了胆吧,这时候都还没来,想必是不敢来了!”

一听到这声音,野野村就知道是那个极端民族主义份子,眼角跳动了两下,说道:“应该不会的,中国空军肯定有行动,只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打算怎么做,大家都不要分散精力……”

野野村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坐舱里就响起了尖锐的报警声,导弹告警机叫了起来。但是频率并不高,表示导弹现在距离他们还很远。

“快搜索目标!”野野村迅速的操作起雷达,开始对前方的空域进行全方位的搜索。

很快,负责搜索右前方20000米以上高空的两架战机就发现了偷袭者,并且迅速的将这些信息传到了联队的所有战机上,并且通过战场数据链发送到了别的联队去。

原来,那是一个大队的F-8ⅡACT型战斗机,是中国空军F-8Ⅱ战斗机的终极改进型。而主要的改进方面出了全面更新电子设备,装备了先进的火控雷达以及战场信息系统之外,就是提高了发动机的推力,并且加装了一套增升装置,能够让这种战斗机飞行在25000米以上的高空。F-8Ⅱ本就是作为高空高速防空截击机设计的,而在得到了这些改进之后,就更能发挥出其特长,成为了一种优秀的高空拦截战斗机。

这个大队的防空战斗机正是从这个高度上,120公里外的台湾岛北部海域上空发动的攻击,而这时那些中国战斗机正好位于野野村他们身后的预警机的监视范围之外。而对于F-15C战斗机来说,虽然其极限升限也能够达到25000米,但是却只能在无外挂,并且进行了特殊改装,飞行员也必须穿上高空抗荷服的情况下才能做到。不要说现在这些F-15C根本就没有进行过这方面的准备,即使勉强飞上去了,恐怕那些飞行员也都挺不住。

F-15C并不是没有反击的手段,野野村也迅速的做出了反应。整个联队的48架战斗机迅速的上升,不到20秒,高度就达到了15000米,随即,每架F-15C发射出了4枚AIM-120E空空导弹。

在192枚导弹脱离战机的时候,导弹告警机也叫得更快了,显然,那些来袭的导弹已经很近了,如果再不脱离,等到导弹进入了最后的自引导距离的话,要想全身而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48架战斗机在完成了最后一道制导程序之后,迅速的降低高度,并且迅速向海面上俯冲了下去,准备摆脱对方的导弹攻击。

接着发生的情况再次出乎野野村的预料,当他们降低到2000米的高度时,报警声停了下来。虽然从理论上来讲,那些导弹根本就没有能力俯冲20000多米再进行攻击,但是让野野村奇怪的是,在这个高度上,他们并没有遇到别的危险,另外那个联队也没有受到攻击。

野野村已经是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战斗机飞行员了,而且在前段时间,也与中国空军有过很多次交手。按照他的认识,中国战斗机只要出动,肯定是会保持优势兵力,至少要与与对方一样强大的兵力才会行动。而且每一次行动都有多重攻击。如果是在以往,当他们俯冲到这个高度上来,损失了大量的势能时,肯定有一批埋伏在稍微高一点空域的中国战斗机会对他们发动第二次攻击。但是现在,他们却没有发现一点危险,所有的战斗机都将雷达开到了全范围搜索的频段,仍然没有发现一点危险,这让野野村很是不能理解。

“樱花1号,你们已经到达巡逻区域,保持高度警惕!”在野野村还处在迷惑中的时候,后方的指挥机发来了新的命令。

野野村没有犹豫,马上带领联队进行爬升,他们的任务是在12000米高度为下面的那个联队提供掩护。但是野野村的心情一直很紧张,紧张的注视着雷达屏幕,还不时的向战机外面看上两眼,好象那些神奇的中国战斗机会随时出现在他的身边,对他发射一枚格斗导弹一样。同样的心情几乎存在于每一个有经验的飞行员心中,他们照样搞不明白,这次中国空军为什么还没有大规模出动!


同时,在他们身后约100公里的海面上,日美联合舰队已经到达了最危险的关头。

看着战区地图上显示的坐标,奎恩斯心情很激动。作为一名美国军人,他还是第一次带领舰队,以战争的形式到达距离台湾这么近的地方,这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之后,美国舰队第一次在战争中到了距离台湾这么近的地方!而想着自己即将成为第一个以军人的身份,以指挥官的身份踏上台湾岛的美国军人,心情更是无名的兴奋!

“将军,我们已经快要到达台湾了!”旁边的参谋特纳上校心情照样激动,一种莫名的喜悦表情已经悄然的浮上了这名上校的脸上。

“恩,让舰队保持高度警惕,通知日本人,叫他们注意天上的情况!”奎恩斯这时候虽然激动,却没失一名将军的水准,“另外,我们的潜艇有什么收获吗?”

“我们的潜艇已经发现了10多个水下目标!”特纳查了下中央电脑,“其中有3个已经确认是中国的核潜艇,另外的都是常规潜艇,我们需要行动吗?”

“不用了,在中国潜艇没有攻击我们之前,我们最好不要自己出手!”奎恩斯犹豫了一下,这是总统才发来的命令,虽然心里有点不服气,但是他却没办法不执行这道命令,“但是,我们不能动手,却不代表不能借别人的手去做,把这些情况都传给日本潜艇,让他们去干吧!”

特纳会意的笑了一下,马上明白了将军的意思,就赶紧去把他们掌握的这些情报转给日本潜艇去了。也许,作为一名日本军人或者是中国军人的话,对美国军队的这种行为是非常的不削与不了解,但是作为一名美国军人,却不存在着东方的那种根深蒂固的思想,能够不用自己的力量就消灭敌人,那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海面下,虽然一切看起爱都那么的平静,黑得伸手不见无指,但是在这黑暗的寂静中,却饱藏杀机。

“还有接触吗?”苟国茂擦了下额头上滚下来的汗水,对旁边的声纳士官焦急的问到。

作为一名093级核潜艇的艇长,苟国茂是非常优秀的,但是再优秀的人,也都有着不可避免的缺点。而他们现在最大的缺点就是疲惫。这次,他们从出港开始算起,已经在大海上坚持了近2个月。虽然一艘潜艇在平时的巡逻时间一般都是半年左右。但是,他们却在这2个月之中进行了接近一个月的高强大作战行动,这样的高强度工作,根本就不是平常的普通战备巡逻所能够比拟的。现在,疲惫不但折磨着苟国茂紧张机的神经,也考验着艇上的每一名水手。

“接触很微弱,但是可以跟踪!”声纳士官成了艇上最重要的人,他现在是艇上的耳朵与眼睛,没有一名优秀的声纳操作手的核潜艇,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战斗力。

“电脑已经分析出来了吗?”苟国茂转移了目标,看着旁边的大副。在战斗的时候,全艇人员都必须要进入战位,而平时在苟国茂休息的时候负责指挥潜艇大副这时候只能够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

“正在分析,马上有结果了!”大副紧张的看着中央电脑的显示屏幕,汗水顺着脖子流到了身上,那件背心都成了才从水里拿出来的样子了,“好了,结果已经出来了!”

随着打印机将分析结果打印了出来,苟国茂也结实的松了一口气。在这之前,他们虽然发现了目标,而且目标的数量还不少,但是并不知道这些目标的性质,即使声纳士官已经先做了猜测,但是没有电脑的分析结果,谁都无法肯定他的判断是不是真实的。

“妈的,看来美国是存心要与我们作对了!”苟国茂一看完,就把那张纸狠狠的丢在了航海桌上。站在旁边的荀思良迅速的拿了起来。

“3艘‘洛山矶’,5艘AIP‘亲潮’,4艘‘亲潮’!”荀思良惊讶的念了出来,“这次我们的麻烦大了!”

“艇长,我们现在怎么办?”一直很激动的军械长听完后,就急着问了出来。显然,他的意思很明确,就算是有危险,而且是很大的危险,他们也要冲上去,干掉一艘算是够本,两艘就赚了。

“继续观察!”苟国茂却并没有这么冲动,“所有人轮班值勤,但是休息的人都要保持高度警惕,随时准备战斗!”

命令虽然发了下去,但是并没有人离开自己的岗位。对这些水手来说,他们非常清楚后面有多么的限额,哪怕是只能增加一点点的贡献,他们都愿意再坚持下去,再撑下去,为迎来最后的胜利而奉献自己的一切。

一个小时短暂的等待过去了,但是对于这艘潜艇上的所有人来说,这一个小时就如同一个世纪那么长,长得让人忘记了时间!

“艇长,有新动静!”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的声纳士官这时候叫了起来,马上引起了作战舱内所有人的注意。

“什么情况?”苟国茂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眼睛马上就盯在了声纳显示器上。

虽然苟国茂对潜艇的声纳系统不是很精通,因为当年他是通过军械长晋升为大副,最后成为了艇长。但是在艇长培训学校的时候,他学习过声纳方面的技术,这毕竟是潜艇最主要的探测手段,不懂这个的艇长就如同看不懂雷达屏幕的战斗机飞行员一样,根本就不合格。

原来,那三艘“洛山矶”已经开始向远处移动了,虽然信号很弱,但是仍然能够勉强探测到。而奇怪的是,本来在跟远处的另外4艘日本的潜艇却冲了上来,分别从四个方向向苟国茂他们围了过来。

“他们到底要做什么?”跟着走过来的荀思良疑惑的问了出来。

“也许美国人并不想与我们交战!”苟国茂想了一下,“但是他们并没有打算放过我们,这是借刀杀人!”接着,苟国茂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并且分析了变化的情况。

日本潜艇上使用的是日本自己生产的重型鱼雷,而不是美国的MK48。而日本鱼雷的最大射程只有20公里左右,为了保证鱼雷有足够的能量追击逃跑的潜艇,一般的射击距离都将控制在12公里以内。而美国的鱼雷射程可以达到70公里,就算一直保持最大速度,都超过了50公里。所以,日本潜艇要想攻击苟国茂他们的话,就必须向前移动,而为了保险,现在是四艘潜艇同时冲了过来。即使苟国茂他们所在的093的性能比日本的常规潜艇好了很多,但是要同时对付四个对手,却是双拳难敌四掌。而那些美国潜艇向后方撤退,显然是不想卷入到这次战斗中来,但是他们却在日本潜艇的后方为这些日本海狼提供掩护,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也可以自己动手。到时候,恐怕苟国茂他们想反击都难。所以,从这些情况来看,现在苟国茂他们已经处于很危险的境地了。

“全体准备战斗,速度25,航向80,1、2、3、4号鱼雷发射管准备!”苟国茂一解释完,就迅速的下达了命令。现在他们必须要争取时间,虽然093上装备有从意大利进口的重型鱼雷,射程达到了40公里,但是要同时解决4个目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他们只有把握住速度的优势,主动迎敌,一个一个的干掉那些日本潜艇了。

核反应堆迅速的运转了起来,带动起螺旋桨,将潜艇推到了一个更高的速度上。在前进了5分钟,距离日本潜艇还有20公里的时候,苟国茂迅速的下达了射击命令,1、2号鱼雷管中的两具重型鱼雷脱管而出,向着前方的目标直扑而去。

“保持速度,航向240,深度250,鱼雷管马上装填!”发射的鱼雷采用的全自主攻击方式,现在苟国茂必须要拉大与日本潜艇的距离,以便有时间准备下一次的攻击。

潜艇迅速的掉过头来,向着相反的方向告诉逃逸着。十分钟后,两枚鱼雷被装进了发射管中。同时,在苟国茂的命令下,潜艇再次来了个大转向,对准了另外一个目标冲了过去。

“3、4号鱼雷管准备,全自主攻击!”苟国茂一看到与那艘日本潜艇的距离只20公里的时候,再次下达了命令。接着,同样是下领让潜艇掉头,高速脱离。

同样的动作,在半个小时内,又进行了2次。当这艘093发射完了8枚鱼雷后,就降低了速度,保持着与那些日本潜艇20公里左右的距离。

虽然,这样的攻击几乎没有办法保证命中目标,在很多有经验的艇长看来这无疑是在浪费鱼雷。但是对于现在的苟国茂来说,这却是他唯一的办法。比起这艘潜艇来讲,那几枚鱼雷的价值根本就不值一提。

做完这一切之后,现在他们只能耐心的等待着结果。而从声纳显示上来看,显然那四艘日本潜艇已经感受到了威胁,已经开始减速,最先受到攻击的那艘已经开始调头了。

指挥舱里的每名军官都紧张的注意着声纳显示屏,心里都在祈祷着那些鱼雷能够准确的命中目标。也许幸运之神并不是每一次都偏瘫着他们,在等待了十分钟左右,第一批发射的两枚鱼雷即将耗尽燃料的时候,声纳显示屏上仍然没有一点反应。

“命中了,我们打中了!”正在苟国茂即将对第一次攻击丧失信心的时候,声纳屏幕上突然猛烈的跳动了一下,接着就听到声纳士官叫了起来。

“很好,大家都别放松精神!”荀思良这时候即使的制止了那些准备庆祝的艇员。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的漫长等待中,苟国茂他们两次看到了声纳显示器上同样的反应。如果没有错误的话,应该是三个目标被击中了,而最后那艘日本潜艇在看到同伴的悲惨遭遇之后,也已经快速脱离战场,这时候恐怕给他几个胆,那艘日本潜艇也不敢回头了吧。

“现在我们怎么办?”虽然解决了日本潜艇的威胁,但是并不意味着安全,因为在他们的对面,还有几艘美国的核潜艇在虎视眈眈的窥探着,而荀思良也就问出了这个问题来。

“靠上去,保持威胁,如果美国不想与我们全面开战的话,是不会来主动攻击我们的!”苟国茂冷笑了一下,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这时才轻松的出了一口气。

而苟国茂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半个小时之前,他们本应该对付的那支舰队,已经从他们身边擦了过去。其实就算他们知道了这个,以他们这些的处境,也根本无法做出任何事来。在解决了自己面临的危险之前,他们哪有能力去猎杀别的目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