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记趣---捅蜂窝

wangjuml 收藏 1 99
导读:[原创]童年记趣---捅蜂窝

(木耳原创)

小时候,每年夏天,我都要去外婆家消暑度假,过上一阵子再回家,江南有句俗语道:“嬉在外婆家”,因此每年那时节,是我最快活的日子,和两位表弟整天胡天胡地,穷吃海喝,过的日子和某种肥头大耳的动物有点相像。有那么一年,刚一放暑假,我就兴冲冲的赶到了外婆家,不料,刚一进门,早到的大二两位表弟却声泪俱下的告诉了我一个噩耗:常去玩的一块风水宝地让人占了!

话说外婆家屋后,我哥仨住的窗前,有那么一片小树林,木不高而秀,树不多而从,林间芳草菲菲,景色雅致,更令人叫绝的是林子中有一条低呤浅唱的小溪蜿蜒经过,本来此风水宝地系外婆家附近一伙小子所有,后经我哥仨的长期不懈斗争,终于让此地姓了木。白天空闲时分,我们三小子经常在这林儿里上树捕知了,下水抓小龙虾玩,倦了,则随便找个干净的地方坐而论道,颇有些魏晋时名士的风流做派,当然了,三个小破孩所能论的也只是些鸡鸣狗盗的小道而已,归根到底也就六个字:盗什么,怎么盗。晚上,则是将白天所制定的战略层面的目标予以战术层面上的实施,家里大人藏的再好的零嘴糕点,我们都本着宁可错吃三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大无畏气概予以全部消灭。当然了,我们做事也不是无原则的,对有些东西也不会赶尽杀绝,比如说,邻居家的桃树结了十个桃,我们一般只摘个六七个,总要留下三四个还在发育的,或是长得太高没法摘下来的,也算是盗亦有道了。这小树林子带给童年的我们多少欢乐啊。

人看中的地方总有些可取之处,果然,一群马蜂也看中这儿木秀水清,于是举家搬迁,也没和我们打声招呼在这林中安家落户了,并且还建起了个蜂窝,按现在的说法也就一违章建筑。早到的大二两位表弟迫不及待的赶往小树林玩,不料却给马蜂给轰了出来,还差点让马蜂咬了几口。平时,对于马蜂这等凶物,我们一向采取的是惹不起,躲得起的方针政策,充其量是将小树林拱手相让罢了,反正玩的地方又不止这一块,但这些不知趣的马蜂,却偏偏把窝安在我们所住的房间窗前的一根树枝上,整天嗡嗡的进进出出,害得我哥仨睡觉时连窗都不敢开。

本来嘛,在外婆家睡觉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尤其是晚上,习习清风拂面,在望着窗外点点繁星,皎皎明月的时节朦胧睡去,真是能一觉睡到大天亮。但现在,窗户开不了,那时节又没空调,连电扇都没普及,七八月的太阳又毒,屋里顿时闷热得要死。挨了两天之后,哥几个实在受不了了。

常言道:“活人怎能让尿憋死”,当然更不能让马蜂给闷死,于是如何去除这个马蜂窝这个话题就摆在了我们仨面前。火攻,本来是最好的方法,但由于哥几个去岁消夏时玩火出了点小意外,差点把外婆家给烧了,于是家里大人严令我们不得玩火,并且为了加深我们对这话的印象,三人背后腰下腿上那部位与鸡毛掸子结结实实的算是亲近了一回,今年要是再玩火的话,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火攻,否决。水攻,没有火攻危险,但我们住在二楼,那时没有水龙头,用水只有用水桶一桶一桶的往上提,要是水不小心洒了,那收拾就要老半天时间,并且水攻的威力不如火攻大,万一第一次没把马蜂给收拾掉,引起了马蜂的警觉,那第二次再干可就麻烦了。水攻,否决。火攻,水攻都否决了,那可行性方案就只有一个了,用竹竿捅。竹竿倒是不缺,家里有好几根晾衣竿,只是这具体执行人员难找,我开出重赏,凡前去灭蜂者,可获得灭蜂大王荣誉称号,并可获得三人一天所得的赃物,不料重赏之下,却无勇夫。无奈,只好将赏格加倍,还是无人,看来二位表弟对这同猛虎口中牙相并列的马蜂尾上针是心存怯意,无胆前去灭蜂,也是,被这东西咬上一口,可是要爽上十天半个月的。请将不成,只有点将,狡猾的大表弟一听要让他去,急忙摆手,说他体胖,行动笨拙,万一捅蜂不成牺牲了事小,完不成任务事大啊,连死都说了出来,只好放他一码。我脸刚向二表弟那边一转,聪明的二表弟赶紧摇头,说三人中数他年龄最小,个子最小,力气也是最小,系三小人员,无力承担此艰巨任务,说得倒也是实情。说话间,两位好表弟的两双眼球、四道目光固定在了我的脸上,令我浑身上下好不自在。没办法,只有劳动老夫大驾,亲自出手前去捅蜂窝,当然,亲自出手归亲自出手,身边的左护右卫少不了还是要带上的。

选了个黄道大吉日,中午时分,哥仨身披雨衣,头顶脸盆,轻手轻脚的走到树下,分方位站定,三根竹竿对准了那马蜂窝,“捅”!随着我一声令下,三根竹竿狠狠的刺向了那马蜂窝,马蜂窝应手而落,居然一下成功!还没等我们高兴,暴怒的马蜂恶狠狠的向我们三人扑来,按预定的方案,我们三人马上扑倒在地,打算等马蜂散去了再起来。一开头,耳中只听得马蜂的嗡嗡声,过了好一阵子,声音才沉寂下来。马蜂该不是都飞走了吧,我伸手小心翼翼的想去揭脸盆,不料手还没摸到脸盆的边,却感到一痛,原来马蜂爬在我们身上穿的雨衣上,正在寻找空档准备下手,我这手正好伸在一只马蜂身边,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它岂有不咬之理。“快跑啊”,我惨叫一声,一把揭开脸盆,转身向家里逃去,左右护卫也紧跟在我身后,三人六条细细的小腿象上了发条一样,运转的飞快,只是可惜这走兽跑得再快也比不上飞禽的速度,更何况是两条腿的我们仨对处于暴怒状态中的马蜂,一路上只听得啊呀声响成一片。

总算是活着回到了家里,关上大门,三人相互检查所得及所失,所失的只是三只脸盆,三根竹竿而已,没什么大碍,呆会儿捡回来就是,反正也摔不坏。所得的就比较精彩了,大表弟的鼻子中了一招,大了不少,当然称之肿则更加贴切,本来人就较胖,现下这副尊容竟与唐僧的二弟子有些相似;二表弟的两腮各中一枪,脸丰满了许多,如果让一直嫌二表弟太瘦的二舅妈见到了,一定会高兴的说不出话来;至于本人,只是手上和额上各多了一个镘头而已。虽然损失惨重,好几天不能见人,但由于把我们的心头大患给去除了,于是我们又过上了坐而论道、鸡鸣狗盗、盗亦有道的魏晋风流名士生活:,又可以看着皎皎明月、点点繁星,枕着习习清风安然入睡。

弹指间,二十来年时间过去了,但童年的这桩趣事,却永远无法忘却,真是往事不堪回首马蜂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