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北京,当太阳的第一缕光线照在紫禁城的琼顶上时,旁边中南海的大院力量已经密密麻麻的停满了挂着中央政府牌照的红旗轿车。

“美国人,美国人……”何永兴显然心情不大好,一大早就被坏消息吵醒,任谁都不会有好心情。在嘀咕了几下后,这位头发已经白了一半的国家元首终于站住了脚跟,转过身来,对着房内另外有着同样表情的人说道:“美国人到底要做什么,难道他们也变得与日本人一样的疯狂了吗?”

“也许已经差不多了!”老赵也很不爽的样子,“但是美国人这一招走得很好,在获取了巨大的利益后,根本就没有给我们抓住他小辫子的机会,很妙的一步啊!”

“我们可不能小看了美国人!”王一林算是这些人中间比较正常的一个了,因为他是最先得到美国情报的人,“现在美国以志愿军的形式派遣部队帮助日本进行战争行动,这可为美国带来了巨大的好处,解决了国内的失业问题,增加了军火公司的收入,为美国保险业争取到了一块大蛋糕,更为美国结束经济危机创造了最好的条件,一箭数鸟啊!”

“美国人获得的好处不仅仅是经济方面的,而且获得好处的还不只是美国人!”连夜赶回来的周国辉一脸的疲惫样子,“美国在答应出售更多的战略轰炸机以及提供一支舰队给日本后,日本的实力已经大幅度提升,恐怕我们已经很难将日本军队挡在台湾岛之外了。而美国借此维持着一支庞大的军队,还可以在大规模战争中锻炼自己的军队。从总体上来说,美国获取的利益是最大的,当然,日本也获得了不少的好处!”

“那你的意思是,就只有我们没有一点好处了?”何永兴这话是咬着牙齿说出来的,看他那样子,恨不得马上用核武器炸平按个蛮横不讲理的流氓国家。

“如果从经济以及外交的角度来讲,我们确实没有什么好处!”因为对军事并不熟悉,这下王一林把自己要说的内容限制在了经济以及外交上,“现在美国与欧洲的关系已经开始修复,恐怕我们再难以获得欧洲更多的支持。而在美国军队的直接或者间接帮助下,日本军队的战斗力肯定大幅度提高,这必然导致台湾战争扩大,最后将对国内经济的发展以及恢复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虽然从军事角度上来讲,我们也不一定有什么好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看,这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周国辉马上做了补充,脸上的笑容有点让人琢磨不透,好象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一样,“现在美国直接参战,这为我们提升这次战争的级别提供了条件与理由,当然,这也是我们限制日本今后发展的必须条件。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借用这次机会,对日本全面宣战,并且开始对日本的战略轰炸以及无限制潜艇战。另外,在台湾战场方向上,我们也应该借用这次机会,投入更多的兵力,争取在美国与日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结束台湾战争,好将力量抽出来,用到更重要的方向上去。当然,对日本的威胁与限制仍然不能够解除,这就需要政府在国内生产力上进行配合以及调动了!”

“我们所能做的配合并不多!”王一林很直接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在台湾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必须着手恢复国内经济,不然将对国家今后的发展造成巨大的损失。当然,只要对日持续作战限制在一定的规模上,我们还能承受得起!”

“在现在,以及今后一段时间内,我们都不会对日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老赵点了点头,解决了王一林最大的不确定感,“现在还不是我们与日本全面交战的时候,而且以我们的海军实力,根本无法支撑起在日本本土的战争行动,所以对日本的持续作战也只是小规模的,只需要将日本套在这上面就好了,这点就请总理放心好了!”

“对,在我们有足够的实力以及十足的把握之前,我们还不会与日本人动手!”何永兴马上附和了起来。但是,他也许忘记了,等到真与日本全面开战的时候,他的政治生涯也早已经结束了。

王一林尴尬的点了点头,在两位重量级人物都做出了保证之后,他也没什么话好说了。当然,心里对这场肯定会持久进行下去的战争却没有多大的把握与信心。

“好了,我看具体的计划就由周上将去安排,到时候我们再讨论吧!”老赵揉了下坐得僵硬的大腿。

“时间也差不多了,那就通知罗上将,让他们加快进攻速度,争取尽快完成解放台湾的任务。而在外交方面,还要麻烦总理多多操心了!”何永兴看到老赵那样子,赶紧结束了这次会议。

不久,一道加密电文就将中央军委,总政治局以及三军参谋部的意见与命令传达到了福建前线。


当罗开看完了中央发来的文件后,轻轻的合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的复杂,有兴奋,也有为难,更多的却是担忧。

“你先去把这些发给各部队的负责人,让大家都看下吧!”罗开把手中的文件交给伍尚武之后,闭上了眼睛,靠在椅背上思考了起来。

很快,伍尚武就执行完罗开的这道命令,赶了回来,看到罗开仍然保持着那个样子,在想着问题,伍尚武很不想去打搅他,但是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问道:“罗总,现在我们应该早点制订计划了!”

“对,我们确实应该制订计划!”罗开睁开了眼睛,挺起了腰来,“中央的文件你也看了吧,我们两个先讨论下,你有什么想法?”

“这……”伍尚武犹豫了一下,他不是没有想法,而是不敢肯定,或者说接受这个想法,“从中央的意思来看,是要我们尽快结束解放台湾的战争,甚至可以不惜伤亡与损失,一定要抢在美国与日本联军到达之前就完成战略任务。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还希望我们能够锻炼部队,让更多的部队接受战火的洗礼。当然,如果我们能够对日本本土发动攻击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中央的意思确实是如此,但是难啊!”罗开叹息了一声,“现在我们在台湾岛上的军队数量已经超过了30万,而以台湾岛的大小而言,这个数量已经很高了,即使投入再多的兵力,也无法施展出力量来。而从现在的战场局势来看,我们面对的最大难题不是台湾军队,而是台湾的地理环境。怎么克服台湾中部山区对我们造成的影响,怎么解放台湾东部地区,这是最为关键的问题。而我们手中能够使用的部队并不多!当然,锻炼部队是说归说的事,我们的首要目的是解放台湾。而轰炸日本本土,那更是我们现在办不到的了!”

“我看,在台湾中部山区作战的最好办法是用特殊部队!”伍尚武点了点头,他担心的也是这个问题,“从美军在阿富汗的行动来看,在山区战斗中,兵力已经是次要地位,怎么利用好手中的兵力,以及投送这些兵力才是最为关键的地方。所以我们应该参照美军的作战方式,使用特种部队,利用垂直机动力量,进行蛙跳式进攻,尽量缩短战争时间!”

“但是现在空降15军还没有恢复战斗力,而且我们手中的直升机数量并不多……”罗开摇了摇头,其实他最担心的还是在垂直运输工具上的问题。

“我们可以使用特种部队代替空降15军!”伍尚武想到的这点罗开早就想到了,当然,现在他对后面一个问题,也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只能勉强的说道,“而在直升机数量的问题上,我们只能尽量将所有的直升机都集中起来使用,发动几次大规模的空降,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

“那我们手中有多少直升机可以使用?”罗开问了个很直接的问题。

“这……你先等一下!”伍尚武手中也没有确切的数字,马上就出去寻找这个数据了。很快,伍尚武就又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份表单:“这是我们可以使用的直升机的具体情况表,现在我们手中有大型运输直升机150架,中型运输直升机120架,另外还有40余架武装直升机。按照75%的出勤率计算,我们可以使用的直升机数量在200架左右,可以一次运送3000人左右的特种部队!”

“3000人?”罗开摇了摇头,这是不带重型装备的数量,如果算上那些重型装备的话,一次能够投送1000人也就很了不起了。即使是特种部队,1000人的力量也是相当有限的,在台湾岛上这么密集的军队部署情况下,1000人的特种部队投入到敌后战场上去,恐怕马上就会被吞没了。

“这个数量确实是少了点!”伍尚武尴尬的点了点头,“当然,我们可以尽量利用空军的支援,限制台湾军队的行动。而且,按照中央的意思,我们还可以从别的军区调用部队,看来,我们首相要调用的就是直升机了!”

“好吧,你赶紧去安排这件事情!”虽然罗开极不情愿再给国家添负担,但是他这时候也没了别的办法,只有认可了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必须在尽量短的时间内集中到500架以上的运输直升机,同时申请另外4个战斗机大队的空中力量,让特种部队都做好准备,随时参加行动!”

伍尚武点了下头后,就赶紧走了出去。开始在给罗开汇报情况的时候,他就犯了一个小错误,过高的估计了自己手中的垂直运送能力,而他现在绝对不愿意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日本东京,首相府。

虽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是华丽的灯光也亮了起来,曼妙的日本民间音乐也徐徐升了起来,一位位提前到达的宾客都集中到了外面的草坪上,享受着名贵的日本料理,香槟,以及与那些身材美妙,相貌娇好,眼神中带着让男人能够产生无限遐想神光的日本女招待热情的交流着。

草坪后面的日本首相官邸,诺大的书房中,只坐着两个人,而在书房的外面,四名带着佩刀的日本武士打扮的年轻人一丝不苟的执行着自己的使命,而两名穿着海军少校与上尉军服的美国军人正在无聊的翻着日本色情杂志。

“奎恩斯将军,很欢迎你来到日本!”这时渡边的态度与对着那些幕僚们时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面对高大的美国将军,渡边就如同一条摇着尾巴的小狗一样。

“多谢首相阁下的盛情款待,日本可是个好地方啊,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奎恩斯一张老脸都快要笑烂了,只是不知道他是在为渡边的款待而高兴,还是在为昨天晚上那名日本高级应招女郎的激情表现而兴奋,或者是因为渡边给他安排的这次“性福”体验让他对这位日本首相很有好感呢?

“我们日本永远欢迎你们,当然,我们是朋友!”渡边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开心了,还热情的把一根雪茄递给了奎恩斯。

“恩,不错!”奎恩斯只嗅了一下,就知道这是最名贵的古巴哈瓦那雪茄了,“想不到首相阁下这么细心,真是太感谢了!”

“哪里,哪里,我们还要多谢奎恩斯将军呢!”渡边见到火候以到,赶紧转入了正题,“现在美国第一志愿舰队已经到达了横须贺,而我们正需要将一大批的物资与军队送到台湾去,不知道奎恩斯将军什么时候能够做好出发准备呢!?”

“当然,以我们美国军队的素质,我们随时可以出发!”奎恩斯的话里还有话,“但是我们志愿舰队的官兵已经在大海上漂泊了这么久,而为了保证以最好的状态投入到战斗中去,我希望还能够再给几天时间休整,这样才能够为你们提供最大的帮助,是不是?”

“这……”渡边愣了下,“当然,当然没问题,只要能够让你们满意,就算再休息几天也不是什么问题!”

虽然渡边表面上做得很坦然,一副事情就该如此的样子,那是他根本就拿这些美国志愿军没办法,而且现在是他们有求于别人,恐怕就算奎恩斯想再留多久都不是问题。而在渡边的心中,却对这个表面上憨厚梗直,其实却油滑得很的美国少将恨透了。这些美国大兵在从日本撤出3年之后,又再一次登上了日本本土,享受起了日本女人的万种风情。而作为精锐的美国海军士兵,在海上漂泊半年都是经常的事情,而他们从关岛到东京,也不过2天的时间,却已经在东京休整了足足三天。而现在奎恩斯还提出继续休整几天的要求,恐怕是上次送给他的那个应招女郎太让他消魂了,早知道的话,渡边肯定会送一个次点的货色了。

正当渡边与奎恩斯觉得没什么话好说的时候,外面的司仪已经正式开始晚宴了。由于渡边年岁过大,所以并不打算亲自参加这次的宴会,而是由几名内阁以及幕僚官员在负责接待那些重要的宾客。

“奎恩斯将军,下面的宴会已经开始了,还有的事情等下再谈吧,我也就不耽搁你了!”渡边仍然表现得相当的礼貌。

“那好吧,等宴会结束了,我再与首相阁下就出发的时间再商量一下!”这时候,奎恩斯的思维早就飞到了外面那些女请的日本美女身上了,哪还有心情与渡边谈下去,简单的告别之后,就急匆匆的赶了下去。

“反町君,你进来吧!”等到奎恩斯一走,渡边就气急败坏的将反町给叫了进来。

“首相阁下,有什么吩咐吗?”一看到渡边那怒火攻心的样子,反町就知道自己有麻烦了。

“反町君,你是怎么与美国政府进行交涉的?”渡边的火是不打一处来,现在正好找到一个出气筒,“这奎恩斯是个什么货色,他还能算是军人吗?如果说他是名征服女人的军人,那还差不多。美国政府到底要做什么,难道他们派来的志愿军就是这样的货色?如果是这样的话,还能依靠他们吗?反町君,这些问题难道你一点都不了解吗?”

“这……”反町的脑袋嗡的一声,差点没有短路,“首相阁下,这恐怕是美国人有意这么做的,从我们掌握的情报来看,这奎恩斯本来就不是主要的将领,在美国的口碑就不怎么样。而上次的会议上,我们就不应该指望美国志愿军能够帮上什么忙,我们大日本帝国只能依靠自己,要是把希望寄托在这些只会玩女人,只会大手花钱的美国军人身上,我们是没有一点希望的!”

在没有别的幕僚官员在场的情况下,为着自己的前程以及生命着想,反町马上就将责任推卸到了别人的头上。而在上次的会议上,正是桥本与近藤极力主张借用美国的军队,来迅速建立起一支护航舰队。当然,现在反町已经管不了事实是什么样子了。如果失去了美国的支持,日本只靠自己的力量与中国抗衡的话,恐怕现在早不是这个样子了。

“好了,不管怎么样,你马上与美国政府联系,要求美国政府提供帮助,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必要的话,我们将不再等这些美国军队了!”渡边的火虽然消了一点,但是也只是转移了目标,看来又有人的日子要不好过了。

反町“嗨”了一声之后,正要退出去的时候,书房的大门突然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被人撞开了。

“首相阁下!”冲进来的是神色慌张的桥本与近藤两人/

见到这两人慌张的样子,反町一愣,心里马上哆嗦了起来,生怕开始那番话被这两人听到,如果因此得罪了这两人的话,他的日子照样不好过。

“有什么事情,这么慌张?”渡边一看到这两人慌乱的样子,眉头一皱,就要发火。

“首相阁下!”桥本看了近藤一眼,“大事不好了!”

“什么大事不好了?”这下渡边也是一惊,能够让桥本慌乱的肯定不会是小事。

“我们才接到台湾战场上最新的情报!”近藤接过了话来,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2个小时前,支那在台湾战场上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空降行动,约3000人的支那特种兵在空中掩护下攻占了栖兰。”

“哦?”渡边一愣,“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支那军队天天都在行动,攻占一个地方也不奇怪,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

“这……”近藤的表情马上变得很尴尬了。

“首相阁下!”还没等近藤解释,桥本就插嘴进来,“另外,支那空军在两个小时前袭击了佐世保海军基地,长崎港以及种子岛航天基地……”

“什么?支那空军什么时候有战略轰炸能力了?我们的防空部队在做什么?”渡边惊讶的样子好象根本就不相信这是事实一样。

“支那战机是采用低空突防,并且使用了远程巡航导弹发动的攻击,我们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桥本的额头上更是汗水直流,这样的损失,就足以让他付出巨大的代价了。

“那我们的损失怎么样?”渡边强大着精神,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损失非常严重!”桥本迅速的擦了下快要滚进眼睛里的汗水,“人员的伤亡情况还在调查中,而从我们得到的最新情况上来看,佐世保海军基地已经基本上瘫痪了,而长崎港也将在3个月内无法使用,种子岛上的航天基地已经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什么……”渡边张大着嘴,话还没有喊出喉咙,就觉得眼前一黑,晕倒了下去。

“快,快去叫大夫!”一看到首相昏迷了过去,在一旁的反町最先反应了过来。

在首相官邸外面的笙歌之中,一队医生与护士从侧道悄悄的溜了进去。而正在与一名漂亮女招待调情的奎恩斯也在几名日本内阁官员从宴会场中消失后,被人叫了出去。在这华丽的灯火之下,日本正在进行着一场巨大的变化。


东京街头,这座有着2000多万人口的巨大城市,虽然夜色已经完全笼罩了下来,但是扑朔迷离的灯光却将城市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

银座,这个以色情以及夜生活在全世界都非常出名,甚至成了东京代表的街区上,几名还身穿水手服的白人与黑人大汉正各自搂着一、两个比他们小了好多日本年轻女人,一身酒气的在街边寻找着适合进行某中生理活动的场所。

这里的酒店宾馆并不少,短短两百多米,就路过了好几家大型酒店,但是这几名美国大兵都没有进去。虽然这些美国士兵的样子挺威风的,但是在他们的兜里可都没有几个钱。因为经济危机的影响,这些美国军人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社会地位,当然,收入虽然没有降低,但是随着美圆的贬值,他们的收入已经降低了不少。所以,即使现在在这种花天酒地的场合中,他们也不得不小心提防着自己的钱包。

“洛克,我们应该回去了!”一名年轻最小,手中没有拿着酒瓶的白人水手看到几名同伴向一条胡同里面走去,有点厌倦的说出了这句话来。

这名年轻水手对这些同伴将要做的事情非常清楚。这些钱包紧得很的美国大兵才不会顾虑到日本女人的人权,或者说是“B权”。他们现在把这些已经被灌得差不多的日本女人带进胡同里面,就是想要快点办事,然后好甩下这些婊子,免得浪费更多的钱了。

“杰森,你又要打腿堂鼓吗?”一名黑人大汉转过了头来,“你要是不愿意一起干的话,那就先滚回去,我们这没人留你!”

“你……”那名叫杰森的白人青年愣在了那,气愤得牙齿都咬到了一起,但是在衡量了下双方的块头之后,他理智的选择了沉默。

“杰森,不要扫兴了!”一名长得尖嘴滑头的小个子白人走了过来,“反正这几天没事,而且现在是日本人请我们来,我们可是不干白不干啊!”

“算了,你们自己去吧,我到车上去等你们!”杰森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这些人即将要做的事情,马上就选择了退却。

不一会,杰森就走到了200多米外的吉普车旁边。靠在吉普车上,杰森点起了一根廉价的日本烟,抽了两口后,觉得没有点味道,随手扔到了地上。而当他把目光投向那个阴暗的胡同时,恍惚能够看到那些日本女人挣扎时的样子,能够看到同伴变做禽兽时的狰狞面孔。

“滴……滴……”正在杰森心烦意乱的时候,吉普车上的传来了呼叫器被接通的声音。

“妈的,罗比又把呼叫器放在车上了!”杰森没好气的吉普车上翻了起来,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只有手机般大小的呼叫器。

当他看清楚呼叫器屏幕上的那行命令的时候,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向对面的胡同跑了过去。现在他根本就顾不得去打搅同伴兴致后会受到的惩罚了。

当杰森距离胡同还有10多米的时候,就与正面冲过来的一名大汉撞到了一起。等杰森揉着屁股爬起来的时候,才看到对方正是他要找的洛克。

“杰森,你干什么,难道你回心转意了?”洛克擦了下嘴角的鲜血,看来开始那下撞得并不轻。

“不是,舰队有命令了!”杰森把手中的呼叫器递了过去,“现在让我们马上归队,随时准备出发!”

“他妈的,什么鬼命令!”洛克边看,边向吉普车走了过去,而另外三个同伴也迅速的跟了上来。

当他们离开了阴影时,杰森才看到四人身上都有鲜红的血迹,这在白色的水手服上显得非常的醒目。

“兰斯基,这是怎么回事?”杰森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把开始跟他说话的那名小个子白人水手拉到了后面,小声的问了出来。

“还能是什么,你就当没看见吧!”兰斯基说着,向后面的胡同望了一眼,脚下更是加快了速度。

“你们……”当杰森回过头去,看到没人从胡同里面走出来的时候,马上就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杰森,现在我告诉你,今天你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我们没有去找那些日本女人,也没有到这里来过,明白吗?”一坐上车,洛克与另外三人迅速的脱掉了外面沾上血迹的水手服,同时对杰森发出了警告。

“好吧!”看到四双如狼般的眼神之后,杰森毫无选择,他可不想为了给那几名不相干的日本女人申冤而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这就好,我们回去吧!”洛克满意的点了点头,“等下到了郊外,记得把衣服都丢掉。兰斯基,你教教我们的小杰森应该怎么说吧!”

车上的四人在杰森恐惧的目光中大笑了起来,四件带着罪证的衣服也被装进了一只灌满了汽油的口袋中,吉普车以最快的速度向着东京南面的军港冲去。而在他们身后的胡同里面,深刻四具已经冰凉的裸尸。四个永远得不到伸张正义结果的日本女人成为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