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这该死的警察 三

linnidon 收藏 0 70

“河南大解救”


上班一个月左右的一天,孟所长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一脸庄重的表情对我说“我想交给你一个任务,你一路上一定一定要千万小时,这个事局里面是不同意我们去参与的。”说了好一会儿,总算听明白了。


原来我们这儿很多村子这几年外出打工的男民工有27人先后下落不明,最长的有4年多和家里失去了联系,反正是一出去的人都从此石沉大海,杳无音信。突然有一天,一个村的文书的弟弟从河南跑了回来,才真相大白。---这27位民工到河南一个县的砖厂上打工,谁知去了以后就马上被砖厂的打手看了个严严实实,让他们不准和家里联系,又不发工资,一顿就只给他们弄一碗稀饭吃,一天要工作18个小时以上,等于就成了奴隶了!跑是很难跑出来的,因为河南那个地方地势平坦开阔,取土的地方越往下挖越深,形成了一个脸盆状,人在盆底下往转送带上上土,再由传送带把土运到上面来,时间长了根本上不去,吃住都在盆底。上面还有打手拿着橡胶棒看守。


听这位跑回来的民工讲,他头一天晚上从传送带上上到取土层的盆沿中间的一个土洞中躲了一天,然后第二天晚上又从半中腰的土洞中爬上岸才跑出来的,跑出来以后,身上没有一分钱,于是他就沿着铁路一路乞讨了5个多月才回来。


孟所长说,这样的案子本来是归检查院管的(当时非法拘禁属检查机关管),我也请示了局长,局里也不同意我们派人,但是被困的老百姓是我们这儿的老百姓,我们不出面解救有点说不过去,对不起个人儿的良心。还有就是,这次去困难很大,去年我们县政法委的一位副书记带队,也是和这个情况差不多,到河南解救我们县别个镇子上的民工,但一个人也没弄回来,还差点挨了一顿死打,所以你去了以后首先一定要保证了自己的安全,你要是人没弄回来,再出个问题我可真是不好交差。


我这个人生来就喜欢做有挑战性的工作,也许还带有一点初生牛犊的味儿吧,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还有点遇上大事而兴奋的感觉。就很是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我们一行有3个人,除我一人上警察外,还有一名是村上的书记,一名是我们镇上的政法委书记。我这个人做事有一点长处就是:胆大心细,有点象古代谋士的味道,点子还是比较多的。我们先是进了县城,哄着办公室主任开了一张县里的介绍信,正洋洋得意地准备打车走时,又被办公室主任开车撵到车站拦住把介绍信收了回去,理由是这事不是我们公安管的,局长知道了以后还把我收拾了好一气。我只好把介绍信退给了他,此时我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说实话开个局的介绍信,也无非是给自已壮壮胆子而已,连介绍信也没有了,前途茫茫,心里油然生起一种悲壮来!也许孟所长和局里的意思只是让我去一趟而已吧,根本没对我抱有成功的一丁点儿希望,想到这儿,我暗暗发誓,无论有多大难处,27位民工,我一定一个不少地带回来!


上了班车,又上火车,到了河南荥阳,我们三个人一人来了一碗面,在商量的时候我对他们说,这件事如果要想办成,你们到时候一定要听我的话啊,那两位虽说有一位是镇上的政法书记,但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此时早已方寸大乱,对我也只好言听计从了。我三个人,一共是带了970块钱,镇上的书记是负责管钱的,我分析到:我们来到这儿,人生地也不熟,指望我们自己想把人救出来那是不可能的,说不定连我们自己也有进无出,我们必须紧紧地依靠当地的政法委,而河南人生性豪爽,他们只要答应你的事,只说一个字“中”说搞定了(我们学校原来有河南的学生),否则要是说“不中”,那就完了。另外出门在外,我们不能看低了自己,自己看低了,别人更不会尊重你,所以到了政法委后,你们就叫我刑警大队的李队长,书记我们就叫你是县里的副政法委书记,反正那个时候走到哪儿就只是一个工作证,也没说职务什么的。商量好后,我们一行人直接先到对方政法委,并且一下子找到了他们的政法委一位分管的副书记,他听了我们自我介绍后,感到有点惊奇,随后叹了一句:“好年轻的大队长啊,前途无量啊!”由于我们来人的身份在那儿摆着,所以他们也表现了应该的重视,我趁热打铁,说:“来了你们这儿一切靠你们了,今天反正天晚了,也办不成事了,请你们出去吃个饭罢!”那位书记很爽快地答应了,这一顿花了我们将近三分之一的经费。


按约定时间,第二天一早我们就来到了政法委,他们纪工科全体人都在,还把检查院的人也叫了几个,那位政法委书记亲自带队,正要出发时,我拉住那位书记说:“我们还是租个车去吧,要是开着你们车去,我怕他们放有暗哨,万一打草惊蛇了就不好办了,我们千里迢迢的来一趟不容易啊,放心,租车的钱我们来付。”那位书记想了一会儿,说还是你想的周到,昨天说你是队长我还有点不信,今天看来你当之无愧!


我们一行人租了一个大面包车,一到目的地突然包围了厂部,马上把厂上大大小小的头控制了起来,然后直接到厂上找人,谁知那个厂规模太大了,面积和我们县城小不了多少,我怕夜长梦多,马上提议我们一起坐车,把头伸出窗外,开着车慢慢找,幸好还没转到半圈,村上的书记哭了起来,他远远地看到盆低子上有个人象他的弟弟,这样在事实面前,那个厂长只好把我们的27名民工全部找拢了,(开始他是死不认帐的,说根本没湖北人!)临走时,突然有两位民工一下子跪在我们面前,说临近我们县的竹溪县还有两个老汉也在这儿,都出来5年多了一直没跑成,我二话不说,把那两位老汉也一起带走。


事情到了这儿,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从那个厂长恶毒的眼神中我看得出来,我们想安全离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在半路上被当地人劫转来的事儿原来就有发生过。我们假装当着他们的面,大声说让司机把我们送到荥阳火车站,其实一上车我立 马让司机直赶郑州火车站,走了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事后证明,此举完全正确)


到了郑州火车站后,我们钱也花的差不多了,想一人一张票是不可能的了,于是我又找到了车站派出所,说我们带了一群拐卖的人犯,请他们配合,车站派出所的同志显得非常重视,亲自把我们直接送到了火车上,又亲自找到车上的所长,把我们一行人安排到乘警车厢,这样,我们一行三个人,警察我一个,经费970块钱,成功地把29名民工解救加了家!(当时由于心中确实没有底儿,所以在自己同志面前编了一些迫不得已的善意的谎言,在这里一并说声对不起了)


这件事后来上了湖北日报,我本人虽然没有受到任何的表彰,但从此也是名声大振,见了我的面,没有人不称我一声“李队长”的,啊啊,但也正因为此事,使我后来跑遍了全国16个省市,先后解救59名被拐妇女儿童埋下了伏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