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道教全真派金发美女道姑

吉军亮剑 收藏 0 1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KARINE MARTIN的家在法国巴黎南部小镇MONTLUCON。她是巴黎大学的西医学博士。她曾在英国工作了5年,研究脑部对药物的反应。科研工作使人紧张而专注。有一天,KARINE放松了下来。


放松,正是源于中国道教传统文化。1998年的一天,一位英国同事带KARINE去打坐。这是她第一次接触与道教文化有关的东西。"打坐让我很放松,我从来没有那个感觉。" KARINE回忆多年前的感觉依旧满脸新奇:"过去我以为我知道很多的东西了,现在才知道那边还有更多我从来都不知道的东西呢。"她说着,一边在面前比划了一下,又伸长了胳膊朝远处画了一个圆。对中国道教文化的初体验,激起了KARINE的浓厚兴趣。她找来法文版、英文版的中国古典文化典籍《老子》、《庄子》阅读,简直着了迷。终于,她辞去了在英国的工作,到中国来做一名道士了。

KARINE的家人朋友都以为她疯了。但KARINE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她要了解一个东方古国独具深厚历史积淀的传统文化,并且要亲身体验亲身感悟。她来到西安曲江一个具有美好名字的村子--春临,跟随青华宫住持黄世真道长学道。黄道长早年曾到英国等地传播道教文化,他收下了这个洋徒弟,并给KARINE起了个中文名字:景秀。法兰西美女终于可以在道教文化的本土--中国的道观里,束起金发,戴上道冠,披上道袍,脱下布鞋,双手合拢,盘腿而坐,体验打坐的滋味了。


景秀说,以前我知道,运动对身体好、看书对脑子好;现在我知道了,打坐对调节心境好。她形容一开始打坐时有两个"我":一个"我"安静地坐着,一个"我"在旁边,很焦躁。慢慢的,景秀发现周围越来越安静,旁边的那个"我"也静了下来。最后,两个"我"合而为一了。景秀感悟出中国道教文化的一点滋味:看似简单静心的打坐,其实蕴藏着哲学意味的深刻玄机。

在打坐中慢慢感悟中国的传统文化,这并非是景秀学习道教文化的唯一方式。她在陕西师范大学学习汉语,短短一年时间,可以颇为自如地用汉语交流了。景秀在西安结识了很多中国朋友,她和他们闲坐、喝茶、聊天,她观察他们的言行和内心,她觉得他们都是彬彬有礼、心底善良、自然和谐的人。她觉得,和朋友们在一起,正是研习道教文化的好途径。景秀也在道观里向老道士请教。


以前,她也以为道士都是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其实,他们真是"自然而然的人",也开玩笑,很易接近,很好交流。他们对景秀并不多说什么,只是喝茶、做事。景秀就从老道士的斟茶倒水、打坐走路等等行为举止中,觉悟着。问她"道是什么",景秀会陷入沉思。她似乎屏住了呼吸,褐色的眼珠也不再游移,盯住了一个地方,冥想。是语言表达的障碍吗?景秀说不是。她说,对不同的提问者,她的回答不一样。比方说如果是一个孩子问她,她会说,道就像是你的母亲。因为道是万物之母。有言在先: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末了,景秀引用《道德经》里的名句--道可道,非常道……大道无形。景秀如此体会博大的中华文化。


这么说,景秀是掌握了中国道教文化的一些精髓了。但景秀不这么认为,她说自己刚刚入道,还要一直学下去,学得多就走得远。清静的日子使景秀体味到前所未有的放松。离开薪酬丰厚的工作、离开温暖关怀的家人、也离开以前那个"很好的男朋友",景秀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反而,连续四年,她待在中国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最初的一两年,景秀在西安只待一两个月,但当她回到法国,心里却越来越想中国、想西安、想道观里的生活、想她的那些朋友们。


景秀说,她现在不想离开中国了。她已经适应了在中国、在西安的生活。打坐、思考、读书、交流,以及到各地去参加"老子"、"庄子"文化研讨会等活动,成了景秀的功课,她把这些生活场景用照像机、摄像机拍摄下来,带回法国给朋友家人看,向他们介绍中国的文化。有时候,景秀也会到青华宫附近走走,听村子里的老人说她还听不太懂的陕西话;饿了,她就去村口的那家小吃店,递过去1元5角钱,一边嚷嚷着:"老板,给我一碗凉皮。"

景秀就是这么自然而然地生活在一个道观的世界里,生活在这个道观外的社会上。她时而一袭黑色道袍,金发绾成髻子,时而一身华丽服装,曲发披肩,都是那么随性和谐,掩不住法国女郎的美丽气质。她颇为洒脱,很豪爽,时常大笑,一笑就扬了脑袋,尽管还穿着一身道袍。而包括外国女人忌讳的年龄、婚嫁等问题,都是她自己不经意间就主动说了出来。她把这些看作是自然、放松、"无所谓"的事情。庄子《逍遥游》中有位"神人":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游于四海之外。这位法兰西美女莫非也是这样向往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