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雏妓的悲惨岁月:一次失败的站街经历(组图)

山坡的记忆 收藏 26 45610
导读:海南雏妓的悲惨岁月:一次失败的站街经历(组图)

小吴因阿V近一个时期赚不了多少钱,很着急,想让阿V到K市宾馆前当“站街女”。他这样想的原因是阿V曾在K市宾馆一次挣到过300元,后来他不让阿V 再去的原因,是他晚上想玩牌,没时间守着阿V。像阿V这样的漂亮姑娘,让她一个人独自出远门,实在放心不下。可现在因为经济形势紧迫,如果再不让阿V出去碰碰运气,不但连拖欠的房租还不上,连饭钱和赌资都可能没有。阿V守在十庙并不是挣不到钱,主要是太辛苦,阿V现在的身体已大不如从前了。自小舒走了以后,阿V“下红”不止的毛病,就越来越重,再加上小吴自己不“注意”,使阿V又一次怀孕和流产,更是雪上加霜。阿V和她的姐妹们讲,她上厕所时,竟流出了一个大的血块,姐妹们跑过去一看,发现是一个不成形的胎儿。大家纷纷责怪小吴,说他如果再不顾惜阿V,阿V会死在十庙。小吴是个很自私的人,他阿V带出来,原本就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只是阿V年少不懂事,以为小吴就是自己未来的丈夫,才弄到了今天的地步。7月1日那天,阿V共接待了13个“客人”,挣了380元钱。小吴虽然很高兴,但看到阿V最后连穿裤子的力气都没有了,心里也很发虚,担心阿V有个三长两短。这才是小吴让阿V去K 市宾馆的真正原因,即所谓“宁撞金钟一下,不打铙钹三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善良的阿V眼睛常是空落落的,不像别的操持这行的女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V最喜欢小吴对他说“我爱你,我要娶你”。阿V听到这两句话,不管小吴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会欢天喜地的跑开去玩。

Z君、小吴和阿V坐车来到了K市宾馆。阿V坐在西餐厅里,非让Z君给她买 20块钱一盒的冰淇淋,小吴也要喝饮料。Z君的钱不多,只好先尽着他们俩用。K市宾馆的西餐厅是当地“芳名”远播的所在,它还有个别名叫“候机楼”。这种场合,没钱的人是绝对不敢来的,“小姐”档次颇高,张嘴就是500元,还价后,最低也不能少于300元。原本很漂亮的阿V姑娘在这里却显得很平常,她的那件连衣裙已经太旧了,一点色彩都没有,再加上面颊不施脂粉,谁也闹不清楚她干什么的。约莫有半个小时,竟无人问津,阿V自己也泄了气,就告诉小吴说,要到 “DC城”去试试看。小吴在这里呆着也很不自在,他穿得很寒酸,灰头土脑的在那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阿V说要走,他就马上同意了。小吴挽着阿V的胳膊,横过机场东路,走过一个大药店,便来到了人流如织的海秀路上。从望海楼到机场东路,有几十家珠宝、玉器、服装店,灯火辉煌,店面的对过就是一排算命、擦鞋、卖甘蔗和菠萝的小摊。“站街”的姑娘们在这里三个一群,俩个一伙地游荡着,如果谁的脚步略微迟疑,或者是多往她们身上看两眼,这些姑娘们便会过来和你攀谈。阿V本想到这里来当“站街女”的,等看清了“站街女”的真实模样,尤其是她们在陌生男子面前,谈笑风生,无拘无束的样子,自己就先失去了锐气。首先她那身“行头”就不行,虽然两只臂膀露在外面,但腿还是被连衣裙盖得严严实实,头发也是乱蓬蓬的,一双大眼睛虽很漂亮,但此时眼神中只剩下害怕和惶惑了。她勉强在路上走了两个来回,就告诉小吴,她要回去了,说这里不是她呆的地方。

看到这一幕,使Z君想起了阿V在十庙的情景,有时有客人来找阿V,而阿V正在场院上和拉车人的孩子玩耍时,她会恋恋不舍地告诉她的小伙伴,让他们等一会儿,自己去去就来,她会很害羞地走在“客人”的前面。如果 Z君正在小卖部门前,阿V的脸上甚至于不好意思地掠过一丝红晕。她从不和客人讨价还价,只是默默地在前面走,有时反而弄得“客人”局促不安起来,十庙的姑娘怎么也学不会阿V那个样子。

小吴不同意阿V回去,说白花了路费。阿V看到小吴不同意,便跑到一个“相摊”边,让Z君出钱给她“相面”。“相面”师傅看来了生意,也就提起了精神,胡说八道了一通,看到Z君在旁边举着相机拍照,才嘴下留情。按照算命的程序得先赞扬客人面相好,接下去就该说“七灾八难”,而这些灾难就要买他的“符”,如果姑娘被他镇住,敲个百八十块是没问题的。可是当算命先生看到Z君那副模样时,心里没了底,说话不敢造次,最后只是跟阿V说,她“有吉人相佑,有灾无险”,便拉倒了。

由于小吴的坚持,阿V没有办法,只好在“DC城”门口再呆一会儿。 “DC城”是阿V这次出行的终点,过了“DC城”再往前走,虽也是“小姐”们的“天下”,但干的活计却不一样。那里的“小姐”是被咖啡厅里的老板雇来“拉单”的,她们的主要经济收是靠“提成”,不是靠“小费”。所谓“提成”是老板宰客后,将收入的40%分给“小姐”,小姐涉取的对象,主要是初到K市旅游观光的客人。这些咖啡厅的老板手毒心狠,一杯“力神”咖啡,收费高达400元;一杯兑水的葡萄酒愣说是“马爹利”,也要二三百元。如果客人不知道底细,

被宰个二三千是经常的事,“小姐”陪着客人进屋,常常自己先饮个三四杯,然后才和客人调笑。这些“客人”往往是“有贼心,没贼胆”的人,明知道吃了亏,又不敢声张,更不敢赖帐,因为店中豢养了一批打手,客人往往都“很识相”,只能不了了之。1994、1995年与Z君同住过一层的阿嫔,被她的男友甩掉以后,就干上了这一行。

阿V站在“DC城”门前的石柱底下,手足无措,呆不了一会儿,就让Z君给她买“可乐”喝,再不然就到“DC城” 里看看有没有适合她带的珍珠项链。她看中了一条12元的淡水珍珠,让小吴给她买。小吴因为阿V不忠于“职守”,早已憋了一肚子气,坚决不同意。阿V觉得受了委屈,便抹起眼泪,又回到她原来站的那个柱子旁边。过了一会儿,来了位牵着一条名贵狗的老先生,阿V看到狗,马上来了兴趣,跑到台阶下,将小狗抱了起来,小狗也很乖,伸出了小小的红舌头舔阿V的脖子。老先生一点也不生气,慢慢地问阿V是哪里人,在哪上学?……。阿V这时才想起自己似乎还有更要紧的事情得干,便放下了小狗,又跑到那根柱子跟前,察看过往的人群。小吴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喝着可乐,看着这一切,一点办法也没有。10点半,“DC城”也要关门了,Z君便向他们告辞,临走时,给了阿V50元,告诉阿V:“赶快回老家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文章摘自《风尘中的黑镜头:看不见的人》

2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