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公安工作(二)

丁老大 收藏 12 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程九和解放后没有安排工作,还是个农民,看韩文德吃国家粮拿国家饷很羡慕,韩文德来找他落实地下党员的事,程九和说,你请我吃一顿饭,我就给你写证明。

韩文德就把程九和请进馆子吃了一顿肉饺子。

程九和吃完后说,我没有文化,也不会写字,你写,我给你按个手印。

韩文德心想,那儿还有自己给自己写证明材料的。但是没办法,程九和不会写字,他只得自己写了一份材料,给程九和念,程九和听完,就在那份证明上按了手印。

韩文德拿回去让惠指导员看,惠指导员又说,一个人证明不行,还要当时的地下党组织盖章承认。

韩文德想,当时是单线联系,程九和的上线是个交通员,那个交通员解放的时候牺牲了,这个线就断了。他的党员关系地下党又没有备案,看样子这个地下党员当不成了。

韩文德又找了几个知情人,也没有结果,惠指导员对他说,你不要找了,我再介绍你入党就行了,还不是一样的。

于是,韩文德就不找了,经惠指导员和其他两个同志介绍,开会研究,他成了预备党员。

这天,公安局来了四个河南人,韩文德是文书, 在办公室接待。

那个领头儿的对韩文德说,据有人反映,我们河南有个还乡团大队长流窜到高陵来了,这个大队长曾杀害黄河边上的共产党员和地方男女干部四十七人,罪大恶极,必须缉拿归案正法。

韩文德问,你们知道确切地方吗?

那个领头的说,知道,在县城一个叫抽屉斗的地方。

韩文德知道县城有个抽屉斗,明白事情重大,赶快向王局长报告。王局长立刻和惠指导员到办公室问明了情况,先让韩文德在公安局查户口。韩文德查了以后发现,抽屉斗确实有一家三口是河南人,已经来了好几年。又派人陪一个认识人的河南民兵前去悄悄侦查,先把人认清。

在办公室,几个民兵向王局长和惠指导员介绍逃犯的情况,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个逃犯长得身强力壮,练了一身气功,平常四个人不能近身。河南解放的时候,解放军消灭了还乡团,这个大队长漏网了,一家三口人逃出了河南,在高陵抽屉斗落了户,最近被一个在高陵走亲戚的河南人发现了,回去报告了县上,县上就派人来抓他归案。

王局长说,已经派人去侦查了,如果情况属实,我们局就协助你们捉拿罪犯归案。

过了不大会儿,前去侦查的人就回来了,向王局长汇报说,正犯不在,逃犯的媳妇和母亲在,经辨认,确实是那逃犯的家人。向其他人打听了一下,逃犯不知到农村干啥去了,到晚上才能回来。

王局长说,先不要打草惊蛇,等逃犯回来以后再行动。

然后命全局的干部战士全副武装,等逃犯回来后把抽屉斗围起来,来个瓮中捉鳖。并派人继续到抽屉斗巷口守候,逃犯一回来立即报告。

天黑了好大一会,守候的人才回来报告,说那个逃犯回来了,一点不知情的样子。

王局长立即带领全副武装的公安人员封锁了抽屉斗,然后领着十多个人奔逃犯住的住屋而来。

抽屉斗是县城里一块比较特殊的地方,两面都是人家,底面是人家的后院,只有一个西出入口,只要把巷口一堵,很难跑出个人去。

韩文德紧紧跟着王局长,来到门口后,见门关着,里面有灯光。

王局长指示一个战士敲门,然后悄悄问,谁进去捉人?

韩文德说,我去。

王局长让人给了韩文德一副铐子。他知道韩文德在国民党部队干过,当过连长,既然韩文德要去,也可以借此看看他的能力,就吩咐其他人不要进去,只进行保护,如果韩文德有生命危险,才能出手。

一个战士把门敲响后,里面问声,谁,是个男人的声音,粗壮,带着火药味。

那战士说,隔壁的,家里来客了,借点茶叶。

粗壮的声音说,没有茶叶,喝白开水。

只听一个妇女的声音说,你看你,凶给谁看,隔壁两邻的,谁还不借谁的东西。不听男的吭声,接着是下炕穿鞋的索索声,门随后就开了。

韩文德早站在门口,门开后推开那妇女,一个箭步冲进去,在妇女的尖叫声中,韩文德眼看着一个彪形大汉从炕上腾的一声跳下来,接着就是一个窝心锤带着风声向他打过来。韩文德一闪身躲过,那大汉就向外冲,没想到门口有两把雪亮的刺刀对着,逃不出去,回头看韩文德,口里骂着,狗日的土匪,想抢人吗?

韩文德在灯下,见此人头大身粗,中等个子,上身光脊梁,穿件黑色大腰裤,用麻辫子一系,满脸横肉。炕上一位年约六十多岁的老年妇女在打哆嗦。开门的中年妇女缩在墙角,一动不敢动。

韩文德大声喊,你不要动,我们不是土匪,是县公安局的,因为你的身份不明,请你到我们公安局去谈谈。

大汉很凶恶的说,你们就是土匪,赶快出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韩文德听这大汉的口气很凶,知道是一个顽固分子,不再客气,刚把左手一抬,那大汉速度很快,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用力向后拧,韩文德不等他使上全力,随身一转,刚化解了他这一招,大汉的拳头又向他腹部击来,他侧身躲过拳,脚又上来了。一时间让韩文德手忙脚乱,并挨了一拳一脚。韩文德在大汉一轮迅猛的拳脚下只有躲闪的份,还不了手。

一来一往有十多个回合,韩文德看他光着脚,便以防为攻,找准一个机会,一个双龙抢珠,照大汉的眼睛戳去,大汉双手护眼,还没来得及反击,韩文德上下齐攻,用右足猛踏大汉的脚指头,大汉疼得大叫一声,右拳很重的向韩文德挥过来,韩文德左手向上一隔,右拳拐弯向上击中大汉下颚,然后左肘击打大汉耳门,起一脚把大汉蹬倒,这几下都在一气之中完成,然后全力扑上去压住,抓住左膀猛提,用左腿顶住他背部,再把他右手扳到背上,把手铐对准烤环,用嘴含着烤杆,插进烤环,咔嚓一声锁上,然后坐在大汉背上,使他无力反抗,三分钟后才缓过气来,看衣衫上全是汗水。大汉满身光滑,汗也出的不少。外面的人这才进来。

王局长吩咐,把犯人抬着走。

韩文德说,不用,让他自己走。把大汉夹背提起来,回到公安局院内,又把犯人锁进房子。

王局长对韩文德说,你还真有两下子。

韩文德说,没有这两下子,八年抗战早叫日本人打死了。

王局长说,你过会儿审问一下,验明身份。

韩文德答应了

换了湿衣服后,韩文德让人把大汉从关押房里提出来,开始审问。

韩文德坐在桌子后说,你的问题你自己知道,只有老老实实交待才是你唯一出路。

大汉说,我交代他妈的蛋,要杀便杀,老子眉头也不皱一下。

韩文德说,把你的问题查不清,怎么能随便杀人哩。

大汉说,我要喝水,

韩文德说,喝水可以,得给你戴上两副镣子,把背烤转为前烤,再给你喝水。因为你思想太反动,不这样恐怕治不住你。你好好想想。

大汉骂道,他妈的,想你妈的B。

韩文德说,你不要骂人,如果你不听话,我就要采取专政的手段对付你,我可以把你捆住双脚,头朝下的吊起来,等你啥时候镇静下来,清醒了,自己应该对我们用啥态度说话。如果你能接受的话,再把你放下来给你水喝。让你好好休息,你得好好想想,给你十分钟思考,你不是不懂道理的人。

过了十分钟,韩文德进来问,你按不按我说的办?

大汉说,按你妈的B。

韩文德说,我走了。要骂人你尽管骂。

眼看韩文德出了门,大汉说,你别走,我要喝水。我要喝水。

韩文德又进去说,你听话不听,

大汉瞪着牛眼,拿韩文德没办法,只得说,听,听,你快给我水喝。

韩文德说,先戴铐子后喝水。

大汉说,戴一副中不中?

韩文德说,带两副。

大汉没办法,只得说,随你吧。

韩文德让人搬来镣具,给大汉戴镣子,大汉骂道,日你娘,你好狠。

韩文德说,对你这样的人不狠就不行。

两副镣都戴好了,然后又叫战士捉住他,方才解了背烤,改为前烤,提来半桶凉开水给他。他双手抱桶咕咚咕咚饮了一阵,放下了桶。

韩文德说,你老实交待了,我派人给你把被子取来,叫你休息,你说哩?

大汉说,你狗日的能行,我算服了你了。你要问啥?

韩文德说,你是不是河南还乡团的大队长?

大汉说,老子就是,怎么了。

你是不是杀害了四十七名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群众?

大汉说,杀了,他们杀老子,老子也要杀他们。

韩文德说,你顽固不化呀,是个死不改悔的反革命。又敬重这是一条硬汉子,让人取来被子,让他休息。

到第二天,河南民兵要把那汉子解走回河南归案。临出门的时候韩文德对他们交待说,你们要给他戴好手烤,路上要提高警惕,千万不能放松。

他们对韩文德说,请你放心,我们都有两下子,不怕他。

当时车很少,路况也不好,一路步行,夜长梦就多。后来韩文德听说,几个把那大汉押解到华阴县,还没有出陕西境,犯人坐在地上休息,等一位民兵从身边走过时,突然跳起来,用戴着铐子的手抓去了那民兵屁股上的的手枪,迅速用嘴拉开枪栓,打了那民兵一枪,这一枪打在屁股上,多亏那是枝旧手枪,只能一发一发打,还没等他打第二发,护路的解放军枪就响了,而且一枪就要了命。当地公安局埋了人,给他们开了埋犯人的证明,这才回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