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狼嘴里掏肉(一)

梦中将军 收藏 15 66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狼嘴里掏肉(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由于日本人的条件十分苛刻,老蒋一怒之下佛袖而去,还扔下一句话,让日本人去找共产党,从此再也不见日本特使。财政部长宋子文听说日本人的条件后,也十分地愤怒地对蒋介石说:“这小日本也欺人太甚!根本不拿国民政府当回事,华北仗打败了还这样嚣张,简直是对政府的莫大侮辱,主席应予有力回击才是。日本人在华北被共产党歼灭了七十万人,早已成了强弩之末,量上海和南京的日本人也不会有多大的抵抗能力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应该派部队收复上海和南京。”老蒋的内心又何尝不想这样,然而八路军已经捷足先登,将大批的部队调往苏皖一带,已经对上海和南京构成合围之势。第五战区的国军部队,与八路的实力相差太悬殊,为了避免发生误会或是被八路浑水摸鱼给改编了,基本上都撤入了豫皖境内,就算是八路全撤走,让国军去收复上海和南京,也未必有取胜的把握,难免再打成一场淞沪会战的结局。蒋介石的确想做点什么,但是又不知从何处着手,只有静观其变。

日本特使是以陆军参谋本部支那课长影佐祯昭大佐为首,还有在华日本纺织同业株式会社理事长船津辰一郎,日本南满铁路驻京办事处主任西义显,同盟通讯社上海支局长松本重治,前首相犬养毅的三子犬养健等民间人士组成。由于蒋介石闭门谢客,同中共接触又苦于无门,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军部多次来电催问同中国政府的接触情况,情急之中想到了国民党亲日派的汪精卫。汪精卫安排亲信周佛海,帮助日本特使同地二战区的ZD司令长官联系,要求到太原面见中共首脑,把以“支那战略调整奏折”内容为基础,同时又提出和平解决上海和南京问题的方案的日方会谈内容,一并传递给了中共。但是汪精卫直言不讳地告诉陆军参谋本部支那课长影佐祯昭大佐,这样的苛刻条件只有战胜方才能提出,而日方在华北大战中惨败,如果还是这样口气强硬,恐怕谈判会毫无结果,中共同国民政府不同,对贵国并不友好,所以很可能自取其辱。影佐祯昭大佐也同意汪精卫的看法,但是对于日本军部的指令只有执行的义务,只好硬着头皮去完成这一任务。

中国经常有这样一种怪现象,提到某个人的名字是妇孺皆知,但问起该人的生平和事迹时,却又是鲜为人知。汪精卫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人物。汪精卫在中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大汉奸,可是大家对汪精卫的“卖国事迹”却是一问三不知。在此不得不花较大的篇幅,将汪精卫这个充满矛盾的人物,向人们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汪精卫在中国是一个完全被否定的人物,甚至被认为是中国人的耻辱。因此现在的中国历史教科书中,把汪精卫从辛亥革命和国民党的历史中完全抹杀,只是抗日战争的历史中实在无法抹杀汪精卫的存在,才简单地提到了汪精卫和他的维新政府。这种出于主观愿望而随意修改历史的作法,使中国人对历史产生了错误和虚假的理解,实在有碍于中国的发展与进步。

历史上真实的汪精卫,曾是近代中国有数的叱吒风云的历史人物,对中国的历史走向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在历史走到21世纪的今天,应该考虑还汪精卫的本来面目,重新认识历史上真实的汪精卫。至少,汪精卫在推翻封建清廷的辛亥革命中,将生死置之度外,几乎把一切都奉献给革命,这段历史应该实事求是地域以记载。

1905年孙中山联合海外各派革命党组成同盟会,主张用暴力的方式来推翻清王朝。到1908年冬,同盟会已经发动了六次武装起义,但都相继失败,大量革命青年为此失去宝贵的生命,梁启超等保皇党则乘机批评革命党的暴力革命。

梁启超特别批评革命党领袖们,自己躲在安全的海外,却唆使别人在国内搞送死的暴力革命。1908年冬,梁启超在《新民丛报》上撰文批评革命党领袖们:“徒骗人于死,己则安享高楼华屋,不过‘远距离革命家’而已”。梁启超批评革命党领袖的“远距离革命家”作风,批评他们唆使别人送死而为自己谋取名利的作法,一时在海外华人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掀起了一股批评革命党领袖的风潮。

同盟会内部也出现了反孙中山的运动,一些人主张“革命之前必须先革革命党之命”。反孙派攻击孙中山主要在两个方面:第一是批评孙中山近似于独裁的领导作风,说孙中山“办事近于专横,常令人难堪”,第二是批评孙中山不公开革命经费的使用情况,不少人怀疑孙中山将革命经费挪作私用。

在“远距离革命家”批判和“倒孙狂潮”的夹攻下,党内党外对革命灰心和怀疑的人士大量出现,同盟会一时间陷入失败的边缘。汪精卫是同盟会中无条件坚决支持孙中山的孙派骨干,为了挽救革命、挽救同盟会,汪精卫主动提出自己去北京刺杀清政府高官,用鲜血来证明同盟会的领袖不是贪生怕死的“远距离革命家”,使党内党外的怀疑人士重新树立起对革命的信心。

汪精卫刺杀清政府高官的设想,并不著眼于暗杀计划本身是否成功,而是著眼于用鲜血回击同盟会领袖是“远距离革命家”的讥讽,挽回民众对革命党的信心。汪精卫写给孙中山的《致南洋同志书》中写道:“吾侪同志,结义于港,誓与满酋拼一死,以事实示革命党之决心,使灰心者复归于热,怀疑者复归于信。今者北上赴京,若能唤醒中华睡狮,引导反满革命火种,则吾侪成仁之志已竟。”

作为同盟会中坚分子的汪精卫,在北京行刺被捕的消息传来后,海内外对孙中山同盟会的看法大为改变,梁启超的“远距离革命家”批判不攻自破,人们重新树立起了对革命党同

盟会的信心。可以说当时同盟会的困境,很大程度上是靠汪精卫牺牲自己的烈举挽回的。如果当时汪精卫被清廷处死,汪精卫毫无疑问要作为中国历史上的钦定英雄,永远载入史册。汪精卫在《致南洋同志书》中的一段话,也在当时被流传为佳话:“此行无论事之成败,皆无生还之望。即流血于菜市街头,犹张目以望革命军之入都门也。”

1925年7月1日,国民政府正式成立,汪精卫被选为国民政府主席,兼任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7月2日,汪精卫在10万广州军民参加的国民政府成立庆祝仪式上,庄重宣布:“国民政府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挥师北伐,统一中国”。汪精卫的发言得到了在场军民的热烈欢迎,到处响起“拥护汪主席”的口号,这是汪精卫一生中最为辉煌的日子。

汪精卫的国民政府遵守孙中山“联俄、联共、辅助工农”的三大政策,积极任命了一批共产党员位居国民政府的要职。比如汪精卫任命共产党员的谭平山为中央党部的组织部长,毛泽东为宣传部长,林伯渠为秘书长,帮助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工作,使共产党的势力在国民党中取得了较大的发展。一时间汪精卫领导的国民政府似乎一切顺利,但一个多月

后发生的廖仲恺暗杀事件,一下使汪精卫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

1925年8月19日,廖仲恺在国民党部大门前,遭5名枪手的枪击身亡。廖仲恺被刺案惊动了刚刚成立的国民政府,汪精卫亲自组成了特别委员会,调查廖仲恺被刺案的凶手

。可是汪精卫没有想到调查的结果,却显示出胡汉民是刺杀廖仲恺的幕后策划者。汪精卫念及当年他们两人在东京时代的旧情,没有公开处分胡汉民,只是将胡汉民以国民政府特使的名义派往苏联考察。1925年9月22日胡汉民前往苏联,但汪精卫这个举动被一些国民党左派批评为有徇情枉法之嫌。

廖仲恺一死,汪精卫就成为国民党左派的代表人物,遭到一批国民党右派的猛烈反对。由于右派的台柱人物胡汉民被迫离职出国,国民党右派在广州政府已无法立足,于是他们跑到北京另立中央。1925年11月23日,戴季陶、林森等一批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中央监察委员,在北京西山碧云寺孙中山的灵前,召开了自称为“国民党一届四中全会”这就是所谓的“西山会议”,与会者也被称为西山会议派。西山会议以反对联俄联共、反对汪精卫“左倾”为主要议题,通过了一系列反对联俄联共的决议案,并罗列汪精卫“为共产党护符”的九大罪状,宣布开除汪精卫党籍半年,以观后效。

虽然右派的反汪气焰十分嚣张,但由于最为重要的军权仍掌握在左派手里,所以西山会议并没有形成很大气候。1926年4月1日,广州国民党中央召开了“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汪精卫在会上重申坚持孙中山的联俄联共三大政策,汪精卫说:“西山会议派打出反对联俄联共的旗帜,就是打出反对孙中山先生的旗帜,所以成为总理的叛徒,革命的蟊贼”。

汪精卫的左派立场得到了共产党和苏联政府的高度评价,在汪精卫当政期间,共产党的确得到汪精卫很多的关照,要不是汪精卫后来当了“汉奸”,共产党很可能要把汪精卫和张学良并列起来,誉为反蒋英雄。在“国民党二大”上,汪精卫当选执掌最高权力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但此时蒋介石却以“流星般的速度上升”,成为党内仅次于汪精卫的第二号人物。

汪精卫同夫人陈璧君的爱情,也是建立在志同道合,经过生死离别的考验的基础上。汪精卫同陈璧君的爱情产生,是在汪精卫刺杀清廷要员未遂被捕入狱,被判为无期徒刑期间,陈璧君当时冒着生命危险,也参与了刺杀行动。两人越过监狱的大墙相互传书,情书相互爱慕之情,如果不是汪精卫后来投靠日寇,搞什么曲线救国,两人的爱情故事必定成为一段佳话。在中国凡事都讲究“盖棺定论”,你要是在进入棺材之前,做了一件蠢事致晚节不保,尽管你在此之前做过无数好事,都将不留痕迹地一笔勾销。汪精卫就是这样的蠢人,无论你出于何种动机,最不该做的就是向可恶的日本人妥协,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卖国贼,货真价实的大汉奸,永远地背上了汉奸卖国贼的罪名。汪精卫既没有绝对效忠于自己的私家军,也没有掌握垄断国家财政的命脉企业。汪精卫之所以能够在一无兵二无钱的情况下,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扮演顶峰人物,唯一依靠的就是他的名望。汪精卫是国民党的建党元老,文才口才过人,是孙中山最为信任的左右手,加之有曾经冒死刺杀满清摄政王的英雄壮举,这样的辉煌资历在国民党中无人可比。更加重要的是汪精卫拥有近似于完璧无瑕的正派人品,不贪污、不赌博、不吸毒、不近女色,这在当时腐败的中国政界是绝无仅有的高洁人物,汪精卫走到哪里,哪里的空气就会变得清高起来。汪精卫的政敌们虽然批评汪精卫的政治见解,但对汪精卫的人品都是非常敬服的。汪精卫的唯一政治资本就是他的名声,一旦名声毁坏,汪精卫的政治生命也就完结了。

抗战开始后,蒋介石以加强军事为由,提出国民党中设立国防最高会议为全国最高决策机关,取代以前的最高决策机关中政会。国防最高会议的《组织条例》规定:国防最高会议主席由军委会委员长担任,副主席由中政会主席担任,蒋介石是军委会委员长,汪精卫是中政会主席,所以蒋介石自然出任主席,汪精卫出任副主席。1938年3月召开的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上,又修改党章重新确立国民党的领导体制,规定国民党设总裁1人,副总裁1人,大会选举蒋介石为总裁,汪精卫为副总裁。这样蒋介石就借战争的理由名正言顺地夺取了汪精卫长期在党内的最高领袖地位。尽管如此,汪精卫在党内的影响还是巨大的,蒋介石虽然掌握实权,但在表面上也要让汪精卫这位老前辈三分。但战场上中国军队的被动局面,使蒋介石不得不铤而走险,请求苏联的出兵援助。1937年8月2日蒋介石召见苏联大师鲍格莫洛夫,请求苏联给与全面的军事援助,苏联方面答应向中国提供军事援助,但要求首先在两国之间签订“互不侵犯条约”。“互不侵犯条约”的主要目的是使中国承认以前被沙皇俄国侵占的领土,不再向苏联提起领土要求。8月21日,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在南京签字。

以上所述的历史是原历史进程中的历史,由于未来力量的介入使历史严重地偏离的轨迹,国民党内主战派和主和派的矛盾,再也没有在原历史进程中激化的因素,因此汪精卫也就没有了后来投靠日寇曲线救国的基础。同样,蒋介石也没有必要再请求苏联出兵,也不会再同斯大林签什么“中苏互不侵犯条约”,被迫地承认被前沙皇俄国侵占的百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随之而来的,却是国民党内部悄然兴起的,究竟是维持现有的独裁政府,还是同中共成立联合政府的讨论,自然而然地分为主独派和主和派,汪精卫自然地成为主和派的领袖。

MZD同ZNL、战邪、董良在一起,研究着ZD刚刚转来的日本政府要求谈判的条件,还有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的一封信。汪精卫在信中说:“日人惨败仍色厉内茬,毫无廉耻固然可恨,然可与之周旋,挟华北大胜余威,为国谋取不流血的利益,相信润之兄及中共同仁,妥善处理相关事宜。和平救国是精卫在抗战之初所倡导,余为此奔走呼号收效甚微,现今看来是属精卫短见。润之兄率中共同日人针锋相对,攻城掠地纵横华北,光复失地斩敌无数,彪悍凶猛令日人胆裂,迫日人收敛吞我野心,试图同我和谈停战。国无强武充作后盾,何来和平民安之说?润之兄想精卫之不敢想,做精卫想做而未做,令精卫钦佩不及,此乃中国之大幸,国民之大幸。现上海、南京为我所困,日人急于与我讨价,中共可以此为筹码,从日人之处觅取最大利益。以精卫之拙见,暂且答应日人条件,兵不血刃光复上海、南京,俟时机成熟可举兵满洲,届时将一统中国。精卫不才,然忧国忧民之心昭然,润之兄有棘手之事,当需精卫效力之处,必当全力为之……”汪精卫在信中隐约透露出愿同中共合作的的意思。

MZD仔细读完汪精卫的信,和日本特使影佐祯昭大佐递交的会谈条件,点燃一支烟说道:“看来这个小日本已经被我们打服了,但是还居然端着一副胜利者的臭架子,自以为是令人讨厌!汪兆铭说得很诚恳,今后如果同国民党合作成立联合政府,倒是一个可以依靠的力量,还是大家议论一下吧,这件事怎么解决为好!”MZD感到十分兴奋,看到了即将来到的抗战胜利,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把整个局势恢复到1937年事变前的状态,在作出决策前他首先想倾听别人的意见。董良政委举着会谈条件风趣地说道:“看到没有主席,一切都乱了套了。目前中国的合法政府应该是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不去同中国的政府会谈却找到我们一个在野党,这算哪门子的规矩?就算是老蒋自知无力控制局面,日本政府不应该犯糊涂吧?看来我们的确把小日本打昏了,急于同我们建立联系渠道,顾不得规矩不规矩了。依我看这件事也好办,先把这几个特使赶回去,他们没有资格同我们谈判。要么通过外交途径去同重庆的国民政府谈,要么以军部的身份同我们谈,而且在谈判时必须有国民政府的官员参与,当然能够决策的必须是我们,这样我们就做得无懈可击了!我的意见是在谈判中掌握好这样几个原则,一是对我们的战争赔偿问题,必须要毫不妥协地针锋相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我们要多少他就得给多少,否则其他问题不予考虑。当然,在具体操作过程中还要从战略利益考虑,暂时使日本保持一定的力量,利用日本来牵制苏美符合我们的利益,可以允许分期付款,但是首期付款必须要达到百分之五十。二是归还日军战俘和遗骸问题,必须用货币或者货物进行交换,而且不包括在战争赔款之中。三是台湾必须立即归还,立即无条件地撤走所有日本人,留下所有的设备和物资作为对台湾的补偿,否则我们用空军进行海上封锁,不对在台湾海域任何过往船只的安全负责。四是可以同小日本签订什么友好条约或是互不侵犯条约这类的文件,反正主动权在我们手里,待我们处理完内部的事务后照样进军东北,对小日本鬼子用不着讲什么诚信。总之,我们要充分利用这次机会,从小日本的嘴里掏出尽可多的东西,让它永远记住发动战争的痛苦!”战邪司令员也同意董良政委的意见,在具体军事方面补充道:“目前,作为侵华日本陆军精锐部队,百余万关东军并未伤元气,一鼓作气挺进东北虽然能够取胜,但是要付出较大的代价。何况我们同国民党的关系不确定,不利于我军后方的稳定,绝不允许形成第二个南北朝。在我们腾出手来对付关东军之前,还是发展东北的抗日联军更稳妥,以便我们集中精力解决内部问题。如果台湾能够回归,将是我们的海军迈向海洋的第一步,对日本将构成牵制和威胁,对收复东北更增添了几分把握。至于上海和南京我们先围着,反正鬼子从天上飞不了,地上跑不了,日本政府比我们着急,这回得好好敲小日本一笔。再过两个月不光我们的七大开幕,德国也将入侵波兰,不久欧洲就会陷入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中。很有可能这个历史过程与原历史进程比会有所变化,我们中国如何利用这个机会,在纷杂的国际纷争中获取最大的利益,是摆在我们面前最大的难题。因此,在七大以后进一步统一全党思想,迅速成立国内联合政府,结束中国由来已久的军阀割据的松散状态,才有可能达到飞速崛起的伟大目标!”经过一番讨论,决定召开政治局会议,重新审视和调整对日政策。同时加强同国民党主和派的联系和沟通,为七大闭幕以后成立中国联合政府,做好一切铺垫的基础工作。委派八路军副总司令战邪和参谋长左权,全权负责对日谈判的所有事宜,并上报国民政府也委派一名官员,共同组成联合谈判小组。

在太原八路军总部的大楼里,战邪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反常态地没有穿军礼服,而是一身草绿色的作战服,头上居然带着一顶新式的钢盔。腰间扎着棕红色的武装带,挎着一把五九式手枪,三颗将星金光闪闪。用战邪司令员的话说:“小日本算什么鸡巴贵宾,根本不配穿军礼服接待,有种的在战场上较量,老子随时奉陪!打不过就装熊,还想在谈判桌上占便宜,没门!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这时战邪的秘书进来报告,说是日本特使影佐祯昭大佐已经到了,是否现在让他进来。战邪点头同意后,由秘书将影佐祯昭大佐等人带了进来。影佐祯昭大佐一进屋便看到,在一张棕黑色的大写字台后面,坐着一位八路军的上将,穿着令所有同华北八路交过手的日军士兵,感到十分畏惧的草绿色军服,头上带着一顶从未见过的精致的钢盔。他疾步走上前深鞠一躬,“在下影佐祯昭觐见尊敬的八路军副总司令战邪将军阁下,并转达大日本帝国阁总理大臣近衛文麿,陆军大臣林铣十郎,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对MZD先生、ZD将军,以及您的问候。在下受帝国政府委托,同贵国商讨有关战争的善后事宜,还请战将军多多关照!”说毕又是一个接近九十度的鞠躬。

战邪坐在那里连屁股都没有抬,听完翻译后冷冷地说道:“首先纠正你的用词,日本国土面积不及我国的几十分之一,总人口也不过几千万,何称什么大日本帝国?其次我要通知你们,对于你们提出的条件,我们绝不能接受,还是请你们回去准备再次决战吧!”战邪丝毫没有客气。

“这……,战将军,我们受日本政府委托,带着和平的诚意来同贵国谈判的,难道贵国不喜欢和平,只热衷于战争吗?” 影佐祯昭的话不仅颠倒是非,还带着挑衅的味道。

战邪冷笑一声后说道:“诚意?你说你带着诚意?你们的军队是我们请来的吗?在我国的领土上,所有外国军队都是侵略者,你们已经被打败了还硬撑着门面,一副瘦驴拉硬屎的嘴脸。我手里有你们二十余万的俘虏,还有板垣征四郎等五个高级军官,上海和南京还围困着你们十几万的部队,居然恬不知耻地给我国提苛刻地条件,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诚意,你以为现在的中国还是满清政府对吗?”战邪无情地驳斥道。

“不管怎样,在下以为和平总比战争好,如果贵国同意和平,在这个前提下两国可以通过谈判,具体的条件可以协商解决,战将军能否把贵国的主要条件透露一二?” 影佐祯昭问道。

“好啊,我国最主要的条件是战争赔偿,日本国必须赔偿侵略我国所造成的一切损失,总费用折合白银二十三亿两,首次需付清百分之五十,余额需在三年内付清。第一次赔款交清后,未经交完之款,应按年加每百抽十二之息,但无论何时付应赔之款,或全数付清或付几分,须先期交清利息,三年内所付数额均听日本国之便。”这时战邪阅读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后,将当时的二亿三千万两白银赔款随意地乘以二,得出了这次日本赔款的数字。《马关条约》(又称《春帆楼条约》),是腐败无能的清政府在中日甲午战争失败后,于1894年4月17日,派直隶总督李鸿章为头等全权大臣前往日本马关,与日本全权代表、总理大臣伊藤博文和外务大臣陆奥宗光签署的不平等条约。共11款,并附有“另约”和“议订专条”。主要内容有:1.中国承认朝鲜的独立自主,废绝中朝宗藩关系。2.中国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及澎湖列岛给日本。3.赔偿日本军费银二亿两。4.开放重庆、沙市、苏州和杭州为商埠。5.日本可以在中国通商口岸开设工厂。

《马关条约》是1860年中英、中法等《北京条约》以来,外国侵略者加给中国的一个最刻毒的不平等条约,它使日本得到巨大的利益,也适应了帝国主义各国向中国输出资本的愿望。条约签订后,由于俄、德、法三国的干涉,日本将辽东半岛退还给中国,中国付给日本“酬报”银三千万两。

“凭什么要赔偿这么多,凭什么要百分之十二的利息,你这是放高利贷,你这是敲诈!我国政府绝不会接受这个条件!” 影佐祯昭听完战邪的话气得面色苍白,不禁大声地咆哮起来。

战邪也一拍桌子吼道:“凭什么?!就凭你们侵略中国,就凭你们在老子这块土地上打仗,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物资损失!”然后点燃了一支光复牌香烟,潇洒地吐了一个眼圈又接着说道:“那好啊,不接受这个条件其他一概免谈,你们就打道回府吧!不过有几句话还烦请大佐先生带给你的政府,或许你们的内阁同你的看法会有所不同。其一,这次来华的谈判人员规格太低,请务必派内阁副总理或是军部次官以上前来;其二,蒋介石的重庆国民政府,是目前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这是给贵国政府的一个提示,谈判对象由贵国政府决定;其三,如果否定我国提出的战争赔偿的条款,那就请做好战场上决战的准备吧!”,说到这里,战邪把一卷文件扔到影佐祯昭脚下,“这是我国的谈判条件,还请影佐祯昭大佐带给内阁和军部,或许能让他们提早做些准备,送客!!哈哈哈哈……” 影佐祯昭一边擦着汗,弯腰捡起脚下的文件,咬着牙忍气吞声地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