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八节:别了,南国(5)

醉长生 收藏 2 10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八节:别了,南国(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五个狙击手立在队前。

“你们一人负责一段距离,我命令部队冲锋的时候,他一露头就打,明白?”

“嗨!在下明白!”五个狙击手。

“准备~`第二小队,上!”

“班哉~!”30多个日军高呼着口号往前猛冲。

霍远航哗的站起提枪就扫,突地发现不对,一群日军刚刚冲进门口就向后退去,“不好!”刚想蹲下的时候就觉胸前被铁锤砸了两下,‘啪、啪’两发子弹几乎同时到达,正正打在胸前,打得霍远航向后倒栽出去。

众宪兵见敌人被击毙,齐声高呼,冲了进来。那知突变又生,顶楼平台上被击毙的机枪手又嚯突然的站起。‘哒哒哒哒……’,一片弹雨挟着怒火落下,日军登时被打得死伤狼籍,怒叫着又撤回门外。

霍远航蹲下,牙缝里倒抽着冷气抠出了嵌在防弹衣上两颗滚烫的弹头。胸口气闷,伸手一摸便知胸骨已被撞断数根。“管他的,命都没多大用了!”

“混蛋!是穿了防弹衣吗!”鬼冢廉介反手一记耳光抽在一个狙击手脸上,“为什么不打头!”

狙击手脸上火辣辣的,摸都不敢摸一下,更不敢在脸上表现出一丝委屈,“报告总督阁下,敌人移动速度太快!头的目标太小,我们实在是没把握击中。”

鬼冢廉介根本就没听狙击手的解释,咬牙道:“迫击炮,就位!”

木村新兵卫大惊,劝阻道:“总督阁下,满楼满地还有我们这么多晕过去的日本人,炮弹落下,他们一定会受到伤亡,而且,万一炮弹伤到了后面四号楼的谢南国……”见鬼冢廉介的脸色赤红,狰狞的盯着三号楼顶,自己的话好象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明白劝也无用,渐渐的没说了。

六门迫击炮迅速的架在卡车后面,炮手们只等一声令下,就将炮弹倾泻在敌人藏身的平台。

鬼冢廉介心里邪火冲天,自从这批大地特工登陆新加坡以来,连串的事件已经让他的愤怒升到了极点。他明白自己的政治前途已算是完了,要是再不把谢南国抓回来,上军事法庭也不是不可能。“打!”

‘嗵’,迫击炮弹的底火已将一发炮弹送出了炮膛。

霍远航突听一声厉啸,‘咻~~’钻入耳朵,迅速卧倒趴在地上,“没用的日本鬼子,居然开炮打我一个人,真给面子!”‘轰’,炮弹直接打在防护墙上,炸出了一个缺口。

简单的调整后,炮手大声报告,“调整完毕!”

“六门齐射,打!”

‘轰轰轰……’,炮弹在顶楼平台上腾起一团团的火光和烟雾,震得整幢大楼摇摇晃晃,密集的炮弹能将几百平方米楼顶上的任何血肉之躯撕个粉碎。

霍远航双手抱着头,胳膊肘驻在地面上,尽量不让胸口与地面接触。饶是如此也被震得气血翻腾,硝烟呛得本就喘气困难的肺里更是气闷。‘轰’,一发炮弹炸在几米远处,强大的气浪把霍远航掀翻,重重撞在防护墙上。“咳咳咳……”,霍远航腿上和两肋打进了好几块弹片,打在胸前和背后的弹片虽没打进身体也是又撞断了两根肋骨。气闷和剧痛同时袭击身体,令眼前发黑。又一发炮弹打在防护墙上,震动把霍远航又弹离了防护墙。

“上!”鬼冢廉介见顶楼的机枪手没再射击,心知就算不被炮弹覆盖了也是不敢站起来,命令步兵冲进大门。

气浪把霍远航高高掀起,又砸落在地。霍远航再也忍受不住,‘噗’的一口鲜血喷出,转眼被吹去无踪。

“早晚是死,不能象头狗熊一样趴着被炸死!”霍远航抓起机枪蹭的跳起,“狗崽子们朝这打!!!”狂怒的弹雨接替了他的吼叫。

“这都是些疯子吗?”日军士兵都愣愣的抬头仰望着那个单腿踩在防护墙上的机枪手,居然浑忘了开枪。

机枪手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枪管早已打得通红,弹带也已打光,手掌滋滋冒着青烟,仍旧住得紧紧的不肯放松。机枪不再喷出火舌,代替子弹向日军射击的是机枪手的狂吼。不断升起的团团黑色硝烟,仿佛是舞台的背景,衬得机枪手的身影俞发高大,就和一尊战神一样的勇武。

‘轰’,一发炮弹几乎就是贴着霍远航的背后炸开,无数的弹片和气浪同时打在他背上。霍远航猛被气浪吹出了平台,高大的身躯在风中飞翔,就象雄鹰一样掠向大地。在那一瞬间,霍远航的心里突然一片安宁,世上的所有嘈杂全都消失不见。“帝国的天也是这么蓝吧……”望着急速离去的天空,霍远航轻轻的伸出了手,仿佛想再抚摸一下温柔的白云……

‘嗵~`’,霍远航回到了大地……

“都发的什么呆!还不快冲!”鬼冢廉介气急的大叫,指挥士兵向三号楼冲去。

没有了机枪手的阻击的过程显得异乎寻常的顺利。三号楼被小心翼翼的日军占领后,鬼冢廉介往后面一看气得七窍生烟,没有碰到抵抗的原因非常明显:

墙上赫然一个大洞,满地的尸体和伤兵都能证明,大地特工已经跑掉了!

“你没有派人把医院围起来,是吗?”鬼冢廉介慢慢摘掉防毒面罩,突显平静的问向浅野宫二。

“报告总督阁下,我们前门的兵力只有30多人,在不知道敌人有多少人的情况下,怕敌人冲出来兵力不够,所以没有派人……”浅野宫二脸色突地变得惨白,语速也急速加快,因为鬼冢廉介慢慢的提起手枪对准了他的额头。“总……院墙上有电网,后巷还有一辆装甲车,所以在下以为……”

“以为我要枪毙你?”鬼冢廉介平静的打断道,‘啪’,手枪枪口已冒出一缕青烟,“判断正确。”

鬼冢廉介心里的火泄了一点,枪毙浅野宫二其实是为自己的失察在生气,也是提醒自己现在需要冷静。刚刚被一挺机枪拦得前进不得就应该想起调后巷的装甲车进来了,当时心急如火,硬是给忘了!其实这倒也不能怪鬼冢廉介,他身为总督,日理万机,当下又要指挥作战,那能事无巨细就全记得。

木村新兵卫放下一个伤兵,挥手叫医护兵过去,对鬼冢廉介道:“报告!大地特工包括谢南国一共7个人挟持了我们的装甲车,往东边跑了有几分钟了!”

“医护兵留下,全体上车往四号公路追!”

鬼冢廉介跳上车边开车边命道:“这里从四号公路走离海边直线不到20公里,他们是想从海上撤退,肯定有潜艇接应。通知支那海军,马上在情人礁沿海布防。还有我们的海军,派出驱逐舰搜索大地帝国的潜艇!”

木村新兵卫道:“支那海军已经报告过,有匿名人举报在军舰上和基地都安装了炸弹,而且在基地里也确实发现了两颗炸弹,现在正在排爆。军舰都已经开回了基地检查。”

“那是大地特工的诡计!命令他们立即出发,不得有误!”新加坡伪军海军就那么几艘陈旧的日产过时型号驱逐舰,就算全炸沉了鬼冢廉介也不会心痛得少吃一碗饭。何况根本没有炸弹,如果有心炸沉又怎会有匿名人举报。

“嗨!”

“情人礁沿海一带和四号公路附近现在有多少部队?”

“我们的部队几乎全调去围剿叛军了,支那陆军的巡逻部队也都大部分赶回城里维持治安,那边恐怕就只有几支人不多的小巡逻队。”

“有多少算多少,全部沿四号公路布防到情人礁一带,见到大版级的装甲车就打!”

“嗨!要不要调一部分围剿支那叛军的部队去四号公路?”

“不用了,调也来不及。大地特工和支那叛军肯定是联系好的同时行动,用佯攻调开我们的兵力。就算不是佯攻,也要趁此机会全歼了叛军!”总督位置是保不住了,鬼冢廉介只能以全歼叛军和抓回谢南国来抵消一点罪责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