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猫: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要做一只鼠。我偷吃主人一条鱼,会被主人打个半死。老鼠呢,可以在厨房里翻箱倒柜,大吃大喝,人们却认为这是情有可原。


鼠: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要做一只猫。吃皇粮,拿官饷,从生到死都有主人供养,时不时还有我们同类给他送鱼送虾,自在得很。


猪: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要做一头牛。工作虽然累点,但名声好,而我们只是傻瓜、懒虫的象征,连骂人都要说“蠢猪”。


牛: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要做一头猪。我吃的是草,挤的是奶,干的是力气活,可有谁给我评过功,发过奖?做猪多快活,吃罢睡,睡罢吃,肥头大耳,活得赛过神仙。


鹰: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要做一只鸡。渴有水,饿有米,住有房,还受人保护。我们呢,一年四季漂泊在外,风吹雨淋,还要时刻提防冷枪暗箭,活得多累呀。


鸡: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要做一只鹰。可以翱翔天空,任意捕兔捉鸡。而我们除了生蛋司晨外,每天还胆战心惊,怕被捉被宰,惶惶不可终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