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之交中国的黑人雇佣军ZT

苍之涛肆龙子 收藏 14 9730

明清之交中国的黑人雇佣军


明清之交中国的黑人雇佣军


明清时期,大量黑人来华。尤其是葡萄牙人东来,带来了许多黑人,主要来自非洲,还有印度和马来亚的黑褐色人种,他们开始在中国繁衍生息。1554年澳门开埠,作为中国最早对欧洲开放的贸易港口,澳门逐渐成为华洋杂居之地。其中,黑人在澳门社会中起着重要的作用,而且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也有荷兰人带来的黑人,《明史.和兰传》就记载荷兰人“其所役使名乌鬼。入水不沉,走海面若平地。"

当时黑人给中国人的第一观感,除惊人的外貌外,首先就是黑人勇敢善战,忠于职守。明人就记载“此类善斗”,战斗力很强,冲锋陷阵,在所不辞,“故将官买以冲锋”,并成为澳门最主要的军事力量。清工部右侍郎赛尚阿奏陈澳门情况时就说:

“又有番哨三百余人,皆以黑鬼奴为之,终年训练,无间寒暑。”

这些黑人在军队中充当士兵,成为军队重要的组成部分。1606年,黑人和葡萄牙人还一起参加了在青洲小岛的战斗.1622年,在葡荷争夺澳门的战争中,黑人对战斗的胜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据载当时还有一名女黑奴女扮男装,杀死了2名荷兰人。文德泉《澳门的奴隶贸易》中也记载了当时的情况:来自非洲的黑奴,构成了澳门军队的主力。


明人记载当时的葡萄牙人每人拥有4-20名黑人奴隶,黑人在澳门社会中政治、经济、社会地位低下,黑人不满现状,加上明朝边疆一些将领的引诱,于是黑人纷纷出逃,寻找更好的待遇和新的主人。 乾隆九年(1670),朝廷中的两个黑人苦力在护送葡萄牙大使回澳门时竟然逃回了宫中,声称不愿再为葡萄牙人干活,愿意为中国皇帝干活。当时威振东南海上的“一官船国”的领袖郑芝龙手下 就有一支黑人军队就是由这样一批黑人组成的。

郑芝龙的女婿从澳门来到安海时,为他带来了大量的黑人充军,组成了一支黑人雇佣兵部队。当时在福建的何大化就记录说:

“…唐王依靠一个福建人(指郑芝龙)的勇敢与忠实在该省会(福州)设朝。他年轻时曾在亚马港成为基督徒,后从事海盗生涯,现在荣华富贵,将其义务忘得

一干二净;但他手下有300个各种民族的黑人。他们都是基督徒,是他十分信任的卫兵。”


1647年,在安海,从澳门逃跑的黑人超过200人。耶稣会的档案中也载:

“200多名各族黑人在得到一位福建军官(指郑芝龙)邀请后,逃离他们亚马港的主人。”


比利时传教士鲁日满的记载更加详细:

“在战斗里,这些士兵中表现最勇敢的是咖吠哩(Cafres)人(大约是南非洲班图人)。在尼古劳(指郑芝龙)重金及许诺的邀请下,他们逃离其葡萄牙人及西班牙人主人。”

这一次澳门黑人出逃事件是入清以来最大的一次逃奴事件,这些从澳门逃出来的黑人组成了郑芝龙的黑人军队。200多名各族黑人在受到郑芝龙“重金及许诺下”出逃也是合乎情理的,因为他们也想得到更丰厚和公平的待遇。而且他们出逃后的确也为郑氏王国的建立和巩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历史上的澳门》记载,黑人视圣母玛利亚的像为一面旗帜,在宗教热情的驱使下加入到反对异教徒的队伍中。郑芝龙的黑人军队,其士兵大部分也是基督徒。同书还载:

" 在那里(安海),有一些澳门的黑人。他们是基督徒,是那位官员(郑芝龙)的士兵。一官手下一直有大量的从澳门来的棕褐色的基督徒为其效劳。"

郑芝龙的黑人军队忠实可靠,而且这些“黑番鬼”“猛过白番鬼”,军饷也低于白人。而且黑人擅长铸造和操作火铳,为郑氏家族的发展提供了部分武器保障。《在华方济各会会志》中就载:

" 这些士兵是郑芝龙从澳门和其他地方弄来的。……他们的连长叫马托斯( Luis de Matos)是一个聪明、理智的黑人.....一官手下一直有大量的从澳门来的棕褐色的基督徒为其效劳。他们有自己的连队,是优秀的铳手。他(指郑芝龙)最信任他们,用他们护身、充兵役。"

这些黑人为郑氏家族事业的发展和巩固贡献不少。他们十分忠心,捍卫自己的主人,为主人赴汤蹈火,为主人而战,并得到中国人的良好待遇。许多时候,黑人还通过语言的方式和勇敢的行为来表达对主人的忠诚。郑芝龙对来自澳门的黑人是十分宽容的,传教士记载:有一次,黑人通宵达旦地庆祝耶稣升天节。黎明时鸣号放枪,郑芝龙突然听到这巨大声响,吃了一惊,因为他事先未得到消息。得知原因后,他就下令赏众人酒水、糕点,并赐银作为白天继续庆祝的费用”。郑芝龙对手下非常宽容、爱护,难怪那么多澳门黑奴逃出澳门前来投奔他。


随着其后郑家军队权力为郑成功掌握,这支黑人精锐部队也成了郑成功的手下。据记载;在郑成功进攻南京的战役中,这支黑人部队参与的南京城墙下和长江边的血战;在收复台湾的战役中也有黑人部队参战。其实这不是当时唯一的黑人部队,当年明清两代广东地方的官员都曾大量雇佣黑人为士兵,1637年英国的威德尔率舰队从果阿航行至澳门,他们的勘探河流情况的探测队于中途被中国舰队拦住,不让他们前行,明朝舰队上的通事(翻译)就是一些从澳门逃出去的黑奴。中方官员通过通事规劝这支队伍返回。最终这支英国的探测队返回了澳门。《方济各会中国书简汇编》中也记载了从澳门逃出来的黑人基督徒成了“广东省军队的总兵(Capitan General)”的手下,竟有200多个黑人基督徒。


至于这批黑人的最后归宿,几乎就没什么资料可查了。明代蔡汝贤长期任广东布政司参政,职掌邦交贡赐之务,因职务与地利之便,得以累积他对来华欧人的观察与记录,绘制成《东夷图像》,其中记载:" 尝见将官买以冲锋,其直颇厚,配以华妇,生子亦黑。久蓄能晓人言而自不能言,为诸夷所役使,如中国之奴仆也,或曰猛过白番鬼云。"也就是说确实有黑人和华人妇女结婚生子的事,但我认为这些能和华人结婚的毕竟是少数,当时中国人普遍的认为他们是“黑鬼”的。可能这批郑家的黑人雇佣军就此孤单老死在了台湾岛上。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