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四十七章

liuz345 收藏 8 4
导读: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四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老天有眼,专家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歹徒们先后分四次释放了一百六十名人质,其中有近120名人质是我们最担心的老人跟小孩。当时我们全体就想那些谈判专家敬了一个礼,感谢他们的努力,才让我们成功的几率有很大的上升。同时也意味着我们可以避免许多因此而造成的伤亡。谈判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歹徒已经发出最后通牒,最后的24小时里,让我们必许解除包围。并且准备好两部货车,带尾棚的那种,否则后果自负。

由于庄子地形复杂,并非理想的选择,因此指挥部决定引蛇出洞。为了把准备时间留的更加充份,同时也是让对手心理警惕稍微放松,所以并没有在第一时间里答应对方的条件,故意拖延到离最后期限前十五分钟才答应下来,在此时间把两部加过料的车一并开进了庄子。这一招让我们的对手很不适应,从他们慌乱的语气跟后面纷乱的行动中,我们能很清楚的看出来。

耐心等他们连同人质一起上了车,我们进入行动准备。说句实话,我心里很担心,因为我发现我们前面的对手并不是那么简单。虽然他们刚开始时出现了一些慌乱的状态,可他们能比较快的恢复过来,再加上他们持枪的姿态跟行进的动作,我可以肯定这是一伙受过军事训练的混蛋。当然跟我们比起来,他们只能用一个菜来形容。但这不代表他们就没有杀伤力。

车子开始滑动,并很快出了庄子,驶入了我们攻击位置。一声令下,只看两部车子内部几声闷响,强光跟催泪气体一下子就充满了整个空间。我们冲到车前,非常迅速的把人质跟歹徒分开,并且把所有有可能反抗的家伙全部击倒,绝对的一击毙命。

从开始直到最后一声安全喊出,只有短暂的十几秒,可我却感觉好象过去了十几年。我一边拖着两个人质往安全区域跑,一边在心里把所有知道的神灵谢了个遍。突然,耳机里传来老鼠叫声:“有炸弹!小心人质!”我本能的把人质往下一压,身后便传来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嘭的一声就把我横推了出去,整个身子像树叶一般飞出去四,五米远后,便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一时间,我整个脑袋像炸开了一般,眼前一片漆黑,胸口闷的让人无法呼吸。刚一张口,便喷出了一口血,耳机里喊叫声像是被什么东西阻隔了一般,时近时远。人一下子就晕过去了。

等我醒来时,已经躺在了病床上。猴子守在我身边,一看我想起身就赶紧按住我,告诉我不要乱动,我现在需要躺着。其实刚才动一下就已经让我很不好受,头一阵阵发晕,并且伴随着强烈的呕吐感,我知道这是头部受到强烈冲击后,所产生的脑震荡。我问猴子老鼠跟队里的战友都还好吧,猴子却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只告诉我不要太担心了,我现在的任务是养伤,一切等好点了再说。看猴子神色部队的样子,我知道情况很不乐观。但是我现在就是问猴子,他也不会跟我说什么。再加上头一阵比一阵晕的厉害,我只好闭上眼睛跟嘴巴,不一会又睡过去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队里的战友都轮流来看了我,但始终没有看到老鼠的身影。我心里充满了不祥的预感。好不容易逮到刚来就找借口想溜的猴子,在我的一再追问下,猴子终于把那天的真实情况告诉了我。

就在前面我们顺利解救下人质,把他们往安全的地方带的时候,走在我后面的老鼠突然发现他负责的两名人质中的一名女人质有反常举动。象发病一般的突然推开了老鼠的手,并用手在怀里扯了一下什么东西后,便想往人质多的地方跑。老鼠一下就把她给扑倒在地上,这才发现她身上绑满了炸药,而且已经触发了。老鼠便使劲压住那个拼命挣扎着想往前爬的女人。直到引爆前,他才喊出拉那句我已经知道的话。

说到这里,猴子跟我全哭了,自从我当兵以来,这已经是第三个战友倒在我身边了。每一次,我的心都会被撕裂。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这样的事我到底要经历多少次才算是个头,我甚至怀疑当初选择军人这一行到底是对还是错。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猴子才告诉我另外一个不幸的消息。这是一个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战友,直到现在他在我脑海里也只是一个并不清晰的影子。他叫王原军,是快反二队的。宁夏固原人,现年12岁,今年刚升的士官。他当时离老鼠很近,这一切他应该是第一个看见的。他一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当时如果他把人质按在地上,并且自己也一起趴下的话,是能够活下来的。同样,事后只要他自己不说也没人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也没有谁有权利对他说什么。可他把人质按倒在地后,毫不犹豫的也一起扑了上去,跟老鼠一起用自己的身体压住了那个随时可能爆炸的女人。也正是他跟老鼠的这一举动,才使得在炸点附近的十一名人质跟我和另外两名占有逃出生天。听到这里,我眼泪又一次的流下来,泪光中,我仿佛再一次看到这两位战友。。。

他们的追悼会很隆重,军区所有的首长几乎全到了,连军委也派了人来。我不顾伤痛没好,从医院跑过来。这一天,也许是军区大礼堂建成以来,盛载眼泪最多的一天吧。所有参加追悼会的人都哭了,哭声直冲云霄,里面含着太多的不甘。

一路好走,我亲爱的战友,我不知道人死后会不会有灵魂在飘,可我相信有!作为军人,你们绝对对的起自己身上的军装跟称谓!如果你们在天有灵,那请相信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一定会用敌人的鲜血和生命为你们做祭奠!当那时侯,我们会再敬美酒与你们一醉方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