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砍价 13种药被挤出90%水分

广东药品采购由专家砍价 13种药被挤出90%水分





“专家砍价”再曝虚高药价,今年起,广东省医疗机构药品实行统一“网上限价竞价阳光采购办法”。一轮接一轮“竞价”和“专家砍价”程序,成为决定全国数千厂家的数万个药品最终是否入围的必经门槛。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药品价格比拼大战中,药厂如何令药品“变脸”的行径,药价虚高的种种“水分”,在“阳光”之下暴露无遗。


千余种“新药”97%是“变脸”


阳光采购建立了统一的网上平台,企业今年2月开始报名,竞价情况全部在网上进行,一些不为公众所知的数据逐一呈现出来。


一位医院管理者对记者说,这个平台就像一个舞台,皇帝穿上“新衣”是怎么样的呢?在大街上走一走公众就知道了。


列入本次阳光采购的药品品种,以通用名计算共有6440个,品规(即同一品种、各种规格)数量达49349个。“一药多名”现象泛滥,冒出来的大量所谓新药,名目繁多的剂型,以及各种不同的规格、包装让人咋舌,有的甚至连在三甲医院药房干了几十年的药学老专家也闻所未闻。


阿奇霉素有商品名97个,左旋氧氟沙星有商品名92个,克林霉素有66个,加替沙星有61个,头孢他啶有59个……总共有155种药品,被套上了10个以上不同的商品名“马甲”。


还有不少企业的药品,通过换剂量、换包装、改剂型、改容量等,想方设法规避招标、竞价。一个药品就拥有几十个品规的屡见不鲜,如注射剂,左氧氟沙星有62个规格、克林霉素有54个规格。


广东省医药采购服务中心副主任杨哲说:“有的将注射剂改成片剂、胶囊、干混悬剂,有的将片剂改为胶囊,有的将硬胶囊改为软胶囊,有的将颗粒剂改为口服液,甚至有的将普通片型转换为梅花状等异型片,也当新药报批。”


本次阳光采购中,有1339个参与议价的所谓“新药”,从未在广东市场销售过。据采购中心专家组分析,其中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新药只有35个,其他绝大多数是改剂型、改组方、改规格、改包装,通过“变脸”成了“新药”。


专家出手“挤掉”多少水分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药学部副主任邝翠仪以“主谈判官”身份,3月28日和29日,参与了这次阳光采购设置的重要环节——与企业代表面对面谈判。她是从5000多名有关专家组成的专家库中,随机抽取出来的专家之一。


“我作为药师,平时已有药价虚高的印象了,通过谈判,虚高情况果然一一得到了印证。”邝翠仪说,企业在自主定价上有很多不符合国家要求,“甚至可以说是离经叛道”。


很多药品属于市场调节价,定价随意性非常大。如某公司生产的阿魏酸钠注射液(5ml:0.1g),最高价格为253.1元一支,而同竞价组中乙公司生产的同类同规格药,最低价格是1元一支,相差了253倍。同样是聚肌胞注射液(2ml:2mg),最高价格为42.03元一支,而最低价格为0.24元一支,价格相差175倍。


“在谈判中,企业基本上不会因为专家要求降价,就肯老老实实降的。”邝翠仪说,有种每片才3克重的药,报价45.2元,谈判开始后改报29元,专家认为降得不够,继续谈判,几分钟后,厂家改22元,到最后确认了20元的报价,降价达55.7%。


据她介绍,企业一般都使劲夸大成本。专家曾经把一盒42.48元的药压到27元,企业说自己科技开发费就是一盒4元,但到底这个科技开发放在哪里,却根本说不出来。


她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补肾丸”(中成药)。这个药品用了三层包装。“大盒里面有小盒,小盒里面空空荡荡。起码能装4包,但只有2包。如果这药是非处方药拿去零售也罢了,当过年礼品最好,但要进医院就不同。我们当场告诉企业代表,你要把包装除掉,让患者少承担些过度包装后的高额费用。”这个药原来报价45元多,最后压到20元。


有一种2毫升的注射液,厂家乱报用料夸大成本,竟然号称每支要用金银花250克、薄荷250克、连翘250克、夏枯草250克等等。“总共八九种中草药,每种都有250克,竟然只做出2毫升的药,这些原料起码可以做几百上千支了。”专家说。


谈判中,专家遇到不少滥用分散片、泡腾片、滴丸等技术情况。广东药学专家杨俊何说,某些药溶解度、吸收都非常好,也把它改成分散片。但有一些药,像板蓝根,溶解以后口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却改成泡腾片。有一些不含挥发性成分的药品也做成滴丸。有某种药几十年来都惯用普通片,使用方便,疗效好,却把它改成丸剂。“这种所谓创新,实属多此一举,目的是提高价格,利用奇异剂型避开与原类似药品竞争。”


在这些“新药”中,七成以上为虚高报价,属于离奇报价就有几十个,报价比实际价格高几倍甚至几十倍。经过谈判,有13种药被挤出了90%以上的“水分”。最高的是一家企业生产肺宁丸(0.2克),原报价为36.68元,专家谈判后为0.13元,降价幅度达99.66%。


药品供应能否形成简单链条


一家医院药剂科的刘主任也是一名“主谈判官”,她对记者讲了这样一个事例:


有种抗肿瘤的药,成分是一些很普通的中药材,比如党参、北芪等,但做成口服药后,100毫升报价498元。专家问,肿瘤病人已经很惨了,你的药怎么贵得离谱?回答是:“肿瘤病人的命都快没了,还留着钱干什么?只能398元,再不能降了,如果降了,别的省份也跟着低于这个价,那我宁愿放弃广东市场。”


她说,药价之高是老百姓之痛,尤其是抗肿瘤药,多数是些辅助用药,国家有关部门应对此更加关注。


一些专家提出,要缩小企业自主定价范围,杜绝企业恶意定价行为,才能治理药价虚高现象。杨俊何认为,药品作为非直接消费的特殊商品,应当尽可能缩小企业自主定价的范围,像处方药,尤其是注射剂,不应列为企业自主定价。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张寿生说,广东推行以政府为主导、以省为单位的集中竞价阳光采购模式,保证患者用上质量优良、价格合理、安全有效的药品,也希望逐步建立有合理价格的药品数据库,成为以后采购的重要参考。


专家指出,医药购销的中间环节太多,也是造成药价虚高的重要因素。本次“阳光采购”方案,出台了与竞价和专家“砍价”成果相衔接的、针对流通领域的“两票制”。


在行业内外都流传着一种说法:一个出厂价为10元的药品,经过流通公司变成20元,到省级经销商变成30元,再到开票公司变成40元,其后的配送公司、医院环节等,层层盘剥、层层加价,到患者手里可能就要近百元了。


“我们压价,压的实际上就是中间的成本。”杨俊何说,有一个10克的软膏,只含200毫克的膏体,却报价93元。“企业说药本身的成本是9元,但中间费用要50多元,包括销售配送23元、财务费用16元、管理费用12元,七七八八加起来,就要93元。经过谈判,最后把价格降到21元。”


张寿生说,药品入围后,接下来进入医院采购程序,“两票制”的新模式将减少中间盘剥,改变环节太多的弊病,希望从药厂到医院终端,只有“药厂——配送公司——医院”这样一个简单的供应链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