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骑士 第一章 坠崖 第五章 石僧(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4/


讲故事?我和胖墩对望一眼,在这地方,听一个老和尚讲故事,真是匪夷所思,现在只能用“哭笑不得”来形容我们的心情。

“在讲故事之前,想请问二位施主尊姓大名,令尊姓谁名谁?”

我清了一下嗓子,掩饰我惊奇的表情。

“我复姓公孙,叫靖明,这是我的好哥们,姓风,单名一个寰字。”

我也不管这千年老和尚是不是能听懂我所说“哥们”的意思。观老和尚脸色,听到我名字时,眼中欣喜之色若狂,再听到风寰的名字时,更是点头不已。

我心中奇怪,想询问究竟,老和尚这时却开始讲他的故事了。

“自盘古开天辟地,女娲娘娘造人开始,天地万物,在诸神的庇护下,自由生活,没有洪水滔天,没有连年征战,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没而息。这种天下升平的太平盛世直到水神共工大战火神祝融为止。”

说着摇头叹息,不胜惋惜。

“水神火神大战数百年,从东天打到西天,南疆战到北地,所经之地,不是洪水滔天,就是大火绵绵,人畜动物无一幸免,真是生灵涂炭。最终水神共工不敌火神祝融而败走,一气之下,头撞西天之不周山。不想这不周山乃是支天支柱,撞到了不周山,天上出现了一个大窟窿,洪水如注,从这窟窿中倾然而下,淹没了所有山川大陆,真是惨不忍睹。”

“这些不都是山海经中的哄小孩的神化故事么,,老和尚是不是老糊涂了?”

胖墩低头细语道。

“别说话,仔细听老师傅说。”

老和尚也不管我俩所说之语,继续说道:“女娲娘娘看到她所造的大人小孩都惨遭洪水之害,于是驾着一头万年神龟,炼五彩石将窟窿补住,砍下神龟四肢,将塌下的天支起来,但从此天倾西北,地斜东南,天下所有的水都流向东南,大地才成现在的样子。”

“大师,这些我都在上学的时候听老师讲过,不过都是一些神话故事,听大师道来,好像确有此事。”

“此事乃是神仙作为,岂为一般凡夫俗子所能知,这些都是真实的神迹神事,无一虚假。”

老和尚看着我和胖墩,他的眼睛告诉我们,这事毋庸置疑,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本来大家都以为天补上了,就会万事大吉,又会回复到天下升平的时代,可惜这一次满天诸神都错了,因为天外的妖魔鬼怪跟着洪水混进世间,隐藏于他天上人间的每个角落,伺机捣乱破坏。从那以后,天上、人间没有一刻安宁过,地下人们争权夺利,战争连年不断,天上诸神也是勾心斗角,你敲我诈。”

说着又摇头叹息,眼睛无神,似在怀念那天下升平的好日子,又在愤恨你斗我抢、尔虞我诈的天下。有无限悲伤无法言语。

“大师所说的勾心斗角之事是不是指天神的十个儿子—太阳,在天上作乱,炙烤大地,蚩尤作乱?”

老和尚从怀念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惊异的看着我:“公孙施主为何知晓?”

“我也是在家传的一本书上看到的,天上诸神为了地盘权利,你争我抢,尔虞我诈。天神纵容十个儿子在天上肆意炙烤大地,世间生灵涂炭,猛兽肆意害人。遂有后羿携红色长弓,白色羽箭,射下天上的九个太阳,只留下一个照亮大地。”

看到老和尚眼中的赞许之色,我继续说道:“时有铜头铁膀妖人蚩尤为祸仙凡两界,无人能阻。有熊国主,姓公孙,名轩辕,率风后,力牧二将,大战蚩尤于涿鹿之野,擒而诛之,从此天下太平。黄帝划分州野,制礼兴乐,教化百姓,曹胡发明了上衣,伯余造了下衣,於则做了鞋子。百姓们从此不再穿兽皮树皮,从此皇帝代炎帝而成天下共主。我只知这些,其他的就再未能知晓了。”

“公孙施主所知甚详,有些老纳都闻所未闻。自黄帝征服蚩尤、成天下共主之后,就化身为龙,离开仙凡两界,不知去向,在离去之前,他给大将风后留下他一身飞龙铠甲和一把轩辕神剑,在华山脚下制此洞穴,将铠甲和神剑置于此地,待日后若有妖魔作怪,自有人前来,披甲持剑,斩妖除魔,必会保天下太平。交待完之后就腾云驾雾,从此不知去向。”

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土孙和尚,忽然抱住老和尚,大声悲哭起来。这一变故让我和胖墩莫名其妙。

“师傅,你不要再说了,还是静心凝气,保住身体要紧!”

我这才发现,原来老和尚石化腿脚的地方又向上蔓延了一些,已经到了下腰。这一变故让我们大吃一惊。

“大师,这是何故?”

我指着他已经石化的腿脚说道。

“唉……,自从黄帝化龙飞天之后,天下确是太平了一阵,但后来又有妖魔鬼怪作乱,不瞒两位,我乃风后大将军后裔,身兼保护仙甲神剑和向妖除魔之责,无奈妖魔法力日强,我节节败退,最后只能固守此仙穴,只想保住仙甲神剑,待神人出现,披甲持剑,降服妖魔。我苦候数千年,神人竟未能至,妖魔已进入此穴,我所坐之处乃是此仙穴的根底,此处一破,仙甲神剑将会落入妖人之手,那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原来大师用身体和一身无边法力镇住此处,只为保住仙甲神剑。”

“我镇守此处,不能分身降除凡间其他邪妖恶魔,只能收土孙为徒,让他代我之职。时值今日,我知时日无多,召回土孙,就算玉石俱焚,也不能让仙甲神剑落入妖人之手。”

“大师舍生取义,侠之大也。我二人虽不能降魔卫道,但也愿尽力舍身,助大师一臂之力。”

“我本以为天意如此,万念俱灰,不想两位及时出现,真是黄帝显灵,救万民于水火!”

说着抬眼望向房顶,这房子其实是在山中凿出来的,上面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不知他在看什么。

我本想问为何我俩的出现怎么能救万民于水火,难道杀我俩来祭天?

“两位可知三十六计?”

我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这和尚在这危急存亡的时刻,会问这么古怪的问题,难道脑子烧坏了?我也不再多想,幸好家中有本古老的手抄本三十六计,我时常会拿来研究研究,已经滚瓜烂熟了。

“三十六计,乃是战国时期所著,以《易》为本,讲的是为人处事,作战计谋。”

“这书的出处咱们不用去考究,我单问施主,三十六计中那一计最有用,最能解切身之险?”

“‘全师避敌。左次无咎,未失常也’。古人按语说:敌势全胜,我不能战,则:必降;必和;必走。降则全败,和则半败,走则未败。未败者,胜之转机也。我觉得若身处险境,敌强我弱,此计最好,可保全实力,为来日卷土重来的根本。”

“施主真乃神人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