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骑士 第一章 坠崖 第四章 石僧(上)

wxp0580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4/


这次听得真切,的确是脚步声,连脚跟着地,脚掌蹬地的声音都能分辨出来。而且更可怕的是这声音好像就在我们身后,我回头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手电筒在胖墩手里,他那O型嘴又张开,口水向黄河泛滥一样。

我一把抓过胖墩手里的手电筒,往后一看。原来是个身着僧衣的和尚,看年纪和我差不多,但是没我这般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他双手合十,喧了一句“阿弥陀佛。”

“两位施主来到此地,必是有缘人,请随贫僧来。”

说完转身朝长廊深处走去。我拽了一把还在擦口水的胖墩,跟了上去。这里很漆麻乌的,我们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横竖都出不去,还不如赌一把,跟这个僧人去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玄机。自古都是和尚心肠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想来这和尚也不会坏到哪里去,如果他是个花和尚,那只能怪我们命苦。

僧人在前面走着,我们距他一丈远跟着,不敢靠的太近。这时才发现原来这位僧人穿的是石头做的鞋子,所以走路才会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

长廊的尽头,是一个拱形的石门,两扇门叶紧闭,光秃秃的门叶上挂着两个石环,这门环都是石头做的,真是石到家了。

走到门前,年轻僧人转过头来对我们说:“我师傅他老人家就在里面,我出去这么多时日,刚回到这里,还未见他老人家,就正迎上两位施主,我想他老人家看到两位事主光临此地,一定会非常高兴。”

我“哦”了一声,仔细回想起来,原来我们两个刚从那洞口掉下来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必是在我俩昏迷之后才到的,但是看样子他并未发现我们两人,那他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难道还有别的入口不成。想到这里,我便出口询问。

“这位师傅,我俩坠落山崖,不幸掉进这个地方,误打误撞走到师傅静修之地,打扰师傅静修,还望勿怪!”

僧人双手合十,喧了声佛号。

“施主不必客气,能到这里来,必是有缘人。”

“门口那朵蓝色火焰想必是大师所点。”

“正是贫僧所点,那盏灯火一燃,师傅就知我已回来,这长廊中所有机关都会自动关闭。”

原来这是他们师徒的暗号,幸好我们进来时那火焰已经着了,不然我和胖墩闯进这里来,定会被这些机关所害,这地方少说也有千年之久,这些机关也有千年之久,都已经成精了,见了我们俩还不全招呼过来,就算大罗金仙来了,我俩还是只有归位的命。

“长廊里那些壁画中栩栩如生的人物,想必就是大师所说的机关。”

“施主真是聪慧过人,那些壁画非凡人所画,乃是五千年前一位仙人在离开时所作,如门口火焰未着而有人闯入,则壁画中的人物会现身出现,将进入洞中所有生物悉数杀死。”

听到这里,我和胖墩浑身冒出一层白汗,暗自庆幸我们福大命大,看来胖墩刚才白普天下所有菩萨还真管用。

“土孙,你回来了,贵客即临,为何拒之门外?”

石门里面传出一阵苍老而有磁力的声音,这里机关重重,想必这时门也不会太薄,那声音能从石门里传出来还这么清晰,里面的和尚肯定老成精了。

胖墩被那声音震得呆在那里,眼睛直直的看盯着石门,根本没听见我在喊他。

“胖墩,胖墩……”

我用手推了一把,他才缓过神来。

原来他突然听到那个声音,脑子里嗡嗡作响,想起他爸爸、妈妈、死去的爷爷,想哭,又想笑,想立刻逃走,又想立刻就尽到门里面去,思想处于一种极度混乱状态下,所以才会直直的盯着门,直到我推了他一下,身体一阵轻,那种感觉突然就没了。

听完胖墩说的,我们俩合计着,这里面肯定有古怪,虽然我没事,但还堤防着点,一会进去就站在年轻和尚后面,万一有什么变故,直接撒丫子往外跑就是。

我转头一看那年轻僧人,心头更是一震,只见那和尚也是和胖墩刚才一般表情,直直的盯着石门。

“咱们撤吧,这里面一定是个千年妖怪,说不定这小和尚就是妖怪的徒子徒孙,咱们现在不走,保准被他们架口油锅炸了。”

“你以为你是唐僧,吃你能常胜不老啊,废话少说。”

我顺势也推了和尚一把,那和尚突然一震,脸上狐疑之色一闪即逝,转头给我们说:“师傅传唤,我带二位施主进去。”

说着在左边门环扣三下,右边扣两下,然后抓住两个门环,同时用力往外一拽,站在旁边,不多时,石门咔咔的朝里自动打开,这门的设计还真是挖空心思,不知道的人一定会往里推门,说不定会有什么机关呢。

石门已大开,我朝里面望去,一个童颜鹤发,身披鲜红袈裟的老僧人,盘腿坐在一个高约三尺的圆形石柱之上。

土孙和尚当先走进石门,低头双手合十。

“弟子见过……,师傅…….”

我和胖墩听到土孙和尚声音不对劲,也冲进石门,一看之下,惊得说不出话来,那老僧人的腿、脚、屁股等和石头接触的部位都变成了石头,连衣服都变成了石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土孙摸着老僧人的双脚,泣不成声。

“生既是死,死既是生,生生死死,皆为虚无,土孙你静修这么多年,难道还没参透吗?”

老僧人说话慈和,但吐字如钉,自有一般威严,教人不得不服。

“土孙修行不专,愿领师傅责罚。”

老僧人伸手抹去土孙脸上的泪痕,抬头看着我们,眼中仇恨之色一闪即逝,我只顾看着他的石脚石腿,没有注意到这点。

“两位施主为何会跌落此处?看两位施主奇装异服,并非我佛门中人。”

我听闻老和尚问话,连忙将注视他石脚的目光收回,面现尴尬之色。

“大师所言甚是,我两人本是要上华山游玩,没想到途中跌落山崖,坠入此万丈之地,幸好福大命大,不但保全了性命,还得见大师尊严,真是三生有幸,叨扰大师静修,还忘恕罪。”

我也学着土孙,双手合十。

老僧人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眼神却很古怪,好像一个被推上断头台的人看到免死金牌一样。

“一千多年来这里从未有人踏足,二位施主机缘巧合之下,能来到这里,必是有缘人,老纳就给两位施主讲个故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