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七十八章

巴渝 收藏 5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是每个中国人都会记住的日子。以华国锋代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在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等一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精心策划和大力支持下,一举粉碎了以江青为首的篡党夺权的反革命集团“四人帮”。神州大地到处美酒飘香,人们载歌载舞,欢庆这来之不易的伟大胜利。

巧合的是这一天,江海洋也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工作分配通知书,要求他在三天内到厂报到。

那天晚上,全家人聚在一起,欢庆胜利和祝贺他参加工作。一惯视酒如敌的江汉清竟拿出他那瓶珍藏多年的茅台酒,让家人分享一杯醇香的美酒以示庆祝。他好多年没有这样舒心和扬眉吐气了,仿佛杯中的美酒,可以淹没他十年的苦恼与不快。他一口喝干杯中酒后一吐为快的说道:“大快人心,大快人心事啊!”

“爸,听说全市的酒都卖光了,连‘八搭二’都抢购一空。(一种本地产的苞谷酒,购一斤只需八角钱外加二斤粮票。)”海波说道。

“妈,你晓不晓得,全市的爆竹都卖得一干二净。”海滨也不甘落后的发布最新消息。

“民心不可辱啊!哎,爸,你们们公安局今夜没有任务吧?”海洋问道。

“嗨,公安局今夜不设防。谁还有心思去肇事,高兴都来不及。”王静宜对儿女们说道,还拿眼睛看着丈夫,以求得到她这一说法的支持。

“那也未见得,那些‘文革派’的既得利益者,未必火烧芭蕉心就死了。”江汉清并不同妻子的说法。

“对头,我今天看到焦卫东副局长见到粉碎‘四人帮’的大标语就有点惊慌失措,很不安逸,还对身边几个人说,莫要慌沉住气。”海洋证实道。

“这个靠造反起家的少壮派,今天怕是兔死狐悲啰!”江汉清高兴的说。


第二天,江海洋按捺不住激动与兴奋的心情,草草吃过早餐,便乘车去工厂报到。他与海波恰恰相反,分配在一家老厂,厂龄比他年龄还大。这个厂“文革”前叫杨家湾机器厂,是因为工厂所在地在市郊的五台山下的杨家湾,老工人一般都简称叫“杨机厂”。“文革”初期,曾改名为国营红卫机器厂,是市机械局下属的大型骨干企业,有五千余名在册职工,主要是生产大型矿山设备和石油防井喷的设备,是一个男多女少的工厂。好在工厂离市区不远,只花一毛二分钱的车费就可直达市区。

江海洋下车后直奔厂部大楼的劳工科,一个姓童的中年办事员很快为他办理完手续,并客气的把他送到楼下,指明了去三金工车间的道路后才与他握手告别。在办手续时的自我介绍中,江海洋知道他也是军人出身,一九七零年从东海舰队转业来厂。

他来到三金工车间门口,向一个看似有些吊儿郎铛,站在门口花台前抽烟的青工问道:“请问,肇主任在什么地方?”

“哦,你找‘肇八级’唢?在二楼第一间办公室。”他说完用叼着烟的嘴朝办室方向一撸,算是为他指明方向。

江海洋心中奇怪,这人有点意思,啷个称肇主任为“肇八级”呢?后来和车间的职工混熟了后,才从他们口中得知主任的“八级”之称的来历。

原来,肇启怀主任在当学工时,师傅是八级车工。肇主任从来都是以师傅是八级车工为荣耀,梦幻有一天也像师傅一样早日晋升为八级车工,捞上个大师级的桂冠戴上。在八级师傅的精心指导下,肇主任的车工技术突飞猛进,完全让全车间职工惊叹,说他是一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好后生,他自己也雄心勃勃的认为,离那车工八级只是一步之遥。

那晓得有一天被鬼闯到了,他车的零件全部成了废品,被工序检验员检查出后报告到车间主任那里,车间主任不露声色的跑下来理麻,他举起手上的零件问:“这是哪个车的生活?”

那时还是叫小肇的他看见后不知天高地厚的说道:“那当然是我哟,肇八级车的噻。”

“你还自封八级,你看你车的生活,全部是废品,我看你硬是个‘倒(肇)八级’。”

从此以后,同事们便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肇八级”,也不知道是对他是褒是贬,反正一直叫到他当上主任。年轻人不敢当面这样喊,背后还是称他为“肇八级”。

江海洋来到主任办公室,从半敞开的门往里一看,里边两张中长条椅上座无虚位,六七个身着绿军装的退伍军人正等待主任大人前来发落。

其中一个兵油子看见江海洋推门进来,就对大家说:“吔,看嘛,又来了个空军傻兵哥。这下好啰,我陆海空三军都齐聚帐前,大有‘炸平庐山之势’哦。”

“与其说是三军帐前聚,不如说是八大金钢坐镇威虎山,只听三爷前来发号施令。”另一个退伍兵生怕他的话落地巴灰,抢过来说道。

“对不起,我是陆军炮兵部队的。”江海洋连忙解释道,他知道他们肯定是因为自己穿了一条蓝色警裤,引起了他们的判断失误。

“格老子,原来是‘战争之神’来了唢,是我的老大哥。”一个二炮部队的导弹兵说,他朝里挤了挤,留出一个位置来,接着又疑惑的问道:“啷个穿一条蓝裤子呢?”

“哦,那是我穿了一条老爸的警裤,一身绿太招摇了,也像给各人打广告一样,别个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傻呵呵的退伍兵,是不是嘛?”

“对头,颇有同感。狗日的,刚才我从厂部办公楼出来,走在路上时,那些男女工人把老子像看猴子一样,看得我心里怪不舒服。”坐在旁边的一个退伍兵把头挤过来“参战”道。

江海洋从自我介中才知道“捣蛋兵”叫居安危,是市政法学院院长的儿子,老爸原是三五九旅王震旅长手下的一名儒将。

正在大家乱说一气时,肇主任笑眯眯的从书记办公室走进来,先拿起桌上的通知单看了看,又望了一眼面前的一班生力军说:“我代表车间党政工团,欢迎你们分到三金工车间来。因为昨天才粉碎了‘四人帮’,工作千头万绪。你们来得太及时了,我先把你们分到各班组再说。”

肇主任三下五除二的把八名退伍军人分配完毕。江海洋和居安危与另外四名退伍军人,都被“肇八级主任”分在历来领导辈出的中车组,一个叫蒲文明的工程兵分到机一组去学做钻床,另一个叫吴庆华的北海舰队鱼雷快艇退伍兵也被分在机一组,但他是学做铣床。

末了,肇主任向大家宣告了两件事,一是下午上班后,由车间团支部副书记尚可堂带大家去厂工会报到,准备后天的全市庆祝粉碎“四人帮”的胜利大会,因为会后还要举行声势浩大的庆祝游行,所以需要身强力壮力者去抬巨大的标语牌。二是告诫大家以后要很好的跟自己师傅好好学习技术,特别是分在中车组的同志们,更要努力抓紧时间,因为新车间修好后,有一部分人要调往新成立的大车组去工作。

肇主任说完事情,高兴的看着眼前这帮从部队下来的“二杆子”,个个身强体壮生龙活虎。他在想,这下正好派上用场了,免得去抽青年技工参加,龟儿那些‘土八路’不好打整,有点啥子恼火的事就叫唤连天,讨价还价,没得眼前这帮刚从正规军下来的听话,这是肇主任心里的小九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