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朦胧的初恋,我永远的梦中情人

天使恋人 收藏 1 278
导读:[原创]朦胧的初恋,我永远的梦中情人

12岁那年,我升上了初一,成为一名中学生。


开学的那天,老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安排坐位非常简单,因为在那个时候家里很少有电视机,更别说电脑了。所以当时全班同学没有一个是戴眼镜的,排坐位就无须考虑照顾视力问题。那时侯主要的“问题”是男女之间的界限。老师为了加强男女同学之间的友谊和团结,就安排每张桌子由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坐。班里的所有同学都被叫到教室门口,男生,女生分别两边,各自从矮到高排成对,然后按秩序一边一个进教室;按着由前至后的顺序一对对坐下去。费了不少工夫,坐位便排好了。


和我坐在一起的女生叫丽,她长的眉清目秀,非常可爱。进入教室的那一刻,我们互相微笑着向对方点了一下头,她第一眼就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和丽同桌,真是上天对我的恩赐。丽是一个很守纪律,待人和善,学习认真,成绩也不错的人。开学没多久,她就被老师指定为班长。但她从不在同学面前自以为是是班长而骄傲自大。因此,当时班里的男同学都羡慕我能和丽坐在一起。


那时,同桌的男女生,男的总要在桌面中间画一条分界线——名曰“三八线”。这条线当然不会在正中,总会画得男的那边宽些,女的那边窄些。至于宽窄多少,那就要看这个男生的“良心”了。无论任何时候,女生都不能逾越这一条线,即使偶然不小心肘部越过了一点点,那边的男生都会毫不留情地举起他那像刀一样的小手,狠狠的砍下去。如果女生的笔,课本,练习本挪过了界,多数也会遭到被扔到地上的“惩罚”。因此,坐在一起的男女同桌彼此很少有好脸色看的,更不要说有什么可谈的了。为了这事我找好多同学都谈过,但都没有什么作用。


我从来没有在桌面上画过“三八线”,和我同桌的丽也很安全,也不用担心做过界会有被“砍”的危险。有时候我不小心把笔掉在地上,丽还会主动帮我检起来。我觉得她与别的女生不同,她的各方面都是班里最优秀的。慢慢地,我觉得自己不仅对她有好感,而且还很欣赏她。


那时候,男女之间甚少说话,更不能有有好的举动,否则,就会成为大家抨击和嘲笑的对象。我和丽也一样,两人的交流极少通过语言,而是通过互相传递小纸条。比如,要向她借一本书或问一道题什么的,我都会通过小纸条来传递信息。那年圣诞节,我们还偷偷地互赠了一张贺卡,表示我们之间的友谊,这张早已发黄的小卡片,至今仍被我珍藏着。


尽管我们小心翼翼,有一次还是不幸被一个同学发现我们之间在传纸条。虽然纸条的内容不过是讨论一个数学题,但却被传的狒狒扬扬,他们模仿着我们传递纸条的动作,夸张地重演我们传递纸条时的“眼神”,硬说我们是一对恋人。因此,丽只是一笑置之,而我嘴上虽然再三否认,并对笑话我们的同学提出警告,但说实话,当时我心里是乐滋滋的。


我和丽依旧通过那小纸条传递着彼此的信息。我们交流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我们共同分享着彼此的喜怒哀乐。只是我们的纸条传的更小心了。我相信,如果不是发生后来的事,而让我们继续发展下去,我们一定有机会成为一对真正的恋人。


初二的那学期,因为丽父母的缘故,她们冯家由广元迁居到山西。所以,无论我和她有多么的舍不得,她也必须转学。她走的前一天,班里的同学举行了欢送会。那天,我代表全体同学说了临别的赠言,还送了一本写着“初二(1)班全体同学赠”的厚纸皮封面的笔记本给她留念。那天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她握手。分别的时候,我的心里难受极了,她也哭的像个泪人儿似的,说舍不得离开同学们,更舍不得同桌的我。


过了段时间,丽来信来了,她说到了山西以后,开始有些不习惯。也不习惯那里的气候,生活和学习环境,丽说她花了很多时间写信,写给班里原来要好的几个同学,当中也包括我了。在信中丽诉说她对广元,对大家的思念以及对新的环境的失望。而我在信中只能给她安慰与关心,并告知班里的近况。在那段时间里,我天天盼望有教务处的人来通知我,通知有我的来信,从教务处拿过信的那一刻,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到了初三,我学习的忙碌,我与同学们都忙着结业考试的复习。也没有了什么休息时间了。但我还是和丽继续通着信。平均每个月会给对方写一封信。我和丽谈的话题很多:交流学习心得,对一些问题的看法,谈自己的理想,谈各自学校里的一些趣事。可就是没有谈过有关爱情的话题。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一直把她埋在心底。


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高二的那学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下子失去了丽的联系,也就中断了和丽的通信。在各方面的原因下我读完了高中,就没有读书了,就到外面闯荡事业,过了一年的时间,我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子敏。在和敏交往的日子里,她给我的感觉十分好,对我也十分的关心,记得有一次,我发高烧,敏冒着刺骨的寒风为了我的事到处帮我找药。为了照顾我,敏还丢了工作,为了我敏也吃了不少的苦头。


很自然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近了。后来,我们结了婚。我们彼此深爱着对方。尊重对方。爱着我们共同的家。


自从那年和丽的一别。至今也快十年了。那年我14岁,丽13岁。从失去联系的时间起也有七年了。可是,这几年来,我却一直未能忘却丽。有时,在寂静的夜晚,我会遥望星空,思念着不知在何方的丽,默默地为她祝福。有时,我还会在梦中与丽相会,圆了与她一起去海边看日出的梦,两人手拉着手在沙滩上奔跑。可是梦中的丽总是那么模糊。有时似乎是丽的样子,醒来时总想不起她是什么模样。其实也难怪,和丽分别时,我们都是系着红领巾的孩子。怎么可能知道他长大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即使有那么有天,我在大街上和丽擦肩而过,恐怕我们也会认为对方不过是过路的陌生人而已。


有时,我觉得自己很傻。其实,当年我从来没有对丽说过喜欢她,更没有相互谈过恋爱的话题。说不定丽对我也仅仅是友情而已,也许她从来就没有爱我的感觉,甚至她早已忘记曾经有过我这个朋友。因此,我和丽还算不上是初恋,也许心中的爱意只是我一相情愿。但是无论什么,哪怕只是单相思也好。这么多年,我确实是把丽当做我的初恋情人,我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把她从我心底抹去。


有时,面对深爱我的妻子,我觉得很内疚。我并没有将一颗完整的心献给她,至今心底还保留着小小的角落,里面装着丽。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对妻子不忠,我一直没有把我的初恋故事告诉过妻子。因为我更希望把我少年时代对丽的这一份朦胧的,纯真的爱,永远埋在心底。



在这里我祝愿所以的有情人都能忠诚眷属,白头到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