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无缘 十 定情 十一 沉没

xxm_01 收藏 1 212
导读:今生无缘 十 定情 十一 沉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88/


十一沉没


冰雪开始消融,又一个春天来到了小县城。整个冬天,郝田都在悄悄的往县人事局跑,他以弟弟参军不在父母身边,父母年岁已大身体不好需要照顾的理由,申请调回老家所在的城市去。经过跟人事局领导不断的软缠硬磨,调动工作的事也有些眉目了,郝田和满囤就到乡下参加春耕了。

一天上午,吴天良让人告诉肖艳说上大学的通知书下来了,要肖艳晚上到他家里去拿,还说要肖艳到他家里吃晚饭,吴家要摆家宴给她饯行。肖艳满心里不想去,可是为了那张入学通知书,也就勉强的答应了下来。

晚上吃饭的时候,吴天良老婆请来了两个能说会道的女人当陪客。她们三个人轮番地夸奖奉承着肖艳,不断的往肖艳的碗里挟着菜,吴天良的傻儿子吴小宝紧挨着肖艳坐在一旁,两只眼睛不停的盯着肖艳呵呵呵的傻笑着。忽然,傻小子对着肖艳,呵呵,老婆,呵呵,老婆的喊叫着,把一张油光光热烘烘的大嘴就往肖艳脸上凑过去。肖艳厌恶的把头别过去,从桌子下面悄悄的把手伸过去,在傻小子的大腿上狠狠地拧了一把。吴小宝噢的一声跳了起来,跑到吴天良老婆身边指着肖艳说:“妈,她咬我!”

吴天良老婆瞪了肖艳一眼,只得尴尬的让儿子坐在了自己身边。

两个陪客的女人左一杯右一杯的劝着肖艳喝酒。起初,肖艳坚决不喝,后来经不住她们一再的劝酒,心里又想赶快结束了这顿饭,于是便拿起了摆在自己面前的酒喝了一小杯。以前肖艳喝几杯酒从来没有事,谁知喝了这杯酒后,不一会便觉得天旋地转的,两眼发涩,睏得睁不开眼睛了,她心里想,难道这酒里……肖艳脑子里一片空白,一下子趴在桌子上昏昏的睡着了。吴天良老婆笑着对陪酒的女人说:“闺女喝醉了,休息一会就会好的。”她一面说着,一面架起肖艳的胳膊连拉带拖的进了她和吴天良的卧室里,把肖艳放到了双人床上躺下来。

送走陪酒的女人后,吴天良和他老婆走进了卧室里,两个人三下两把地脱光了肖艳的衣服,吴天良和他老婆一下子被肖艳漂亮的身体惊呆了。肖艳两只漂亮的大眼睛微闭着,洁白晶莹的胸脯上两只弹性十足,匀称丰满的乳房高高耸起,桃红色的乳晕上两只大如蚕豆的乳头骄傲的挺立着,杨柳细腰,平滑如脂的小腹下,两条洁白修长的大腿交叉着叠放在一起,面若桃花的酣睡在那里。吴天良的两只眼贪婪的紧盯着肖艳的乳房和她两腿之间少女的隐密处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吴天良的老婆说没想到这妮子的身子也这么俊俏。

吴天良的老婆把傻儿子叫了进来,一边伸手给傻儿子脱裤子,一边指着赤裸着的肖艳说:“乖儿子,今晚儿你就跟你老婆睡觉觉。”

傻小子哪见过这阵势,当他妈妈的手碰到被肖艳拧的一块青紫的大腿时,傻小子噢的大叫了一声“她咬我!”提起裤子飞快的跑进了他的房间里闩上门,任凭吴天良和他老婆说破嘴,傻小子就是不出来。

墙上挂钟的指针在一分一秒的跳动着。吴天良急得搓着手满屋子里转圈,嘴里嘟囔着:“费了那么大的劲,准备了这么长的时间,再这样下去,等她醒过来可就白忙活一场了!”

吴天良老婆一咬牙,对吴天良说:“儿子不上老子上!咱总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落得个人财两空啊?”

吴天良巴不得老婆说这话,可又假惺惺的说:“那,能行吗?”

“怎么不行?就是那妮子怀了孕,生了孩子也是咱吴家的,总不能白白的便宜了姓郝的那小子吧!”吴天良老婆狠狠的说。

吴天良急不可耐的就要进卧室,他老婆又酸溜溜的对他说:“今晚儿把那妮子给了你,打明天起她就是你宝贝儿子的,以后不许你再碰她!”

吴天良不耐烦的说了声“知道了”,一步跨进卧室里关上门,急慌慌得脱光衣服,猴急得跳上了床,一把掀掉被子,一下子扑到了肖艳的裸体上,他手口并用的在肖艳那洁白的眮体上恣意的玩弄着。

昏昏沉沉的肖艳梦见郝田趴在了她的身子上,感觉他在疯狂的吻着她的嘴和脸,两只手不停地揉搓着她膨胀的乳房。在郝田不停的爱抚下,肖艳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淡淡的红晕从面颊一直蔓延到了胸脯上,她嘴里无声的呼唤着“郝田哥,郝田哥……”

当郝田的手在肖艳两腿之间的处女地上恣意的抚弄时,肖艳僵硬的身体渐渐的瘫软了下来,她感觉自己的身子在不断的往下沉,渐渐的沉入了毫无意识的深渊里……

突然下身一阵钻心的疼痛,肖艳猛然清醒了过来。她睁眼一看,在刺眼的灯光下,吴天良那张热烘烘的臭嘴正在她的胸脯上乱拱着,肥大的将军肚死死地抵压在了她的小腹上。“娘啊!”肖艳惨叫了一声,一把把吴天良从自己身上推下去,扑腾一声,吴天良那肥猪似的身子仰面朝天的摔倒在床前的地面上。肖艳低头一看,身下的床单上撒落着片片猩红和一大摊白歪歪粘糊糊的精液,她撕心裂肺的大喊了一声“郝田哥!”双臂往胸前一抱,嚎啕大哭了起来……

肖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吴家的。外面正下着春雪,肆虐的西北风挟裹着雪花漫天飞舞,死寂的大街上空无一人,昏暗的路灯在雪花的层层包围下像一只只小小的萤火虫闪烁着青紫色的微光。肖艳披散着头发,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两只呆滞的大眼睛向前直视着,她已经没有了眼泪,没有了思维。她任凭风吹雪打着,嘴里不住的念叨着“郝田哥,俺真傻,俺怎么能斗得过那个老狐狸?郝田哥,咱们今生无缘,来世再做夫妻吧……”

肖艳踉踉跄跄的向城北走去了……

肖艳失踪了。老站长叫起了还在农机站里的所有的人,冒着漫天风雪寻找了整整一夜也没有找到肖艳。天刚亮,老站长就派人赶去肖艳家里去找人,又要通了公社的电话,说了一大堆好话,请公社派人通知了郝田他们搞春耕的生产队,叫郝田他们赶紧回到站里来。

直到中午,郝田和满囤才满身泥泞的赶回来,老站长焦急的对郝田说:“说实话,肖艳是不是去了你那里?”郝田和满囤一脸茫然的说:“没有啊!”紧接着他们又问老站长“肖艳怎么啦?”老站长告诉郝田说,肖艳昨天晚上从吴天良家里出来就失踪了,找了一夜也没找到她。郝田一听,脑袋一下子蒙住了,他想了一下,一把抓起自行车骑上就往城北跑,满囤喊了一声等等俺,也骑上老站长的自行车追郝田去了。

大沙河的河堤上,河滩地里已是一片银白色,粗壮的杨柳树在北风的肆虐下左右摇晃着,密密麻麻的已经干枯了的柳树枝哗哗啦啦的随风飘舞着。郝田把自行车往地上一扔,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柳树下,抬头一看,只见肖艳吊在树杈上,笔直的身体随着树身的晃动而晃动着,她的手里还紧紧地攥着那只永生牌金笔。郝田撕心裂肺的大喊了一声“肖艳!”便一头栽倒在雪地上。

当郝田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完全疯狂了。他没命的向吴家跑去,在吴家的大门外碰上了傻小子吴小宝。郝田一把揪住了吴小宝的头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傻小子像杀猪似的嗷嗷的哭叫着。吴天良听到儿子的哭叫声立刻跑了出来,郝田一脚把吴小宝踹到了路边的水沟里。转回身指着吴天良的鼻子叫骂着,“都是你这个不要脸的老王八害死了肖艳!我今天就要你给肖艳偿命来!”郝田一边骂,一边猛挥拳头狠命的打在了吴天良的脸上。吴天良肥胖的身体好像一堵墙,扑嗵一声仰面朝天的摔倒在地上,他用双手捂着脸哭爹叫娘的乱嚎着,鲜血从他手指头的缝隙里淌下来。郝田仍然不解恨,狠狠的用脚踢着他,踢得吴天良满地打着滚,一骨碌爬起来就没命的往家里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