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73

冯骥 收藏 15 232
导读: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7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周末的晚上,海军87967基地的喇叭中内终于响起了舒缓的音乐。在基地内的林荫道上,三三两两的海军战士结伴同行,享受着椰风海韵的熏陶。有的年轻战士拿起吉他,对着远处城市的万家灯火轻轻地哼唱起来。

刚刚结束一个星期野外求生训练的女兵们还没有休息,纷纷开始动手清洗经过海水浸泡的武器装备,手枪、冲锋枪都必须及时保养。而后她们才开始洗澡,洗衣服…等到一切收拾完毕,乌云格日乐穿着崭新的迷彩T恤从女浴室走出来,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20:00了。她抱着一盆洗好的衣服,向宿舍走去。走廊里静悄悄的,大多数女孩儿把自己收拾干净后,都跑到楼上的电视房看文艺节目去了。

在上个星期整整七天的光阴内,乌云格日乐和其他战友们被空投至广西省的一处未经开发的原始森林内。她们在森林中度过了难熬的168个小时。七天时间内,她们每人的手中只有一把97式丛林匕首、一盒火柴、四两盐和一斤大米,而她们所在的环境,却是荒无人烟,杂草丛生,毒虫出没的原始森林。满脑子装着地图图形和指北针方向的乌云格日乐和韩小燕等人结伴而行。一斤大米根本不够食用,她们像一只只穿梭在森林中的小兽,抓住了很多老鼠和鱼,烤熟了慢慢吃。乌云格日乐回味着在野外求生训练的日子,原来老鼠肉是很好吃的,抓住野老鼠后,先用匕首将它们的皮割下来,然后放在火上烘烤,有的女兵开始被窜来窜去的老鼠吓得直哭,可为了不被饿死,她们不得不趴在地上,一起去追寻吱吱乱叫的老鼠…很多事情都会有第一次,不是嘛?乌云格日乐宽慰地想着,自己能用一颗子弹消灭两个海盗,也当然能一口吞下两只老鼠。

上次参战的兽营男兵功夫真是不错。留给乌云格日乐印象最深的是那个光头小伙子,乌云格日乐经常回忆小光头出水的那一幕场景,他多彪悍啊,多威风啊,裸着健壮脊梁叼着潜水匕首提着海盗人头从大海里跃出来,站在甲板上甩一甩身上的水珠,这些动作多男人啊!真是个英雄!要是生长在大草原上,不知道有多少姑娘会爱上他。乌云格日乐想着想着就笑了。

那小光头是个好汉,可乌云格日乐自己也不差啊!上次一枪击毙两名海盗的战绩,令乌云格日乐的胸前又增加了一枚军功章,当兵未满一年,已经立了两次三等功,有这样的成绩,也能向远在草原上放牧的父母交代了吧。乌云格日乐这样想着,不知不觉走回了宿舍门口,她拧了一下房门把手,房门竟然没有开,似乎里面被反锁上了。她只好放下脸盆,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把黄铜钥匙,轻轻插到钥匙孔中。

“喀嚓”一声,门开了。

宿舍里亮着灯,乌云格日乐看到一个人坐在写字桌前,好像是韩小燕。

那人听到背后有动静,猛然回头。

乌云格日乐看到那人的面孔,全身打了个激灵,右脚立刻后撤一步,顺手抄起床沿上的一把丛林匕首护在胸前,摆出一副格斗进攻式的架势,冲那人大声呵斥道,

“你是谁?怎么进了我们的宿舍?”

“嘘!是我!是我啊,格格,你小点儿声啊。”

尽管乌云格日乐看出了韩小燕的身形,听出了韩小燕的声音,却还不敢确定。因为面前的人根本无法看清相貌。她的脸上被一条条绿油油的皮状物覆盖着,只露着眼睛、嘴巴和鼻孔,根本分辨不出对方到底是不是韩小燕。

“燕子?是你?脸上的东西?什么?”乌云格日乐狐疑地盯着韩小燕,手中的匕首仍然没有放下。

“哎呀,你还不相信啊?警惕性也太高了吧?”那人气呼呼地将脸上厚厚的绿色皮状物扯了下来,“看看看看!是不是我?”

乌云格日乐定睛一看,这才放了心,果然是韩小燕,“真是燕子。为什么反锁门?我,以为有贼,你的脸,怎么了?”

“谁敢上咱们这儿偷东西,那不是找死吗?”韩小燕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颊,得意地说,“你没看我在这里进行人工护肤嘛?”

“人工?护肤?”乌云格日乐真楞了,“燕子,我不明白。”

“这些东西知道是什么吗?”韩小燕举着手里一堆绿油油的东西问,“格格你肯定不知道,这是黄瓜皮!”

“黄瓜皮?”乌云格日乐吃了一惊,“用它们贴?贴在脸上?”

“对呀,效果可好呢。上个星期野外生存训练的太阳那么大,把我晒黑了一圈,赶快用黄瓜皮敷一敷,过两天就能缓解。”韩小燕一边说,一边把黄瓜皮往乌云格日乐脸上贴,“来,格格,你也试试吧!”

乌云格日乐只觉得脸上又滑又腻,凉丝丝的倒是挺舒服,一股黄瓜特有的清香散入了鼻孔,她揉了揉鼻子,接过韩小燕手中的黄瓜皮,开始给自己的脸上贴“皮”。

“燕子,这黄瓜皮很灵?能变白?”乌云格日乐对着桌子上的一块小镜子贴‘皮’,好奇地问,“我,皮肤天生黑。怕是不行。”

“当然行!”韩小燕站在她身边,一边贴‘皮’一边肯定地回答,“灵着呢,转天早晨皮肤还会很舒服,紧绷绷的!”

“燕子,你这写的是什么?亲…爱…的…是这三个字吧?”乌云格日乐忽然注意到桌子上放着几张信纸,其中一张的写满了字,她抬头不解地问,“亲爱的?是什么意思?”

“喂喂,不许都看别人隐私哦!”韩小燕急忙把信抽走,胡乱解释着说,“‘亲爱的’在汉语中大都是尊敬对方的意思,比如亲爱的爸爸,亲爱的妈妈之类的话。”

“哦,原来是这样。”乌云格日乐恍然大悟,认真地点了点头,自从来到部队后,她不放过任何一次学习汉语的机会,每周陈妍和其他战友们都会给她专门上三次课,课余时间还有韩小燕陪着练口语,汉语水平迅速提升。

“燕子,黄瓜皮,很多,哪里找到的?”乌云格日乐贴完了自己的‘皮’,又拿起黄瓜皮,帮韩小燕一条条的糊在脸上。

“这点小事儿太简单了,嘻嘻,格格你可不许告诉外人…”韩小燕俏皮地一笑,大眼睛弯了起来,“今天晚饭后我看见…”

忽然楼下传来了排长袁志的一声吼,

“楼上的丫头们听着,刚才炊事班的老许来找我了,你们谁偷了人家半筐黄瓜?都给我交出来!我给你们五分钟,该穿衣服的穿衣服,该下床的下床,五分钟后我上去收黄瓜!”

袁志喊了两遍才闭嘴。

乌云格日乐从窗前收回前倾的身体,用一种怀疑的目光,回头看着韩小燕,

韩小燕咬着嘴唇,双手捏着裤线,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怯生生地看着乌云格日乐。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