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张冲也看见了陈妍。

他站在游泳池边上,嘴巴里叼着潜水匕首,肆无忌惮地用粗壮的大手拭去挂在胸膛上的水珠。看着看着,张冲就有些奇怪了,怎么那两位站在原地半天屁都不放一个,大眼瞪着小眼,敢情是相面来了?

张冲摸摸光头,从嘴中抽出匕首,刚想喊一嗓子,就听见远处的操场上响起了一声尖促的哨音。

“操,任务来了!”张冲最最喜欢听到的就是这种紧急集合的哨声。尖锐的哨声像一针高强度的兴奋剂,从耳膜注入了他的身体,点燃了体内奔流的滴滴热血。尽管这种声音几乎每天都会响起,但张冲还是盼星星盼月亮似地期待它的下一次来临。

张冲渴望挑战,更渴望超越梦想,他现在唯一的梦想就是要超过武刚。他也明白,自己与武刚相比之下,所欠缺的只有作战经验。

他敢于面对武刚的任何挑战,更敢于正视武刚冷酷无情的目光。

战斗!战斗!战斗!

他的内心世界每时每刻都笼罩在这个词汇之下。他需要战斗,需要在血与火的考验中提升自己,需要面对越来越强大的敌人。

只有这样,他才能够超越自己,超越武刚那20年的兵龄。

所以,当张冲听到尖锐的哨音时,他就像一条嗅到血腥味的鲨鱼,全身肌肉瞬间绷紧了,飞快地收拾好潜水装备,冲着鲁炎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

“你干什么呢?集合了!快走!”

情急之下,张冲这一嗓子又高又亮,如同平地起了个炸雷,鲁炎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他定了下神,才隐约听到远处的哨音,顾不上再多看一眼陈妍,立刻低头收拾潜水装备。

“陈参谋,我现在得走了,您找我有事情吗?”鲁炎一边弯下腰摘掉脚蹼,一边低头问道,他的头压得低低的,他怕陈妍看到自己因羞愧和紧张而涨得通红的面孔。

陈妍此时也缓过神来。她觉得自己的头脑迷糊了一下,自己和鲁炎对视了多久?五秒钟?十秒钟?自己也不记得了,只感到时间凝固在一个特定的天平上,天平的一端站着自己,另一端则站着鲁炎。陈妍毕竟比鲁炎大了6岁,她分明能看出男孩眼中的爱慕和惊喜,加上先天的外貌和身材以及良好的家世,让陈妍也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女性自信。两人的目光始终纠缠,却谁也不肯先开口,只是互相看着盯着。若不是这声哨子,陈妍几乎忘记肖海毅交给自己前来兽营找鲁炎的任务。

陈妍望了望远处操场上正在迅速集结的兽营队员们,迟疑了一下,微笑地说,“肖旅长让我来找你,不过你先去集合吧,我在这里等你。”

陈妍所说的一句“我在这里等你”尽管平淡无奇,却在鲁炎心中卷起了一股滔天巨浪。他只觉得浑身发热,来不及多想肖海毅找自己干什么,慌乱地收拾起潜水装备,趁着直起身的功夫偷看了一眼陈妍。陈妍倒是没有丝毫避讳,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鲁炎,嘴角弯成了一道美妙的弧线。

两人的目光再次碰撞。

鲁炎心里更慌了,嘴巴也不听大脑使唤了,胡乱说了句“陈参谋,那我先去集合了,你,你到宿舍等我吧,外面太热了。”刚说完,他就听见陈妍“扑哧”一声笑了,

“傻小子,我去宿舍等你干什么?”陈妍哭笑不得地问,“难道还让我去给你打扫卫生啊?”

“没有,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怕外面太热了…”鲁炎心中又悔又恨,他干脆扛起潜水装备,向操场上的集结点跑去,他一边跑一边头也不回地喊,“陈参谋,一会儿训练结束我就去找你!”

鲁炎是最后一个跑到集结点的兽营队员。

武刚穿着半袖的迷彩T恤,将迷彩帽的帽檐压得很低,鼻梁上架着一副Oakley的挡风墨镜,双手插腰,看到鲁炎喊了报告,他不禁用手将墨镜镜腿向上抬了抬,露出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

“咦!大学生也学会喝酒了?”武刚惊讶地问,“上次‘十一’会餐时你不是说你一点儿酒也不会喝吗?”

二十名兽营队员的目光都集中在鲁炎身上,有几个平时和鲁炎玩得熟的老兵冲他挤眉毛瞪眼睛,他们的眼睛多毒啊,早就瞄准到了远处站着的陈妍。

“报告,我没有喝酒!”鲁炎假装没看见老兵们的目光,赶快向武刚解释,“一点儿都没喝。”

武刚走到鲁炎面前,用力抽了抽鼻子,“恩,是没酒味儿,可你脸怎么红得跟个开了瓢的西瓜似的?叫大家说说?啊?是不是啊?”

众人纷纷向鲁炎的脸上看去,果然又红又黑,像个熟透了的番茄。柳小山碰了碰身边的张冲,低声问,“秃子,站在池子边上的姑娘是谁?是不是机要科的陈参谋?”

“就是陈参谋,刚才她跟鲁炎俩人瞪了半天眼儿了,也不知道较什么劲。”张冲没看出来什么名堂,所以说者无心,声音不小,被旁边的洪闯和另外几个老兵听见了,立刻在队列中嚷嚷起来,

“武头儿,小鲁脸红是因为血热,血热是因为激动,激动是因为看见陈参谋了!”

“陈参谋还站30米池子边上等着呢,武头儿,您把人家请过来吧?”

“别,别,叫小鲁去请!小鲁准能请动!”

队伍里发出一阵怪笑。武刚听见了老兵们的话,连忙向远处望去,果然看到陈妍还站在游泳池边上。他看看远处的陈妍,又看看眼前的鲁炎,发现鲁炎的脸更红了,脖子更粗了,向草地上啐了口唾沫,锤了鲁炎的肩膀一下

“臭小子,还想吃窝边草是怎么着?你得给我好好汇报一下思想!”

“没,没有!”鲁炎着急了,说,“是肖旅长派张参谋来找我的,说是有什么事情…”

“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武刚大手一挥,指着身后不远处的停机坪上的两架正在发动的海军直-8A型直升飞机喊道,

“小子们,现在都给我集中精神!全体登机!”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