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众生 第一章 初上征途 第二节 寻找宿舍楼

大米稀饭 收藏 2 9
导读:六道众生 第一章 初上征途 第二节 寻找宿舍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7/



星夜。

明月。

四周寂静无声,呈现一片幽雅的暗蓝色。

一群身形矫健的人正缓缓走在山路上。

难得在冬夜可以看到如此美丽的夜景,看来应当是一些风雅之士……

“-_-凸”人群之中有人的额头青筋暴起。

“咣铛!”

一个铜锣毫不犹豫地砸中了正在“声情并茂”地朗诵的“旁白人士”,人群之中,叶小雨怒不可遏:“你白痴啊!?什么叫风雅之士啊!?我们是在学校里面迷路了好不好!?”

这的确很让人匪夷所思,但是这群刚刚报到的学生,的的确确是迷路了——他们每个人花了30文钱向那些老师合买了一张学校地图,然后在一位自告奋勇的同学带路下一起向宿舍进发:那位同学叫熊涯,许多人都觉得他很配得上这个名字,因为他身高超过两米,而且他的腰围不会输给任何一头狗熊,甚至有人怀疑熊涯的体重是以吨为单位的。而且熊涯还拿着一把足足有八九十斤重的巨大的开山斧,腰山围着一块老虎皮,实在很难想象这种人可以和法术发生什么样的关系。

但是这一切都不妨碍大家被熊涯憨厚的笑容所吸引,熊涯是启江县附近的樵夫,没有人会比一个樵夫更认路了,所以大家都很放心地让熊涯带路,直到……

直到大家第一次迷路——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之后,有人开始窃窃私语:“真奇怪啊,为什么学校要把宿舍建在山上啊?”

“我也不知道啊,而且还建在深山里面,真是太奇怪了。”

“启术大有这么大么?”

“废话,当然很大了,不然怎么叫大学啊。”

熊涯很自信地回答:“房子建在山里很正常啊,我们全村都是住在山里的啊。”

隐隐约约感到不安的蓝文馨鼓足勇气看了一下熊涯手中的地图,她尖叫起来:“熊涯!你怎么把地图拿倒了!?”

熊涯莫名其妙:“有拿倒么??不是要把太阳放在东边么?”

“你猪啊!?”原本就躁动不安的队伍终于爆发了,“什么太阳啊!!那是启术大的邮戳!你没看见地图上的方向标么!那么大的一个‘北’字你看不到么!?”

“啊……啊?”熊涯一听,吓得嘴巴张得可以吞下五个鸡蛋那么大,他结结巴巴地回答:“地图……地图上还有字……可是……可是我……我不识字啊……”

“……”一群学生怒火中烧地看着熊涯,所有人的脸上都布满了黑色的竖条纹。过了几秒,终于有人大吼一声——“受死吧!”

然后一群男生就一拥而上,把熊涯痛扁了一顿,把大半夜赶路的所有愤怒发泄出来,直到把拳头都打疼了为止,可惜熊涯除了满脸委屈之外,似乎连皮肉之伤都没有——这也难怪,如果真有人可以赤手空拳打伤一头狗熊,也算奇迹了。

大家在商议之后,让另一位面目清秀,一看就是饱读诗书的同学带路。为了避免历史重演,叶小雨软硬兼施地让那位同学硬生生地把整本《天池国之志》朗诵完毕后才作出了一个重要的结论:“呼,可以了,这个人识字。”

于是被准许上路了,众人又满怀信心地跟在那位同学后面前进,寻找着已经不知道在何处的宿舍……直到……直到……

直到有人发现他们连续7次走过了同一座桥,有人咆哮起来了:“喂!你在搞什么鬼啊!”

那个同学一脸尴尬:“啊……我……我……我是天生的路盲啊……”

叶小雨几乎要晕过去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慕名启然,字良牙……”

“慕你个头啊!你可以刻墓碑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愤怒的叶小雨一脚把慕启然踹进路边的一块年龄不明的花岗岩之中,虽然叶小雨没有对慕启然采取进一步措施,但是她的脸上的表情了告诉大家——如果不是赶时间,她想把慕启然活埋在这里。

叶小雨从背包之中拿出一对硕大无比的铜锤,恶狠狠地看着旁边呆若木鸡的同学,“还有谁想带路的!?举手!?”

短暂的沉默之后,大家的声音此起彼伏——“我是路痴,我20岁还不知道回家的路。”“我是路白,我一条50米的直线路要走三个小时”“我是方向盲,我从来就没有弄清楚过南边在哪里。”

叶小雨咬牙切齿地看着一群如此“坦白”的同学之后,说:“那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小雨,现在由我带路,你们有没有意见!?”

“怎么可能会有意见呢!我们最喜欢您带路了。”

“对啊!对啊!要是由您带路的话,我今晚夜宵可以多吃八碗。”

“哇——叶小雨,好美的名字啊,一听就知道肯定是个超天才的认路强人耶。”

“就是就是,谁要是敢不让我们家小雨姐姐带路,我就跟他拼了!”

叶小雨恨恨地把铜锤用力一挥:“少罗嗦,跟我走!”

于是一群人胆战心惊地跟在叶小雨的后面继续摸黑前进,蓝文馨紧跟在叶小雨旁边,低声问:“喂,小雨,你搞什么鬼啊,我记得你的迷路本领好像和刚才那个慕启然不相上下吧。还有,你这个铜锤什么时候弄的?看起来好沉哦。”

“你管那么多,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先走起来,至少还有找到的可能啊。这个‘铜锤’是我妈放在我包袱里面防色狼的……是充气的……”

蓝文馨:“-_-凸!”

……

当蓝文馨一行人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在路边找到了“启术大675级术士系学生宿舍楼”的牌子的时候,月亮已经挂在天空的正中间了。

蓝文馨惊愕地看看牌子,又看看叶小雨:“天……你真的找到了宿舍楼?”

叶小雨低低地接了一句:“用不着那样看我,我比你还惊讶。我原来只想走到天亮,然后问路……”

其余的同学们则兴高采烈地往前挤,“哇!到宿舍了!”

“万岁!终于到家了!”

“乌拉,可以洗澡睡觉了!”

当大家争先恐后地挤到宿舍楼前,抬头一看……

“铛——”

“铛——铛——”

“铛——铛——铛——”

一个又一个的脸盆落在了地上,青铜打造的脸盆落在地上的声音很清脆,很动听,但是主人却未必开心——所有的学生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楼房,叶小雨喃喃自语:“天……千万不要告诉我,这真的是我们的宿舍,我会发疯的。”

蓝文馨也看呆了——虽然今天是圆月,而且月亮已经在天空的正中央了,但是皎洁的月光无法给眼前的这栋房子添加哪怕一丝一毫的浪漫气息:房子黝黑的轮廓若隐若现地出现在被月光照得惨白的小树林旁边,四处都是鬼气森森的阴影;一些不知道是黑是绿的植物乱七八糟地爬满了外侧的墙壁,被密密麻麻的植物掩盖起来的楼房看不出到底有多少层楼,也许是五层,也许是六层,只能看出来很大;一圈看不清颜色的围墙把整栋大楼围住,大楼周围密密麻麻地长着各种野草;周围很安静,只有飘飘忽忽地传来蟋蟀的声音,空中似乎还时不时地传来几声乌鸦或者猫头鹰的声音。

蓝文馨只觉得一丝凉气从脚底慢慢向上冒,她很想迈一下脚,可是浑身不听使唤。正当她准备开口的时候,一声冰凉凉的,低沉的,而且又极为苍老的女人声音在大家身后响起:“喂——”

“鬼啊——”“救命啊——”数声凄厉的声音在寂静的月夜响起,显得格外恐怖。

叶小雨魂飞魄散地转头看向身后——大约数十米远的地方,一个皮肤就像是一棵古树一样刻满了褶皱的老太婆颤颤巍巍地站在那儿,她弓着背,拄着一根拐杖,提着一盏灯笼,闪烁不定的火焰在她脸上形成了变幻莫测的阴影,让人看上去毛骨悚然。

旁边的几个学生早就吓得面无人色,一个个抱住身边的石头或者大树,浑身上下抖得就像筛子一样。那个老太婆咧咧嘴笑了,她这不笑还好,一笑,脸上的表情更加恐怖了,当下就有几个学生吓昏过去。那个老太婆似乎并不在意:“很久没有人住这里了,你们是哪个系的啊……”

天知道还有没有人能够正常地和她对话,反正蓝文馨是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我……我……那个……那……这里……那个……术……术士……”

那个老太婆低声地尖笑一声:“小姑娘不要害怕,我是这里的楼管,你以后叫我红姨好了,不要紧张。我等你们很久了……”

红姨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挥了一下,她的身边立刻出现了几个悬浮在空中的碗口大小的照明火球,周围亮堂了许多,她的脸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难看了。这时候蓝文馨和叶小雨的脸上才有了一点点的人色,旁边的人也才缓过劲来,稍微。红姨穿过众人走到宿舍楼前,打开那道铁锈比铁还多的铁门,她慢慢推开大门,门枢转动发出的吱吱嘎嘎的声音在晚上显得格外清晰。红姨把两扇大门完全打开后,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严肃还是自豪,她的声音很大,而且似乎带着一种奇妙的催眠作用:“欢迎来到恶魔楼——启术大27号楼!”

仿佛是在响应红姨的声音一把,随着几声轻微的爆裂声,大楼从一楼到顶楼的房间和走廊依次亮了起来,大家也终于看清楚了——一共有6层楼,每层有大大小小40多个宿舍,每个宿舍的窗口都透出淡淡的黄色亮光,而走廊上也是每隔十步就有一个黄色的照明火球悬挂在天花板上。许多人都把嘴巴张得大大的——照明火球并不是太难的法术,随便一个术士学徒都会,而一个3级术士就足以控制10个以上的这种亮度的照明火球了。

但是这栋大楼中的照明火球实在太多了,要控制这么多的照明火球,至少需要15个以上的3级术士!如果是2级术士的话,还要更多,只怕整个启江县也未必会有那么多的2级术士!但是要知道随便一个3级术士,都可以成为当地术士协会的成员,虽然说不上荣华富贵,但是也可以说是锦衣玉食了,肯定不可能来这种鬼地方干“照明”这种粗活了。

红姨没有理会大家的惊讶,她拿着一本花名册,开始大声地叫大家的名字,她的声音清晰得和她的外表完全不相符:“101多人宿舍——杨力、熊涯、赵得海、彭立祖!……112双人宿舍——慕启然、柯陵!……145单人宿舍——蓝楼虹!……512双人宿舍——蓝文馨、叶小雨!……”

大家就这么怔怔地一步一步走进大楼,半个小时之前的恐惧感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当大家走进宿舍楼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些照明火球并不是用法术发出的,而是有许多个火球术的法术卷轴放在那些位置,这的确是一种很特别的照明方式——没有烟,没有灰烬,只是可能每个月都要补充大量的能量,或者每天供应一些能量,不过这很适合启术大的身份。

但是大家又发现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和宿舍楼外面相比,房间里面简直可以称得上一尘不染,仿佛天天有人来打扫一般。于是大家连大扫除都免了,直接把垫被棉被全部铺好,生活用品摆放好。

当所有人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忙得不亦乐乎,红姨站在楼下尖声大笑:“你们听好了,以后每天晚上10点关宿舍大门,11点停止供应卷轴的能量,今天是第一天,可以供应到明天早上6点。明天早上10点到教学楼集中,系主任要开新生大会,迟到者鞭刑!”

说完之后,红姨就像尖笑着,像有一阵风在吹着她一样慢慢飘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站在走廊上的那些同学似乎都没有看见红姨的双脚有动过……

不过……什么都不能妨碍我们的512双人宿舍比别人早一个小时发出熟睡的呼噜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