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韬光养晦,挺进大洋 第十五章 东西文明,翩翩起舞与有所作为(二)

晓龙君 收藏 11 49
导读: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韬光养晦,挺进大洋 第十五章 东西文明,翩翩起舞与有所作为(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一辆天蓝色宝马跑车飞驶在华盛顿郊区公路上,路边的田野河川树木如风般掠过。轻松的爵士乐覆盖了车内所有空间,瑞克·卡特沉浸其中,手指随着节拍在方向盘上有节奏地跳动……参加第二次海湾战争飞翔在巴格达上空时刻警惕来自地面威胁的不安、压抑与紧张,在休假回家与Adrianne共渡周末的兴奋面前已荡然无存。


“卡特,我好怕。”Adrianne的心像吊在半空没有着落,第一次去他家,第一次见他家人,难免有些担忧。


卡特握住她的手,“别怕,今天参加舞会的,都是父亲在政界军界的朋友。没事的。我妈咪就是想见见你,放心,有我呢!”


Adrianne从他温暖而有力的手里感到了安全与可靠,可心里还是很嘀咕,对政治丝毫不感兴趣的她却要去一个政客世家参加舞会,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此刻郊区深处,一座金碧辉煌的豪华别墅前早已摆上精美的装饰,身穿制服的门卫们正在调度着一辆辆豪华轿车,M国政坛大大小小的政客们在夫人们陪同下,雍容华贵地走进巍峨的圆形大厅。一条金色吊链从天窗上垂下,吊着一盏由千余个小灯环绕而成的巨型灯组,把整个大厅照得通亮。


女主人,也就是卡特的母亲玛西姆女士,一身典雅的晚礼服正笑迎佳宾。她不像年轻女郎那样美得耀眼眩目、咄咄逼人,可全身上下却充满着成熟女性才能散发的风韵,举手投足间高贵气质表露而出,自然随和,宽容谦让,令不同年龄层次的男人都乐意为她效力办事。


此刻,老卡特则与国防部长拉姆斯来到了二楼书房。深红色的色调把房间烘托得深沉而又庄重,顶着天花板的高大书架一直延伸到房间的另一侧,里面摆满了各式书籍。一支插有白色樱花的素花瓶点缀其中,又衬托出雅致洁静、一尘不染。


老卡特认真地说:“哦,亲爱的拉姆斯,你们军方的预算案能不能再压一压,我觉得你们这种强型打压政策,毫无用处。911后,一系列的反恐战争证明什么了,什么也没有。而且我还要提醒你,M国的经济一直在走下坡路,军方的预算案却是为了帮助F国来对付中国,这是徒劳的、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国会是不会通过的。”


“不不不,反恐战争就是为了M国本土的安全。况且我们得到了一个我们想到的中东,今后不会为石油发愁。而协助F国,是为了遏制中国,更是为了M国日后的安全,是符合M国利益的。冷战是结束了,苏联也成了过去式,不再是唯一的敌人,对这问题我的理解是,仍有存在着极多可怕的敌人,有形的,无形的,友善、不友善的,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解放伊拉克也只是一个开始!”拉姆斯极力争辩。


提起第二次海湾战争,老卡特就不由想起那个身穿橄榄绿军服、头戴贝雷帽、在麦克风前对着记者们滔滔不绝、处乱不惊、镇定自若,视角独特,浅显的表达方式且语言丰富,令M军心理战部门极为头痛的伊拉克前新闻部长--萨哈夫。


聊起萨哈夫,拉姆斯也很是英雄相惜:“不仅是你,连我们的总统也是他的崇拜者。整个伊拉克,我们只看到他一个人在抵抗!如果说,我们是战争的胜利者,那他就是这场战争的唯一英雄!”


“只有一个人抵抗!石油原本是阿拉伯复兴的武器,却成了他们坠入安乐窝的温床。”老卡特叹了口气。


“中国也一样,当和平发展成为世界主题的时候,中国人的惰性就表露出来了。和平发展是他们复兴的机遇,也是丧失忧患的温床!就像温气渗入木桩,慢慢地充满了它并使之腐朽一样!”


“中国有十三亿人,你怎么保证他们都丧失忧患?就算虫比龙多,那也是可怕的,中国人的基数太大了!”老卡特看一眼对谁都不信任的拉姆斯,又说:“我看,你这种过于强硬,才是得M国没有安全感。就像中东和平进程,进入了恶性循环,永远不会有和平。对中国未必一定要打压,建立良好关系,帮助M国经济复苏,使M国领先的优势更加扩大,这也是符合M国利益的。我有一个推测,当然,没有什么科学根据,十六世纪鼠疫传入英国,但后来英国人打败了‘无敌舰队’,成为了霸主;M国在十九世纪,一场流行病,死了十万人,过后我们也强大了;现在,中国在SARS过后会不会也强大起来呢?”


“你的推测有很意思。”拉姆斯不在意地一笑,看了看表,转话题道:“好了,今天是周末。我们不说这个了。对了,我们是不是该下去了,客人们应该到齐了。”


“好吧,我们走。”


老卡特和拉姆斯离开书房,沿着环型楼梯缓缓走下。


“我的两个儿子在你手下表现如何,还说得过去?”老卡特温和客气。


“哦,他们非常出色。大卡特的枪法简直是神了,我甚至可以说他是我军有史以来,最出色的狙击手之一!他的训练相当刻苦,我非常钦佩!”


“要让大家过好日子,我们就需要能够吃苦的士兵。”老卡特点点头,又问道:“那瑞克呢?”


“瑞克也很不错,据我所知,他在‘小鹰’号航空母舰服役期间,各项评分都是A。对了,第二次海湾战争和前不久的南海冲突中,都受到舰队的嘉奖。我为有您有这样的儿子感到骄傲,说实话,我都有点妒忌了。”拉姆斯夸讲着。


老卡特笑了笑:“说实话,还是大卡特更像我,有机会要找他比比枪法了。”


这时,同样精美的糕点与酒水出现在大厅两侧的长桌上,宾客们都围了过来端一杯香滨酒,吃一口暖哄哄的甜点和可口的布丁。老卡特和玛西姆在旁满面春风地招呼大家,忽然热闹的大厅安静了,一个个脑袋此起彼伏,连在大厅尽头的乐队琴手也对着大门口张望,而所有视线的最终焦点正是站在卡特身旁的Adrianne,一身黑色紧身旗袍在灯火辉煌的大厅里闪耀着丝绸的光彩,高傲、华丽、神秘、醉人的味道。人们的喉头在上下鼓动,隐藏在镜片后的灼热在骤然升腾,上年纪的老人更不禁联想起另一位东方美人--宋美龄。


仅仅一露面就引起这样的骚动,Adrianne雪白的脸颊不由自主泛起红潮,握卡特的手紧了。卡特牵着她的手,为她一一介绍,老卡特和玛西姆脸上的笑表露出心中的满意,在场的绅士们也不由趁机献起殷勤,轻吻着Adrianne的玉手,而Adrianne则在僵硬地应付着这些早已习惯的异族礼节。


“瑞克真有眼光,找到了一位漂亮的公主。”拉姆斯恭维着走过来,卡特忙来介绍:“Adrianne,这是国防部长拉姆斯先生。”


拉姆斯谦虚地摆摆手:“不不不,今天我只是一名客人。”


Adrianne好吃惊,不敢相信眼睛和耳朵,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的国防部长竟然就站在自已面前,和自已平等对话。突然意识到,自已步入舞会的同时,也迈进了M国上流社会的门槛。一名普普通通的异国留学生却童话般地要续演一个新“灰姑娘”传奇!


活跃气氛,一些人猜起了Adrianne的国籍,J国、韩国、新加坡……猜了一大串,最后十分确定Adrianne一定来自宝岛。


“对对对,她是宝岛人。”卡特在旁随声附和。


我怎么成了宝人啦?Adrianne奇怪地看着卡特,然而周围的环境却让她尽可能地掩饰眼中的问号与不解。连拉姆斯也没有发现她的异常,信以为真,夸起了宝岛,说什么宝岛是M国永远的朋友,又非常绅士地一举杯:“亲爱的Adrianne小姐,为M国人民和宝岛人民的友谊,还有为你和卡特,我们干杯。”


Adrianne不情愿地赔笑着,抿了口杯中香滨。


拉姆斯走后,Adrianne低声埋怨道:“你知道我来自大陆,你怎么说我是宝岛人。”


卡特低声解释着:“今天来的客人,有我父亲政治上的朋友,也有我父亲政治上的敌人。他们很多都是对中国的强硬派,我怕他们说的话,会伤到你的感情。还有宝岛不也是中国的一部份嘛!”


“那他们为什么不喜欢中国?”


“嗯,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东西方文明的冲突吧。简单的说,西方文明里,龙是凶残、野蛮、邪恶的象征。但在中国,龙却是你们民族的神物,精神象征。还有,像西方把‘狮子’视为百兽之王,可是在中国,百兽之王却是‘老虎’!”


Adrianne感觉怪怪的,心里不舒服,也反驳不出什么,另一想卡特也是为了自已,也就没再怪他。卡特又带她与M国政界众多名人见面。也许,外交是女人天生的强项,没有多一会儿,进门时还拘谨的Adrianne,此刻已和“上流社会”完全融合,谈笑风生,妙语连珠,应对自如。音乐响起,卡特牵起Adrianne的手和众人一起在醉人的音乐中翩翩起舞……


这时,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步入大厅,尖锐的眼神令人不敢直视,严肃的神情让人感到僵硬,不了解他的人都纷纷闪躲让出一条路来……哥哥大卡特来了。和弟弟不一样,不善交际言词的他,与父亲母亲打了招呼,一个人便坐在僻静的角度里,审视着灯光下成双结对的男女……


Adrianne发现了大卡特,“卡特,你看啊,那边有个人,好像你。眼神好凶啊!真可怕!”


“哦,那是我哥哥。别怕,他人很好的。”瑞克向哥哥挥了挥手,大卡特也挥手向他们打招呼。瑞克又有声有神讲起哥哥的光荣史:“你不知道,他的枪法简直神了。有一次,在旧金山发生一起绑架人质案,匪徒们把数吨的燃油倾泻在他们和人质所在的三层小楼上。当时,哥哥的特种部队奉命实施营救行动,行动很成功,突击队员制服了匪徒,解救了人质,正要撤出时,对面楼上一名隐蔽的匪徒突然打着防风打火机。情况危机,指挥官一声令下,哥哥的枪响了!但瞄准镜里的目标不是歹徒,而是他手中的打火机!”


“为什么不打歹徒?”


“我也问过我哥哥,他说:那也是一条生命。”


“哦……你哥哥真好。”Adrianne敬意的目光重新打量着坐在一边享受孤独的大卡特,真是人不可貌相。


这时,老卡特和拉姆斯两人来到二层阳台,手端香滨,欣赏着月光。老卡特感慨道:“多美的月光啊,就像在童话世界里一样。”


拉姆斯扫兴地说:“哎,我现在可是没心情欣赏这美景。中国刚在海岛问题上出出头,就又缩回去了!SARS也没有阻止她的发展势头,可恶!可恶!”


“哼,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应该是朋友!她是我们的第二大银行,是吸收资金的大海绵。只要她和M国不发生严重冲突,而她又能提高其教育水平和社会组织能力,中国肯定能在几十年后成为一个比J国大5倍甚至10倍的经济体。这么大个经济体,对我们来说,是可以好好利用的。”


“老朋友,好像问题没有这么简单,中国穷了是‘威胁’,富了也是‘威胁’!中、M之间的关系应是战略竞争者,决不可能成为朋友。中国是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加入世贸后,她的大城市中的私人汽车数量是成倍的增长,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中国对资源有庞大的需求!以南海为例:中国宣称拥有南海的主权,不仅是主权问题,也牵涉到对天然资源的争夺!这将重影响南海及亚太地区的稳定,是严重损害M国利益的!说实话,作为军人,我更希望有场战争,来干掉中国!”


“哦?!你说什么?你是想和一个核武大国打一场毁灭人类的战争吗?我真不敢相信!”老卡特很吃惊地摇着头:“要遏制中国走向富强,除了他们自已,我们和SARS都不可能做到。”


“我认为,只要共产主义统治中国,中国主宰亚洲,就不符合M国的利益。总之,不管怎么样,我们要从领土上分裂中国!政治上颠覆中国!战略上遏制中国!经济上挫败中国!”拉姆斯的目光冷冰冰的、不祥、咄咄逼人。


“你想像十几年前那样再演场戏吗?NMD想让中国上钩,她可没有苏联那么蠢!”


“那就假戏真唱!”


“嘿……谈何容易。”老卡特一丝苦笑。


大厅里乐曲一支接着一支,没有人停下自己脚下有节奏地舞步,舞会进入了高潮……Adrianne在卡特的带动下旋转得自如潇洒,快乐极了,觉得自己像在练轻功一样,整个身体都轻了…醉了…化了…随心所欲了…飘飘欲仙了……



就在M国人翩翩起舞时,中国人正在有所作为。


深夜的北京静悄悄,一行行调试信息在笔记本电脑荧屏上如鬼魅般一闪而过,千万行代码开始了疯狂地编译。李健把眼镜摘了下来,揉揉疲惫的眼睛,不清楚现在准确的时间,只知道又一天就快过去了,但他还不能休息,即使此刻在自已的家里也不行。中国海军远洋舰队中最关键的“空中预警指挥系统软件部份”的瓶颈问题像个冷血的奴隶主,手中的皮鞭无情地鞭挞着他的脑细胞。


由千万行代码组成的程序,就像是人体的基因图,基因之间相互协调地工作才能保证人体各个功能的正常运转。一旦某些“通路”被打破或是阻断,就会表现为各种疾病或是某些人体机能的失常。果然,编译程序终止,错误信息如成群飞蝗般呈现出来。李健顿感被蝎子螫了一下,痛苦地带上眼镜,从第一个编译错误开始查起。


孙盈盈轻手轻脚地走进来,把一杯刚刚冲好还在冒热气的浓咖啡悄悄地放在了李健的右手边。自已在另一边坐下,默默地看着他皱著眉心神情专注地修改程序,手指熟练地在键盘上敲击,“噼哩啪啦”的声响就像无数的音符,五颜六色的代码随即在屏幕上飞舞。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部侧影,魅力从这个角度迸发得最为充分,目光盯在他的脸,像是沉入了往事……


李健全然没发觉得身边的动静,脑子里全是程序的算法和逻辑关系,再次点击编译,然后习惯性地端起右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才发现已经温凉了,又发现孙盈盈爬在那里已经睡着了……


这边,舰载飞行员的训练进了下一阶段:地面训练。


蒸汽弹射器已安装在一条特制的跑道上,钢质拖索把飞机起落架与滑块相连,机尾竖起一块巨大的导流板,一切都在模拟真实的舰载弹射。几天没摸飞机,今天的飞行课,就像是在旷野里燃起的熊熊烈火,让座舱里的白云飞精神振奋,耳畔战机隆隆轰鸣,听起来就像一种神奇的魔咒,把热血召唤,把体内深处封存的激情释放,忽忽欲狂!


徐腾也兴致颇高:“云飞,我想起个笑话。说,一名飞行员和他的助手到了一个从没来过的基地,降落时历尽了艰险,飞机冲出跑道很远,好在人没事。飞机停稳后,飞行员叫到:这是什么破机场!这么短的跑道!助手回过头去看了看,说:跑道的确很短,不过倒挺宽。”


笑声中,白云飞得到升射指令。轰地一声,只觉眼球充涨,用力向前微倾抵抗的身体被紧紧压在座椅上,眼前的景物瞬时化作了无数向后飞逝的线条,仅仅200米“飞豹”便拔地而起,冲上蓝天。


另一边,陈成操歼十切入进场,只见主起落架重重地撞在跑道上,飞机摇晃了一下,轮胎尖叫着扬起白烟,尾钩一勾拦阻索,陈成感到了那有力的拉扯,那是结结实实的撞击感,接下来就是回味……


这边,高鹏的歼十滑向了弹射位停住,机身下“黄瓜”(绿衣弹射操作员)举起了右手转圈,“香蕉”(黄衣弹射指挥官)高举双拳站在飞机前面,看见“黄瓜”的手势,松开拳头示意高鹏放开煞车,同时开启最大动力。


想到这将是舰载升空的前奏曲,血,顺着臂膀涌向紧握操纵杆的手掌。手掌陡然发热,感觉到了沉重,感觉到了比充实还要沉甸甸的拥有。心砰砰狂跳,不知不觉屏了息。


忽见“香蕉”手向前指,身下顿生一股强大无比的推力带着飞机猛向前冲,忽地一下冲上了天,手在痉挛,毛孔在翕张,心灵在喷涌……就像爬了漫长而又郁闷的山路,到了峰顶,四面的风吹过来,舒舒地冒着快意,叫了出声:“哇……噢……”


机场上,曾如月望着冲向蓝天的歼十,在淹没一切的轰鸣声中尽情地为他呼喊,为他高兴……自已也深受感染,就像一根点着火的草绳,在无声息地燃烧!


“瓦良格”号的舷梯口,熙熙攘攘。一拨又一拨的水兵和飞行员换下了军服穿上了便装,说说笑笑地走下战舰。今天他们得到了入住训练舰以来的第一次休假,只是为求保密,所有出营区的人都必须脱下军装。之前,国家安全局的同志曾向海军报告,发现近期有少数境外谍报人员在海军驻扎的城市频繁出现,初步判断是冲中国海军核心机密“远洋工程”而来。范长城因此下令所有出营区的人必须换便装,在市区内任何情况下都不得表明自已的身份。


吵闹的氛围却在两个人的视线中视而不见,高鹏和曾如月。飞行员理论课全部结束了,如月就要离开航母训练舰了,此刻依依不舍。


“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已吧。着舰的时候,感觉不好,就拉起来,别逞能。”


“知道。”


“还有,每天给我发邮件啊!”


“行,我把日记也发过去!”


“讨厌啦,又贫嘴。”


“如月,快点。就等你了。”同伴在远处喊着。


“我走了。”曾如月又整理了一下高鹏的衣领,一转身走了,可没走多远突然又跑回来,轻轻地、快快地在高鹏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吻,一转身就又跑了。


高鹏愣了一下,笑了,幸福不仅仅来自也充满爱恋地吻,他知道如月的离开意味着什么,脑海里,甲板上一架战鹰正蓄势待发,等待着一飞冲天的时刻……



市区这边,白云飞结识了一位长得极像Adrianne的女孩,俩人一起走进了一家冷饮店。


刚才,无心地闲逛的他,忽见前面一群人围着吵吵嚷嚷,隐隐约约像是在骂小鬼子。怎么回事?挤身一看,只见一名J国留学生满脸酒气肆无忌弹地面对着众多的指责和要求道歉的声音。向旁人一打听人才知道,这名J国留学生当众非礼女孩,被制止后还动手打人。


白云飞看到了那名被非礼的女孩,差点惊呼出Adrianne的名字。不敢相信,她与Adrianne竟是那样的像,无论是眼睛、鼻子、嘴唇,还是整个脸的轮廓,简直就是双胞胎姐妹!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头发,一头精神的短发。


这时,那名J国人要走,有人上去阻拦,却被他一拳打倒在地,大摇大摆走出人群。


“快道歉!”白云飞向前两步走,凝立当场,挡住了J国人的去路。


声音不大,听起来却像一把利刃悬在脖上,让人不寒而栗。不知死活的J国人却轻视地笑了两声,冲着白云飞竖起了中指。周围的嘈杂声在此刻戛然而止,仿佛把方才杂乱的气氛也一并带了去,空气好似凝住了一般。现场鸦雀无声,气氛极度紧张。


“我再说一遍,快道歉!”


回答白云飞的却是傲慢而无理的:“FUCK YOU!”


静!静!静!众人在静中屏息……


突然,白云飞的双眼图穷匕见,原地腾空而起,拧腰转身、旋转、踢腿连贯的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随着身形后转半圈,右脚就像绷紧了的弓被释放了一样,划过一道如虹桥般的弧度,透出利刃出鞘般的锋芒,似迅猛的铁锏一般直扫J国人的头部。


白云飞的后旋踢,动作隐蔽,潇洒华丽,迅猛力强,其美观的攻击曲线却令人赏心悦目,感到了李小龙的酷!一切在这一瞬静止,又过了安静的一秒,静默才被J国人重重地狼狈地倒地声打破,一声声平地惊雷般叫好随即从人群里传来:


“好!”


“打得漂亮!”


“踢死丫挺的!”


被非礼的女孩却上前捡起了白云飞后旋踢时从上衣口里掉出的军官证,擦了擦沾染的灰,打开一看,慌乱的眼神忽然一下变得有神,没想到萍水相逢、素不相识却出手相助的年轻人竟是海军航空兵的飞行员……


冷饮店里,女孩把军官证还给白云飞,大大方方地介绍起自已:“我叫柳丽香,你以后可以叫我丽香。我是XX国际财团的商务代表,来青岛考察,住在XXX国际大酒店……刚才的事,谢谢你了……”


白云飞留意着她的神态,真是太像了,就像Adrianne坐在对面,不禁入神。


“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给我留电话吗?我可以和你联系吗?”


“哦……有。”白云飞这才缓过神,慌乱地掏出了纸和笔,写下了联络方式。


心在美貌的面孔前又一次动了。



第十五章 东西文明,翩翩起舞与有所作为(二)



一辆天蓝色宝马跑车飞驶在华盛顿郊区公路上,路边的田野河川树木如风般掠过。轻松的爵士乐覆盖了车内所有空间,瑞克·卡特沉浸其中,手指随着节拍在方向盘上有节奏地跳动……参加第二次海湾战争飞翔在巴格达上空时刻警惕来自地面威胁的不安、压抑与紧张,在休假回家与Adrianne共渡周末的兴奋面前已荡然无存。


“卡特,我好怕。”Adrianne的心像吊在半空没有着落,第一次去他家,第一次见他家人,难免有些担忧。


卡特握住她的手,“别怕,今天参加舞会的,都是父亲在政界军界的朋友。没事的。我妈咪就是想见见你,放心,有我呢!”


Adrianne从他温暖而有力的手里感到了安全与可靠,可心里还是很嘀咕,对政治丝毫不感兴趣的她却要去一个政客世家参加舞会,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此刻郊区深处,一座金碧辉煌的豪华别墅前早已摆上精美的装饰,身穿制服的门卫们正在调度着一辆辆豪华轿车,M国政坛大大小小的政客们在夫人们陪同下,雍容华贵地走进巍峨的圆形大厅。一条金色吊链从天窗上垂下,吊着一盏由千余个小灯环绕而成的巨型灯组,把整个大厅照得通亮。


女主人,也就是卡特的母亲玛西姆女士,一身典雅的晚礼服正笑迎佳宾。她不像年轻女郎那样美得耀眼眩目、咄咄逼人,可全身上下却充满着成熟女性才能散发的风韵,举手投足间高贵气质表露而出,自然随和,宽容谦让,令不同年龄层次的男人都乐意为她效力办事。


此刻,老卡特则与国防部长拉姆斯来到了二楼书房。深红色的色调把房间烘托得深沉而又庄重,顶着天花板的高大书架一直延伸到房间的另一侧,里面摆满了各式书籍。一支插有白色樱花的素花瓶点缀其中,又衬托出雅致洁静、一尘不染。


老卡特认真地说:“哦,亲爱的拉姆斯,你们军方的预算案能不能再压一压,我觉得你们这种强型打压政策,毫无用处。911后,一系列的反恐战争证明什么了,什么也没有。而且我还要提醒你,M国的经济一直在走下坡路,军方的预算案却是为了帮助F国来对付中国,这是徒劳的、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国会是不会通过的。”


“不不不,反恐战争就是为了M国本土的安全。况且我们得到了一个我们想到的中东,今后不会为石油发愁。而协助F国,是为了遏制中国,更是为了M国日后的安全,是符合M国利益的。冷战是结束了,苏联也成了过去式,不再是唯一的敌人,对这问题我的理解是,仍有存在着极多可怕的敌人,有形的,无形的,友善、不友善的,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解放伊拉克也只是一个开始!”拉姆斯极力争辩。


提起第二次海湾战争,老卡特就不由想起那个身穿橄榄绿军服、头戴贝雷帽、在麦克风前对着记者们滔滔不绝、处乱不惊、镇定自若,视角独特,浅显的表达方式且语言丰富,令M军心理战部门极为头痛的伊拉克前新闻部长--萨哈夫。


聊起萨哈夫,拉姆斯也很是英雄相惜:“不仅是你,连我们的总统也是他的崇拜者。整个伊拉克,我们只看到他一个人在抵抗!如果说,我们是战争的胜利者,那他就是这场战争的唯一英雄!”


“只有一个人抵抗!石油原本是阿拉伯复兴的武器,却成了他们坠入安乐窝的温床。”老卡特叹了口气。


“中国也一样,当和平发展成为世界主题的时候,中国人的惰性就表露出来了。和平发展是他们复兴的机遇,也是丧失忧患的温床!就像温气渗入木桩,慢慢地充满了它并使之腐朽一样!”


“中国有十三亿人,你怎么保证他们都丧失忧患?就算虫比龙多,那也是可怕的,中国人的基数太大了!”老卡特看一眼对谁都不信任的拉姆斯,又说:“我看,你这种过于强硬,才是得M国没有安全感。就像中东和平进程,进入了恶性循环,永远不会有和平。对中国未必一定要打压,建立良好关系,帮助M国经济复苏,使M国领先的优势更加扩大,这也是符合M国利益的。我有一个推测,当然,没有什么科学根据,十六世纪鼠疫传入英国,但后来英国人打败了‘无敌舰队’,成为了霸主;M国在十九世纪,一场流行病,死了十万人,过后我们也强大了;现在,中国在SARS过后会不会也强大起来呢?”


“你的推测有很意思。”拉姆斯不在意地一笑,看了看表,转话题道:“好了,今天是周末。我们不说这个了。对了,我们是不是该下去了,客人们应该到齐了。”


“好吧,我们走。”


老卡特和拉姆斯离开书房,沿着环型楼梯缓缓走下。


“我的两个儿子在你手下表现如何,还说得过去?”老卡特温和客气。


“哦,他们非常出色。大卡特的枪法简直是神了,我甚至可以说他是我军有史以来,最出色的狙击手之一!他的训练相当刻苦,我非常钦佩!”


“要让大家过好日子,我们就需要能够吃苦的士兵。”老卡特点点头,又问道:“那瑞克呢?”


“瑞克也很不错,据我所知,他在‘小鹰’号航空母舰服役期间,各项评分都是A。对了,第二次海湾战争和前不久的南海冲突中,都受到舰队的嘉奖。我为有您有这样的儿子感到骄傲,说实话,我都有点妒忌了。”拉姆斯夸讲着。


老卡特笑了笑:“说实话,还是大卡特更像我,有机会要找他比比枪法了。”


这时,同样精美的糕点与酒水出现在大厅两侧的长桌上,宾客们都围了过来端一杯香滨酒,吃一口暖哄哄的甜点和可口的布丁。老卡特和玛西姆在旁满面春风地招呼大家,忽然热闹的大厅安静了,一个个脑袋此起彼伏,连在大厅尽头的乐队琴手也对着大门口张望,而所有视线的最终焦点正是站在卡特身旁的Adrianne,一身黑色紧身旗袍在灯火辉煌的大厅里闪耀着丝绸的光彩,高傲、华丽、神秘、醉人的味道。人们的喉头在上下鼓动,隐藏在镜片后的灼热在骤然升腾,上年纪的老人更不禁联想起另一位东方美人--宋美龄。


仅仅一露面就引起这样的骚动,Adrianne雪白的脸颊不由自主泛起红潮,握卡特的手紧了。卡特牵着她的手,为她一一介绍,老卡特和玛西姆脸上的笑表露出心中的满意,在场的绅士们也不由趁机献起殷勤,轻吻着Adrianne的玉手,而Adrianne则在僵硬地应付着这些早已习惯的异族礼节。


“瑞克真有眼光,找到了一位漂亮的公主。”拉姆斯恭维着走过来,卡特忙来介绍:“Adrianne,这是国防部长拉姆斯先生。”


拉姆斯谦虚地摆摆手:“不不不,今天我只是一名客人。”


Adrianne好吃惊,不敢相信眼睛和耳朵,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的国防部长竟然就站在自已面前,和自已平等对话。突然意识到,自已步入舞会的同时,也迈进了M国上流社会的门槛。一名普普通通的异国留学生却童话般地要续演一个新“灰姑娘”传奇!


活跃气氛,一些人猜起了Adrianne的国籍,J国、韩国、新加坡……猜了一大串,最后十分确定Adrianne一定来自宝岛。


“对对对,她是宝岛人。”卡特在旁随声附和。


我怎么成了宝人啦?Adrianne奇怪地看着卡特,然而周围的环境却让她尽可能地掩饰眼中的问号与不解。连拉姆斯也没有发现她的异常,信以为真,夸起了宝岛,说什么宝岛是M国永远的朋友,又非常绅士地一举杯:“亲爱的Adrianne小姐,为M国人民和宝岛人民的友谊,还有为你和卡特,我们干杯。”


Adrianne不情愿地赔笑着,抿了口杯中香滨。


拉姆斯走后,Adrianne低声埋怨道:“你知道我来自大陆,你怎么说我是宝岛人。”


卡特低声解释着:“今天来的客人,有我父亲政治上的朋友,也有我父亲政治上的敌人。他们很多都是对中国的强硬派,我怕他们说的话,会伤到你的感情。还有宝岛不也是中国的一部份嘛!”


“那他们为什么不喜欢中国?”


“嗯,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东西方文明的冲突吧。简单的说,西方文明里,龙是凶残、野蛮、邪恶的象征。但在中国,龙却是你们民族的神物,精神象征。还有,像西方把‘狮子’视为百兽之王,可是在中国,百兽之王却是‘老虎’!”


Adrianne感觉怪怪的,心里不舒服,也反驳不出什么,另一想卡特也是为了自已,也就没再怪他。卡特又带她与M国政界众多名人见面。也许,外交是女人天生的强项,没有多一会儿,进门时还拘谨的Adrianne,此刻已和“上流社会”完全融合,谈笑风生,妙语连珠,应对自如。音乐响起,卡特牵起Adrianne的手和众人一起在醉人的音乐中翩翩起舞……


这时,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步入大厅,尖锐的眼神令人不敢直视,严肃的神情让人感到僵硬,不了解他的人都纷纷闪躲让出一条路来……哥哥大卡特来了。和弟弟不一样,不善交际言词的他,与父亲母亲打了招呼,一个人便坐在僻静的角度里,审视着灯光下成双结对的男女……


Adrianne发现了大卡特,“卡特,你看啊,那边有个人,好像你。眼神好凶啊!真可怕!”


“哦,那是我哥哥。别怕,他人很好的。”瑞克向哥哥挥了挥手,大卡特也挥手向他们打招呼。瑞克又有声有神讲起哥哥的光荣史:“你不知道,他的枪法简直神了。有一次,在旧金山发生一起绑架人质案,匪徒们把数吨的燃油倾泻在他们和人质所在的三层小楼上。当时,哥哥的特种部队奉命实施营救行动,行动很成功,突击队员制服了匪徒,解救了人质,正要撤出时,对面楼上一名隐蔽的匪徒突然打着防风打火机。情况危机,指挥官一声令下,哥哥的枪响了!但瞄准镜里的目标不是歹徒,而是他手中的打火机!”


“为什么不打歹徒?”


“我也问过我哥哥,他说:那也是一条生命。”


“哦……你哥哥真好。”Adrianne敬意的目光重新打量着坐在一边享受孤独的大卡特,真是人不可貌相。


这时,老卡特和拉姆斯两人来到二层阳台,手端香滨,欣赏着月光。老卡特感慨道:“多美的月光啊,就像在童话世界里一样。”


拉姆斯扫兴地说:“哎,我现在可是没心情欣赏这美景。中国刚在海岛问题上出出头,就又缩回去了!SARS也没有阻止她的发展势头,可恶!可恶!”


“哼,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应该是朋友!她是我们的第二大银行,是吸收资金的大海绵。只要她和M国不发生严重冲突,而她又能提高其教育水平和社会组织能力,中国肯定能在几十年后成为一个比J国大5倍甚至10倍的经济体。这么大个经济体,对我们来说,是可以好好利用的。”


“老朋友,好像问题没有这么简单,中国穷了是‘威胁’,富了也是‘威胁’!中、M之间的关系应是战略竞争者,决不可能成为朋友。中国是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加入世贸后,她的大城市中的私人汽车数量是成倍的增长,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中国对资源有庞大的需求!以南海为例:中国宣称拥有南海的主权,不仅是主权问题,也牵涉到对天然资源的争夺!这将重影响南海及亚太地区的稳定,是严重损害M国利益的!说实话,作为军人,我更希望有场战争,来干掉中国!”


“哦?!你说什么?你是想和一个核武大国打一场毁灭人类的战争吗?我真不敢相信!”老卡特很吃惊地摇着头:“要遏制中国走向富强,除了他们自已,我们和SARS都不可能做到。”


“我认为,只要共产主义统治中国,中国主宰亚洲,就不符合M国的利益。总之,不管怎么样,我们要从领土上分裂中国!政治上颠覆中国!战略上遏制中国!经济上挫败中国!”拉姆斯的目光冷冰冰的、不祥、咄咄逼人。


“你想像十几年前那样再演场戏吗?NMD想让中国上钩,她可没有苏联那么蠢!”


“那就假戏真唱!”


“嘿……谈何容易。”老卡特一丝苦笑。


大厅里乐曲一支接着一支,没有人停下自己脚下有节奏地舞步,舞会进入了高潮……Adrianne在卡特的带动下旋转得自如潇洒,快乐极了,觉得自己像在练轻功一样,整个身体都轻了…醉了…化了…随心所欲了…飘飘欲仙了……



就在M国人翩翩起舞时,中国人正在有所作为。


深夜的北京静悄悄,一行行调试信息在笔记本电脑荧屏上如鬼魅般一闪而过,千万行代码开始了疯狂地编译。李健把眼镜摘了下来,揉揉疲惫的眼睛,不清楚现在准确的时间,只知道又一天就快过去了,但他还不能休息,即使此刻在自已的家里也不行。中国海军远洋舰队中最关键的“空中预警指挥系统软件部份”的瓶颈问题像个冷血的奴隶主,手中的皮鞭无情地鞭挞着他的脑细胞。


由千万行代码组成的程序,就像是人体的基因图,基因之间相互协调地工作才能保证人体各个功能的正常运转。一旦某些“通路”被打破或是阻断,就会表现为各种疾病或是某些人体机能的失常。果然,编译程序终止,错误信息如成群飞蝗般呈现出来。李健顿感被蝎子螫了一下,痛苦地带上眼镜,从第一个编译错误开始查起。


孙盈盈轻手轻脚地走进来,把一杯刚刚冲好还在冒热气的浓咖啡悄悄地放在了李健的右手边。自已在另一边坐下,默默地看着他皱著眉心神情专注地修改程序,手指熟练地在键盘上敲击,“噼哩啪啦”的声响就像无数的音符,五颜六色的代码随即在屏幕上飞舞。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部侧影,魅力从这个角度迸发得最为充分,目光盯在他的脸,像是沉入了往事……


李健全然没发觉得身边的动静,脑子里全是程序的算法和逻辑关系,再次点击编译,然后习惯性地端起右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才发现已经温凉了,又发现孙盈盈爬在那里已经睡着了……


这边,舰载飞行员的训练进了下一阶段:地面训练。


蒸汽弹射器已安装在一条特制的跑道上,钢质拖索把飞机起落架与滑块相连,机尾竖起一块巨大的导流板,一切都在模拟真实的舰载弹射。几天没摸飞机,今天的飞行课,就像是在旷野里燃起的熊熊烈火,让座舱里的白云飞精神振奋,耳畔战机隆隆轰鸣,听起来就像一种神奇的魔咒,把热血召唤,把体内深处封存的激情释放,忽忽欲狂!


徐腾也兴致颇高:“云飞,我想起个笑话。说,一名飞行员和他的助手到了一个从没来过的基地,降落时历尽了艰险,飞机冲出跑道很远,好在人没事。飞机停稳后,飞行员叫到:这是什么破机场!这么短的跑道!助手回过头去看了看,说:跑道的确很短,不过倒挺宽。”


笑声中,白云飞得到升射指令。轰地一声,只觉眼球充涨,用力向前微倾抵抗的身体被紧紧压在座椅上,眼前的景物瞬时化作了无数向后飞逝的线条,仅仅200米“飞豹”便拔地而起,冲上蓝天。


另一边,陈成操歼十切入进场,只见主起落架重重地撞在跑道上,飞机摇晃了一下,轮胎尖叫着扬起白烟,尾钩一勾拦阻索,陈成感到了那有力的拉扯,那是结结实实的撞击感,接下来就是回味……


这边,高鹏的歼十滑向了弹射位停住,机身下“黄瓜”(绿衣弹射操作员)举起了右手转圈,“香蕉”(黄衣弹射指挥官)高举双拳站在飞机前面,看见“黄瓜”的手势,松开拳头示意高鹏放开煞车,同时开启最大动力。


想到这将是舰载升空的前奏曲,血,顺着臂膀涌向紧握操纵杆的手掌。手掌陡然发热,感觉到了沉重,感觉到了比充实还要沉甸甸的拥有。心砰砰狂跳,不知不觉屏了息。


忽见“香蕉”手向前指,身下顿生一股强大无比的推力带着飞机猛向前冲,忽地一下冲上了天,手在痉挛,毛孔在翕张,心灵在喷涌……就像爬了漫长而又郁闷的山路,到了峰顶,四面的风吹过来,舒舒地冒着快意,叫了出声:“哇……噢……”


机场上,曾如月望着冲向蓝天的歼十,在淹没一切的轰鸣声中尽情地为他呼喊,为他高兴……自已也深受感染,就像一根点着火的草绳,在无声息地燃烧!


“瓦良格”号的舷梯口,熙熙攘攘。一拨又一拨的水兵和飞行员换下了军服穿上了便装,说说笑笑地走下战舰。今天他们得到了入住训练舰以来的第一次休假,只是为求保密,所有出营区的人都必须脱下军装。之前,国家安全局的同志曾向海军报告,发现近期有少数境外谍报人员在海军驻扎的城市频繁出现,初步判断是冲中国海军核心机密“远洋工程”而来。范长城因此下令所有出营区的人必须换便装,在市区内任何情况下都不得表明自已的身份。


吵闹的氛围却在两个人的视线中视而不见,高鹏和曾如月。飞行员理论课全部结束了,如月就要离开航母训练舰了,此刻依依不舍。


“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已吧。着舰的时候,感觉不好,就拉起来,别逞能。”


“知道。”


“还有,每天给我发邮件啊!”


“行,我把日记也发过去!”


“讨厌啦,又贫嘴。”


“如月,快点。就等你了。”同伴在远处喊着。


“我走了。”曾如月又整理了一下高鹏的衣领,一转身走了,可没走多远突然又跑回来,轻轻地、快快地在高鹏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吻,一转身就又跑了。


高鹏愣了一下,笑了,幸福不仅仅来自也充满爱恋地吻,他知道如月的离开意味着什么,脑海里,甲板上一架战鹰正蓄势待发,等待着一飞冲天的时刻……



市区这边,白云飞结识了一位长得极像Adrianne的女孩,俩人一起走进了一家冷饮店。


刚才,无心地闲逛的他,忽见前面一群人围着吵吵嚷嚷,隐隐约约像是在骂小鬼子。怎么回事?挤身一看,只见一名J国留学生满脸酒气肆无忌弹地面对着众多的指责和要求道歉的声音。向旁人一打听人才知道,这名J国留学生当众非礼女孩,被制止后还动手打人。


白云飞看到了那名被非礼的女孩,差点惊呼出Adrianne的名字。不敢相信,她与Adrianne竟是那样的像,无论是眼睛、鼻子、嘴唇,还是整个脸的轮廓,简直就是双胞胎姐妹!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头发,一头精神的短发。


这时,那名J国人要走,有人上去阻拦,却被他一拳打倒在地,大摇大摆走出人群。


“快道歉!”白云飞向前两步走,凝立当场,挡住了J国人的去路。


声音不大,听起来却像一把利刃悬在脖上,让人不寒而栗。不知死活的J国人却轻视地笑了两声,冲着白云飞竖起了中指。周围的嘈杂声在此刻戛然而止,仿佛把方才杂乱的气氛也一并带了去,空气好似凝住了一般。现场鸦雀无声,气氛极度紧张。


“我再说一遍,快道歉!”


回答白云飞的却是傲慢而无理的:“FUCK YOU!”


静!静!静!众人在静中屏息……


突然,白云飞的双眼图穷匕见,原地腾空而起,拧腰转身、旋转、踢腿连贯的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随着身形后转半圈,右脚就像绷紧了的弓被释放了一样,划过一道如虹桥般的弧度,透出利刃出鞘般的锋芒,似迅猛的铁锏一般直扫J国人的头部。


白云飞的后旋踢,动作隐蔽,潇洒华丽,迅猛力强,其美观的攻击曲线却令人赏心悦目,感到了李小龙的酷!一切在这一瞬静止,又过了安静的一秒,静默才被J国人重重地狼狈地倒地声打破,一声声平地惊雷般叫好随即从人群里传来:


“好!”


“打得漂亮!”


“踢死丫挺的!”


被非礼的女孩却上前捡起了白云飞后旋踢时从上衣口里掉出的军官证,擦了擦沾染的灰,打开一看,慌乱的眼神忽然一下变得有神,没想到萍水相逢、素不相识却出手相助的年轻人竟是海军航空兵的飞行员……


冷饮店里,女孩把军官证还给白云飞,大大方方地介绍起自已:“我叫柳丽香,你以后可以叫我丽香。我是XX国际财团的商务代表,来青岛考察,住在XXX国际大酒店……刚才的事,谢谢你了……”


白云飞留意着她的神态,真是太像了,就像Adrianne坐在对面,不禁入神。


“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给我留电话吗?我可以和你联系吗?”


“哦……有。”白云飞这才缓过神,慌乱地掏出了纸和笔,写下了联络方式。


心在美貌的面孔前又一次动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