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1017-1018

中悦 收藏 4 24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1017-10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017


前锋两栖坦克团三连长接到团长沈丛熙的命令,要他率最左面的3个2X3坦克阵转向北全速接近并消灭鬼子逼近万里海岸的1条巡洋舰和2条护卫舰。这些日舰接近海岸到11千米,巡洋舰上的6英寸远程炮够到了三界山顶坪,给三界山炮群带来严重毁伤。

三连长立即率领18辆两栖坦克转向、开到短时最高速23节,嘴里嘟哝了一句:“今天老子改行干海军了,先弄个分舰队司令当当 ”,心里把握战斗任务,掂量着什么时候开炮。对付这个近岸巡洋舰战斗群,第一炮兵军正处于再装填火力间歇,东舰、北舰分队都已受到严重损伤,火力支援船队正全力炮击支援主力登陆金山角,中岳号主舰出现飞轮故障,嵩山号巡洋舰和09号驱逐舰正全力与3个航空武库舰群搏斗,还要支援华岗保卫战,空军轰炸的第一攻击波刚过,而最贴近这条巡洋舰的就是本团两栖坦克群。但团坦克群距海岸约5千米,正在一片静默中高速扑向太伊登陆滩头,处于三面夹击之下:东南基垄日军炮台岸炮、南面淡水奥-太伊台军一个有威力的火箭炮营、北面日本海军舰队,虽说傍晚一连串的海上战斗证明界面武器概念的浮航两栖坦克矩阵不怕水面舰队的打击,这只是因为海军舰只难以精确瞄准锁定只露出炮塔的两栖坦克无法实施制导攻击,攻顶直升机飞不过来,唯一可行的炮火面覆盖射击需要足够的炮火密度,日本舰队很难做到,但如果加上基垄的岸炮和台军的火箭炮营,这个炮火密度还是会给团坦克群带来相当的损伤。对这两处岸炮群我们正在实施不对称攻击,现在结果未知,团长不愿意冒险开炮暴露影响切断基垄的重大任务,所以命令自己带一个加强连转向北面炮击日舰,射程早就够了,只是作战任务含有故意把开炮暴露的位置往北引的用意,三连长审视团作战的全局,命令尽量接近日舰,“没我的口令谁也不许打!”

暗夜之中海面波涛起伏,一波波浪花从圆桌大小的炮塔顶上漫过去,即使白天在炮塔涂复的蟾蜍伪装色下不近到二三百米肉眼也看不出来,晚上就得撞上了才知道,日舰正在射击,其声纳大受影响,两栖坦克的噪声频谱与潜艇的范围都不重合,广谱听规律声的话,声纳在巡洋舰炮击和航行的强大本体噪声/振动之下要想从数百个舰艇的规律噪声中分辩出两栖坦克的犹如在一片暴雨声中寻找一道屋檐流水。界面两栖坦克矩阵执行了标准的海军任务,接近后降低航速直至关机滑行一直逼近日舰到800米距离,黑憧憧的舰影上两座3联装6英寸主炮依次射出长长的火舌,一闪一闪地映照着巡洋舰的轮廓,三连长命令:“按布置瞄准日本巡洋舰,全体开火!”

当当当当当当——,20秒钟之内18门坦克炮以爆发射速直射出上百发125毫米半穿甲炮弹凿进了800米外巡洋舰的庞大身躯,2个矩阵各自集中轰击一座6英寸主炮,1个矩阵沿侧舷扫射各种小口径火炮,800米距离打200米尺度的庞然大物闭着眼也发发中靶,2座主炮立即被炸得不见踪影,沿侧舷扫过的一排30余发炮弹把所有小口径速射炮-守门员系统、密集阵改进系统等等连同高射机枪统统炸飞,眼见得巡洋舰还手的能力被打掉,三连长命令2个矩阵各自瞄准一艘正轰击万里镇的护卫舰开火,自己所在的中间3X2矩阵6门炮继续轰击巡洋舰打死狗,心情一轻松,三连长嘴里就数落起来了:“欢迎发射鱼雷,欢迎哑,有种你就打,本舰队司令跟你PK,候着那,要不你就调过屁股来让我凿凿那一面,主说,人家打了你的左脸,你应该把右脸也送上来嘛,要不你挂白旗投降,你们海军的规矩是怎么说来着?挂了白旗,俺的人就可以跳帮上去夺舰是不...”下面的驾驶员有点闲,接上话头说:“连长,人家海军要是跳帮夺舰,就是对方还没投降,再说这都什么年头了,还跳帮夺舰呢,咱们不成了中世纪帆船实心炮弹海战了…” 三连长不高兴了:“你小子喊我什么?什么连长连长的?舰队司令!懂不懂?中世纪的怎么了,你以为俺真想要小鬼子的破舰那?哼哼,这种干挨打的货白给俺当夜壶都不要!” 下面炮手也乐了,自动装填机装弹,炮手忙里偷闲大声插话说:“司令,咱这夜壶也太大了点吧,嫂子干不干啊?”

2分钟之内,三条日舰都被打得烈火浓烟滚滚翻腾,舰内爆炸声不断,一团团火球冒了出来,两栖坦克不断开炮的炮口焰显著标示了位置,无奈日舰输了先手,第一击就被干掉了有效火力,剩下的导弹和鱼雷倒也没少发,导弹无导,不知飞哪里去了,鱼雷倒是照着两栖坦克群炮口焰的大致位置打出来十几枚,无奈这些远程自导鱼雷实在不是打坦克用的,没有坦克声纹,一半用的被动声纳/磁遥感制导,鱼雷朝声音大磁场大的地方跑,跑了三四百米就发现还是旁边另两条军舰的场大,照着军舰奔过去近了敌我识别头起了作用又说是友舰,鱼雷的智商到此为止,接下来就不知所终了,有一发乱跑了十几千米撞上一条日本驱逐舰算是有个结果,另一半鱼雷的发射士官设定得还算明白——就用了最古老的速度三角瞄准直射、触发引信,这些鱼雷直奔坦克群而来,三连长作为“舰队司令”毕竟不合格,坦克群开炮后慢速游动,鱼雷奔过来如果是军舰就大半都能撞上,可惜那是在军舰长百米以上的条件下,坦克群尺度小太多了,鱼雷要靠瞄准直航打上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东西在海军来说就是奇迹,今天鬼子的运气福兮祸所伏,就是有两条鱼雷航线恰恰与15米长的坦克浮筏重合,可惜,鱼雷使用了5米的最小定深,这两枚鱼雷堪堪从浮筏肚皮底下擦过,浮筏是泡塑-工程尼龙的材料主体,坦克的金属体积又太小,鱼雷的磁遥感近炸引信实在瞧不起两栖坦克,就这么傲慢地撇着嘴跑过去了。三连长可不知道,就在他颐指气使地纠正驾驶员要喊他舰队司令的时候,他这位司令和他的旗舰可着实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三连长不明白军舰打到什么程度就不用浪费炮弹了,看着三条军舰浓烟烈火爆炸连连多少有些倾斜了可就是不沉,各坦克打光了舱内弹药,下去人把浮筏后部1.5米见方的辅助弹药柜里的100发炮弹取出一些从后面填入炮塔尾巴上的弹仓,各炮再打了三十几发,看着鬼子军舰歪斜得厉害了,三连长心疼弹药,眼看舰队司令的第一战未能取得眼前击沉敌舰的战绩,掂量着鬼子军舰挨了千余发125炮弹就这么歪将下去早晚也得沉吧,心底里毕竟还拿自己当陆军,赶上基垄登陆战要紧,请示之后,发令:“就打到这儿吧,我们撤了!”



1018


内僚狭口的美制高级反装甲地雷竟然丝毫不起作用,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料到依为干城的美制关键武器战场失灵,国军一时间没有战术预备不知如何应对,加上传闻作为装甲兵主心骨的苏煜旅长已经殉国,坦克兵们不管平时怎么私下里骂旅长恨旅长,现在发现旅长还是打胜仗的心底依靠,装甲兵悍将苏煜旅长的殉国,导致了军心涣散,日军金刚级重型坦克一边射击一边吱吱呀呀碾过雷区,布雷线后面2个白虎坦克营奉命横过车身塞住缺口,但军心涣散导致命令未能彻底执行——如果苏煜活着,黑着脸站在后面督战队那里,那是谁也不敢违令的,眼下情形不同,许多车没开到位置里面的人就下车跑了,开到位置的车也有不少没有坚持开炮,车组成员纷纷跳出来逃跑被日军坦克的机枪大炮击毙,坚持射击的车组打了几炮发现根本打不动眼前的钢铁怪物,惊惶失措也跳车撤退,2个营的坦克本来能够塞住狭口的,现在却零零落落堆出几处残骸,金刚级坦克从缺口穿过,狭道越来越宽阔,零乱抵抗的白虎坦克、青龙装甲车连连被击毁,51旅最后一批训练有素的朱雀反装甲导弹车以线导导弹连连命中金刚级坦克,在发现即摧毁的夜战对射中,一发线导导弹除非正打在履带裙板或是动力舱盖上可以损伤金刚级,打在其它位置高温聚能金属射流都无法击穿厚厚的复合装甲,可是一辆朱雀导弹车一暴露位置,接着就有一发坦克炮弹飞来把它掀翻,这2个训练有素的连很快打光,金刚级重型坦克还有五十几辆隆隆开进,大批各型车辆一片混乱,掉头逃跑弃车逃命黑夜中相互撞车,白虎坦克毫不留情地把挡道的轻型车辆碾成废铁,一辆弹药车发生爆炸,流弹四窜激射,国军万里装甲群顿成兵败如山倒之势。

苏煜并没有死。小口径炮弹爆炸的当口,2个死忠的警卫舍命扑在他身上,3层防弹衣和警卫的血肉之躯为苏煜挡住要命的弹片,2名士兵一死一伤,苏煜翻身起来第一次没打人嘴巴,呼呼喘着气喊活着的有没有,架着我撤退! 金刚级重坦克群早已超到前面,北翼丘陵日军轻装甲群也超越了苏煜的指挥组,鬼子步兵不敢下车,未能发现黑暗中被架着高一脚低一脚踉跄撤退的苏煜将军,两部通讯器都被打坏,被架持前行的苏煜忽然停了下来左手抓住一名通讯兵的脖领子:“你听清楚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后面那个玄武155炮营,要他们赶在鬼子前面沿马莲溪西岸布阵,注意草木覆盖隐蔽,金刚级从东岸丘陵上冲下来会暴露顶部,我就不信155毫米大炮直射攻顶打不烂金刚级的乌龟壳! ”喘几口气,“鬼子的金刚级开得比人快,我们这样追不到前面去,过了马莲溪就是万里镇了!你不用管我,跑步去前面,找我们,丢的空车,没着火的,里面,一定有,能用的电台,听明白了吗?”那通讯兵复述一遍,苏煜把自己的钢盔摘下来扣在通讯兵的光脑袋上,“你是死是活,都要把命令传出去!” 看着通讯兵消失在黑暗中,苏煜抓着唯一剩下的上尉参谋说:“我们摸下河滩也找辆空车躲进去,鬼子没发现最好,要是发现了,你打机枪,老子一只手也能开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