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公安工作(一)

丁老大 收藏 11 31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公安工作(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韩文德回到家中,家里人虽然开始感到很意外,但是紧跟着就是高兴,父母高兴,全家都高兴。

韩文德对父母亲说,高陵解放了,成了人民政府,今后再也不用担惊受怕,可以过太平日子了。

三天后,区长宋文蟠,区委书记米天乐让韩文德的二哥王志明找韩文德,请韩文德到区上开会。

二哥对韩文德说,宋区长米书记让你到区上开会。

韩文德心想,叫我开啥会?不大想去。对二哥说,我去干啥呀?

二哥说,你去走一趟,怕啥,说不定还是好事哩。

韩文德来到区上,得知来的都是些党员。

党在西南区的负责人、区长宋文蟠问他从周至回来的事,韩文德简单说明了起义经过,说他已被编为第六十八团四连连长,以及探家后回去没有找到部队的情况。

宋文蟠说,没赶上也好。文德,你也是咱们的地下党员,现在解放了,国家需要你,区上想安排叫你回县,帮助成立游击大队。如果你愿意,现在就去县上报到。

韩文德愉快的答应说,行!

来到县上,见到游击大队的负责人杨荣善。报到后住下来,杨荣善找他谈话,说,你身经百战,有丰富的打仗经验,准备叫你担任中队长。

韩文德说,我不想扛枪了,能不能让我改行干个别的工作?

杨荣善沉吟了一下说,那你去公安上吧,我给你写个介绍信。

杨荣善爬在桌子上给韩文德写了介绍信。韩文德拿着杨荣善写的介绍信到公安队报到。公安队的队长张道能得知韩文德有文化,就叫他组织大家学习和读报,后来担任了文化教员,给没有文化的公安兵上课扫盲。以后又当了班长。

这时候,高陵县的局势已经稳定下来,县委严书记要下乡检查生产,那时候正查田定产,农村也不平定,一些恶势力在农村还很猖狂。为了保护严书记的安全,张道能队长派韩文德带一个班的公安兵专门跟着严书记,一直跟到土地改革完毕。也遇到了几次事件,但是,那些事比起队伍上打仗小得多了,韩文德很快就能妥善处理,严书记很欣赏他的能力。

那时候百废待兴,县委政府的工作人员也不多,所以工作一直很繁忙。

县城的剧团也成立了,在剧院里演新戏。有《大家喜欢》、《穷人恨》、《做军鞋》、《打虎记》等曲目,看得人很多。韩文德想起他当新兵训练时看的《三滴血》,感到世事变化真快,那时候他还是个十四岁的娃娃,现在已经二十七岁了。而且是个人物了。坐在宽大的剧院中,韩文德有一种当家作主人的感觉。心里升腾起一股自豪感。

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庆典,他们公安队有一台从敌人手里缴获来的收音机,都围着听,当时不少人都激动得流了眼泪。

紧跟着镇反开始,以公安队为主,县游击大队配合,逮捕了一些地主恶霸,都在狱中押着,日夜巡查,怕有人劫狱。因为在农村还有好多的枪支没有收上来,情况比较复杂。

这期间,韩文德的姑姑托人给他说媒,是临潼县铁炉乡的一位姑娘。

临潼铁炉乡是韩文德的老家所在,村名叫韩家村,他一个姑嫁到了铁炉庙,说的这个媳妇就在铁炉庙,姓闵,名字叫闵惠芳。

这个闵惠芳五岁的时候,母亲就得病死了,他父亲当时正学中医,想尽办法也没救下她母亲的命。后来给她娶了个后母。闵惠芳自幼胆小,又有一个不贤的后母,受了很多委屈,却从来不向人诉说。到十八岁的的时候出落得非常漂亮,被当地一家恶霸看上了,托人说媒,非要娶她做第四房姨太太不可!父亲一生忠厚,悬壶济世,轻易不与人争斗,自然也不敢与那恶霸争,只知道唉声叹气。母亲是后母,巴不得她出去,也不管她跟的人好不好。眼看着一个弱女子就要进入虎口,共产党解放军打过来,当地解放了,变成了人民的政府。在镇反运动中,因为那个恶霸有血案,被政府镇压了,闵惠芳才有机会另外成家。韩文德的姑姑和姑娘在一个村,对姑娘的脾气禀性摸得很清楚,就把闵惠芳介绍给她的侄子。

提起婚姻,韩文德就想起了桂英,心里就很痛,从桂英又想起了那个白晓燕,不知道好好的一个好姑娘,怎么一结婚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然后又想起了汉中的那个张云华,这个张云华对他很好,在西安城掺着他的胳膊,那种亲密的样子跟夫妻差不了多少,后来在汉中还要跟他回高陵给他做二房,竟为他假装吞了金戒指,让他差点把那一瓢臭烘烘的人粪尿从云华嘴里灌进去。他的笔记本上至今还留着云华给他写的几个大字:百折不回!但是,这几年没有音信,估计云华早已经嫁人了。就是没有嫁人,他也不能娶云华,云华是上了洋学堂的,有文化,只怕吃不下农村的苦。闵惠芳虽然没上过学,大字不识一个,但是贤惠,将来在家里能跟兄弟姐妹和睦相处,就同意了这门婚事。并很快把闵惠芳娶了过来。

韩文德自从回陕西以来,没有断了托人给世金大哥说媳妇。世金大哥的媳妇很难找,陕西人排外,有好姑娘的家庭托人一打听,黄世金是外路人,婚事就吹了,一些跛子瘸子傻子世金大哥又看不上,婚事就拖了下来。

韩文德执行完保护严书记的任务后又回到公安局。

扈局长找他谈话,让他担任局里的文书,主要坐办公室,写材料和接待人。韩文德答应了。他喜欢写写画画,在队伍上,他就随身带着一个笔记本,把看到的和想到的事都记下来,和其他人相比之下也算有一些文才。

扈局长很快调走了,来了个王局长,叫王运好。

随后就是诉苦会和三查四评,韩文德作为文书,在担任记录的同时也要自查。那时候公安大队已经发展到二百多人,参加三查会的还有各机关,县政府的一些杂勤人员,每人都得过关。

韩文德先带头查他在旧社会当兵,抗战八年的历史,和二次卖壮丁在伪自卫团任分队长时有打骂士兵的不良作风。高陵解放时和组织失去联系,情况不明,跟伪军逃离高陵,到周至山区。并说了那天晚上看见顾书雄埋枪的情况。韩文德记性好,虽然是晚上,他还能对西落玉半山的那两处埋枪地点说出个大概。韩文德说,必须我亲自去找,因为是晚上,我只能记起大概地方,不知村名,枪都是破步枪。

他的三查情况被整理成大会单型材料交给局里。韩文德建议,马上派人去把枪刨出来。张道能队长和王局长都回答说,咱人少工作忙,不能去,把材料转到周至公安局就行啦。于是找枪的事就搁下了。

那时候公安局都要按军人的要求工作,每天还要进行训练,张队长不认得字,出操的士兵科目也不大行,好多事情就落到韩文德头上。所以,每天事情特别多,也特别忙,操场教动作,课堂要上课。其实,韩文德只能算个半知识人,文化程度不大高。困难重重,但他干得很卖力。

抗美援朝开始了,志愿军开始入朝作战,韩文德报名要去,王局长再三劝他不要去,对他说,局里缺人,你留在局里好好工作。

韩文德就没有去。

后来,朝鲜战场的志愿军仗打得艰苦,县上接受了一项专为志愿军制造四千斤牛肉粉的任务。必须在二十天完成。县上请了四位回族老师傅和农村党员共十多个人,县上把这项工作交给韩文德,让他去组织安排。

四千斤牛肉干粉要用不少的牛,县上的牛有限,县委严书记还不让杀群众的牛,说,牛是群众的拖拉机,咱们是农业县,百姓要靠牛搞生产。

后来决定到各集市上去买。县上派了不少人到各地市场上。本地市场买完了,又到外地市场买,总的要把四千斤牛肉粉的任务完成。还要保密,不准说出去。

韩文德安排人在县政府中楼底洗肉,支了四个大锅,都是用的土办法,把肉煮、炒、炕干后,晚上在群众的的碾盘上用人去推,碾成粉后装在布袋里。那时候没有食品检验机构,也不讲质量合格不合格。也没有合格证,只是在每个装牛肉粉的布袋里装上一封慰问信。

他们买回来的牛自己杀,肉一般没有多大问题。但是,在他们所买回的牛肉中,有些已经有问题,或者是牛死了后的肉。回族师傅阿訇杀牛的时候要念经,然后再宰杀。他们不做死了的牛,只作活牛。

因为时间紧任务重,韩文德就向师傅求情,让他们以国家利益为重,韩文德说,在朝鲜,敌机每天要不断侦察撂炸弹,同志们因为做饭冒烟暴露目标,常常开不了伙,吃饭困难,请你们暂时放下族规,为志愿军的吃饭做出贡献。

哪几位老师傅听了韩文德的话,嘴里不回答,但是行动上却打破了族规,按照韩文德所说的去做,他们发现有毛病的肉,便写出药方,让韩文德去买药,煮肉的时候加进去这种药物,肉就没有其他异味,颜色也清亮了。

他们紧赶慢赶,终于把上级交给的四千斤牛肉粉任务完成了,韩文德还受到了表扬。

一天,指导员惠得法找他谈话,说要介绍他入党。

韩文德说,我已经是党员了,四八年,程九和就介绍我入了党。

惠指导员说,你说你是共产党员,谁承认,解放后地下党组织也没有把你的党关系材料转过来呀。你去找一下你当时的入党介绍人,也让当时知道内情的人给你写个证明,仅仅凭你一个人说了不算。

韩文德心想,我以为早就给我登记了,原来还没有进名单呀!于是,韩文德就去找程九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