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京1937 1937—2007: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第二十五章:决死雨花台

魏风华 收藏 0 25
导读:我的南京1937 1937—2007: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第二十五章:决死雨花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1/


第9师团受阻光华门后,日军的进攻重点转向中华门外的雨花台。相传六朝时期,有高僧在此登坛讲经,感动佛祖,落花为雨,雨花台由此得名。它由连绵起伏的3个主要的山岗组成,山岗最高处不过百米,整片岗子长不到4公里,这里灌木繁茂,又以盛产雨花石而著称。雨花石色彩绚丽,纹路形象往往令人称奇。1937年冬天的雨花台,再无往日的美丽,枯枝在北风中摇摆,惨白的日光没了温度。在这片起伏的山岗上,到处是中国守军布置的铁丝网、壕沟和碉堡。中国士兵睁大眼睛盯着前方,一队队穿着土黄色军装的日军士兵在坦克的掩护下,俯着身子,已经从远出慢慢地包围上来!

进攻这里的是谷寿夫的第6师团和末松茂治的第114师团。两个师团以中华门至雨花台中轴线为界,第6师团攻西侧,第114师团攻东侧。第6师团在日本熊本县编成,士兵由熊本、鹿儿岛、大分、宫崎四县人组成,又以熊本人为主力。熊本地处九州岛中部,在1930 年代是日本最典型的农业县。熊本人皮肤黝黑,作为农民,孤陋贫穷;但穿上军装,便成了一支凶悍的队伍。熊本第6师团以战力而言,在日本陆军中,被认为仅次于仙台第2师团,而排在金泽第9师团之前。第114师团则在宇都宫编成,士兵来自枥木、茨城、长野、群马四县,战争爆发后由第14师团的预备役士兵紧急编成,投入战斗。这些预备役士兵多高龄,在作战时未必多么勇猛,但杀戮、强奸平民时,却一点也不落后。

防守雨花台的中国军队是孙元良第88师的第262旅和第264旅,旅长分别是朱赤少将和高致嵩少将。从1937年12月8日开始,雨花台阵地就发现敌情。9日,日军第6师团的集结了一个联队的兵力开始向雨花台阵地发起进攻。在中国守军的顽强抗击下,日军扔下500多具尸体,退了回去。10日凌晨,日军飞机发起空袭,第6师团的后续部队也赶到,在进攻中又增派了两个大队的兵力,从两翼包抄进攻。到了11日,日军的攻击突然猛烈起来。两旅战士誓死抗击,日军伤亡甚大。当天午后,战斗趋向激烈的顶峰。是日,南京卫戍副司令罗卓英将军登上中华门督战,鼓舞士气,他对部下说:“南京为我国首都,又为先总理陵寝所在。不战而弃,诚为革命军人的耻辱。我将士须同仇敌忾,与暴日决一死战。人终有一死,我们葬身钟山之下,必为后代敬仰!”

日军炮火猛烈,中国守军伤亡过半。但直到12日晨,阵地仍未丧失。中国守军的重机枪组成交叉火力,将以善战闻名的第6师团的熊本兵再一次打下去。日军那边沉寂了一会儿,但没多长时间,便有几辆坦克轰隆隆地开过来,向重机枪阵地连续发炮,中国士兵死伤众多。在此情形下,中国守军第262旅的一名班长带领两名士兵从战壕内匍匐而出,他们腋下夹的是捆在一起的手榴弹。3名战士向日军的坦克疾进,终于接近那些庞然大物。坦克的炮声震耳欲聋。3名战士冒死贴住坦克,在其履带旁拉响导火索。随着数声巨响,日军的3辆坦克报废了,3名战士也为国捐躯。

另一翼,末松茂治第114师团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重大代价。在又一次进攻中,挥刀指挥日军冲杀的山本重德第150联队第2大队长儿森高槌中佐当场被击毙。

末松茂治和谷寿夫进行了沟通。吉住良辅的金泽第9师团受阻光华门后,日本军司令部调整部署,把攻击重点转移到雨花台。对此,谷寿夫感到庆幸,因为在他看来,机会再次给了他的第6师团,他要指挥他的部队第一个攻陷南京。现在,中国的首都就在眼前,他的熊本兵却止步不前。这实在让他苦恼。这时候,他的参谋长下野一霍大佐建议等待飞机支持,轰炸中国守军的阵地。谷寿夫尽管心有不甘,但最后还是接受了这个建议。

雨花台突然安静下来,日军的进攻停止了。

过了一段时间后,日军的飞机呼啸着出现了。炸弹声响彻山岗。雨花台顶部地势很平,日军飞机极容易捕捉目标。往复盘旋的轰炸,使中国守军伤亡惨重,渐渐不支。此时,朱赤的阵地,弹药几近打光。朱赤旅长命令士兵将所剩余的手榴弹的导火索连在一起,做最后一击。日军又倒下一大片。朱赤少将生于1900年,江西修水人,少时任教师,后投黄埔军校学习军事,参加过北伐战争。抗日军兴,任第88师第262旅少将旅长,在上海八字桥打响淞沪会战第一枪。南京保卫战开始后,与第264旅高致嵩少将同守雨花台,至此殉国。和朱赤一同殉国的,还有副旅长华品章、团长韩宪元。在另一翼阵地,高致嵩少将正指挥士兵做最后反击。高致嵩生于1898年,广西岑溪人,和朱赤一样,少年时曾做过乡村教师,后考入黄埔军校,与朱赤是同学。淞沪战起,任第88师第264旅少将旅长。南京战斗打响后,与同学朱赤同守雨花台,朱赤战地失陷后,高旅长依旧顽强抗敌,终于不敌,与全旅战士以死赴国难。

两将军和他们的战士为国捐躯了。

1937年12月,鲜血染红了雨花石。枪声停止。又是一阵寂静。背着行装包、穿着大衣、端着刺刀的日军,乱叫着蜂拥而上,向阵地上受伤的中国士兵猛刺。

雨花台终于失陷,南京最大最牢固的中华门暴露在谷寿夫的眼前。

此时,紫金山的战斗已进入白热化。第16师团第33联队士兵大泽一男后来这样回忆道:“在紫金山,大概攻击了3天。我们中队是在前线打仗,损失很大。我们和第5中队抢头阵,从正面登紫金山,上面‘嗵嗵嗵’地往下扔手榴弹,手榴弹碰到大的石头就反弹起来。中队长给自己的小队下命令‘突击’,于是,代理小队长也叫着‘突击,突击’前进,上面‘咕噜咕噜’地滚下石头,人也从上面滚下来,小队长的声音听不到了。过了一会儿,听到了‘上来’的怒吼声。我飞速上山,发现山顶挖了壕沟,沟里有士兵,就跳进去,用刺刀刺中一个敌人。在碉堡里,有的敌人战斗到死,看见后吓了我们一跳。大群的中国兵被击中。从山上看到的南京,是个很大的城市,非常漂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