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五节:奇袭(4)

醉长生 收藏 3 23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五节:奇袭(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白少虎气得手在发颤,刺刀锋利的刀刃在伊万`舍普琴科的喉结上微微划破了一道小口,沁出了血。白少虎真想一刀杀了他,但伊万`舍普琴科的视死如归却也真让他佩服,何况,杀了他也无济于事。白少虎放下了刺刀,瞪着双目盯了他半晌,突地一记膝撞顶在伊万`舍普琴科的小腹上。伊万`舍普琴科‘嗯’的闷哼,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白少虎恨恨的命道:“绑好他!”

伊万`舍普琴科从地上抬起头来望着白少虎“哈哈”笑道:“就这点本事?”

“你……还这么嚣张!”朱全气得倒过狙击步枪的枪托就要砸,“算了。”白少虎一把拦住他,“他也是条汉子!”回过头从地上捡起枝俄军的步枪向回援的俄军打去。

27号高地上,熊无疾借着照明弹的微弱亮光看见帝国海军陆战队的军旗飘扬在了俄军指挥部前装甲车的车顶上,一点一点耗光了的体力又升腾了起来。此时俄军部队已分成两大部分。一部分不到两个连的兵力在向指挥部回援,但是被白少虎他们猛烈的的机枪火力压得不能前进。一部分300多人的兵力还在继续向27号高地上进攻,但却被顽强而又士气高昂的陆战队员们死死的顶住了。熊无疾兴奋的大叫:“我们的援军到了,已经把老毛子的指挥部端了!”高地上的士兵齐齐望向俄军指揮所,虽然有800多米远的距离,在黑夜里被照明弹照得若隐若现,可是帝国海军陆战队的军旗他们是再熟悉不过了,又岂会看错,士气更是高涨,也都兴奋的高喊了起来,懂俄语的士兵的士兵直接用俄语大叫:“援军到了!援军到了!俄国佬的指挥所被端了!”射击一枪比一枪准,手榴弹投得一颗比一颗远。

战场上的俄军不知该进还是该退面面相窥,本来在进攻前鼓舞起的士气就在高地上中国军队顽强的抵抗面前被打得气竭。现在又听见高地上的中国士兵大叫他们的援军到了,自己的指挥部也被他们的援军端了,再回头一看,那不正是中华帝国海军陆战队的军旗嘛?前面是久攻不下的中国兵阵地,后面是不下十条机枪的火舌舔向自己回援指挥部的后队,也不知道有多少大地帝国军队的援军达到。现在他们心里只想到了一件事,腹背受敌!他们现在就这一个感觉,自己成了一块夹心饼干。几名俄军军官也感受到了士兵们的趔趄,挥动着手枪命令:“进攻、进攻!那都是黄皮香蕉们的诡计!”其实他们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十倍兵力于敌,一整天都没攻下来,这支中国守军的战斗力也实在是过强。现在指挥被部袭绝对是事实,中国守军的援军已到,那面飘扬在夜风中的帝国军军旗,指挥所内压得回援部队不能前进的机枪火力比什么都说明问题,他们这么说只不过是在尽一个军官的职责罢了。腹背受敌的危险是谁也不愿意冒的,现在他们只有两个选择,一就是向左边的空旷地带撤退,二就是继续进攻,不惜任何代价拿下27号高地避免两面作战的危险,可是在前两次冲锋中占尽一切优势的他们都没有打下如同铁铸般的27号高地,现在在如此低下的士气面前,他们又如何能拿得下来?

终于,处于战场最左边的几个俄军率先向向空旷地带撤去,有了第一批就有了第二批,在为数不多的俄军军官的弹压下,也止不住大批的俄军士兵都涌向了左边。士气如山倒,兵败如潮,几名俄军军官叹了口气,也指挥所有的部队撤退了……

27号高地和俄军指挥所内的帝国士兵们欢声雷动,钢盔和军帽抛得此起彼伏,将所有剩下不多的弹药无私的 ‘赠送’给了正在撤退的俄军。

熊无疾抱着枪虚脱的一屁股坐在了战壕里的地上,完全没有一点打了一场以弱胜强的胜仗的喜悦,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高兴的理由,他不过是带着比较少的人杀死了比较多的人罢了。看着烤蓝裎亮的枪身,“如果熊家的爵位是浮在鲜血上的,我应该继续吗?”他脑袋里没什么高兴,却在思考。

“不~~~不!啊~~~”一个俄军伤兵凄厉的惨叫惊住了所有的人,陆战队员们条件反射的‘咔咔’将步枪推上了膛指向叫声传来的方向,却是一班长秦龙提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向地上的一个俄军伤兵狠狠的捅去。一脚蹬在已经刺死了的俄军伤兵拔出了刺刀,‘哧’的又弯腰捅了进去,拔了出来又是一下,再一下……血溅在他狰狞的脸上,衬得他恶毒的眼神更是渗人……陆战队士兵们都缓缓的放下了枪,站直了身子看着他机械的一下又一下将刺刀捅进那具已经千创百孔的尸体里去,熊无疾更是一脸的木然,丝毫没有阻止秦龙的意思,他知道秦龙为什么这样……俄军撤退时,这个俄军士兵向后退的时候摔倒了一跤,等他手忙脚乱爬起来的时候却看见刘正伟已经跳过来用步枪指着他,这个俄军士兵当即抛去步枪跪在地上大声求饶不要杀他,刘正伟本就不会杀投降的敌人,此时他沉浸可以活着回去看看还没有见过的儿子的喜悦中,更不会杀死一个毫无抵抗力的人,虽然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刘正伟还是摆了摆枪口示意让他离开,可就是趁刘正伟精神稍微松懈了,枪口指向别处的时候,这个俄军从腰后摸出一把手枪对着刘正伟的喉咙就是一枪……秦龙看到了这一幕,开枪打伤了这个俄军士兵的后腰将他击倒在地……‘叮~~~’刺刀折断了,秦龙喘着粗气又倒持着枪身用枪托一下一下砸在那具俄军尸体的脑袋上,现在应该说是一堆烂肉的脑袋上。活下来不多的士兵也被这气氛渲染,想起战死的生死手足们,手紧紧的抓起上好了刺刀的步枪,眼睛也红了,紧紧盯在地上一个个的俄军伤兵,和跪地投降的俄军士兵身上,向他们一步步的逼进过去……

熊无疾懒得管,他的弟兄死了太多,都是这些俄国人杀死的,他们该死。熊无疾慢慢的走到刘正伟的遗体边,将脸朝下的刘正伟翻了过来。刘正伟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幸福的微笑,左手还抓着枪身,手埋在怀里。熊无疾将他的右手掏出来一看,他的右手紧紧的捏着几张已被血染红的纸,熊无疾知道那是什么,那是他的家信,写给他,告诉他有了个儿子,他当父亲了……刘正伟在临死前的一刹那抓住了这封信,感受到了他儿子可爱笑脸,这才带这微笑离开了……

熊无疾轻声问道:“老刘啊,原来你是想家了,是想儿子了是吧。也好,早点回家去吧……”

熊无疾慢慢的在刘正伟的身边坐了下来,用自己浑厚,富有磁性的嗓音唱起了一首歌,一首他老家蒙古大草原上的蒙古长调:

天上的白云哟,飘向何处

草原上的汉子走向何处

……

白云哟它飘向那里,也是在蓝色的天空下

汉子们走向那里,也要回到那草原上的故乡

……

辽阔的草原上,羊群在等待白云的飘回

美丽的姑娘们,在等待草原汉子归来的马蹄

……

已经归来的白云哟,轻柔抚摩着羊群和骏马

等待的姑娘们,手上却还托着美酒与哈达

……

熊无疾唱的是蒙语,士兵们听不懂,但都能感受到歌声中的委婉与凄凉。两行清泪流下了熊无疾的脸庞,他还在继续唱着他的歌,他用他的歌声给他在这场战斗中逝去的弟兄们送行……秦龙停下了手,和其他的陆战队士兵一起听着熊无疾的歌声,那眼中的暴戾与疯狂渐渐转为了一种哀思……

27号高地上遍地完整的尸体,或者破碎的尸块,尚未散尽的硝烟、还在劈啪作响燃烧的枯树、到处都是痛苦哀号的伤兵、几十个摇摇欲倒的身影、地上还未干涸的血迹上还有一块块的人体尸块、脏器碎片、青紫色的肠子、散落的残肢还在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如果谁没有见过地狱,看看这里吧,战场就是地狱。

或许……这里和地狱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地狱里不会有歌声,只有魔鬼的狞笑。刚刚这里还就是人杀人的战场,现在还有几十个人,在这场杀戮中活下来的人,全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人,听着一个男人坐在他已逝去的兄弟的身边,唱着一首优美舒缓的旋律,也委婉凄凉的歌,那歌声是唯一魔鬼不可能拥有的东西,也就是这歌声,将一帮在冷血厮杀中渐渐泯没了人性,变成了残怒的杀人机器又变回了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