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八十三章 广州战役(五)

而山 收藏 5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欧美联军增城留守部队的覆没,引起了联军联合指挥部的恐慌,知道又是那支神秘的武装力量——中国西南农民起义军的“杰作”,联军联合指挥部司令肯松中将为此紧急采取一些对策,以应对这种不利局面。他命令撤销所有的小据点,集中所有分散的小股部队;加大各大据点间的联络和防守能力;尽量避免小股部队的行动;加紧进攻广州城。

在欧美联军采取一系列新对策之下,第51团的作战效果明显下降,孙大雄早已料到会出现这种结果,他也不奢望第51团能继续在运动中大量地歼灭敌军。他及时地调整战术,实施人民军参谋部早已制定好的战术——小股部队的游击战、特种战。他把第51团分成三个部分,一个营为一个部分,而每一个营又细分为由十多个或几十个不等的人数组成的小分队。其中由第一营组成的各小分队活跃在广州城的北部;由第三营组成的各小分队活跃在广州城的东部。北部与东部是联军东路军和西路军控制的地区,也是联军围攻广州城的力量较为薄弱的地区。另一个部分由第二营分组成的小分队则进入东莞地区,破坏联军的后勤线路。在第51团发动的一系列小规模特种战中,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和光辉事迹,其中许多成功的战例成了后来人民军军校特种兵教学的精彩典范。

欧美联军围困广州城的一个多月以来,每天不间断地对广州城炮轰,城内的军民日子日愈艰难。而这一个多月里,联军外围防御部队同样每天都遭受到清军各种武装力量和人民军第51团各武装小分队心照不宣配合地搔扰袭击,人员伤亡越来越多,特别是整个增城防御部队二千多人中人民军第51团之计被大部分歼灭后,使欧美联军联合指挥部震惊不小,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修改攻占广州城的计划。

现在联军外围防御阵地和陆军保障线路破绽百出,联军总司令迈克·肯松中将开始怀疑自己攻占广州城的总战略思想是否正解了。“继续围而不攻广州城,能行吗?目前中国人对联军外围的搔扰战术对部队的损害巨大,恐怕广州城还未能被攻下,联军对于广州城的包围圈却早已崩溃了!”肯松中将很忧郁。

“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围困,想必广州城内的清军也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吧!只要能早日攻下广州城,那么就掌握了整个战役的主动权,中国武装力量对联军外围的搔扰又何惧之有?”肯松中将暗想。他正准备召集联军指挥部的参谋人员商议能否对广州城发动总攻的可能性。

这时一位高级参谋兴奋地跑进肯松中将的房间报告。“将军,有一件天大的喜事向您禀报。”

“什么事?”肯松中将有点疑惑。

“有一位自称是堪贾尼的英国商人,向联军提供了一份广州城的城建地图,里面房屋、街道、城墙标记清晰,令人惊叹啊!”

“有这种好事,快有请堪贾尼先生。”肯松中将听到此等好消息,惊喜不已,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好东西啊!

“尊敬的将军阁下,很荣幸能得到您的赐见,在下深感兴奋!”英国人堪贾尼有点得意的走进肯松中将的房间。他是一个相当精明的商人,他游移的眼神除刚开始进门时尊敬地看了肯松中将两眼后,就一直在屋内那些值钱的古董和发光的银器上扫动。

“尊敬的堪贾尼先生,你好!非常感谢你对联军的真诚帮助。请问堪贾尼先生,你的这张广州地图从何而来?真伪如何?”肯松中将担心的是这张地图的可信度。

“将军阁下,你不用担心这份地图的真伪,它是我依据近年的广州城建筑结构布局亲手绘制的。”堪贾尼看出肯松中将的怀疑,清楚地解释。

“哦!尊敬的堪贾尼先生,你是我们的幸运星,能有如此先见之举,真是上天对我联军的恩赐啊!联军的几万将士感谢你!”肯松中将听到堪贾尼先生的保证,心里明白堪贾尼的话里有假,但并没有点破他。他从堪贾尼那贪婪的眼神中知道,只要给予他合适的价格,他会满足的,而往往这种贪婪的商人所说的话都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不过,只能这份地图是真的,他也不想计较那么多了,他相信这个堪贾尼不敢骗他。

其实这幅广州城的地图并不是英国人堪贾尼绘制的,而是一位法国旅游爱好者第一次来到神秘的远东大陆,进入广州城后,为其与欧洲建筑完全不同的风格所迷醉,也为其严谨的布局和巧妙的结构惊叹不已,遂一时兴起而请了几个中国人帮忙,依靠自己学过的测绘知识,详细地绘出了这一份广州城城区地图。在这位法国人将要离开中国时,由于所带经费用尽,连路费也出现了问题,求助于在广州城的西欧商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他。后来,他实在没有办法,把他绘制的这一份广州城地图临摹了一份后,把原件拿出来出售,希望能筹集到路费。由于这位法国人索价过高,仍没有一个人愿意购买这份地图。一日英国商人堪贾尼无意中看到份地图,意识到这份图的价值,慧眼识图,重金买了下来。事后,堪贾尼1853年因家事回国,不久就听说欧美几国列强组成联军将要攻打清国,很兴奋,后又传来联军进攻广州城失败的消息,他意识到自己发财的机会来了。他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很久了,于是,他匆匆地从欧洲大陆携带广州城地图来到中国献图。

“尊敬的堪贾尼先生,你能献出如此有价值的东西,想得到什么报酬?对于你的帮助,联军只能用金钱来交换了。”肯松中将询问堪贾尼。

“这份地图来之不易,耗费在下许多的心血,我是一个商人,非常希望从多方面为联军伟大的远征业事效劳。”堪贾尼并不想一次性地成交广州城地图。

肯松中将听他如此说,自然明白其意思。“只要能顺利占领广州城,其它的方面,都是可以考虑的,何况联军的任何付出将来都可以从中国人身上百倍千倍的索要回来。”肯松中将想到此,慷慨地说:“如果堪贾尼先生愿意的话,等联军占领广州城之后,先生可以参与到对广州城的搜捕和重建的活动中去。”

堪贾尼喜出望外,没有想到肯松中将会给自己如此优厚的条件。“参加广州城的搜捕,那就是明目张胆的抢掠;参与广州城的重建,那就可以多方面地勒索中国人。”堪贾尼心里暗自思量,狂喜不已。为了确保肯松中将对自己的承诺的有效性,他委婉地向肯松中将索要一份联军联合指挥部发放的特别证明,上面签有肯松中将的大名。待这一切都办妥后,堪贾尼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有了这一份广州城实物地图,欧美联军对广州城的进攻进展顺利许多,许多清军重点把守的据点很快被一一摧毁。特别是联军海军舰炮的命中率明显提高,由美国海军少将尤斯率领的联军海军编队依据英国商人堪贾尼先生提供的广州城城区图,大致猜测出清军广州城的明暗炮台和军政衙门的位置,测出方位距离后,大量的舰炮轰击,给予清军防守部队极大的打击,慢慢地联军海军已能接近广州城东南面的珠江东岸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饱和炮击,连接广州城内“接官大道”的南角码头,已不复存在,其周围五百米内的所有建筑物都被炸塌,看不到一个活人,也听不到一点声音,只有徐徐上升的残檐断柱所燃起的烟雾在飘缈。这时,几十艘身形庞大的联军军舰出现在珠江水面,这本是自广州战役以来,天天都会重复的情景,可今天跟往常有很大的不同,后面拖沓的长长的船只,明显地不是炮艇军舰,而是运兵船。南角码头的清军抵抗已不复存在,联军运兵船在武装军舰的保护下仍是小心翼翼地登上珠江东岸,这是第二次广州战役以来,联军第一次如此近的接近广州城。上了南角码头,就逼近了广州城的大西门,现在的大西门已是破烂不堪,被联军火炮轰塌的城墙和正大门还未来得及修固,只是随意地堆满了石头砖块,可能随便的一声炮响,都可以把这一堆乱石给震泻下来。

今天是公元1854年5月28日,也是欧美联军对广州城发起总攻之日,随着大队联军陆军的登陆,舰炮第一声炮响轰向欲意瘫塌的广州城大西门,联军向广州城发起的总攻正开始。

联军在广州城的四个方向同时发起攻击。东门与北门是佯攻,仅有少量的炮火和士兵在作着可有可无的进攻;而西门和南门情形就完全不一样了,不管是炮火还是双方投入的兵力与东门和北门相比,不可相提并论啊!双方都集中大量的军队在此攻防。联军一番猛烈炮火轰击后,慢慢逼近广州城墙,一些联军士兵搭架云梯开始登城。到处是人叫声、枪声、炮声;到处是火光冲天,人仰马翻,战争处于胶着状态,清军不断有人从城墙上被射落下来,一个又一个像运动员在做高空跳水运动一样,不过,姿势并不优美,难度系数为零,而且许多还是头先落地或是横摆着砸向地上,落下的人往往是伴随着一声声“啊!啊!”的叫声,样子极其惨烈悲壮。

清军城墙上的各种火炮、投石车、弓箭手、火器营也给攻城的联军造成很大的伤亡。许多联军士兵在最接近城墙时,也是他们最接近上帝时。联军优越的火器还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广州城大西门一处城墙被炸塌后,纷涌的联军士兵,向里冲去,里面的清军连忙调集二千多人封堵此一缺口,双方军队在此混作一团。

在这里,双方短兵相接,没有任何的理智可言,全都是凭本能,疯狂地拼杀,清军渐渐不支,慢慢地向城内退去。站在缺口城墙上的一位清军副将不敢想象联军攻进来后广州城的惨样,顾不得下面双方混作一团的敌我兵士,命令城墙上的士兵,不分敌我,拼命往下砸石块砖头。雨点般的物体从天而降,顿时在缺口处混战的几百人不分敌我,退闪不及,全都被砸死在缺口处,场面惨不忍睹。许多人的脑浆、肠肚都被砸了出来。联军不想失去这一个千载难逢的攻进广州城内的机会。迅速从预备队中调入一大队的联军士兵,分左右两块,不断地对着站在城墙上的清军射击,那些举着石头砖块往下扔的清军士兵,刚一露头,马上就被联军士兵射爆了。站在上面的清军纷纷躲避,再也不敢轻易露头。这时,又有一大群的联军士兵从这个缺口向广州城内冲去,情况相当危急,在清军副将严厉的督促下,清军士兵冒着生命危险,重新往下砸各种物体。这个缺口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不断地吞噬着双方士兵的生命,一时半刻,双方在此成了一场消耗战,不过,清军的消耗几倍于联军。

联军其它的地方为了减轻缺口处联军的压力,明显地加紧了进攻,清军不能继续调集大量的部队来增援这个大西门处的缺口黑洞,只能派出一部分士兵,驱赶城内的老百姓上来搬石块填缺口。对于这些行动缓慢,有气无力的老幼妇孺,联军的士兵照射不误。老百姓们见联军火器如此威力,吓得直哆嗦!不管清军怎样督促,也不敢起身去搬石头抛砖块。副将将心一狠,下令对所有不愿行动的老百姓一律砍杀。待砍死几个人后,老百姓才战战兢兢地又开始搬石头填缺口。

老百姓必竟不如清军的士兵那样孔武有力,动作麻利机动,仅仅只是一会儿的耽搁,已有许多联军士兵冲入广州城中,他们迅速占据一个有利的地势开始射击城墙上的清军。在联军里外配合之下,一队一队的联军士兵涌入城中,广州城城破在际。

联军完全占据住缺口后,在此建立稳固的保护阵地,汹涌的联军士兵源源不断地通过此一缺口进入广州城中,并按计划有组织地四下扩散开来。清军曾试着搞了几次大规模地对缺口处的联军的冲击,除扔下一堆又一堆的尸体外,没有任何效果,只能无奈地退入城中,准备与联军进行巷战。清军放弃了大西门的缺口,就意味着放弃了对广州城整个城墙的防守。冲入城中的联军,有两个部分的士兵分左右冲上广州城墙,一路扫荡过去。面对联军如此密集的前进方阵,墙头上的清军挡无可挡,秋风扫落叶般地纷纷坠下墙去。一个时辰后,从左右分别扫荡过来的联军,重新在广州城的大东门处会合,这样广州城的四个门都已被联军占领。四个城门被打开,联军候在外面多时的部队从另三个方向涌入广州城中。

完全退入城中的清军仍在与联军作着殊死抵抗,每一间民房,每一座府邸都有清军战斗的身影;每一条小街小巷都是血染的战场。联军每一步的前进,都要会出血淋淋的代价。常常在联军士兵最预想不到的地方会射出一支愤怒的箭来,或是联军士兵认为是死角的巷尾街末却会冲出一队赤着上身挥舞大刀长矛的清军来,每到这个时候,大多是清军战至最后一个人,联军仅是稍有损失而已,场面悲壮残忍。尽管清军士兵们视死如归,勇往直前,但许多都是徒劳的,在与联军先进的战术、战法及优越的火器相比,清军及所组织的民团武装的冲锋无疑就像是去送死。

遭到如此顽强的抵抗,联军的伤亡也很大,他们老羞成怒,一点一点的向前移,见一间房屋,烧一间房屋;见一栋楼房,拖上小型火炮轰一栋楼房,许多隐蔽在其中准备偷袭联军的清军民团,纷纷被大火烧出来或是被浓烟熏出来,刚出面就被联军早已准备好的枪阵射成了马蜂窝。采取这种战术后,联军的伤亡减少许多,但整个广州城却不成样子了,到处是浓烟滚滚,到处是烈火熊熊。

欧美联军从大西门和大东门攻进广州城的部队遭遇到的抵抗最为顽强,进展也最为缓慢。从大东门到大西门是广州城东西走向的主干街——惠爱坊,也是清军政衙门密集的地方,当然也是清军抵抗力量拼命保护的地主。参与进攻此处的联军对这条街恨之入骨,这里不知吞噬了他们多少士兵的生命。而且这里也不像其它地方的民房一样,可以轻易靠近想烧就烧,想搜就搜。这里清军的每个衙门都置有明暗炮台,联军不能轻易靠近,只有等待己方的火炮上来,轰平清军的明暗炮台后,才能继续前进。

慢慢地清廷的广东布政司衙门、广州府、两广总堂都被联军一一攻克了,现在仅剩下将军府和左右都统府仍在作着殊死抵抗。而与之反,番禺县和广东巡抚部院的清廷官员面对这种惨烈的战争场面,吓得面如灰死,不等联军的士兵冲入府中,早已惊恐地跪地求饶,并主动地把清军的各炮台位置点明给联军,更有甚者,还带着联军士兵搜寻躲藏抵抗的清军士兵。看见被搜出的清军士兵被联军残忍地被屠杀,他们还谄媚地说:“杀得好!杀得好!该杀!”

大势已去,两广总督高连升不想见到更多无辜的平民遭到战争的涂炭,派出代表与联军谈判,同意城士兵放弃抵抗,但联军必须答应不得对广州城守军及平发进任何的屠杀。联军指挥部肯松中将同意了清廷两广总督府的要求。

全城所有清军武装抵抗组织接到命令:放弃下武器,接受联军的安排。第二天清晨,广州城的战火基本熄灭,一大队一大队的清军被联军驱赶到广州城北部城外的一处草坪中。放下武器的清军士兵正疑惑联军有何为时?突然联军士兵的枪声响起,所有的清军全被屠杀殆尽。接着,其它各国的联军士兵,根本不顾联军联合指挥部与清廷两广总督府签署的投降条约,在广州内大肆烧杀抢掠,奸淫屠杀,整整三天,广州城变成了人间地狱。有四万清军士兵、七万平民被杀,一万多中国妇女被侮辱。

这次五国联军攻占广州城伤亡一万五千多人,其中七千二百二十二人阵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