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第二章(上)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1 49
导读:《兵道》第二章(上)

第二章


一、

黎明,一辆大客车开进军部大院。郑燕穿着肥大的男式军装,甚至没有来得及再和妈妈拥抱一下,就被匆匆忙忙送上车。车内、车外哭声一片,不约而同地喊着再见。

在梁伟军入伍后一个星期,方卫东、郑燕、王秀娟也入伍了。这批兵均不到服役年龄,人们给了他们一个专用称呼“小兵”。这个略带宠爱的称呼整整伴随了他们一生,若干年后当人们评价议论他们的时候,用的最多的还是这两个字“小兵”。

这是一代特殊的人群,这代人也经历不少,3年自然灾害依稀记得;文化大革命有印象;小学时期没真正读书学习;中学时期劳动替代文化课;部分人经历上山下乡;经历回炉读大学;经历社会大转型……

正是那个特殊的年代,特殊的环境才有这群特殊的兵。

客车开进火车站直接开上月台,停在一列闷罐火车旁。一队队还没戴上领章帽徽的新兵正在登车。魏峰说:“孩子们,不,同志们,该下车了!”

孩子们明白马上就要与最后一位熟识叔叔分别,进入另外一个陌生的环境开始真正的部队生活。有人忍不住开始哭,在这个时刻,哭声是会传染的,车厢中很快充满抽泣声。

魏峰的眼圈也红了,但声音异常的严厉:“孩……同志们,你们都是部队的子弟从小在军营生活,应该知道真正的军人是什么样子,坚强起来!我不想看到你们哭着走入部队,因为咱们军只出硬汉,不出孬种!听我口令,起立!下车!”

孩子们分男女在车下挤成两堆,男孩子冷冷打量着面前一男一女两位军官,女孩子像一群受惊的小兔子,眼神惊恐。

“男左女右,面向我成横队,集合!”男军官体型削瘦但声音洪亮,让人怀疑他身上是不是藏了个扩音器。

当兵是让男孩子兴奋的事情,他们头脑还算清醒,按照命令列队。女孩子们还满腹离家的悲伤,不知所以的一通乱跑,好长时间才挤成怎么看怎么像一团的“横队”。

孩子们在军官威严的眼神下逐渐安静下来,男军官翻开花名册说:“同志们,下面开始点名,知道怎么回答吗?”

“知道!”男孩子扯着嗓子大喊。

男军官不满地瞪了一眼还在抽泣的女孩子们。

哭归哭,部队大院长大的孩子都懂部队的规矩,点到名答到接受命令答是。几分钟的时间就结束点名,列队站在各自车厢前。刚刚离家,又要与伙伴分别,孩子们挥着手说再见。那场面充满了生离死别,女孩子们的眼泪忍不住又掉下来。

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军官笑了,温和地对女孩子们说:“同志们,解放军战士可是掉皮掉肉不掉泪!咱们是没掉皮没掉肉也掉泪。不要哭了,看看你们的伙伴多坚强。上车吧!”

车厢里亮着一盏昏暗的电灯,地板上铺的稻草有一股刺鼻的味道。爱干净的女孩子们挤成一团,谁也不往车厢里走。女军官爬上车催促说:“向里走,一个挨一个坐好,马上发车了。”

女孩子们看着发黑的稻草,拥挤着不动。

“如果你们能坚持十四个小时,我不反对你们站在门口。”女军官挨着车门铺好大衣坐下,把被子盖在腿上,然后拍拍身边的稻草问:“两人一组,一床被子铺一床盖,谁挨着我?”

“我!”郑燕举起手,王秀娟赶紧举手说:“我挨着郑燕!”

女孩子们按照好友组合,皱着眉头一个挨一个的坐下,小声讨论着谁的被子铺谁的被子盖。女军官也不管,微笑着闭目养神。

郑燕怀里揣着她写给梁伟军的几封信,这个粗心的家伙至今也没来信。昨晚,郑燕费尽心机才躲过妈妈李瑞敏的视线把信带了出来,她相信到部队后一定能和梁伟军联系上。郑燕并不知道,梁伟军其实早已经来信,只不过信被她妈妈李瑞敏扣留了。

一名男兵利索地窜上车,女孩子们一阵尖叫,郑燕厉声喝道:“出去,这是女兵车厢!”

男兵放下堵住耳朵的双手问:“你说甚?”

“这是女兵车厢!”

男兵根本不理她,扭头向女军官请示:“连长,两分钟后发车,可以关车门了吗?”

女军官站起来说:“你去吧,车门我来关,让孩子们再看一眼家乡。”

男兵像猴子一样跳下车,清脆的汽笛声响起,火车缓慢起步。

女军官把两道粗绳挂在车厢口充当保险带,招招手说:“同志们来吧!”

魏峰肃立在月台上庄严地抬起右手,孩子们参差不齐地抬手,敬第一个真正的军礼。


火车走走停停,中午时分在一个小站停下来。车厢门打开,新兵们一涌而下,活动着麻木的手脚,好奇地东张西望。等各车厢的接兵干部、班长组织新兵们上过厕所洗完手脸,月台上已经一字排开十几口热气腾腾的行军锅。午饭还算丰盛,萝卜炒肉、醋溜白菜、鸡蛋汤、大米饭,微风吹来,香气扑鼻。

离开大院,王秀娟把郑燕当成了主心骨,她拉着郑燕的胳膊寸步不离。

打饭的队伍缓慢前进,郑燕左顾右盼寻找熟悉的面孔,眼神就像刚脱离母鸡翅膀呵护的小鸡。虽然到处都是兵,但她仍感觉孤独。

放在竹筐里的大碗和露天摆放的行军锅,让王秀娟感到恶心,想推说不饿,但见女军官虎视眈眈的站在队边,捅捅郑燕说:“燕子,多脏啊,还能吃吗?”

郑燕撇撇嘴:“能吃,你抬头看看。”

王秀娟扫了一眼,打好饭的新兵们席地而坐,大口小口吃得香甜。

“那少打点……”

女军官的目光扫过来,王秀娟赶紧闭上嘴。她已经领教了女军官的厉害,刚才这个黄脸婆把她们一通好训。

女兵们挨训是因为洗漱。这个小站不是专用兵站,月台上只有十几个水龙头,男兵洗漱简单大都抹一把完事,轮到女兵问题就复杂了。毛巾、香皂、牙膏、牙刷、梳子、擦脸油、小镜子,把洗漱池摆得满满当当,大呼小叫的嫌水凉。前面洗的慢条斯理,后面急地张牙舞爪,热闹的像是到了菜市场。女军官忍不住拉下脸来一声大喝,众女兵才意识到这里已不是闺房。

“拿着!”两只大碗伸到眼前,郑燕忙不迭的接住,炊事员利索得一样一大勺。

太官僚了,我可是女兵!郑燕看着满满当当的两大碗饭菜,苦着脸说:“我一天也吃不下这么多……”

“荤素搭配,还有蛋汤,上哪儿找这么好的伙食。”

“我是说我吃不下这么多……”

“吃饱了不想家,多吃点长胖点,看你瘦的像根竹竿。”炊事员好像没长耳朵,自言自语的说完,扬起马勺喊:“下一个!”

王秀娟被大碗吓了一跳,连忙拿出配发的搪瓷缸递过去:“班长,我饭量小。”

“拿着!”两只大碗塞进王秀娟手里。

郑燕、王秀娟端着饭菜直发愁,女军官及时发现了这个问题,安排两名女兵吃一份饭菜,才算解决了这个问题。

饭后,郑燕、王秀娟搭伴去洗漱池洗碗。突然听见有人喊:“打架了,打架了!”新兵们乱了营,大呼小叫地围上来看热闹。王秀娟踮起脚看了两眼说:“呀,好像是张爱国!”

王秀娟声音里充满了惊喜,她有点喜欢张爱国。郑燕撇嘴偷笑。

“天啊,是方卫东张爱国打架!”王秀娟惊叫起来。

“方卫东?”郑燕爬上洗漱池见方卫东正在和张爱国拉扯,跳下来挤进人群喊:“都当兵了还打架!”

张爱国吃惊地张大嘴:“郑燕?”

郑燕看都不看他一眼,对方卫东说:“东子,咱们走。”

“不行,好不容易才碰上,上次的事儿还没完呢!”

“赶紧走,接兵干部快来了。”郑燕拉了方卫东刚想走,两名在车站上执勤的战士分开人群挤进来:“站住!为什么打架?”

“没打架啊!”方卫东矢口否认。

“没打架,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玩儿呢,我们是同学。”郑燕笑吟吟地瞥了张爱国一眼。

张爱国立刻说:“我们和东子刚拥抱一下,就有人喊打架。谁喊的?添什么乱!”

等接兵干部赶来,两人已经够肩搭背地搂在一起说说笑笑,一口咬定是闹玩。马上就要发车,接兵干部只好让他们上车,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军列在深夜到达目的地,新兵们被分成三股乘车前往各自驻地。新兵团是临时单位没有实际驻地,新一营的驻地在一团新二营在二团以此类推。新兵上了新几营的车,意味着已经是几团的兵了。

方卫东远远看到了正在东张西望的郑燕、王秀娟,挥手喊:“燕子、绢子,三个月以后见!”

站在他前面的接兵班长回头喝斥:“喊什么喊,没组织没纪律!”

方卫东不服气地嘟囔:“我们是一个院的……”

“一个院的怎么了?虽然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但我们都是革命战友。”

“这可是你说的啊!”方卫东突然挥着手大喊起来:“革命战友们,再见了!等我们从天而降时再见!”

新兵被鼓舞了,纷纷挥着手喊起来,接兵班长气得七窍生烟,狠狠地瞪了方卫东一眼,组织新兵们喊口号。

郑燕向方卫东喊完再见,看到张爱国拼命地向她挥手,连忙侧头装作没看见,没想到王秀娟拉了她一把,摇着手向张爱国喊起了再见,郑燕只好勉强挥挥手。

郑燕、王秀娟随着一群女兵,爬上一辆跑起来“叮咣”乱响的卡车,被送进了师部。迎接她们的是一位军容严整表情严肃的中年女军人。这群女孩子有半夜被叫醒穿上军装的,也有在课堂上被叫出来的,那一年的冬天好多这样女孩子就这样穿上军装。

内招兵的实际人数大大超过预定名额,好多女孩子穿着男式军装到了部队。当这群女孩子穿着像袍子一样的军装,跳下车怯生生聚集起来,女军人严厉的目光瞬间被母爱代替。

这还是群孩子!女军人伸出双臂,说来吧,孩子们,到家了!


二、

新兵连的日子过得快,转眼间就是三个月。新兵们已经带上领章帽徽,开始专业技术训练。“三肿三消,才上云霄”伞训开始不久,新兵就明白老兵挂在嘴上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练习离机起跳,新兵要周而复始地从平台上跃下,爬上去再跳下来,无数遍地重复同一个动作。跳平台必须两腿夹紧,着地时膝盖、脚尖和脚跟三点不得分开,冲击力完全由双腿承受,他们的腿全肿了。每天训练结束,新兵都要相互搀扶着才能走下操场。但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滚轮、悬梯、吊环、离机姿势定型训练、叠伞训练等等,还有许多的考验在等着他们。

收操,梁伟军挪到班里刚坐下,就听见有人喊他换哨。今天轮到他去营区后门站哨,要拖着肿胀的双腿走差不多一公里的路,梁伟军心里暗暗叫苦,磨磨蹭蹭地走出宿舍。

炊事班的战士正在给各班分泡脚的热水,肿胀的双腿泡在热水中舒服的感觉,让梁伟军眼馋地盯着热气腾腾的开水锅。

“注意队列纪律!”连长李常贵扯着嗓子吼起来。梁伟军赶紧扭过头去,加快脚步跟上队伍。这个李常贵,从见到他第一面开始就跟他过不去。

李常贵是位农家子弟,当初提干因一个公子哥也想提干的缘故,颇费一番周折。从那以后他对干部子弟有了成见,这些兵不服从管理,不好好训练,个顶个的刺头,依仗父母的权势混上三五年就穿上了四个兜。每年提干名额就那么几个,他们的到来意味着又有几位苦干几年的老兵失去提干的机会。

这个梁伟军更让李常贵憋气,他高傲自大不把基层干部当回事不说,他竟然对连里的工作指手画脚,时不时的还他认为如何如何。

新训开始前,按部队的惯例要进行誓师大会,鼓舞新兵以饱满的热情投入训练。各营先组织新兵观看《上甘岭》等影片,接着教导员做了鼓舞人心的报告,新兵们热血沸腾。李常贵趁热打铁,授意班长暗示新兵写血书表决心,并准备把血书交到营部去,为新二连的工作来个开门红。

能到打过上甘岭的部队当兵而且又到了黄继光团,新兵们激动万分,写好血书送到连部还要口头表一番决心,唯独梁伟军用钢笔写了决心书。

梁伟军训练还算刻苦,成绩虽不拔尖但时常赢得表扬。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容易,严格说他还算未成年。李常贵虽在16岁时已经在生产队拿整劳力的工分,但他能理解甚至有点喜欢梁伟军。这孩子细皮嫩肉一看就没吃过苦,能在操场上玩命说明并不是无可救药,但梁伟军时不时表现出来的桀骜不驯,让他如鲠在喉。

改革开放之前,部队始终处于备战状态,退伍老兵要等到新兵完成基础训练能够遂行战斗任务才会离开部队。老兵就要离开部队,各连都给他们改善伙食。老兵天天大米白面新兵顿顿杂粮,梁伟军觉得不公平,对班长说:“我想吃馒头。”

班长笑着说:“我也想吃馒头,但条件不允许。”

梁伟军认为班长这是在敷衍,直截了当地说:“凭什么老兵天天吃馒头,我们天天吃杂粮。”

班长指指天上笑而不答,梁伟军仰头看看蓝天白云没发现什么纳闷地问:“班长,我不明白。”

“老兵们从天上跳下来数百次,经历了数百次的生死考验,他们有资格吃馒头,明白吗?”

梁伟军不服气地说:“有什么啊,我们马上也要经历生死考验……”

“等你经过考验再说吧!”

一个新兵蛋子还没为部队作贡献,就先提出非份的要求,班长扭头就把梁伟军的表现向李常贵作了汇报。李常贵更加认为梁伟军贪图享受爱出风头,典型的公子哥习气,有必要多吃苦改造脑子里的资产阶级腐朽思想。


梁伟军摇摇晃晃地到了哨位,等下哨的哨兵没了影,他一屁股坐下呲牙咧嘴地揉搓双腿。没揉几下,突然听见不远处有人说话,他忙跳起来立正站好。

等了十几分钟,也没见查哨干部的人影。梁伟军绕过遮挡视线的标语牌,看清是几个滑冰的孩子在喊叫,不由怒火中烧地喊起来:“你们几个出去,这里是军事管理区不准滑冰!听见没有?我让你们出去!”

那几个十五六的孩子根本不理会梁伟军的喊叫,在冰面上飞速穿梭大声说笑。

梁伟军火了,走过去抱起孩子们搭在树枝上的大衣喊:“给你们三十秒,再不走,没收你们的大衣!”

一名与梁伟军年龄差不多的男孩子飞驰而来,一个急转弯刹住身形,冰屑溅了梁伟军一身。

男孩子挑衅说:“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梁伟军见他们都穿着空军军装,估计是团首长的孩子,压压火说:“这是军事管理区,马上给我出去!”

“我不出去,你能怎么样?”男孩子冷笑着说:“老老实实把大衣给我放下,站你的哨去。”

梁伟军突然笑起来:“你这孩子真没礼貌,你应该叫我叔叔明白吗?”

梁伟军说的不错,父亲的警卫员不管年龄大小他一律叫叔叔。

男孩子斜眼看看和他年龄相仿的梁伟军出口不逊:“新兵蛋子,你也配!”

梁伟军压不住火了,一脚把男孩子踹了个跟头,他也疼得抱着腿直哎哟。冰面上的几个孩子手忙脚乱地脱冰刀,准备合力教训梁伟军。

“他娘的,过来!”梁伟军见几个孩子不知天高地厚,解下武装带大喊:“叔叔告诉你们什么叫做文明礼貌。”

孩子们被吓得大衣也不要了扭头就跑,那个挨了一脚的男孩子哭着喊:“新兵蛋子敢打我,你等着!”

“没骨气,挨了一脚就哭鼻子。”梁伟军不屑一顾。


黄继光团新任参谋长魏峰吃过晚饭在营区散步,李常贵急慌慌地从食堂跑出来差点和他撞了个满怀。

“你慌什么?”魏峰笑问。

李常贵连忙敬礼说:“没什么,没什么,有点小事需要处理一下。”

“什么小事能让我们的优秀基层干部慌成这样?”魏峰笑着说:“我看事情小不了,我们一起去看看怎么样?”

李常贵见参谋长较真只好说:“说起来挺丢人的,哨兵把团长的孩子给打了,团里崔干事去处理。这个兵脾气不好,我担心他和崔干事吵起来,所以……参谋长,这种小事你就别去了。”

魏峰说:“我只看不发表意见,你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就当陪我熟悉一下营区,走吧!”

李常贵忐忑不安地来到后门听到人声喧沸,慌忙跑过去立时愣住了。崔干事正喜笑颜开地说着什么,梁伟军脸色通红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怎么看也不像吵架。

魏峰追上来,乐了:“原来是这混小子。”

李常贵问:“参谋长,你认识他?”

“认识,在军部待过的谁不认识这个捣蛋鬼。”魏峰走过去给了梁伟军一脚:“站好,稀稀拉拉没个兵样子!”

梁伟军气哼哼地扭过头,立刻惊讶地问:“魏叔,你怎么在这里?”

魏峰嗔怪说:“听说你收拾孩子干净利索,我赶来看看。来来,再给我表演一下……”

梁伟军脖子一横:“那几个小子在军事禁区滑冰,不听劝告,口出不逊,还不叫叔叔……”

“扯淡,你以为穿上军装就长辈份了,那我岂不成了你魏哥。”

说着,魏峰又想抬脚,崔干事一把抱住他说:“别,参谋长,和一个小兵不值得……”

“没事,我踢他不算违反纪律。”魏峰推开崔干事,问梁伟军:“知道错在哪儿了吗?”

“知道!”梁伟军不服气地说:“以后就是看到他们在团部门口滑冰,我也不管。”

“混帐小子,还是那副臭脾气。”魏峰忍不住笑道:“你已经是一名军人了,不能随便动手打人,明白了吗?”

“明白!”梁伟军嬉笑着问:“你什么时候来得?”

“站好你的哨,回去给连长写份深刻的检查,要是敢糊弄了事,我找你算账!”魏峰给梁伟军整整军容,爱惜地拍拍肩膀,转身与崔干事、李常贵一起返回营区。李常贵见魏峰莫名其妙地微笑,连忙对崔干事挤挤眼。崔干事笑问:“参谋长,你怎么了?”

“这小子从小就是个捣蛋鬼,我结婚的时候还给我出了个节目。”魏峰忍不住笑着说:“这小子嘴馋,大院里要是有结婚之类的喜庆活动,他一定会带着群孩子围着糖果打转,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结婚那天政治部主任代表军机关致辞,刚念到‘魏峰同志和’突然停电了。来电后,一屋子的人都愣了,桌上的糖果、花生、瓜子全不见了。”

“梁伟军干的。”崔干事说。

“没错,这小子还使用了战术,他躲在外面拉电闸,让孩子们守在桌边拿零食。”魏峰摇摇头,笑着说:“要不是我讲情,这小子肯定又会被梁参谋长臭揍一顿。”

跑到婚礼上去捣蛋,这也够出格的了,李常贵和崔干事摇头苦笑。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