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 第一章 八九十年代的校园暴力 24.报复!

wh0440 收藏 0 83
导读: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 第一章 八九十年代的校园暴力 24.报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8/

是林雪,林雪本来每天间操时间都要带我们学生会的干部去各班检查卫生的,但今天没有看到我,而且又听说我和一帮人在学校东面打了起来,于是她机灵地直接找到校长来救火了。就这样我的梦中情人救了我一次。

我就这样迷糊糊地被送到附近的医院,穆建军和郑凌锋也被送来了。他们的人也有七八个被送了进来,这一下外科处置室和急救室一下爆满。医生和护士忙碌一片。

我的锁骨被砍段了,手臂上血肉模糊,全身没能不疼的地方,脑袋里面象开了一个风机嗡嗡直响。白毛、刀条、路易十六、铁牛他们后来闻讯赶来,当他们看到这些惨景时,在医院里就与李正强他们的人打了起来,当即又摞倒了好几个,后来在赶来的公安和医院的保卫科人员的拉解下才暂时平息。

我对赶过来的白毛、刀条和路易说:“现在不要动,一定要冷静,他们是有预谋的,等我伤好再说,到时该趴下的我们绝不会让他站着!明白吗,你们给我准备好十包炸药,要小包的!”

老铁也赶来了,问清情况后,他以极其镇静的语气跟随我说:“今天是有几个社会的混子吧,我先让我的哥们了解一下情况再跟他们算帐,这次我帮你一锅端了他们!”

在医院我躺了几天,了解了一些情况,这个寒假李正强这一伙在公关上的确下了一翻工夫,他们先拉拢了我的几个对我有情绪的手下小弟,又和矿区的那帮纨绔子弟混成一伙,然后又利用酒肉朋友等关系勾搭了社会上当时刚起家的一帮小混,还搞一个什么名目叫“金斧会”。怪不得当时有那么多人用斧子呢,这个金斧会的老大曾是老铁的一个手下败将,现在社会上混的年轻一代大混子有相当一部分是老铁的哥们儿和朋友。老铁问我的意思,是想亲自动手灭了这伙人还是他招集人动手让我看热闹。我说我现在全身都疼,我必须亲自动手才解气,老铁答应了,还保证给我收底,陶玄飞在我住院其间带着一点水果“猫哭耗子假慈悲”地来看了我一回再也没影了,当时打架时我以为他会帮我,但当时情况是他非但没帮我还拉偏架,这次我要连他也灭了,吃里爬外的人比敌人更可恶!

由于双方都损失惨重,学校领导还是决定要息事宁人。

就在我住院的那些天,李正强他们开始大张声势制造舆论:说把我给打残了,把我们全都灭了,以后一中是他们的天下,由于我的人只有为数不多的忠实分子还再跟他们较劲,所以没有再发生象样的冲突,白毛、路易、刀条、于剑、铁牛在忍气吞声中憋屈了好些天,赵宇带着几个“汉奸”彻底跟了李正强。

住院期间,全班同学都来看我,呵呵,我象个英雄一样,受伤了也牛B。金玉花更是百般体贴地照料我,在刚看到我躺在医院的情景时她哭得稀里哗啦。晚上金玉花回家后,林雪也每天来陪我。那几天的病床生活还真是有点特别的幸福呢,不过再幸福我也不想再来第二次。

豹子和穆建军第二天就出院了,我的伤很重还得观察几天才行。轻微脑震荡有所缓解我就强烈要求出院了。

因为我要大开杀戒了!

那天中午,我、豹子、刀条、路易、白毛、于剑、穆建军、赵全书、铁牛九个人手里握着各自的武器向学校宿舍杀去。因为我事先打听好了,这伙人因为怕我找人报复,这些天三十多人中午不回家总在一起聚在宿舍打扑克。我知道他们在都在哪个房间,那是一个一楼的男生宿舍,在一楼方便逃跑。于是我把有赵正强的那个房间的门从外面锁了,又守在窗外拿着武器等他们出来,我接过路易递给我的一管炸药,先打碎了一个玻璃然后把那管炸药扔了进去,当时就听到里面一片混乱,然后是一声巨响,紧接着是哭天喊地的鬼哭狼嚎声,因为门早锁了,他们只得从窗户向外跑,我们在窗外就等着这帮免崽子出来呢,先跳出来的正是李正强,他满脸火药黑(只一管土制的炸药没有多大杀伤力,也就能利用气流和冲击波掀翻几个人而已),刚一跳出窗外他就被我一脚踢倒了,我一脚踩住他的脖子,用刀架在他的脸上,这时他才明白了怎么回事。

“兔崽子,跟我比狠是吧,操,那天你没打死我,你准备后悔一辈子吧!”我挥起西瓜刀就砍,一连砍了足有七八刀,全砍在他的头上,这时刀条也甩出锋利的甩刀片朝李正强的胳膊上就扎了几刀,“操你妈的,还他妈的牛B吧,老子给你留点记号!”

又有几个人从窗户跳出来,一个接一个全被打倒,个个见血,每人最少送他几刀,我强调过这次要够狠但不能致命只要见血。无非就是往头上和屁股上、胳膊上用刀砍、用工艺斧砍劈。

有几个李正强的人没在这个宿舍,我们就关上宿舍大门开始围剿,见一个砍一个,到处都是血,那个野猪被白毛和铁牛当场打昏,白毛象拖死狗一样把这小子拖到墙角又在他身上撒了一泡尿。

至此,一中在校内打架不许用凶器的传统被彻底破坏。不是我有意破坏,而是一帮吃里爬外的王八蛋连起码的做人原则都没有了,这个世道还有什么狗屁传统和规定,对于那些狗屎不如的人没原则可讲,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我会在几分钟内把他们全杀了!这就是我当时真实的想法。但现在投鼠忌器,除了正当防卫外你必须小心把握尺度,你能砍一百个人、能炸一百个人,但千万不能死一个人,这是自我保全的危险上限。这个限度必须把握好,但几乎每年都有大哥级人物在那时被一些小混混打死,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些小混混极于出位,下手太重太狠结果把事搞大,结果还连累自己。

清理校内的行动暂时停止,下一个行动是干掉“金斧会”!

我听豹子的一个亲属说这个金斧会是在东城区的录像街开了一个录像厅,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一个是放黄色录像、一个是帮人打架或要债收辛苦费和提成,总共有十几个人。为首的是个刚从劳改所放出来的家伙叫金福贵,与这个帮伙的名称“金斧会”谐音。听说这人在十七岁那年强奸幼女被捕,但因其不满十八周岁,后改判劳教了几年,再后来因家里花钱找人又提前放出来了,这个牲畜不如的家伙这次我一定把他废了!

我们杀气腾腾地来到录像街,很快找到那个金福贵的录像厅。我们边城市那时在东城区有一条旧街,因为有大量的日伪时期留下的旧建筑所以保留得很古旧,其实说破旧更合适。这里有大量的不正当生意,其中录相厅以及相关的卖淫嫖娼行业特兴旺,基本属于三不管地带,只要不出人命并能及时交纳费税,政府部门的人很少管这一片的。再说他们兴旺的生意也的确养肥了某些有特权的人,并能给他们提供保护伞。

在这之前我让郑凌锋打听了这个金斧会的底那个金福贵的录相厅是新开不久的,挺大的,听说这里的老户生意都不喜欢他来这抢有限的生意,但慑于他手下有一帮打手也就迁就着过得去了。平时他的手下就在录相厅里看录相,打扑克。这次我们有备而来目地很简单,就是把这伙人灭了,把那个为首的废了,特别是那个在学校带头打我的那人我亲自要把他废了.我们很快找到了那个录像厅,这时我看到豹子的眼睛都红了,我、豹子、穆建军就是被这伙人打的,这次报仇一定不会轻饶了他们。

我们装作看录相的样子在门口交了钱然后进去了,录像厅里乌烟涨气,难闻的烟味和怪味混杂在一起,我差点没憋过去,我们坐到了最前面,录相投影幕上正放映一个骚女人和三个男人大战床头戏,把身体三个洞让三个猛男疯狂地抽插着……我们在里面坐了不到一会儿,路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后面看戏的人立刻开骂,只见路易手里拿着一管炸药,又用烟头点着了引信,在投影投的照射下,这下所有人都立刻看明白了,开始怪叫着向外冲去.没多会儿的功夫人全跑没了.门口有几个看场子的开始叫骂但不敢进来,路易“嘿嘿”笑了两声又把引信拔了下来.这时有个二十三四岁样子的人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操!谁他妈的胆肥了,来我这捣乱,活腻歪了!”我一看就气冲脑顶,这个王八蛋就是那天带头围攻我的那人。

“你叫金福贵?!”我恶狠狠地问.

“咋的,我是你爷爷,敢到这耍,你们来找死?!”这个人看到我们只有几个人后,开始叫嚣着并从怀里掏出斧子冲我挥舞了过来,这时豹子在一旁抡起一个板凳就砸向他的脑袋,他只顾冲我来,全没防备,当时就被豹子砸倒了,我一脚踩住这个家伙的脖子,他歪着脑袋趴在地上变形的嘴脸还在叫嚣,我拔出西瓜刀就给他脑袋上砍了他两刀,血一下溅了出来,他象个王八似的趴在地上还要捡掉在身旁的斧子,刀条这时眼疾手快甩出甩刀片就给这小子的手来个穿透凉,这小子哇哇地乱叫着,手被结实地钉在地上。

这时外面他的小弟见到他们的头儿被人砍,开始各自拿出凶器要冲过来.路易点燃了一个短引信的炸药管扔了过去,那管炸药刚飞到录想厅门口就炸了,把冲在前面的几个当场崩倒,然后就见他们鬼哭狼嚎般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我把手被穿透的这个家伙提着脖领子拖到门口,顺手拿了一个椅子压在他身上,椅子四个支腿正好夹住这个王八蛋的上身,操,为他量身定做的!我坐在椅子上,用刀指着一个在一旁收票的他的小弟喝道:“去,把你的老大找来,他王爷爷来砸场子了,让他赶快来吃屎!”

不一会儿工夫,一个二十七八岁模样的人左右手各握着一个斧子满脸杀气地向这边跑来,后面跟着十多个小弟,这个人应该就是金福贵。

“小兔崽子,你他妈的活够了,来我这装B?!”金福贵叫嚣着。

“你叫金福贵吧,是你叫人去一中打人的吧?”这时我倒和风细语地开始跟他说话了,这叫暗藏杀机!他会以为我会被他的叫嚣唬住呢。

“咋的,老子高兴想修理你们几个小毛孩子就干了咋的?”这个B养的现在还不知死活和羞耻,是呀,一个能在十七岁就强奸幼女的畜牲还能有什么羞耻心,今天一定废了他为民除害!

这时金福贵带着一帮人向我们逼过来,我给身后的路易使个眼色,路易这时拿出来三管炸药,全是短引信的,刀条也拿出来三管炸药也全是短引信的,我看时机成熟了突然大声喝道:“操你妈的,今天我就是让你知道是谁想找死的!”我的话音没落,路易和刀条就把各自的三管炸药飞了出去,一共六管炸药均匀地分布落在他们人群中,当时就听一声巨响,可能是六管同时引爆的,因为炸药全炸了但只有一声巨响,当场就有几个飞到半空中了又摔落下来,他们的一下全被炸趴下了,各种姿势全有,比拍电影好看多了,我们使用的就是前文介绍过的锯沫子炒硝氨化肥制作的土制炸药,有着相当大的冲击力但因在开放空间爆炸再加上没有弹片所以对人不易形成致命伤害,只要不塞进人的衣服里贴身爆炸就没有生命危险。那个金福贵也被炸倒了,他显然没料到我们这一手,连惊带吓又爆炸,好象没回过神来,这种畜牲也只有强奸幼女的那点能耐,我早就算准了这种猪狗不如的东西动真格的时就是狗屎一堆!

这个家伙要站起来,我冲过去,一个飞脚正踢在他的裆下,只见他毫不犹豫地就趴下了,还他妈的用双手捂着裆部在地上来回乱滚,他的那个鸡巴玩意儿长在他身上就是祸害,不如废了它,这样还可以保护不知多少良家妇女呢,他的两个斧子也不知都丢哪去了,然后我和豹子开始用脚开始狂踹这个王八蛋,其它人开始收拾金福贵的手下,我下了死令的,他的人今天必须一律见血!几个伤轻的见大势已去撒腿就跑了,大部分都被炸药震晕了,迷迷糊糊中全被砍伤了,当时血流遍地,周围不少开录像厅的和来这看录像的也不看录像了,就看我们在这大开杀戒,我们这演得比录像里真实得多了,而且还是免费的,有这好热闹凭啥不看,呵呵。

这时金福贵趴在地上捂着裆部还在那叫呢,我一脚踩住它就给他脑袋上砍了几刀,污血四溅,真他妈的解气!这时他的手下或者被打趴下了失去抵抗力或者跑没影了,这就是这个傻B变态狂的下场,大难临头的关键时刻就会被人抛弃!

这时白毛和铁牛过来按住金福贵并抽出他的腰带把他捆住,我从口袋里拿出一管炸药,点燃长长的引信后塞到他的裤裆里,这家伙一看炸药塞进裤裆里一下子蹦了起来,怪叫着上窜下跳起来,因为他的裤带已被我们抽出来捆他的胳膊和上身了,他想利用窜跳运动把裤子震下来,好抖掉刚扔进裤裆里的炸药,没有了腰带,外裤被他蹦了两下就震下来了,但内裤因为有皮筋勒着,任凭他怎么蹦就是震不下来,他还使出了各种扭动摇晃姿势想摆脱目前的危险,那个一连串动作让在场的围观者大笑不止,这个变态狂使用浑身解数上窜下跳、左摇右晃的姿势简直就是超级幽默动作巨星也别想做出来,他的动作结合当今世上所有舞蹈、武打、幽默表演于大成,如果能拍成电影一定会得什么奥斯卡、噶纳影节上的动作大奖。但任凭他怎么动作,他的内裤就是不下来,内裤里的炸药管还是牢牢地呆在他内裤里,引信越来越短了,这家伙开始发狂发颠起来,大家都停下来看他表演,最后他不动了,为什么?此时大家都看到了:这个家伙已被吓得大小便失禁了!屎尿顺着内裤缝和大腿往下直流,难闻的屎尿味瞬间飘出老远,他精神崩溃了,绝望了,直挺挺地站直了然后倒下去要等死了。我们笑得肚子都疼了,笑都笑累了,然后我们在众人的喝彩声中扬长而去。

那管炸药一直没爆炸,为什么?因为我根本没想让它炸呀,我玩得就是这一手,在炸药里我只接了引信但没装雷管,根本就不能起爆!我就是让他在所有人面前丢人陷眼,就是要玩死他。如果真炸死他,这种人的贱命不值我去赔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