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告别“哥哥”的日子

芦荻荭荼 收藏 317 328
导读:[原创]告别“哥哥”的日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是非有公理慎言莫冒犯别人

遇上冷风雨休太认真

自信满心里休理会讽刺与质问

笑骂由人洒脱地做人


很多年前的某一天,这首蓦然从路边某个音像店里飘出来的歌,瞬间就击中了我那略呈颓废的心。时隔多年后的今天,当年因何而颓废,我已记不清,唯有这首歌却如一串洁白美丽的鸽子,永远掠过我的记忆天空。也就是从那时起,我记住了那位歌者的名字——人称“哥哥”的张国荣。

当时一直在想,能唱出如此澹定从容,富于哲理的歌词的人,应该是一位厚重朴实,睿智深沉的中年男子吧。于是,怀着自己在心中勾勒的幻影去寻找关于这个人的现实形象,然后——惊艳。

一个能使女人“惊艳”的男人,确乎唯有“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的境界才能与之相配。仿佛李碧华笔下的程蝶衣就是专门拟着“哥哥”的形象而逐渐凝聚起来的镜像——危险的艳,无边的愁。也许“哥哥”的演技在电影的天地之中还不足以称为登峰造极,但如果不是他,换做任何人,亦难以尽善尽美。所以,“哥哥”的程蝶衣是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的。

“哥哥”能唱歌,也能演戏,两方面都有着出色的表现。其实他无需表现,只需一个眼神,一个步态,都能令观者沉醉其中,如沐东风。

两只迷离目,一段风流身,从跟着周润发出生入死于黑白道间的嫩小弟到拥着王祖贤游走在神魔界中的俏书生,“哥哥”的形象总是飘忽不定,恰似踩着凌波微步的绝世高手,来去从容,纤尘不沾;又似一段出岫的轻云,虽有日月光芒万丈,却总能展现其独具一格的别样风情。

同时,“哥哥”的演唱事业在如日方中。如果说,《沉默是金》的时候,因许冠杰在侧,他还显出几许“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青涩,那么当他唱出“何从何去去觅我心中方向”的时候,我知道他已完成了从“快乐少年郎”到“愈夜愈美丽”的蜕变过程,进而羽化为银色幕布上那一剑的风情。

“哥哥”是心灵上的浪子,从一个角色飘移到另一个角色。角色对他而言,已经不再是简单地去扮演,而是另一种附体的状态去操控角色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因此,每个经他演绎过的角色,无论经过多少岁月风霜的侵饰磨砺,都无法淡去他所留下的烙印。以至于后来人很难去重新诠释这个角色,因为凡是看过“哥哥”版的人都知道,那一切只属于“哥哥”,不管你怎样打碎开再重塑,都难以改变“‘哥哥’制造”的宿命。

“哥哥”固然只是凡人,心底也会有属于自己的情愁爱恨。但“哥哥”又总是不甘于凡人的命运,所以他采取了一些世人难以理解的行为去抗争。然而,凡人的悲哀就在于他有了一颗不凡的心却偏偏无法挣脱命运的锁链,所以“哥哥”想到了来世,希望在另一个世界醒来,而在现在的世界中沉睡。

生命的法则在于毁灭与新生之间那无休无止地更替循环,打碎与重塑的过程往往需要经历痛苦的抉择和决绝的行动。之于渴望新生的“哥哥”来说,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所以他还是要继续活在程蝶衣的梦境中,唱在风继续吹的落寞晨昏之间。

程蝶衣的梦破了,于是选择了死亡来逃避幻灭之后的情何以堪。“哥哥”却还不肯就此罢手,皆因他的梦还残存着一角希望,他的羽翼上依然保留着一点奋飞的力量。他要飞,因为他是偶然流落人间的天使,对蓝色天空的依恋和思念使他从不放弃一切可以登上的山峦。

“金像奖”也好,金马奖也罢,即使是“金棕榈奖”也不过是他脚下的征服旅程中的一个个节点而已。就像乞力马扎罗山麓上的豹子,华丽而危险的他踽踽独行,偶尔也会在《东成西就》那样的片子里强颜欢笑,但他知道那不是自己,只是一个不得已穿上的壳,留之无所益,弃之何足惜。

真正使得“哥哥”那蕴藏于残残的艳之背后的危险尽展无疑的影片,除了《霸王别姬》之外,似乎唯有《东邪西毒》可称一二。看过影片的人对“哥哥”版的欧阳锋除了同情之外,更会产生无限的仰慕。电影整体经过比李碧华的奇异之外又增一层诡异的王晶的改造,完全脱离了金庸原已设下的金科玉律,以剑走偏锋之势挑开了大漠烟云背后的爱与被爱,恨与被恨,情与断情的无限风光,而“哥哥”的绝代风华也因此得以破茧而出,铺陈出一场惊心动魄的人间大戏。

“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妒忌。我不介意其他人怎样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

在挥出那一刀的同时,“哥哥”以其招牌式地诡秘笑容再度征服了观众。那一刻,背景中的破陋酒店俨然化做王者的恢宏殿堂,只因为“哥哥”在那里,立时间就凭添了君临天下的霸气与凌厉无俦的杀气。霸气如长虹,杀气胜严霜,两种气息在“哥哥”的身上浑然一体,水乳交融,托举起他飞升太虚,经天纬地。

然而,“哥哥”的神化又从来不是徒有高山仰止的虚无飘渺,他在鼓动自己的天使羽翼之际也从不忘记向翘首仰望的芸芸众生传达出脉脉温情的告白:当你无法得到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一直记着她。

“哥哥”是否在一直记着谁?没有人能回答。或许徘徊在他记忆深处的仅仅是无数独立的,不可调和的感觉所形成的虚幻影子而已。这样的影子不属于人间的庸脂俗粉,而是散花的天女,婆娑的仙姬。所以,“哥哥”的眼神里偶尔露出的一笑,是属于佛祖拈花妙指间落下的刹那芳华,玄奥没测,又难以言喻。

因为有这一段难以融化,不了不绝的人间情丝所缚,所以天使的翅膀变得沉重,几欲高飞又几番垂落。高飞时自有不可一世之傲岸,垂落处才知冷雨凄风不可听。“哥哥”的挫败感从来不肯诉诸于言词,在人前依旧我行我素,深藏不露。可是,如果你特别注意他的眼神,尤其是每个曾经的角色的眼神变化,你会很快排出一幅线状图来,从而感知到“哥哥”内心波动的韵律。

但是,“哥哥”是天人,是谪仙,所以他总会以出人意表的行为来宣示自己来自人类至今犹不能企及的仙宫神府。

我既来自天,亦当归于天。大约正式怀着这样的想法,“哥哥”走上别人眼中的高楼,他眼中的祭坛,象古代的殉道者一样将自己投入无限的虚空之中。危险的惊艳再度盛开风中,清凉的气息从未如今日般贯穿他的五脏六腑。然则,他顿时发现自己不是在升腾,而是在堕落。

“原来我依旧只是凡夫俗子之体啊。”

最后一个念头将之前的无数次求索挣扎彻底推翻、打破,幻像的消失后换来的反而是心灵的宁静。

休息吧,孩子。大地展开无私温暖的怀抱,接纳这位从未将其放在眼中的堕落天使。不是每个天使都有重返的机会,来自天上的你,此刻却归于尘土。上天降下你就是为了陪伴凡人,因为凡人已经太久没有享受过神的恩赐。

神将你赐予凡人,却没有顾虑到你的感受。不过,这一切已不再重要,不是吗?毕竟你在现世里已将凯撒的桂冠牢牢把握。

哦,别了,“哥哥”。无论世人怎样看你,怎样去编篡你的故事,怎样去评论你的生前身后,但有一件事是改变不了的——你是一位用心歌唱的歌者,一位用心去表演的艺术家,喜怒哀乐因你而生,悲欢离合随你而动,直到永远的永远……未来的未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