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八节:别了,南国(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日向清一急得大叫,装甲车已冲到了四号楼门前,后门大开,眼见就要谢南国登上装甲车了,头脑一热:战死也比勒令剖腹要光荣!想到这什么也顾不得了,哇呀呀怪叫着举着军刀疯了似的冲了出来。整个战场突然安静了下来,交战的双方全都傻了眼,都忘了开枪,愣愣的看着日向清一这疯狂的举动。

周春坐在驾驶室,看着这疯子双眼血红的举刀冲来,嘴张得可以吞进一颗手榴弹,“你小子该不是想拿刀砍装甲车吧!?”念头刚转完,结果证明了他的猜测是完全英明的:

‘叮~`’, 日向清一手里的军刀断成两截,刀尖转了两个圈插在脚前的草坪上。他还举着半截军刀耸动双肩急促的喘气,站在装甲车前象是还想再砍的样子。

短暂的安静被打破了,霍远航的狙击步枪,黄杰的机枪,宫琳的步枪,几乎同时吐出了枪口焰。日向清一被冲击力打飞在空中又接连挨上另外两枝枪的射击,身体在空中猝然翻转,象是一个木偶般被几根隐形的线猛力拉扯了几下才掉落在地。

黄:“白痴。”

霍:“傻瓜。”

宫:“……。”

还剩下的十几个宪兵被日向清一的勇敢激染,还击得更是猛烈,两颗手榴弹飞来,‘轰、轰’炸在装甲车不远。弹片打得装甲车叮当乱响,一块弹片溅起火星撞离了轨道,一下子扎进黄杰肩头。手榴弹的两位主人也非常荣幸的,得到了痛得龇牙咧嘴的黄杰的青睐,额外的把弹雨照顾到了全身。

白少虎、谢南国抢进装甲车里从射击孔里开火。剩下上十个宪兵趴在喷水池后面已被机枪火力压制得抬不起头来,但喷水池也很好的掩护了宪兵的身体,急切间也奈何他们不得。熊无疾使劲的往三号楼招手,“下来!快!我们撤!”黄杰更猛烈的用弹雨做掩护,周春跳下车甩去了几个手榴弹,炸得喷水池后面一片狼籍。

宫琳飞快的朝四号楼冲去,转眼就冲到装甲车的后门,依托装甲车的掩护压制射击喷水池那边的宪兵,嘴里叫道:“哥罗芳的效果在空旷地带维持不了多久了。”

“知道……”熊无疾着急的看着三号楼顶,霍远航早就把绳子扔了下来,人却不见了!

宫琳听见熊无疾声音有异,转脸一看惊呼出声,“你!……你怎么了?!”

熊无疾那活象是被一万头受惊的北美野牛群踩过的脸上也看不出是哭是笑,“没事,有个叫什么藤田的小子妒忌我长得比他帅罢了。”

宫琳默不作声的转过脸,抓起一颗手榴弹远远扔去,‘轰’喷水池后面飞起一阵惨叫和一条胳膊。

霍远航才把绳子扔下去就听见一阵马达的轰鸣,举起枪几步跑到平台另一边一看,脸色唰的立时惨白:

足有10辆卡车满载着日军正向医院驶来……

20分钟前,鬼冢廉介坐在驶往水牛镇的吉普车上满头大汗的催促木村新兵卫联系调动各个部队。木村新兵卫抱着无线电话不停的报上各个部队的情况:

织田大队已经就位!

铃木大队已经和叛军接火!

202联队长横路报告:道路被叛军破坏,无法及时赶到合围地点!

……

“还没联系上支那军?”鬼冢廉介已经把不多的警备队全带了出来,现在非常需要新加坡伪军维持城内治安。

木村新兵卫一阵呼叫,国会大厦依然联系不上。一只部队的联络电话过来,报上本身情况后,终于知道了国会大厦为什么联系不上了。木村新兵卫一脸惊愕,“报……报告鬼冢总督,国会大厦已经被炸塌了!里面全员被埋,新加坡军正在挖生还者……”

“什么!?”鬼冢廉介血冲头顶,突然一下明白了。狮林公园爆炸、四个士兵被杀、国会大厦被烧、叛军突然袭击……一系列的巧合全部都连成了一条线,目标仍然只有一个:谢南国!“停车!”鬼冢廉介大叫道。车队全都刹车停下,鬼冢廉介跳下车往后跑去,“后面的10辆车跟我回城,其他部队接受加藤指挥去支援水牛镇!快快快!”一把扯下一辆卡车的司机,跳上去亲自开车,带着300多个士兵咆哮着调头冲了回去。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有人报告城里很多个重要部门都埋设了炸弹,现在宁可信其有的正在派出大量人手查找。叛军的潜伏分子也在城里大肆破坏和袭击日本人开的商店和居所。全城乱成了一锅粥,两万新加坡军都分身乏术,到处分兵。指挥系统几乎全埋在了国会大厦下面,高级军官也不是在医院里就是变成了狮林公园草坪上的肉块。现在竟然找不到一支多余的部队去圣玛莉医院!鬼冢廉介脸色血红,心里只叫着:快!快!快!!!驾着卡车飞驰在公路上……

霍远航掉头跑回,冲熊无疾大喊:“日军大队援兵到了!”

熊无疾心里咯噔一下,“终于来了!”招手大叫“快撤下来!快!”

从沈归回的情报早就知道了新加坡人民军会有今天的行动,正中熊无疾下怀。届时日军主力都会调到城外,国会大厦那一炸让伪军失去指挥系统更是乱成一团。日军早晚会发觉医院出事派兵增援,等那时候早已抢出了谢南国冲上装甲车了。他还是低估了鬼冢廉介的判断力,立即做出了正确的决断。但也幸亏鬼冢廉介因为是在车上不方便,得到国会大厦消息的时候晚,否则早已到了医院。而这个时间优势又因为藤田等宪兵的一场生死搏杀又抵消掉了。有了这几个巧合,终于还是让鬼冢廉介赶到了。

霍远航嘴角泛起一丝轻微的苦笑,“撤下来?不能了……”日本陆军是肯定佩有防毒面罩的,10辆卡车最少能装300个步兵,这些步兵一冲到三号楼的后果不用想也知道,没有任何悬念,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四号楼前装甲车上的人都眼睁睁的看着霍远航抓住了绳子,不是撤,却拔出了短剑……

唯一的逃生生路被霍远航自己割断了,长长的绳子顺着墙体坠落地面。

标准的敬了一个礼,霍远航默默轻道:“再见了,各位,能和诸位在一起战斗,我没有遗憾……”低头拎起了机枪和子弹箱,发自肺腑的大声高喊,“兄弟们,忠灵阁见!!!”头也不回的转身跑开,在阳光的照耀下,甩在空中的泪花是那么晶莹透亮……

众人注视着那个离去的背影,热泪盈眶,喃喃说道:“忠灵阁见……”熊无疾咆哮着嘶吼:“撤!!!”扭头跳上了装甲车。周春和黄杰向来和霍远航不对点,此时也是泪流满面,“再见了,老兵,忠灵阁见……”装甲车陡然一震,又撞塌了几块砖向医院外退去。

……

浅野宫二奇怪,“增援来得这么快?”大群的陆军跳下卡车向门口冲来,浅野宫二向领头的军人看去,竟然是鬼冢总督亲自带队来了。“报告总督阁下!,医院里到处都是麻醉气体,必须要戴防毒面罩才能进去!”

鬼冢廉介向后大叫:“都戴上防毒面罩!”这次攻击叛军的部队带了毒气弹,所以防毒面罩也是带上了的。“里面怎么样?”

“报告总……”

“少废话!直接说!”

“嗨!事先潜入的叛乱分子在五、六分钟前和猪手课长在三号楼后面交上了火,枪声刚刚才停,恐怕猪手课长和属下都已然玉碎。”

“叛乱分子没有冲出来过?”

“嗨!没有,在下认为还都在里面!”

“敌人人数?”

“不明。”

“火力布置?”

“不明。”

鬼冢廉介正待发火,‘哒哒哒哒……’一阵机枪声响起,冲进大门拥挤得密密麻麻的日军登时被扫倒了上十个,循声望去,三号楼顶上喷出了一条火舌,猛烈的倾倒着弹雨。鬼冢廉介闪身隐蔽到卡车后大声命令开火还击,日军士兵纷纷把各种武器向上面打去,上百枝枪加四挺机枪打得顶楼机枪位周围一片墙上石屑乱飞,白色的石灰粉就象是一朵烟花在楼顶上绽放开来。

霍远航被腾起的石灰烟雾遮住看不见大门的情况,赶紧起身往右侧跑了几步,架起机枪又向大门处的日军一阵扫射,于是又是一朵石灰烟花盛开在他的周围。“呀~~~`!”机枪的后坐力猛烈的震动着他的身躯,脸上被迸飞的碎石划出无数道血痕,但霍远航一点也没感觉到疼痛,架着机枪向下狂扫,弹带象蛇一样往枪膛里猛钻,弹壳叮叮当当的飞出来掉了身旁一地。

“三百多个皇军居然被一挺机枪拦得前进不得!”鬼冢廉介气得咬牙切齿。一号、二号楼分别坐落在大门和三号楼的两侧,从三号楼到大门中间一百多米的空旷地带,从三号楼这个制高点上看下一览无余。机枪火力刚好能死死的封锁住大门口位置。从上往下打,地上的日军一个个无遮无拦的全是活靶。从下往上打,最多的是都打在了墙上。而且在几十米长的护墙后面扫几枪就换个地方,等子弹打过去的时候已经蹲下不见。既然大地特工已经在里面出不来,他也不想无谓的多牺牲士兵的生命在机枪的扫射下硬往里冲。“狙击手!”鬼冢廉介叫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