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T-Bag没有死,但我的挽歌写在前,因为他终会死去,但那将是一种十分‘美丽’的死法:看过精神病自杀一幕的人们不会忘记,在Mahone冷静而残忍的诱导下,梵高展开双臂飞向他梦中的极乐世界,飞向被珍藏多时的风车图描绘的那个充满郁金香芬芳的神秘国度。


如果编剧给予精神病这样美丽的死法,则T-Bag一定不会再次回到FOX RIVER去接受世俗的审判,让所谓电椅去结束这个杀人无数的‘魔鬼’的生命。其实在我心中,他已经不是‘魔鬼’了,他正在冥冥中走向‘天使’之路,而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也就是他告别这个给予他痛苦、愤怒、欺骗、孤独、绝望,也曾给予他爱的希望的罪之世界的时候--虽然这爱的希望正如夜风中的烛光,飘忽不定而微不足道--对于在辉煌的水晶灯下舞蹈的人们来说是足以忽略的烛光,对于漂泊在夜幕下冰冷大海里的他来说却是照亮整个生命的唯一灯塔。


再没有人比他有更悲惨的身世和更孤独的处境。即便是Michael,尚有从小照顾疼爱自己的兄长,供着读完知名大学;又有美丽女医生sara,绝境里伸出援手,只为了心中刚刚萌芽的真挚爱情。即便是差点被送上断头台的Lincon,尚有聪明如斯,冷静如斯的弟弟设计越狱;又有初恋女友牺牲爱情,甚至牺牲生命只为求他一份清白。而小苏、老黑、belick,mahone,kellerman。。。都有自己的爱人或者家人,都有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支柱。唯有他,T-Bag,生来就是他们bagwell家族血脉的耻辱,父亲强奸姐姐生下的‘孽种’。他的到来仿佛就是体验一场人世间的‘destroy’,直到最后‘destroy’自己的生命。当年幼的他流畅地背诵destroy的10个同义词,其实那词的含义早已刻在了小小少年的心中,那幼小心灵燃烧的是压抑着的仇恨火焰,那沉默眸子里记忆的是被父亲性骚扰的痛苦场面,而这一切最终成为他对自己,和对这个世界的罪恶定义。


在这个世界中,他无所依靠,唯一依靠的只有他自己。没有人教过他爱,给过他温暖,所以他与这个世界的互动方式就是互相的厮杀。然后在厮杀后的血光中,带着遍体的伤痕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宣告自己不可被随意毁灭和欺辱。最卑微和最受人践踏的生命才最顽强,如路边一片片的野草,烧了又长,就这样铸造了一个男人被扭曲了的自尊和不屈的求生意志。而他的那只断手,仿佛就是折射这刚强意志的身体焦点。从一开始的逃亡,被黑帮老大断手;到后来遇到兽医,为了‘保持清醒’不打麻药接骨;再后来落入圈套被变态狱警着力折磨断手却始终不在酷刑下屈服;到最后被手铐铐住,为了不重新入狱而再次断手。。。无法想像他用了多么残忍的手法。只知道这就是他,T-Bag的生命哲学,生存方式--如旷野中的那匹孤独野狼,就这样在残酷的世界里坚韧地生存。而他又是何等的聪明,仿佛生来就是完美英雄Michael的‘天敌’,不仅能轻而易举地抢在所有人之前得到藏宝图,还能在所有人眼皮底下拿着500万大摇大摆离开。。。他的每次出场,都是那样亮眼,邪恶的行为无法掩盖那份透着坚韧、刚强、狡黠、性感的迷人气质。


无法忘怀,在FOX RIVER监狱的草坪上,拽拽地迈着步子,舌头性感地微伸在唇边,翻出的白色裤袋被俊俏而柔弱的‘女朋友’小心的牵着,而色色的目光又投向了更加‘俊俏’的Michael。他,就是这样进入我们的视野。心被揪疼了。高傲的外表下的内心其实是那样自卑,耻辱的出身和非人的经历让他在憎恨这个世界的同时也卑视着自己--卑视自己是如此的渺小,渺小到身边那个亦步亦随的‘女朋友’就可以带来莫大的安慰,‘我,还是有人追随,有人爱的。’爱,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信任和依靠的东西,是呼唤那匹孤独野狼的唯一方法--温暖的方法。


可是他深爱的女人又如何能面对这样一个‘强奸并杀害6名儿童’的可怕罪犯?他望向她的目光充满了柔情、甚至乞怜,乞怜她‘爱我,哪怕试着爱一点’;而她望向他的眼睛充满了恐惧和厌憎。狠狠吐向探望室玻璃窗的那口唾沫慢慢地滑落,正如他内心的希望慢慢坠落。这就是她对他乞怜爱和温暖的回答。他甚至在还不明了什么叫爱之前就爱了,因为她对他而言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柔和的、温暖的、可以依靠的东西,正如人濒临死亡边缘的时候,幻觉中自己变成了纯洁的婴儿,回归到温暖的母体中去--穿越死亡的温暖的回归,就是他最珍视的东西。


空空的房子里,孤单的坐着,手里捧着向日葵花,默默追忆过去。他要的并不多,一家人坐在一起,做一顿早饭,爆一桶爆米花,搂着两个孩子看电视。。。温馨日常的家居生活对他而言是可望不可求的奢侈品。为了求得她的一点点接受,他把她载向了他的‘神圣之地’,那个载满他童年痛苦记忆,开满了恶之花的最初的‘家’。‘我要你懂我。’望向她的目光,掺杂无比复杂的感情:揭开罪恶的本源,揭开最深处的伤疤,抛下所有的自尊和遮掩,只是为了‘要你懂我’。因为懂了,也许就会有一点点的爱,哪怕这爱来自于怜悯。他跪下了,激动地说出最后的希望:‘我,要掐断Bagwell家族最后的罪恶血脉。’‘我,不能生育。’‘而你的那两个孩子,将会代替我成为新鲜的血液。’‘爱我,哪怕尝试着爱我一点点。’


只想在爱,哪怕只是在一点点的‘懂’和‘怜悯’中救赎自己。崭新的血液,崭新的生命,就意味着希望。而旧的生命已经千疮百孔。最后的乞求却被拒绝,他只有回归到‘魔鬼’的生活中去。那个女人,深爱的女人,唯一可以拯救自己的女人,不给予他新生。在罪恶和天使的念头中徘徊,他终究选择了做一回天使。扔下报案的手机,坐在车里蒙面痛哭。。。爱,让他柔软,让他柔软的东西才能轻易地伤害他,才能让他伤心,才能让他绝望。


做回天使的T-Bag,终将面对深埋的一切:悲惨身世、孤独生活、凄苦心灵、重重罪恶。。。最后destroy他的不是这个对他残酷和冷漠的世界,而是他自己,重生的心灵。


一曲挽歌给你,T-Bag。坚韧的生命力来自于痛苦和仇恨,用罪恶对话罪恶的世界就是你的生存方式。当爱开始充满你的心灵,脱下魔鬼的外衣你就是柔弱的天使,柔弱的天使的回归就是温暖的天堂,没有罪恶、没有痛苦、没有报复。那一天,你会自由地展臂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