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个美女同事一起电梯里被困了一夜......

海波929 收藏 14 4562
导读:和一个美女同事一起电梯里被困了一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事情还要从我刚毕业的时候说起。


那时候我还在公司新成立的拓展部。因为部门新立,所以每天都要加班。再加上我是个新人,所以每次加班,基本上都是我最后一个走。


那段时间过得简直郁闷极了,甚至比高考的时候还累。我常常会忍不住地去想:我这辈子是不是就这样了,每天就是工作工作,直到变老死去。


记得那天是星期三,我依旧是最晚一个下班的衰人。办完所有的事情以后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我从拓展部所在的八楼坐电梯往楼下去。电梯开到五楼的时候停了下来,然后门开,有人往里面进。


晕!原来公司里还有人和我一样晚下班,太变态啦。我心里先是有点平衡的感觉,但马上,这种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惊艳的感觉!


从外面进来的是一个女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眼大嘴小,腰细腿直,长发盘着,一副少妇的打扮。


进了电梯后,她站在了电梯的另一边,离我远远的。在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我莫名其妙地感到特别兴奋。这让我非常不安。


其实这个女人长得也不是十分漂亮,但看上去很有味道。一种成熟的少妇的味道,一种温柔的女人的味道,一种人淡如菊的味道。


电梯里很暗,昏弱的光线下,那女人的身上像是被蒙了一种朦胧的诱惑,同时,一股子淡淡的香味不停地透过鼻管往我的神经里送。那味道闻起来让人浑身都觉得舒坦。我在心里大叫:电梯呀电梯,你能不能下得慢一点,最好你丫能给我停下来,让我和她多待一会吧!


我知道我这样很无聊,可是我万没想到,这电梯还真给面子,眼看过了二楼马上就要到底了,它居然轰地一声响,停了下来。然后电梯里猛地一黑。接着,是那女人的尖叫……


我一开始也吓了一跳,但马上,就有一种发自心底的笑想要笑出来。电梯,我太爱你了!


女人的尖叫声一直在我耳边激烈地响着,直到我拿出了手机。我的手机一亮,那女人立马就不叫了,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移到了我的身边。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女人们最怕的东东不是色狼和淫棍,而是黑暗、老鼠和小强。像现在这种情况,我和她完全不熟,可是她还是毫不犹豫地靠了过来,这摆明了是送羊入虎口嘛!


心里正在暗喜,她先开口了:“快去按铃呀!”她说,很温柔动听的声音,只不过语气是完全慌乱的那种。


这时候我的手机又黑了下去,电梯里又变成了一团漆黑。黑暗里我似乎感觉到那个女人哆嗦了一下,然后她居然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手不停地抖着,想是十分地害怕。


我“嗯”了一声却没有动。她大声说:“你怎么还不去呀!”话声里居然有了点儿生气的味道。


你拽着我,我怎么去呀?”我小声咕哝了一声。那女人这才发现她还拉着我,“呀”地又是一声尖叫,手闪了回去。我手机上的光正映在她的脸上,隐约能看出她弄了个大红脸,红富士一样,异常娇艳,直让人想咬上一口。


2


平时坐电梯的时候,从没想过自己会被困在电梯里。没想到今天还真的被电梯给忽悠了一下子。不过我特愿意这么被困着。最好保安部现在没人,最好修电梯的人今晚不要过来。我一边在心里胡思乱想,一边伸手按下了警铃。按完铃后,我就将手撤回。我真希望警铃是坏的。


就在我撤肘的那一瞬,我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肘似乎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软软的,很有弹性的感觉。我马上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那女人的胸! 我回头仔细瞟了一下她的脸,想看看她遭胸袭后有什么反应。没想到她居然相当自若,一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的神情。我心里一阵失望:难道我刚才碰到的地方不是她那里?不过似乎好像我碰到的地方就应该是那里才对呀!那种弹性,那种柔软,一定没错!


那,她为什么会一副神情自若的表情呢?估计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吧?或许是她此刻心中已经被恐慌给塞满了,所以没察觉到刚才那一下。


我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分析刚才那个问题,那女人却是丝毫不知,见我回头,紧着问:“按了没?有没有人来?”


“按了。”我说,“等等吧,估计人一会儿就到了。”


果然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有人“咣咣”地砸电梯门。紧接着,有人扯着嗓子喊:电梯里面有人吗?


那女人听见这个声音仿佛见到救星一样,大声叫:“有人,有人!”寂静里,她的叫声愈发显得嘹亮。


见她这么兴奋,我居然有了一种被冷落的感觉。这帮人一来,估计就没有偶逞威风的机会了!心里郁闷着,耳朵旁那女人的声音却仍在响:“怎么回事?是不是电梯坏了?”

然后上面的声音说:“不是!现在停电了!”


停电?我心里一动,问:“什么时候来电?”


那声音说:“里面还有一个人呀?你们一共几个人?”

“两个。”我说。


那声音说:“这就好了。修理部门已经在抢修了,估计过一会儿就会来电。你们既然有个伴,那就不要惊慌,一起等一下就好了。”


“啊?”那女人“啊”的一声,声音里透着失望、忧虑、焦急、彷徨。


外面的人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然后就走了。“咣”的一声响从下面传上来,看样子电梯门又合上了!那女人现在有些急了,连说:“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


我心里想笑,嘴上却说:“你别着急,电一会儿就会来的。”顿一下,又说:“电梯上写着呢,遇到紧急情况应该冷静。”


女人扭头望了我一下,有些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沉默了一会儿,我率先开口说话:“你给家里打个电话吧!搞不好一时半会儿的还不会来电。”


……那女人先是没回答,隔了一会儿才说:“我老公出差了,家里没人。”


“哦。”我听了心里居然有点怪怪的感觉。不知怎的,我对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好感。此刻知道了她已为人妇,心中或多或少有些失落。


““你也是我们公司的吗?”那女人本来不想说话,犹豫一下,才冲我说。


“嗯。”我说,心里忽然间一动,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我在拓展部,是个新人,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那女人接过我的名片,借着手机光芒瞅了半天,总算看清了我的大号。然后我看见她笑了出来。


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几乎这辈子就从来没有人见到我的名字不笑的,尤其是女人。虽然平时很烦别人嘲笑我的名字,可是今天不一样。这也是我和她拉近距离的一个手段。如果你能让一个女人连续笑三次,那么她对你的防范之心就会降低很多。


“唉!”我故意叹口气:“我的名字很傻吧!其实我家是农村的,爹妈没啥文化,所以才给取了这么个名字!”


“农村的怎么啦?”那女人说:“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大家都是人,为什么要分谁是城里的,谁是农村的?”


可能是她以前刚到城市的时候也受过一些这方面的气吧,所以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和我越聊越开心。有时候聊到她认识的人所做的糗事,她还会放声地笑出来。时间慢慢推移,她居然也没有问什么时候会来电了。倒是我抽空来了句:“这电怎么还没来?”她这才想起来我们还被困在电梯里,跟着来了句:“是呀!电怎么还没来?”


我心中狂喜:看来这汤已经慢慢煨热了,是到了该涮羊肉的时候了……


3


此刻离停电已经过了有四十多分钟了。我晚饭还没吃,肚子叽叽咕咕地直叫唤。于是情况逆转,居然换成我开始盼望来电了。可是电***就是不来。保安部的那群鸟人居然也不来过问了。估计他们以为电很快就会来。看样子他们被修理部门的给忽悠了。靠,那我忽悠谁呢?


正想着,那女人在旁边问:“以前公司的电梯也出过几回问题,可每次都把被困的人解救出去了啊?还有,最差,110也会来管呀!”


我听她在我耳边唠叨,心里一动,暗道:现在我只能忽悠忽悠你了。


想着,就说:“你说的也是!这个……我们该不会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东了吧?”


“不干净的东东?”女人问,茫然不知已经堕入我的陷阱。


“就是鬼!”我见她实在是点不透,于是干脆挑明。那个鬼字刚说出口,女人就吓得一声尖叫,声音之长之高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简直是达到恐怖的级数。我竟被她叫得有些心悸了。


原本是想吓吓她的,没想到居然被她的尖叫给吓了一跳!


她叫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停了下来,我没好气地说:“晕!叫什么叫啊?我又不是鬼!”


让我万没想到的是,她听了这句话,居然问了句:“真的吗?”


原来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样单纯的人,而且她还是个少妇!我心里暗暗好笑,同时,也有一种偷着乐的感觉:以她的智商,我岂不是很容易就能把她给忽悠到床上去?


正在心里美着,手机嘀嘀嘀地开始报警,没过一会儿,倏地灭掉了。


灯一灭,她就又往我这里靠近了一些。估计心理上仍是很害怕。


我们原本就隔得很近了,她再往我这边靠,胳膊已经是和我的胳膊挨在一起了。因为是夏天,天气比较热,我们的上衣都是短袖的那种。所以,这一相触几乎可以说是肌肤相亲了。那感觉真滑呀!我只觉胸腔里的那颗心怦怦怦地,直往嗓子眼蹦.

我们两个保持这种姿式大概有个五六分钟,我十分地想把胳膊动几动,挤压一下,好谋求最大程度上的快感。但却始终没敢造次。


过了一会儿,女人突然“喂”了一声,像是在叫我。声音中似乎有一种很害羞的感觉。


我心里一动,暗道:难道……难道她想……


想着,却听那女人说:“我……我……”


不会真如我所想的吧?你说呀,快说呀,说想和我那个……


“那个……”女人果然说出一句“那个”,我的心怦怦乱跳,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一幅限制级的场面,没想到那女人“那个”了半天,最后居然用极忸怩的声音来了一句:“我……我想上厕所……”


4


我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女人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不过,经她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有点儿想了……唉!可惜电梯里面没那个设备呀!


忍一会儿吧!我狠狠心说:“电马上就会来的。”


女人“嗯”了一声,然后沉默了起来。过了几分钟,她居然又来了:“我忍不住了……”


那你说怎么办?我没好气地说:“难不成你在这里方便吧?”


女人又是好一阵沉默,最后居然说:“可是……可是我真的忍得好辛苦……”


呀呀呸的,现在我们孤男寡女的,你总是提这种事情是什么意思?而且,电梯里这样封闭,她真那个了,味道岂不是要坏?如此一来,她在我心中的完美形象岂不是就没了?不行!我得阻止她才行!


想着,心中一动,忽然记起了小时候的事情。小时候很憋尿的时候,如果突然被吓一跳,一般就会忘记的。当下我突然阴着嗓子笑了两声,然后说:“昨天晚上吃的那个人味道真不错!”


“什么?”女人似乎没听清,居然还问了句。


我说,声音听起来连自己都觉得恐怖:“我昨天吃了个人……他的味道还挺不错的……”


虽然我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我也最大可能地想到了女人听完我的话之后的反应。可是,当她比帕瓦罗蒂还高几十个八度的尖叫声在我耳边持续而又激烈地响起的时候,我差点儿没被她给吓晕过去。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她的尖叫才停止。我在旁边一边佩服她的肺活量之大,一边想:以她这种超声波,估计就算真的有鬼,也会被她吓跑的……


“你现在还想上厕所吗?”我小声地问了一句。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她说。


“其实……其实我不是鬼……”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她仍是说。


靠!她不会给我吓傻了吧。想到这里,我伸手过去,捉住了她的手。她感到我在捉她,拼命往旁边躲。


我赶紧解释:“我不是鬼!我的手是热的,你感觉得到吗?”


“你真的不是鬼么?”女人稍稍平静了下来。


我晕!看来胸大无脑这句话真是说得透彻呀!


“不是的啦!”我说:“我刚才只是吓吓你而已。因为据说人一受惊吓,膀胱就会变大。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好多了?”


“比刚才强很多了。”女人说,说的时候,似乎有点儿想笑的味道。


此时离我们被困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但似乎离脱困仍是遥遥无期。经过刚才几次三番地折腾,我早已经感觉身心疲惫了。于是,慢慢移动到靠墙壁的地方,坐在了地上。


女人紧跟着我移动了过去,开始她仍是站着,过了没一会儿,可能她也累得不行了,于是也学我那样坐了下去。


坐下之后,我们先是聊了一会儿话,我施展计谋,套出了她的名字。她说她叫郭娅。


之后,困的感觉越来越强,睡意也越来越浓。在我快被睡神击倒的时候,女人也似乎想睡了。一团漆黑之中,我似乎感到她的身子慢慢靠向了我,似乎感到了她的头慢慢地枕在了我的肩上。


就在她的头靠在我肩上的那一瞬间,我仿佛被电击了一样,立刻睡意全无。她的头发微微挨着我的面颊,似触非触,那感觉,麻!她的肩膀依着我的胳膊,肌肤相亲,那感觉,滑!她的香味包围着我的身体,闻着就让人无比舒爽,那感觉,刺激!


可我居然就不敢把她给怎么样了!(我靠!真是色大胆小怕狗咬!)


唉!算了,生活就是这么矛盾!


时间慢慢过去,夜越来越深。我紧挨着这个美女,脑海里面早已经对她非礼了无数次。最后我都有些疲倦和麻木了,昏昏地也想睡去的时候。突然,猛地一下,来电了。


电梯开始发出吱吱的响声,我吃了一惊。眼睛被灯光刺得生痛,好半天,才习惯了光线。低头望一眼身边的女人,晕!居然还睡着。似乎一点没有知觉。

电梯运转了一会儿,开始自动向下,很快地,就降到了底。然后,电梯门缓缓地打开了。


外面是死一样的世界,灯都还亮着,不过却静悄悄没有一个人。我想站起来,可是女人依旧在睡。于是我也没动。隔了一会儿,电梯门又慢慢地合上了。


我们似乎又与世界隔绝了。女人居然仍没被惊醒,呼吸声柔软地响着。由于刚才在黑暗里待得久了,电梯里的光线虽然不是很强,但在我看来,已经和阳光仿佛了。此时灯下看美人,感觉又是一番不同。睫毛很长,嘴唇微翘,皮肤白里透红,神态安详得像熟睡中的婴孩。


我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怪怪的感觉:这个女人真是有些搞不懂呀。她居然能这样在一个陌生人的旁边如此放心地沉睡。


心里在胡思乱想,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她的胸部。看来视觉上的冲击始终是最强烈的。由于她是坐着的,所以那里显得尤其巨大……此刻她正熟睡,连来电电梯运动的声响都没能使她惊醒,我想趁此机会摸一下她的那里,她应该不会察觉吧……


我在心里激烈地斗争着。但我知道那样做是不对的!我骂自己。


可是,可是那对东东就那样挺在我面前,我实在……于是,我慢慢地伸出了手……


三十厘米,二十厘米,十厘米,五厘米,一厘米,一毫米,一微米……随着距离的接近,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我感到了兴奋、紧张、恐惧,还有羞耻。我想:此刻电梯里灯光下我的影子一定是禽兽状的吧。


当我的手摸上去时,立即感到有电流一样的东东流遍了我的全身!手的触觉是其他身体部位所无法比拟的。那种弹性,那种柔软,我,我简直要窒息了!我甚至觉得就算现在立刻死掉,我的人生也不再有遗憾。


她依旧在熟睡中,仿佛没有一点察觉。我见她毫无反应,胆子不由得壮了起来。心里忍不住去想:如果我解开她的衬衫……


我很奇怪,这一次我要进行更加无耻的动作的时候,我居然并不是很犹豫。可能第一步才是最难跨出的吧。解开她第一粒扣子的时候,我的手在发抖。解开第二粒的时候,我的心在颤抖。解开第三粒的时候,我的眼睛开始发抖了。眼前活色生香的景象足以让我的眼球凸出眶外。


出奇的白嫩,出奇的丰满,只罩住了一半而已,那露在外面的直让人口干舌燥。我感到自己似乎看见了珠峰上的皑皑白雪一般。


就在我的手指触到她胸口肌肤的那一瞬,她安静的睡脸忽然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了。我不由地望了一眼她的脸,那脸是那样的安详,那样的平静。她一定对我很放心吧!我不由自主地去想。


想着,我的手停了下来。然后,慢慢地退回。我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如果那样,我只会一步一步的,直到把她给毁了为止。到时候,很可能我们两人都会被毁掉的。是的,我是很想和她发生点什么,但是,绝不能以这样的方式!


手撤回来之后,我长出了口气,开始努力排除心中的杂念。我又轻轻地把她的扣子重新扣上,但心中仍是不断生出邪念。邪念真是害人啊!刚才差点毁了一个大好青年!


最后我没办法,只好推着她的肩膀,小声喊:“喂!喂!来电了!”


女人这才慢慢醒过来。她睁开了眼,马上又禁不住光线似的闭上,好一会儿,才又睁开眼睛。瞅一下四周情况,先是喜道:“来电啦!”紧接着呀地一声尖叫,慌乱地站了起来。我也跟着站了起来。


她见我站起,居然后退了几步,然后用一种怀疑的眼光望向我,像是在问:你没对我做过什么吧?


我在心里暗道:对不起,你刚才差点被我脱光了……


6


我们相互对视,沉默了很久都没有说话。一时间,气氛似乎暧昧了起来。


好一阵子,她才说:“电来了。”


我“嗯”了一声。


“刚刚才来的吗?”她又问。


我又“嗯”了一声。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我被她望着,心里很是发虚:难道刚才我做的事情她有所察觉?想到这里,哪里还敢和她对视。于是将目光偏转,往电梯的上方角落望去。


不望还好,这一望之下,不由吓得魂飞魄散。那里!那里!我靠,那里!妈的,那里居然有一个摄像头!天啊!刚才我所做的一切,该不会都已经被摄下来了吧!


完了,完了。我在心中大叫:这下可死定啦!一时间脑袋里面一片空白,恍惚之中那女人似乎和我说了句什么,然后她打开了电梯门,走了出去。我也傻傻地跟了出去。外面一个人也没有,鞋子踩在地上,有种空旷的回声。我该怎么办?


要是这段东东被录下,同时被监控室的人发现,并被揭发出来。到时候,女人的形象大损,我则更惨。被开除是肯定的啦,很可能还会因为性骚扰罪被移交公安机关处理。一想到这个结局我就直打冷战,到了派出所,肯定会被爆打的。我,我只是摸了一下她而已呀!而且还隔着衣服呢!!我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

出了公司,女人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夜风吹着她的头发和衣衫,很写意的感觉。她居然连头也不回,看样子似乎理都不想理我了,难道她猜出了我在电梯里的恶行,所以不想理我了?想到这里,那该死的摄像头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的脚步居然也沉重了起来,仿佛被警察叔叔扣了脚镣。


心里东想西想,一直都恍惚着。直到女人拦了一辆的士上车走人了我才反应过来。靠!



她居然说也不说一声就走了!早知道刚才在电梯里就应该多给她讲讲的士色魔的事情,吓得她非要我送她回家才好。


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女人被车载走之后,我的心顿时一空。一时间色心、恐惧心、羞耻心,统统不见了,只是一片一片的茫然。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动一下,只是盯着女人远去的方向,怔怔地发愣:女人就这样走了,话也没留一句?一切好像是那什么过眼云烟,现在只剩下我一个在发呆。似乎电梯里的事情真就是一场梦幻。


回到住处之后,也没吃东东,妈的,也吃不下东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只是想这件事。


好容易熬到天明,爬起床去上班。到了公司里,马上着手做两件事。第一件是到监视室打听情况。装作自己在电梯里掉了东西,说想借昨天的录像带看看是谁捡走了。原本打算借到录像带后马上销毁证据的,没想到监视室的家伙说电梯里的摄像头已经坏了好几天了,所以没有昨天的录像带。我听了之后不由得喜形于色。估计监视室那傻蛋见到我这样子反而要笑俺白痴了,丢了东东居然还这么高兴?


第二件事,就是在部里面四处打听,采购部有没有一个叫郭娅的美艳少妇。结果问遍了所有的人,都说没有。我不死心,又问财务部有没有叫郭娅的,结果还是没有。最后找到一个在公司里呆了十好几年的大姐问:公司里有没有一个叫郭娅的少妇?她的问答依旧是NO。


我靠!难道我真的是在做梦?或者说我见鬼了?想到这里,不由得激灵一下子。三十多度的气温,我却觉得浑身都冷嗖嗖的。


又过了大约十几天,中午的时候,我和一女同事一起下去二楼餐厅吃饭,到五楼的时候,电梯门开,从外面进来一个人。


我靠!当我看清了那个人样子的时候,我差点儿没叫出来!她不就是那个曾和我在电梯



里被困了许久的女人吗?


她是人还是鬼?我下意思识地打了个冷战,尾巴根上直冒凉风,整条脊背都像是浸在了冰水里。


正疑神疑鬼,我那同事居然和女人搭上腔了:“小白,也在食堂吃呀?”


“嗯。”女人嗯了一声,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我瞅瞅女人,又瞅瞅我那同事,女人也似乎正望我,见我的目光过去,急忙撇头,脸好像还红了一下。


我心里一动,觉得莫名奇妙的有些甜。


到了食堂里,注意了一下,女人打的全是素菜,估计是在减肥。不过,她一点儿也不胖啊!


女人打了饭,就独自在食堂一角用餐。我则和我的同事在一起,离她很远。吃饭的时候,我问那女同事:“刚我们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女的是谁啊?”


“采购部的,叫白琳。”女同事说。


我在心里暗骂了声***,没想到居然被女人骗了,想来那晚她给报了个假名。害得我还以为自己见鬼了。


“怎么?”女同事见我若有所思的样子,突然问:“你小子是不是想勾引人家?”


我万没想到她居然会来这么一句。当下不由得有些心虚,脸竟然红了一下。


女同事切了一声,说:“全公司想勾引她的男人海了去了,连老总都对她特别的好,你就别指望了。”


什么?我听了不由有些惊讶,暗道:她看上去不像那种女人呀!


女同事见我一脸惊讶的样子,小声说:她老公没啦!她是个寡妇!


靠!听了这句话,我不由得又惊又喜。此刻一切的谜题都解开了,女人不是鬼,而是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想入非非的俏寡妇!嘿嘿,凭着我和她在电梯里的那一夜情缘,我怎么着也能拔得她的头筹吧!


后来我经过努力,总算把女人的资料给搜集齐整了。


姓名:白琳


性别:女(废话)


婚否:已婚(不过是寡妇哦!)


年龄:不详(估计二十八到三十一岁之间。)


身高:163cm(目测的,差不多的样子)


三围:86—57—87(猜的,反正身材相当不错)


部门:采购部


手机号码:不详


家庭住址:不详


有了这份资料,女人一下子实在了起来。她不再是梦,也不是鬼。于是我每天都盼望能再和她相遇。因为那次和她相见是在加班之后,所以我每天都是部里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一逢加班我就会兴高采烈,弄得同事都以为我神经了。可是,我一直也没能和女人再遇上。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有一天,公司里贴出一张招聘启事,采购部将在公司内部招一名采购员,我看到之后,立马觉得机会来了。只要能杀进采购部,那样的话,我和女人岂不是就在同一个屋檐下了么?为了能再见到女人,我还是要去报名的


面试的时候我排第三个,很好,不前不后。轮着我的时候,我雄纠纠气昂昂地进了副总的办公室。而当我进了办公室后,我的心里就只剩下无穷的惊讶了。


我站在副总面前,心里只是回想: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面熟呢?我在哪里见过她呢?


8


副总是个女的,和白琳仿上仿下的年龄,也是一标准的少妇。看上去极是面善,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我在脑海里回想了半天,猛地一下想起:对了!我说怎么像见过她似的,这个副总长得好像日本的AV女优武藤兰呀!一时间,我所曾看过的武藤兰的经典影片一部部从我脑海里浮起来。


我在这边发呆,那边的副总开口问话了:“你是拓展部的小赵?”话声挺冷。我激灵一下子,这才反应过来,支吾道:“嗯,嗯。”


副总皱了皱眉头,然后问了我一些问题。我心神不定,老是想着武藤兰的片片,所以回答得并不怎么好。最后副总让我出去,神色冷漠,看不出她对我满意还是不满意。


面试过后对自己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其实原本准备得很充分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武藤兰,弄得我心神大乱,估计就我在办公室里那种傻兮兮的样子,百分百入不了她的法眼。


原以为这次想接近女人的图谋就此终结,没想到第二天人事部居然给我打电话说我通过面试了。我不由得大喜过望,但又觉得不太可能。直到调令下了,我正式成为采购部的人的时候,我才完全相信。


我第二次和那个巨像武藤兰的副总见面时,她依旧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对我说,这次之所以我会被聘上,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出色,只是其他的人比我更烂而已。

她在办公室里教育了我一会儿,然后带着我到大办公室和采购部的同事们见面。当她介绍女人给我认识的时候,我故意狠狠地盯了女人几眼,妈的,没想到女人居然装出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我心里不由得大受打击。正郁闷着,没想到副总介绍完我后居然对女人说:“白琳,小赵刚从拓展部那边过来,以后你就多带着他一些。”又对我说:“小赵,白琳是我们这里负责编排计划的,你可要跟她好好熟悉一下业务。”“嗯。”我点了一下头,差点儿没笑出声来。(我一定会好好跟她熟悉一下“业务”的……)


我这人的适应能力一向很强,尤其像采购部这种女多男少的地方,我很快就和新同事们(主要是女同事们)打成了一片。


采购部连我在内一共十一个人,七女四男。除我之外,还有三个男的。一个姓罗,绰号骡子。一看就知道是个油子,鬼精鬼精的。同时也是个“色狼”,别人虽然喊他骡子,估计他自认为自己是头种马。剩下两个男人,一个姓杜,典型的小男人,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我一向最烦这种人,所以和他并不怎么往来。另一个是老张,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其实越是像这种人越是厉害,所以我也不敢轻易招惹。


七个女同事都是少妇。其实说她们都是少妇,有些夸张了,因为她们里面有一个已经四十了,算是熟妇吧。熟妇名叫陈有容,每每看到她胸前的状况,我总会想:她的东东估计能甩到背后去吧。看来古语说的没错呀:无欲则刚,有容奶大……


其他的六个MM里面,有两个已经离婚,另有两个其实没结婚,不过已经和男友同居。剩下的最后一个就是白琳了,不过她是个另类,寡妇呀,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东啊……


对了,副总的名字还没告诉大家呢?她叫蒋楠,是楠木的楠,不是武藤兰的那个兰。


9


一晃调到采购部已经半个多月了,虽然和其他人很快地熟识,但是在白琳那边,却是进展甚微。她始终装作以前和我不认识的那种样子,搞得我一度以为她那天是不是被鬼附身了所以才会记忆全失。


有一天正在跟少妇们聊得开心,忽然收到个短信。打开一看,是以前的同学发过来的。一黄段子,就是那个大象笑骆驼“咪咪”长在背上,骆驼笑大象“鸡鸡”长在脸上,然后它们一起笑蛇脸长在“鸡鸡”上的笑话。这个笑话也实在是经典,害得我当时笑得差点儿没岔气。于是就在组群里面找,准备把短信发给骡子。


我的电话薄中的联系人是按拼音排的,骡子是L,蒋楠是J,刚好挨着。结果我一不小心,把这个黄段子发到蒋楠的手机里去了。


短信发出去后我才发觉不对,妈的,一看发件箱的号码,我差点儿没吐出血来。完了,这下子可真不知道要怎么死了!搞不好会被开除的,最起码也会被她从采购部踢出去。靠!我刚和女人有了一点进展,这下又黄了!


心里正怕得不行,蒋楠的办公室门开了,然后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小赵,你进来一下!”


我一听之下险些晕过去,妈的妈我的姥姥,姥姥的姥姥我的太姥姥,这次一不小心摸了蒋楠的老虎屁股,她会怎么样整我呢?


10


蒋楠的办公室离我的位置也不过十来步的距离,可是我走过去,却像是经历了超长的时间。每跨出一步,我就觉得我和白琳的好事完蛋了一分。每跨出一步,我就感到蒋楠的杀气逼近了一分。


终于,终于到了蒋楠的办公室门前。我平复一下心情,伸手敲门。咚咚咚,每一下声响都像是在击打我的心脏。然后蒋楠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进来!”话声透着她一惯的冷峻。


我几乎是应声滚进蒋楠的办公室的。进了办公室,偷眼瞟了一下蒋楠,见她神情和往常一样冷淡,看不出是喜是怒。


“蒋总”。我说了声:“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赵!”蒋楠望了我一眼,神色如常地说:“明天我要去上海总公司开个会,你和我一起去吧!”


什么?我万没想到蒋楠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我的心里有点儿发懵:该不是听错了吧!


“怎么?”蒋楠见我不说话,接着道:“你不想去?是不是正在谈恋爱,不想和女朋友分开呀。”


“不,不是!”我这才确定自己没听错,急忙说。(靠!能和老总一起出差,那可是难得的机遇呀!)


“嗯。”蒋楠点了一下头,说:“你晚上回家准备一下,明天我们一起走。”


出了蒋楠的办公室,我还是一头一脑的雾水。


居然会是这么个状况!难道蒋楠没收到我那条短信?


想来想去,总也不知道蒋楠的用意。不过,这总是一件好事。一来可以去上海玩玩儿,二来,蒋楠可是个很爽的女人哦!不过,如果去了上海,就有好几天见不到白琳了。唉!她会想我吗?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要和蒋楠一起去上海出差的消息已经在部里传开了。同事们都开始对我另眼相看,望过来的眼光中都带有“没看出来你小子还真行,连蒋楠都搞得掂”那种意思。


临走的时候,瞥了一眼白琳。她独坐在座位上,似乎有些闷闷不乐。我心里一动:她该不是因为我要和蒋楠一起出差这件事情不高兴吧?如果是那样的话,岂不是表明她对我有那



么一点点意思?我越想心里越觉得舒畅,吹着口哨一路颠回家。


正兴高采烈地整理衣物,忽然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我靠,我靠,我靠靠靠!居然是白琳的电话!心里立马沸腾了起来,当下忙手忙脚地接通。


“喂!”白琳怯怯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小赵,你晚上有空吗?”


“有。”我一边说,心一边扑腾扑腾地狂跳。


“那半个小时后,我们见个面好吗?我找你有点儿事。”


“好……好的……”我几乎不能相信了,使劲掐一下自己的胳膊,生疼生疼的,这是真的呀,老天,白琳给我打电话了,而且还约我去公园见面!


11


心里美滋滋的,立马便下了楼,打了辆车,往公园一路狂奔而去。到了和白琳约好的地点,奶奶的,不见她的影子。掏出手机看下时间,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呢,看来是太兴奋了……


这个公园位于城市广场附近,在市里算是个热闹所在。很多恋爱中的人都会选择在那里见面,是不少人心目中的约会圣地(看来白琳约我在那里见面是另有目的的哦……)。


我站在公园的门口等白琳,心里急切地盼望她来,又似乎有一点点怕她来。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白琳在远远的地方出现了。虽然现在天已经黑透了,但是她的光芒天黑都挡不住啊!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从远处走近的白琳穿一身白色长裙,晚风中微微扬起,很诱惑人的样子。我的心跳随着白琳的迫近而加快。当白琳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心几乎要蹦出腔外一样。


“小赵!”直到白琳喊了我一声,我才恢复了一点自己的意识。


“嗯。”我答应了一声,望着白琳。 “听说你要去上海出差,是吗?”她继续问,说的时候,脸微微有些红。


“嗯。”我又嗯了一声,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妈的,我实在是太菜了。慌什么慌啊!就这样子,怎么能吃到白琳的香香?)


白琳见我魂不守舍的,也开始有些不自然了。于是我们就这样傻站着,谁也没再说话。


好久,白琳才开口说话了。“是这样的。”她说,“我妹妹在上海上学,我想请你帮我给她捎些东西过去,可以吗?”


靠!就这样呀!我顿时泄了气。


“怎么?你不愿意吗?”白琳见我神气不对,问了一句。


“不,不!”我急忙说:“怎么会呢?只要你开口了,任何事情我都会去做的。”话出口了忽然觉得有些太唐突了。偷眼看看白琳,靠,她的脸又红了。


“那,谢谢了。”说着,白琳将包包递了过来。我伸出手去,故意让手掌轻轻掠过了白琳的手背,才将包包接住。白琳又说了句谢谢。我心中暗笑:你是谢俺帮你送给你妹妹东西呀,还是谢我摸了你的手呀?


白琳把包包给我后,然后给了我她妹妹的电话,之后没有做片刻的停留,就匆匆走掉了。我的心里觉得空落落的,原本以为白琳晚上找我,会出现什么样激情四射的镜头呢,没想到居然是这种场面!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呀!



未完待续......................................我会接上的,下次点击本帖继续欣赏!谢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