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这该死的警察 二

linnidon 收藏 2 45
导读:嗨!---这该死的警察 二

“初显身手”


93年我从省公安学校毕业直接分配到了县局,那时我们同学一共是7个人,唯有我在学校是当过中队长的,(相当于别的学校的班长)当时天真的认为自己肯定在县局来说比别人分的具体上班的单位应该是最好的吧,因为我们县局有一大半都是从省警校分回来的学生,历朝历届相比,包括我只有两人在省警察学校当过中队长的。


可是分配的时候,竟然还是我分的最为偏远,距县城80公里的一个派出所,分配时政治处的一位副主任告诉我说,那个派出所是我县条件最好的所,所以还是对我的照顾呢,气得我恨不得和他好好的打了一架。(以后诸多事证明,不管分配时出入什么目的,但这个所确实算得上是第一流的,出来了两位副局长)


分配了以后,也许是赌气吧,我第二天就辗转了大半天就来到了派出所报到,那时交通很是不方便,班车只能开到距我要到的所正好一半路程的地方,下了车以后,问了问路,才知道也没有别的车子到那个地方去,于是我就到当地一个派出所,目的是肚子饿了,看能不能混顿饭吃,啊啊。


一进派出所门,就遇上一位精神饱满的年轻警察,我说明了来意,并给他看了县局开的介绍信,他哈哈一笑,说:“是你呀,你是一位很有才能的人啊,在警察学校当过中队长的吧!你们所的孟所长下了好大力气才把你要去的呢!”说罢就马上安排厨房给我做了在大盆肉丝面,并骑上一辆70型摩抚车亲自送我到我的单位上班,那一天,为这件事,我至今感动,而那位警察,从此以后也成了我的最好的朋友。


我所在的派出所,和陕西省交界,不大,但一进门就给人一种干净整洁的感觉,是一个独立的小院落,一边临路,三面环山,几位同样英姿勃勃的警察正爬在乒乓球台子上打靶,孟所长是一位很和譪的中年人,他一见我就用力地和我握了一下手,然后让正爬在那儿的一位警察起来,重新装了5发子弹,让我来打。


我一下子觉得有点突然,在警校我们平时练的都是手枪,还从来没摸过步枪,今天要是打不好,岂不是丢人丢大了么。幸好我进来时就留心观察了他们上弹退弹夹扣板机的动作,所以硬着头皮充内行,也得亏他们提前把子弹上好,我上去直接瞄准击发就是了。


结果5发子弹,跑了一发,3发打了10环,一发打了9环,总算把面子撑过去了。


打了一会儿,饭就好了,所长把我硬生生的拉到上席坐好,然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到我们这儿来的人第一天我要试试你的酒量!”说到喝酒,嘿嘿到是我的长项,我老家是山西省人,祖传喝酒都厉害。当时一桌子坐了8个警察,带上送我的那位张所长,还有厨房的师傅一共是10个人,开始畅饮!(那时是可以喝酒的哦)


喝到最后最后,桌子上就只有我和孟所长两个人了,他又拿出来一个5斤的朔料酒壶,我们俩人开始对拼,一直拼到指导员来拦住,5斤酒又去了一多半儿。第二天一早,我就起了床,发现孟所长已经在用打扫院子了,我心的暗暗吃惊,想到他的酒量真是厉害,而我也是一喝成名,不几天的功夫,全局的人都知道新分来了一位酒量大的学生,敢和“孟百杯”拼个高下,(我后来知道我们孟所长一次能喝100杯酒,那种小酒杯,人称孟百杯,后来调到县局当局长了)而我真正显示身手的并不是这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